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灵正传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灵灵正传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灵灵天女,求您保佑我这回出门赚大钱。」

  赚钱?先要有本钱,还要有运气。不行!你今年走衰运,赚不了钱。

  「灵灵天女,求您保佑我金榜题名。」

  平日不用功,临时抱佛脚,没用啦。

  「灵灵天女,求您赐我一张美丽的脸孔,嫁给富贵人家。」

  脸孔是爹娘给的,长丑了,天女也没法子帮你变回来,且记得相由心生啊,你爱搬弄是非,再好看的脸都丑了。

  「灵灵天女,求您保佑我们阖家平安,顺心如意。」

  总算有一个比较正常的愿望了。她捻花微笑,看了这家人的情况。

  老爹躺在床上哼哼唉唉,原来是半身不遂;老娘照顾老爹,累得腰酸背痛;上香求平安的男人为了一家子生活,终日在外劳累干活儿;他的女人望着见底的米缸,为下一顿饭发愁;而不知愁的三个小孩在外头玩耍,一个跌倒了大哭,一个和邻居小孩抢蟋蟀,一个一边洗衣服玩水,一边不解为何有小孩可以穿着乾净好看的衣服上学堂。

  她愣了,她如何让这家人阖家平安、顺心如意?

  世人各有其命运和业力,有时得靠自己去化解和改变,神仙顶多是开示一下,让他们自己想通,然后自己去努力,她帮不了那么多忙。

  可她愈是深入了解,愈是感受众生的无奈和痛苦,也愈觉自己的无能为力,这就是她成仙的目的吗?

  她再也无法以「做善事」的心情轻易带过,她必须真正去闻声救苦。

  不!当她都未能消除自己内心最深处的苦楚时,她要如何祓除他人的苦?这是自讨苦吃啊!当天女不是该开开心心地逍遥天界吗?

  这一想,又过了一千年,她翻开灵灵天女的功德簿,竟然全是空白!

  「灵灵……」那个让她揪心的声音又在呼唤她了。

  她恍惚跟随那声音,回到了姑儿山的洞口前。

  一个白发老翁坐在土灶前,烧着一小锅青菜汤,他老态龙锺,抖动的手指抓起一把盐,往汤里撒下去,不小心撒了一半在地上。

  这是谁?她定睛一看,顿时浑身发颤,许久不再有过的心酸热泪溢上了喉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裴迁这么老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一下子就这么老了?时光匆匆,一晃数十年过去了,他一直待在姑儿山,试图寻她,可她却掩起洞门,刻意不让他找到,他也就寻寻觅觅,直到老去。

  而他,很快就会离开这个人世,往下一个轮回而去;到时,他喝下孟婆汤,就会彻底忘了她,曾有的爱恋痴缠也会如烟般消散。

  这一分别,不是六年,不是数十年,不是五百年,而是永远。

  一在天,一在地,再也无缘聚合,他的心里,不再有灵灵,不再有一只毛色美丽的大红狐;但,一直保有记忆的她,却是想着他,惦念着他,千千年,万万年;这残酷的思念会折磨她到地老天荒啊!

  不公平!

  天女要什么公平呢?神仙或天女向来只有付出,是慈悲的,无欲的,弛可以有情,但那是对众生,不是对个人。

  芸芸众生,来来去去,她得承担着他们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她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吗?她光是承担着裴迁这个人,就已经让她心躁难安,她还有什么本领去承担那么多不认识的人?

  她知道,她失去什么了。

  不是功德簿,不是天女封号,不是狐仙身分,而是自己。

  因着自己的迷失,她也失去了裴迁——一个愿意承担她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的深情男子。

