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灵正传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灵灵正传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六年后。

  「雷公!你看你干的好事!」娇腻嗓门吼得比雷还大声。

  「好啦,别凶啦。」雷公缩着肩膀,觑了身前的美艳女子。「我又不知道他睡在树下,哪知道一道雷打了下去,就将他打成了黑炭。」

  「拜托你打雷前看清楚好吗?」胡灵灵五百年不变,依然风骚美丽,更不减泼辣本色,继续骂道:「要打雷去打空地,别打树木,树木也是有生灵的,更何况你这次还打到了人!」

  「那是他的劫数。」雷公赶紧撇清关系。

  「唉,没错。」胡灵灵苦恼地拍拍额头。「他这回受伤是逃不掉的劫数。不然你的雷也劈小力一点嘛,看在他家人到玉姑祠上香的份上,我能做的就是让他不致于残废。」

  「嘻,玉姑祠又收了多少香火钱?」雷公挤了挤眼睛笑问。

  「不用你管。」胡灵灵化回大红狐,旋风也似地离开。「想要香火的话,自己想办法盖一座雷公庙。」

  唉,哪个神仙像她这么操劳奔波啊?她当神仙,还得自己开庙招揽香客,以便垂听人间疾苦,找机会做功德,她真是有够勤快了。

  已经修了五百零六年了。每满一百年,她会离开江汉城,四处瞧瞧各地的风上人情,增长见闻,顺便多做一些善事,宣扬玉姑仙子的美名,也为她的功德簿多添几页好事。

  不过,她再也不会离开江汉城了。到哪里都可以做善事,她很熟悉江汉城方圆百里的百姓,要做善事就做彻底一点,她得长驻此地保佑他们。

  上回出门,回到姑儿山后,她整整休养了三个月,加上她出游这段期间,玉姑祠无人照管,香火凋零,差点变成破庙,害得她赶紧到处显神迹,这才挽回玉姑祠的香火。

  汲汲营营、熙熙攘攘,日子在忙碌中度过;每当她在江汉城忙上几个月,她会回姑儿山休息个两、三天。这回她本在闭关修炼,雷公却打下了一道青天霹雳,把一个农夫劈成香喷喷的烤肉;人命关天,她只好暂时出关,先挽回农夫的性命,再去找雷公臭骂一顿。

  大红狐回到姑儿山的巢穴,就见一只小白狐在洞口扑蝴蝶,她叹了一口气,她的小弟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啊?

  懒得理他了。走进山洞,她跳上自己的乾草窝,一如这六年来的习惯,只要她卧上了这堆乾草,不管是人形或是狐身,她一定会往里头取出一双绣花鞋,看了看,摸了摸,这才再度将这双鞋藏进乾草堆的深处。

  蹄子扒了两下,没有。她记得前两天才拿出来过呀,怎地不见了?她又往更深处探去,还是找不到;越找越紧张,乾脆将乾草一一扒掉,扒光了她的窝,掉了一地的乾草,还是没瞧见那双宝贝绣花鞋。

  「小弟!」她大声叫道。

  「大姊,什么事?」小白狐奔入山洞,眨着圆圆黑眸看她。

  「我的绣花鞋呢?」

  「喔,」小白狐看到满地乾草,立即明白。「送人了。」

  「送人?」大红狐顿时火冒三丈。她的鞋啊!小弟怎能如此轻易地送了出去?她旋即转为人形,杏眼圆睁,伸出纤纤柔荑,用力往他头顶打了下去。「你怎么可以拿我的鞋子送人?」

  「哎哟,好痛!」小白狐想躲,却让大姊给扯住了尾巴,他赶忙道:「有个小姑娘鞋子湿了,我向你借一下嘛。」

  「现在鞋子在哪儿?」

  「我不知道。」

  「不知道?」胡灵灵娇嗓拔尖,又气又急,又恼又慌,当下就将小弟给甩了出去。「你去找回来!」

  小白狐虽然玩了三百年,毕竟也有他的道行,这一甩,他凌空转个圈,变成了背着长剑和包袱的裴迁。

  「你!」胡灵灵傻眼。「你又给我变成这个模样!」

  两天前,她看小弟怎样也变不出好看的人间男子相貌:心念一起,便教他化作裴迁的模样;在那个当下,她差点以为大个儿来了,仍是那成熟稳重的脸孔,仍是那高大魁梧的身子,仍是那宽阔温热的胸膛,她心驰神往,立时掉入了六年前的回忆……直到小弟爆出裴迁从未有过的开朗笑声……

  事后她躲在山洞里,费了好大的劲儿按捺下躁动的心绪,这才能将裴迁的影像排出脑海。

  但,此刻望看小弟变成的裴迁,她又口乾舌燥:心浮气躁了。

  不行,不行,清心自持啊,该忘的就忘了,她不能再让外在无谓的人事物干扰修行……可是那双绣花鞋……

  「大姊你不是说,这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狐小弟摸摸脸上的胡渣,让那陌生的刺痒感给惹得呵呵大笑。「好好玩,长了满脸的刺。」

