返回

心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镜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还没睡?”他带着睡意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嗯。”本来为了怕吵醒他,所以小心的克制着自己不要太频繁的翻身,但现在他既然醒了,就不再顾忌,侧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他那边静了一会,以为他很快又入睡了,可是没有,他也翻了个身,她能感觉到他躺的方向与她相同,因为他的鼻息微微的拂在她后脑勺。她的床是普通尺寸的双人床,一个人躺很舒服,如果睡了两个人,就必须很贴近的靠着,才不会有翻到床下之虞。

  “小慧,你打算留在这个城市,不回台北了吗?”他轻声问着。

  “嗯。”她在黑暗中点头。想要粗声粗气的拒绝他的陪伴,对他说想睡就睡,别烦她——但,心中虽是这么想的,嘴巴却不肯执行。在这个时刻,还是让他陪陪她吧,别嘴硬了。

  他的手轻轻抚着她披散在枕上的秀发,手劲很轻,她想要制止,却没开口,还在酝酿情绪时,他已经又开口——

  “你想在这里买房子,可你并不确定自己会在这所私立高中教多久,也许等你买了房子,下一份工作却是在台湾的任何一个地方,你觉得这样合算吗?”

  “如果哪天学校不给我下个年度的聘书,我还可以去补习班教课,这些实际的问题,我当然都想过了。”

  “……为什么你就是想待在这里?家人亲友都在北部,就你一个人跑来中部,你不知道李妈很担心你吗?”

  “这里有什么不好?天气好、交通便利、房价稳定人人买得起,整个城市热闹却又不拥挤,正好符合我的需要。而且我这里也有朋友,别说得我好像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的过苦日子,我过得很好,虽然你们总是不相信。”

  身后的他没有马上接着说话,沉默了好久,久到她以为他又睡着了,好奇的想翻过身偷看一下时,他才又开口:

  “这次我们见面至今,你都没有问我为什么出现。小慧,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台湾吗?”

  “一定是家里帮你安排了工作。”还会有别的吗?而且肯定是主管的职位,对外宣称“从基层做起”。

  “嗯,我回来帮忙家里的产业转型。爸爸要我从基层做起,不要张扬。”

  “只要给的位子不是总裁、总经理什么的,都叫基层对吧?”也不问他是当经理或课长主任什么的,反正肯定不会是当工友。她暗自翻白眼。虽然早就知道他家的价值观与正常平凡人相距非常远,但每次总还是会感叹同是生活在台湾,怎么彼此认知上差那么多?!

  “小慧——”他低笑,由笑带出来的气息拂在她耳后,她才知道他不知道何时悄悄挪近,整人个已经贴在她身后。

  “你闪远点!”

  在她斥责的同时,他一只手臂已横过她腰,松松的靠在她身体曲线的收束处,好惬意好称手的样子,居然就在那里占地为王,不肯挪开了。

  她的腰侧是身体的敏感处,虽然没有被恶意的搔痒,可是她的身体本能的为之微颤,整个人抖了抖,所有的力气都发不出来,只能咻咻的直喘气。他贴得太近了,近到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薄荷香皂味——明明是相同的沐浴用品,怎么从他身上闻起来,竟然不一样!显得那么扰人,那么……要命!

  “原本,我是打算就留在美国打拼出一番成绩的,可是,我还是回来了。”

  “是混不下去了吧?”她冷哼。但冷哼很快转为压抑的尖叫——“啊!”

  他这个小人!居然趁她不注意时,偷偷勾挠了她腰侧一把。她反应迅速的回击,出手如电捏住他手背上的肉,毫不客气的扭了起来,脚更是抬起来往他陉骨瞄准而去——

  他闪得很快,但还不够快,总之,还是教她得手了,痛得直抽气,也不再客气,霍的翻身而上,先抓住她两只行凶的利爪,然后将她双脚给压制在身下,牢牢夹住。

  费了好大工夫,才终于将她爪子给收服在她头顶,代价是脸上多了几道抓痕、头发被扯掉几根。

  因为是深夜,而且两个成年人在床上打床架,毕竟是羞于启齿的幼稚行为,他们自从国小毕业之后就没再这么做过了,知道这种事太丢脸,所以一切的暴力都在无声中进行,中间若有痛呼声,也是极其压抑的忍下来。

  凌晨四点半,在没有灯光的小套房里,两人喘息着、对望着。

  在黑夜中睁眼久了,已经能适应,可以微弱的辨识着对方的轮廓,也能看到彼此眼中那一点晶亮,虽然无法确实解读那其中的意涵,但只要彼此深深望着,也就足够了。

  “小慧……”他呢喃。

  “你好重,别压着我。”她气虚的命令着,声音哑哑的。

  “我手肘撑着,不会压坏你。”低笑。

  脸蛋蒸腾着热气,她觉得口干舌燥,硬声道:“说话就说话,为什么非要这样?滚下去啦!”