  恍惚之间,回到了五百年前,她还是一只小红狐狸,因着被兄弟姊妹欺负排斥,被迫离群索居,她独自坐在溪边,悲愤地舔舐身上的伤口。

  忽然出现了一位翩翩俊美小少年,他蹲在地上,捧着笑脸看她。

  「狐狸狐狸,你想不想成仙?」

  「想!」她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为什么?」

  「我想强壮,不受欺负。」

  「你不是已经成为一只强壮的狐狸了吗?」小少年笑咪咪地道:「这可是你硬跟阎王要来的喔,你自愿堕入畜生道,后悔了呀?」

  「不后侮。我只是还要更强壮。」

  「真贪心。」小少年拍拍她的头。「等你再长大些,就会强壮了。」

  「不,山里还有老虎野狼,也有猎人,我的强壮只能让我跑得快,在力气上还是敌不过他们。」

  「我个儿小,也敌不过老虎野狼啊。」

  「可你有仙术,你可以应付所有的困难。」

  「仙术这么好用,我都不知道耶。」小少年拿食指撇着自己俊美的脸庞,眨了眨大眼道:「不然我教你几句咒语,你试试看吧。」

  从此,她学习仙术,吸收天地灵气,吐纳日月精华,渐渐有了本事,不再怕被欺负,也不怕被老虎抓走吃掉,她凭着狐仙的本领,睥睨姑儿山众生,再也没有野兽生灵精怪敢招惹她。

  她过着快意自在的日子,又听说狐仙往上一级是天女,她渴望自己具备更多的本事,毕竟半仙还不够,不能满足她「强壮」的需求;到了这时,强壮已经不单单只是为了保护自身,她要的更多;她要能呼风唤雨,她要能操控生死,她要能掌握命运……

  为了达到目的,她加紧努力修行,春去秋来,岁岁年年,她浑然不知这世的狐狸爹娘死了,欺负她的兄弟姊妹也死了,甚至它们的子子孙孙也死了,然后,裴迁来了,裴迁老了……

  「狐大姐,你为何要成仙?」哪吒又出现了。

  「我……」她愣了半晌,这才道:「济世肋人。」

  「是吗?」哪吒笑问道。

  不是。她刚刚才记起,是为了强壮,为了她成为天女的欲望。

  这些年来,她手拿功德簿,以备随时添上一桩善事;因此,她的心会摆上很多人,可他们是谁呢?她不认识他们,他们只是为她所利用,做为成仙的工具;一旦助她添了功德,她立刻忘了他们;偶尔他们再度来求她,她才会再去帮助他们,帮完了,她还是忘记他们了。

  唯一记得的,只有裴迁。

  是他,给了她一个女人的生命,让她感受到身为人的感情起伏;每当想着他时,她心头会甜甜的、酸酸的,有些不舍,有些挂念,这份实实在在的情感在她体内流转,与她的心魂互融互合,再也无法分离。

  她真的喜欢这种感觉!

  过去,她一再挣扎要不要爱他,但此刻想来,挣扎,带给她的是痛苦和矛盾;不挣扎,带给她的是快乐和安心,两相比较,那她还要挣扎吗?

  她从战乱丧生的小姑娘变成了狐狸,再变成了狐仙,再变成了天女,也许以后还会修成菩萨;她是强壮了,但,这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有一个强壮的人能保护她,让她免于战乱惊恐,免于欺侮委屈,不管她美丑与否,也不管她脾气好坏,他就是全心全意爱护着她;她不必花费力气奔波做功德以换得他的爱,她只需全然接受他,小两口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即使粗茶淡饭,茅屋竹床,这就够了。

  那人,近在眼前,可他……已经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了光芒,请问,是谁白白浪费了光阴?是谁不懂得珍惜他的情意啊?

  是最笨的她呀!

  她心头紧绞,热泪倾流而下。她的法术之所以不灵,裴迁之所以记起她,皆因在她施行抹去记忆的法术时,她不是狐仙,而是一个普通的人问哀伤女子。

  如今,她的法术无法倒转时光,拉不回这数十年的空白,眼见他一点点地死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跟他一起走。

  「破!」她目光决绝,双手高举,瞬间铲掉姑儿山的一块大石,直往江汉城的玉姑祠飞去。

  「哇!竟然砸掉你的玉姑祠?」哪吒好惊讶。

  「没用了。」她凄然微笑,看到地府的黑脸判官也来了,明白裴迁的时候到了,她抹掉泪,仍勉强笑道:「我也一起去。「

  「你不能去喔。」哪吒笑嘻嘻地摇了摇指头。

  「什么?」她立即杏眼圆瞪。「敢不给我去?我去砸了你的天宫!」

  「你做的功德太多了。」黑脸判官赶紧出面,狐大姐这么凶,说到做到的。「这么多功德,地府消化不完,只好让你和裴迁好命几十辈子。」

  「啥?」她听不懂,头突然好晕,一下子就睡着了。

  *

  嗡嘛呢吼嘿!

  她喊出了荒废已久的五字咒,顿时,大红狐变为胡灵灵。

  「狐狸狐狸爱睡觉,一睡千年不觉晓,哎哟哟……」嘴里呢哺唱着,却是心酸难耐,不觉泪流满面。

  黄粱一梦啊!哪吒好狠,竟然叫她回来,是要她跟裴迁诀别吗?

