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镜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什么声音?

  李想将头埋进毯子里,紧皱着眉,企图抗拒所有干扰她睡眠的声音。

  是谁那么没有公德心,把音乐放得那么大声?她都已经把门窗都关紧了,居然还不能将声音给挡在门外吗?

  音乐仍然扰人的响着,而且有愈来愈大声的倾向,因为她把自己埋在枕头里都无济于事。太过分了……

  虽然生气,但又忍不住分出一点注意力聆听这串熟悉的乐调,是流行乐,是前两年非常流行的一首歌,传唱大街小巷,走在路上时,几乎每一个商家都把这首歌当国歌来每天播放。

  是周杰伦的“晴天”,不过怎么乐调一直重复在副歌的部分?是谁家的音响秀逗了?

  咦,不对!应该不是音响,这好像是手机的音乐吧?

  点点头,迷迷糊糊的脑袋虽然迟顿但已经能思索,是手机没错,只有手机铃声才会不断重复同样一段乐曲……可是她的手机坏了啊……就算没坏吧,也不是这种和弦铃声,那,这是哪来的?莫非是鬼在叫?

  就算是见鬼好了,可不可以小声一点,她现在超累超困,就算地下十八层的魑魅魍魉都围在她面前,她也没力气害怕啊。

  她不记得自己怎么上完今天的课,也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好像是自己骑机车,又好像是哪个同事担心她的状况,于是好心开车送她一程。总之,直到现在她才又有了意识,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她在她的住所。即使不知道如何回来的,倒是很肯定自己昏睡的地方正是自己的地盘。

  那还在叫的手机铃声,很近的样子,而且近在身旁……怎么会?!

  虽然脑袋还不清楚,但身体早已本能的寻找着铃声的方向,就在床上,夹缠在凉被里的样子。她两只手在大床上滑动摸索,不一会,终于准确摸到了声音的来处,凉凉小小的一具金属物体——果然是一支手机!

  当她手摸到手机时,心中的讶异也就淡了。因为她想到前天张品曜来到她的小窝,两人……嗯,咳咳,不是很情愿的相见,自然也就不会有太愉快的道别,总之、总之就是后来她把他赶走了,没给他收拾细软的机会,所以有一两样物件落了下来,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手机的音乐仍然非常有耐心的响着,而她终于清醒。

  好想扁人,更想摔手机。但不行,这是别人的物件,她的人生原则是从来不收别人的馈赠,也不会破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心底已经将这支精巧的手机支解,也不表示她会真的这样做。

  “喂!打来做什么?响了那么久没人接,有点礼貌的人都知道该停止这种恶意骚扰!”恶声恶气的困音。既然知道打来的人一定是谁后,她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但她不知道这低沉了好几度的声音,带了些平常不具备的磁性,显得慵懒惑人,让对方为之屏息了好一会才能发出声音。

  “小慧,晚安。”

  果然是张品曜那家伙。

  “晚安你个头!我叫李想,不叫小慧。”很不想起床,但既然已经被吵醒了,也就不想赖在床上。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总之她的肚子现在咕咕叫得厉害,得帮自己觅些食物填胃。

  “你人在家里吧?小慧。”也不理她,还是坚持叫小慧。

  她半眯着眼,摇摇晃晃的将灯打开,瞬间大亮的空间令她好一阵不适的猛眨眼。接着朝冰箱飘去,顺便继续用恶声恶气来回复精神——

  “张品曜!你再叫一句,我就挂电话了。还有,可别跟我说你现在人就在我家楼下,而你拜访的借口为:特地前来将你遗落的这支手机领回。”

  那头再度沉默,显然被她神准的猜到了。

  “少来这套,我说过不要再见到你,你最好就闪得远远的。你的手机我会帮你寄快递回你家,邮寄费用等我确定之后会通知你,你回台北后记得交给我妈,放心,我不会算你利息。”她打鼻腔喷气,暗自得意洋洋,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行为举止永远很好猜。