  “那可不行,我没有力气再抓你一次。你知道,我其实很困也很累,而且当你有万全的准备时,我是抓不到你的。抓不到你,就别想你会好好听我说话。”

  “哼!”这男人太了解她了,所以她只能以冷哼表达不满,并暗自寻机等待他放松时,再一脚把他狠狠踹到床下去。

  “小慧,我不能让我们之间就这么算了。”他轻道。

  她一怔,身子突然定住不动。

  他知道她在听,接着道:

  “我离开台湾去美国读书,除了你所说的崇洋媚外赶流行之类的因素外,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想要跟你彻底了断。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吧?”

  她无语。

  “就如同你明明可以是T大中文系的榜首,却只填了中南部的学校,最后更是跑到高雄师大去读了六年中文系。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与我了断对吧?”

  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以为光他一个人,就能让她为此跑到南部去读书、落脚在中部定居?他有这么大的面子吗?她心中暗哼。

  “这八年来,我们各自经历了许多事……我在美国……”他顿了一下,以含蓄的语调道:“其实混得还不错,所以爸爸才希望我回来。而我之所以答应回来,是因为——”

  她突然打断他可能的感性告白,很杀风景的警告道:

  “你可别说是为了我回来!我们没有那种交情,你省省吧!”

  张品曜的嘴角微微一抽,虽然不意外她会先声夺人的说出这样的话,但一旦真的做了,还是会让他感到好无力。

  不过,无力归无力,久经她毒舌凉语的训练,他现在已能平和的将想说想做的都完全达成,不必被她所干扰。

  “小慧,你还是这么的冰雪聪明,我回来就是——”

  “别说!我要睡了!别吵,我不想听你废话!”

  “小慧!你要面对现实——”

  “你这个张三才应该面对现实,现实就是不管你回来干什么,总之就是别扯上我!我不想参与你的任何事!”

  “你——”

  “就说了不要听,你是听不懂吗?”她不合作的开始挣扎。

  “李、灯、慧!”他一字一句的咬牙低叫。

  这三个字像是个定身咒,将她给定住了。

  她不是吓傻了,而是气坏了!

  但不管她再怎么生气,还是必须乖乖的听他说完他想说的话——

  “你听好,我想要知道我们可以有怎样的未来,所以我回来。我不再逃避了,而你,也不应该。”

  说完,趁她还没气回神,低下头,偷来一记吻。

  *

  ……你似乎非常胆小。

  “又是你。”李想发现自己已经能处变不惊。

  她知道她在作梦,而这道怪异的声音进入了她的梦境。

  ……你适应得很不错,算是我见过精神状态最健康的人。

  “那个镜子的变化,与你有关对吧?”时间宝贵,李想没浪费时间寒暄,开门见山就问。

  ……不是跟我有关,应该说跟你有关。是你启动了它,让它发挥了作用。

  “我?”李想想不起来自己对镜子做了什么,她唯一做的就是买下它而已啊。

  ……总之,你已经启动了它,它将会为你带来丰富多变的生活,好好享受这奇特的机缘吧。这是千载难逢的幸运,你不该害怕,应该要喜悦。

  “可是我并不想要啊!”她低叫。

  ……你已经启动了它,就只能选择亨受它。(无可商量的语气。)

  发现那声音好像认为自己已经将事情交代完,仿佛就要走人的样子,她连忙问道:

  “等等!至少告诉我那镜子会不会对我造成伤害?它这情况会持续多久?如果我将它丢了是不是就能摆脱它了?还有,这个镜子,到底叫什么东西?它到底有什么功能?”

  她一连串的问题太多,所以对方花了好一会才将她的问题消化完毕。

  ……它不会跳出来,因为它不属于这个空间,所以不管镜子里有什么东西,都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持续到与你缘分结束为止;它现在属于你,在这段期间,你摆脱不了它;这镜子,叫明见心镜。

  “明见心镜的功能是什么?”她可没忘记这最重要的一点。

  ……功能嘛……(很莫测高深的停顿)……这么说吧,它可以让你成为魔镜。

  魔镜?!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哎,别走!”她急得大叫。

  可是那声音已经不存在了。

  “至少让我问一下,我该怎么与一面诡异的镜子共处一室啊!还有它通常会在什么时间产生异变?如果知道了,我好做心理准备啊。”她不满的道。  

  *

  在不满、惊恐、好奇的情绪交杂下,总之,李想开始与一面奇怪的镜了共处一室。

  她不是没想过将镜子退回给孝琳,可是当她动了这个念头时,本来很轻的镜台,竟像是在书架上生了根似的,怎么也搬下动。直到打消丢弃的心思之后,它又可以搬动了。

  然后,她联络到孝琳时,却发现她人在越南帮客户采购红木家俱,要忙到十天之后才会回台湾。在电话中一时也很难跟她讲清楚自己这边发生的事,于是只好等她回来再约出来谈了。总得弄清楚这镜台的来处,也许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当然,除了镜子之外,她的生活中还多了一个男人。

  于是,她终于明白,人生于世,很难做到你不要什么,就可以真的不要。

  她不想要一面会异变的怪镜子,可是由不得她不要。

  她不想要一个为她所讨厌的男人出现在她身边,可是由不得她不要。

  她的生活开始改变,在来了一座镜台、来了一个男人之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