  「灵灵?灵灵!」裴迁感觉怀里的异样,立即惊醒过来,一见灵灵恢复了人身,他激动地红了眼眶,大叫道:「你变回来了!」

  「裴迁……」胡灵灵闷在他的怀里,哀伤地喊着他。

  「太好了,你醒来了。」他不断抚摸她的身体,触手柔软丰满,完全没变。这好久不见的女子玲珑身段令他心神激狂,更加紧紧地拥住她,低头以颊摩挲她的头发,不住地亲吻着。

  「呜呜,裴迁……」她不敢看他,怕见到一个白胡子老头啊,只能哽咽地问道:「告诉我,我睡了多久?」

  「大概……五、六……」他吻了又吻,声音因激动而沙哑。

  「别说。」她变得胆小了,是五十年?还是六十年?她不敢听,更下敢看。「等一下……」她怯怯地往上伸手探向他的脸孔。

  依然是扎手的胡渣,好像长了些;她以手心缓缓擦过他下巴,刺刺痒痒的;再往上摸,摸到了他温热的唇,感觉到他呼出的鼻息,再抚向他的大脸,摸了又摸,顺着他短短硬硬的络腮胡子滑了下来。

  「哎!」他一痛,好笑地问道:「灵灵,怎地拔我胡子?」

  「我瞧瞧。」她瑟缩他怀里,鼓起勇气,将眼睛打开一条细缝。

  黑的!他没老?还是她刚好拔到黑胡子?其实他已经好老好老了?

  她好怕!怕到无法面对他,乾脆钻进了他的衣襟里面,索求她最熟悉的温暖胸膛做为依靠。

  「灵灵啊,为什么不起来?」他双手环抱着她,摸摸她的发。

  「呜呜,你老了……」

  「我老了,丑了,你不爱我了吗?」他柔声问道。

  「不!不!」她猛然坐起,用力摇头,仍是双眼紧闭,泪水从眼角溢出,忘情地道:「我们才正要开始。」

  「是的,正要开始。」他捧起她的脸,温柔地吻上她的唇瓣。

  这一吻,彷如久旱逢甘霖,彼此都深深地沉醉了。

  先是轻轻柔柔舔舐,重温对方唇舌的温度;接着便是迫不及待地缠绕需索,热切地深入绪绪。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她也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两人浑身火热,声息交缠,长长的深吻不够,还要再吻下去。

  皎洁的月光斜斜映入,夜风微凉,长吻方歇,两人仍紧紧互拥。

  「裴迁……」她不知不觉睁了眼,望向眼前的男人。

  黑眸,黑眉,黑发,黑须,他还是她睡觉之前的裴迁,一点也没变老……不,六年的风霜寻觅,早已让他鬓边冒出几根白发了。

  深邃的瞳眸里映着她,她在水波里荡漾,随之流出了他红红的眼眶。

  她颤抖地伸指为他拭去泪水,触手烫热,她忽然明白,那场淋得她满头满脸的热水雨是哪来的了。

  裴迁为她哭了。她这样昏迷不醒,无法变回人身,他是悬了多久的心啊?他不怕她是一只狐狸,悉心照顾她,给她吃饭,帮她洗澡,每晚抱她睡觉,以他丹田的热气渥着她虚弱的身体,试图给予内力,助她复元,她虽昏睡,但这迷迷茫茫中所发生的事,她全都知道!

  再望向这个住了五百年的山洞,洞壁边,仍堆着她的八只衣服绣鞋箱子,原来,她一直是眷恋人间俗物的,只是她蒙昧不知啊。

  山洞好像不太一样了。她的乾草窝变大了,铺上了软垫,有了棉被枕头,每个夜里,他就是这样抱着她同睡,这是他们的床!

  另外,洞里还多出一张矮桌,两只凳子,有锅碗瓢盆,有柴米油盐,有各式乾粮果菜,这一切一切的摆设,就像是一个家。

  她的心被揉成一团,是他用心慢慢揉的,搓揉得恰到好处啊。

  「裴迁!」她不知能说什么,只能哭出她所有的感动。

  「灵灵,别哭,醒来就好。」他拍拍她的背。

  「我好高兴,你没有变老,我以为过六十年了。」

  「是六个月。」

  「你怎么不早说呀,害我吓得不敢看你。」

  「你不让我说的。」

  「我不管!我不管!」她要赖捶着他的胸膛,原是撒娇也似的动作,捶了两下,她的拳头却抡得更重,哭得更是声嘶力竭。「你不经过我的允许就还我护体元神,你这天下第一大笨蛋!你还给我,有什么好处?只是提早去见阎王罢了。」