  不过她的得意很快消失无踪——因为她的小冰箱空空如也的对她大唱空城计。居然,连颗鸡蛋也没有……

  她的肚子抗议的呱啦呱啦乱叫,迫使她往流理台上方的储物柜寻去,不抱希望的幻想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她也许曾经买了一袋她从来不会泡的泡面,将之搁置在橱柜深处不理会。而今,就在她饥寒交迫中,救她免于这一饿。然后,从此她便跟世俗所有人一样,死心塌地的成为泡面的忠实信徒,将之列为人类的救星,永生不可或缺的战备粮……

  胡适说:要怎么收获,先那么栽。所以从来不买泡面的李想当然不会因为拥有丰沛的幻想力与虔诚的念力,就能平空将泡面给变出来。

  空空如也的橱柜,让李想感伤起来,突然认知到自己居然如此贫穷,而且这种贫穷又非关钱财,只关乎食物。所以此刻的境地简直可以套用那句流行语来形容之——我很穷,穷得只剩下钱。

  那话虽欠扁,但也是事实。她皮夹里有钞票,银行里有可观的存款,但现在一点用也没有。

  她快饿死了,而大受打击的脑袋一时想不起来方圆五百里之内,有哪个地方可以吃到一碗热呼呼的面……

  对了,现在到底几点了?外面黑漆漆的,只证明是晚上了,但到底是晚上十点以前,还是不宜出门觅食的凌晨之后了?

  她忘了自己还拿着一支通话中的手机,并不表示对方会随着她的遗忘而乖乖消失掉。

  “我帮你买了宵夜。”

  就算此刻给她中了十亿元的乐透,也没有“宵夜”这个名词来得更让人垂涎,她快饿死了。午休时间她只顾着睡,什么东西也没吃,就这么一路饿到现在……她脚步虚浮的飘到书架上方挂着的时钟前,发现时针指着将近十二点,当然,她不会白痴到以为是中午十二点。天哪,午夜十二点了,算起来她已经十六个小时没进食了——

  “张品曜!你三更半夜的跑来我这里做什么!”她暴喝。

  “开门吧,你饿坏了。”

  “你——”想要大声骂人,却被泛滥的口水给哽住,差点呛死。

  “我买了江家馄饨、蚵仔煎,还有春水堂的珍珠奶茶。”

  “三更半夜的,你上哪去买江家馄饨?!”骗人!

  “我买的是生馄饨,今天下午就先买好了,等一下下面吃正好,材料我都有准备。你可以先吃蚵仔煎垫垫胃,接着就有热呼呼的面可以吃了。”

  好诱人的提议!她拼命吞口水,一时无法说话。

  如果说她对他的底细与行为举止有充分的了解与精准的臆测,那么,他对她也是。

  所以他知道当她会不顾形象的高声大叫时,就表示她抓狂了,而,能令她抓狂的事,首先就是饥饿。她是饿不得的。

  谁教他们活到目前二十七岁的人生,至少有二十年是无奈纠缠着的。彼此对这份孽缘都曾经深深抗拒过,但却也无计可施。有了这种经历,谁能说他们不是世间上最了解彼此的人呢?

  他与她,不但同样的年纪,甚至出生于同一个月份,而他早了她三天出生,更分享了同一个母亲的奶水——这是结下梁子的开始。

  两人的母亲住在同一间产房,张母从来不哺乳,怕痛、怕身材变形,所以依照惯例,生完孩子就打了退奶针。可是这个张家老三(简称张三)却对婴儿奶粉过敏,怎么喂怎么吐,没吐完的就拉,不过三天的时间,就消瘦得仅剩一把骨头,还没去排八字算个好名字,就已经呈现“挂”相啦。

  可怜的张三,好不容易投胎入人间,眼看又要蒙主宠召,这可急坏了他一家老小。幸好有李母仗义相助,将属于女儿的奶水分给张三,至于自家女儿没能吃饱的话嘛,不有那些昂贵的婴儿奶粉备着吗?不怕的。后来李母老是告诉李想:你是吃最贵的婴儿奶粉长大的,真是赚到了。