  「灵灵,对不起。」他承受着她的捶打,痛心地道:「我要跟你说抱歉,你救我的那晚,我说了很多伤害你的话,我不知怎么弥补你……」

  「所以就随便把我给你的元神吐回来给我?」

  「不,不是随便。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早日完成心愿。」

  「你以为我会接受?」她继续哭喊。「你没命了,我心痛得要命,只好再给你三颗元神,不再让你吐出来,可却耗了太多精力,这才会被猎户射伤,我若死掉了,你拿什么赔我啊!」

  「灵灵,对不起,对不起。」这是他唯一能说的话。

  「你哪来的死道士符咒?害我失去法力,我要找他算帐!」

  「呃……」他为自己的作法深感歉疚,但他不能出卖吉利。

  「你以前怎么扳倒我的?你忘了啊!那张鬼画符差点害死我了。」

  「点穴?」

  「笨笨笨!」她气得泪流不止,拿指头猛戳他的胸口,朝他哭喊道:「如果我没办法恢复法力,就永远当狐狸,不能跟你在一起了!」

  美丽的丹凤眼化作流泪泉,滔滔滚滚,皆让他给承接了。

  裴迁听出了她的心声。

  他任由她骂,错的确实在他。他以为,打算成仙的她对他不再有感情,还她元神,不过是聊尽他最后说不出的情意,没想到却害得她一睡半年。每当他望着气息虚弱的沉睡大红狐时,他就心痛如绞。

  「就算是狐狸,还是我的妻子。」他温柔地为她拭泪,以一贯沉稳的眼神凝望她。「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你这么爱我,你以为我感觉不出来吗?我能做的,就是陪你、照顾你,将来再追随你变成狐狸……」

  「傻瓜!笨蛋!」她恼了,叫道:「当狐狸有什么好!」

  「那……」他顿觉失落,原来,她还是要成为天女的。

  「我不成仙,不当天女了。」她看着他,一字一字地说出来。

  「这……」

  「天上没有你。」

  「可是——」他欣喜若狂,不敢相信亲耳所闻,果真这辈子的流浪即将结束,他的感情终于有了着落,他会拥有一个妻子、一个家园,以后还有一堆儿女喊他爹。

  他热泪盈眶,神情激动,向来幽沉的瞳眸绽出水光,六年的风霜沧桑倏怱褪去,唇角扬起,逸出了有生以来最欢喜开朗的笑容。

  「我浪费了五百年的光阴,不能再浪费了。」她亦含笑带泪,摸着他变得更英俊的脸孔。

  若非她坚持投胎为狐狸,或许她跟裴迁早在五百年前就能再绩前缘;不过,若以这五百年换得生生世世,还是值得的。

  愿能生生世世为人。小姑娘的生命没有结束,现在要继续活下去。

  「五百年?」裴迁不解地问道。

  「以后再慢慢跟你说。」胡灵灵拉起了他的手。「我先传你一个口诀,嗡嘛呢吼嘿,跟我念一遍。」

  「嗡嘛呢吼嘿。」他跟着念一遍这拗口的字眼。

  「这是我由狐狸变成人身的重要咒语,万一哪一天我又变成狐狸醒不过来,你就念这咒语,将我唤醒。」她慎重地嘱咐。

  「嗡嘛呢吼嘿。」他又念一遍,用心地记下来,问道:「那如果要将你变回狐狸呢?」

  「喝!」她甩开他的大手,转过身,双臂擦胸,气呼呼地噘起小嘴。「你哪天看我不顺眼,不爱我,就要将我变回狐狸吗!」

  「灵灵啊……」他笑了,凶巴巴的她,这才像是她呀。

  他揽过她的身子,给她一记深吻,绵绵长长,从她的唇滑下去,吻上了她软腻的颈子,再揭开她的红衫衣襟,往里头探寻柔白的雪峰。

  「狐狸狐狸最好骗,不爱成仙爱裴迁,哎哟哟……呼哟!」她享受他的爱抚热吻,唱到一半,再也哼不出声音,因为她被他放倒了。

  月影西栘,山洞里的光线渐渐暗了,浓腻的喘息和呢喃交错,回响不绝,惊醒了洞外树梢上偎依沉睡的一对比翼鸟,鸟儿吱啾互啼,仿佛向对方道声早安。

  日出东方,光芒万丈,比翼鸟振翅飞起,飞向了属于它们的天空。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