  打那时起,两人的生命便在成长过程里的许多恩恩怨怨中,累积成相看两相厌的定论。但现在,这个站在门外为她拎来宵夜的男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好想吃……

  可是不行!她早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跟这个男人有所纠缠,抱定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做人要有骨气。

  “小慧。”他的声音来自门外,以及手机里。

  她知道他确实是在门外面。这幢老旧公寓的大门早就已经故障,虽然已经通报房东来修理,可房东人正在国外玩,至少要等到下个月才会过来处理。所以这段期间,整幢楼算是门户大开,大家自求多福了。

  “你……反正我不吃!我不会开门的。”

  “……如果你只是不想看到我,那么,我将东西放在门口,你要记得拿进去,别把自己饿坏了。我走了。”门外传来细微的窸窣声,像是在放置塑胶袋。然后,很轻的脚步声,由近而远,直至杳然。

  他走了?真走了?这么简单就能将他打发掉?!他身上几时产生这项美德了?

  以为还要被他卢很久,已经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坚决抗战到底。但没料到他说走就走,连手机也切断了,害她一时承受不了被唬弄的错愕感,张口结舌的差点冲动的将门打开,好确认他是否真的离开了……

  手指碰上门锁的同时,理智及时回笼,就算他真的走了,也一定还没走远,她现在开门的话,不就与他见上面了吗?不行!还是等他走远些后,再打开门拿食物比较妥当。她真的,不想再见到他。毕竟彻底终结两人的孽缘是她一直要达成的目标,不可一再破例。

  当然,她不会白吃他的,就拿这一顿来抵销寄送手机的快递费用吧!

  她不知道他又来干什么?尤其三更半夜的,哪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拜访,这算什么?其心思之龌龊,路人皆知!她要是开了门,不就表示自己的默许?她才没有那么白痴!

  在心底从一数到一百,决定数完后,就将门打开,火速将门外那堆美食完灭掉,她实在太饿了。

  五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七十五、八十一……

  本来一秒数一个数字的,但因为太过迫不及待,所以就跳号乱念,觉得度秒如年。她之前看时钟时,是十一点五十五分,而两人谈了一下子,也不过用了两分钟,她觉得已经数了很久了,但抬头看时钟,却发现才刚要十二点整,好吧,不数了,就等秒针走到十二,就开门……

  当时间准准走到十二点,秒针定在十二的数字上时,她本想转身开门的,整个人却突然动弹不得,目光被书架上那座仿古梳妆台的镜子给吸引住……

  那黄铜镜……好像在发光……

  不,不是好像,是真的在发光!而且还在动!

  镜面像水波一样的轻轻晃动,每道波纹都闪动着红色与金色的光圈……

  她张口,努力要发出声音,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那是什么?怎么会这样?!

  出于求生本能,在极度恐惧下,她努力让自己可以动,接着拔腿就跑,虽然脚很软,让她跑得跌跌撞撞的,但她仍是完成了打开门逃跑的任务。

  既失望又不意外的发现门口确实除了食物之外没有其他人迹。而这幢半废弃的公寓并没有住满,尤其她住的第五层楼被嫌太高,爬得太累,所以没有其他住户。可她现在需要看到人,任何人都行!

  她必须确定自己没有在作梦,而心中的恐惧需要有人承接——

  “张品曜!”她扬声大叫,往楼梯间追去。

  “小慧,怎么了?”

  张品曜其实没有离开,只是站在楼梯间,不知道打算怎么对付她——不过现在这一点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需要他在!

  “你发生了什么——”他扶住她虚软的身子,发现她似乎受到很大的惊吓,正想问她,却不料被她一把狠狠搂住。

  张品曜惊讶的高扬起眉毛,接着,便将双臂圈抱住她纤丽的身子,由轻,而牢,到紧。希望从此不必再放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