  「你快还我的鞋子!然后给老娘变回原形!」

  「我真的不知道鞋子在哪里。」狐小弟搔搔头,露出憨呆的笑容。「我怕小姑娘鞋子湿了会着凉,大姊你教过我袖里乾坤,我举一反三,也来个包袱里乾坤,从里头取出你的鞋子,给小姑娘穿啦。」

  好个举一反三!胡灵灵看到「裴迁」的痴呆模样,这……简直是不忍卒睹。人家是江湖侠士,英俊沉稳,寡言少笑,就算要笑,也是淡淡地勾起唇角……嗯,他的唇温润极了,咬着很好吃……

  哎呀呀,她跳了起来,就往「裴迁」扑过去,想将他「扑灭」。

  「还我鞋子!」

  「找不到了!」狐小弟仍不习惯人形,赶忙变成好脱逃的小老鼠。

  「我吃了你!」胡灵灵转变为猫,张牙舞爪地追向前。

  「救命啊!」老鼠化作大狗,一边喊救命,一边反过来咬猫尾巴。

  「我撕掉你!」猫立即长大变成母老虎,恨恨地耙着爪子。

  「你咬不动!「大狗缩成了乌龟。

  母老虎转回胡灵灵,秀足一抬,将乌龟当球踢出洞外。

  「少来扰乱我清修!有本事的话,去找我的鞋子!」

  「好啦好啦。」乌龟划着四只短胖腿,在洞外草地慢慢爬着,咕哝道:「我去村子找看看。」

  胡灵灵转回身子,入眼尽是满地杂乱的乾草,她懊恼地抓起一大把,填进自己空洞的窝巢。

  此刻,她的心又乱了。

  *

  月明星稀,梅凋枝孤。今夜,周府书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太好了,两年没见你了吧。」周破云欣喜万分,忙着要喊仆役张罗热茶。「裴迁,坐,先坐下来。」

  「伯父不忙。」裴迁拿了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冷茶喝下。

  周破云看他沉稳的神情和动作,既是感慨又是不舍。这孩子呀,总是独来独往,沉默寡言,行事低调,不愿麻烦别人,就连他每次提及要认他为义子,帮他娶妻,也为他所婉拒。

  「最近又听到你的事迹,总算解决了闽北的盗匪之乱,伯父正想向朝廷推荐你的功迹,好歹封个功名。」

  「谢谢伯父,裴迁不会当官。」裴迁见周破云坐下,这才解下背后的包袱和长剑,转开话题。「我得知妹夫高中进士,特地前来道贺。」

  「你有事才来?」周破云轻叹一声。「没事也常来走动。还有,不要老是半夜偷偷跑来,你让伯父打开大门欢迎你吧。」

  「我身分特殊,不敢打扰府上家人。」

  裴迁明白周破云对自己的疼惜之情,然而,说他是故人之子,绿林大盗和朝廷大员怎能是朋友?说他是出了名的赏金猎人裴迁,又怕亲友邻人争相目睹;若有太多人认识他,对他日后缉捕要犯总是不好的。

  六年前,他待身体复原后,便秘密上门拜访,表明自己现在所用的身分;至于过去那个名字,已经彻底死了。

  那时,周破云看到他,好像见了死人从坟墓里爬出来,先是惊吓,随之涕泪纵横,拉着他的手哭道:「真是狐仙显灵啊!狐仙显灵啊!」

  如今狐仙安在?他眸光里有烛火在跳动,像是他驿动不安的心。

  周破云见他神色默然,小心问道:「还是找不到狐仙?」

  「还没。」

  「我真心感谢她救回你一条命。」周破云悠然回想。「六年前是我糊涂,也幸好狐仙警告我,保住秋儿的幸福,不至于让秋儿走上你娘……呃……女婿很争气,对秋儿又好,秋儿果然看对人了。」

  「秋儿妹子掉下墙头前,果真看到一个红衣姑娘?」

  又问一遍了。每回他来,同样的问题都要重复再问,但周破云还是照样回答:「是的,秋儿调养几个月,恢复神智,才说她是被妖精缠住,还好有那红衣姑娘赶走妖怪,这红衣姑娘应该就是后来救你的狐仙。」

  「她是救了我。」

  裴迁想到了眼前那团火,红红火火里,有个窈窕妩媚的她。

  「既然找不到她,不妨先安定下来。」周破云以爱护晚辈的心情道:「伯父帮你找一个好媳妇儿……」

  「谢谢伯父美意。」裴迁礼貌地回礼。「可我还要继续找她。」

  「她既是神仙,岂能轻易找到?」周破云试图说服他放弃。只是答谢救命之恩罢了,有必要穷毕生光阴寻觅吗?他又道:「更何况普天之下,并没有姑儿山这座山。」

  「一定有的。」

  周破云了解他的执着个性是哪儿来了,他的爹娘,皆是如此。

  「你上山看他们了吗?」

  「下午去过了。」

  周家墓地后头的小山坡,有着一座无名冢,里头葬着陆岗。周破云还是敬他为师兄,不忍他孤单,又拿了冬梅的旧衣物,与他合葬。

  「我每年办超渡法会,希望他们在极乐世界过得安好。」

  「谢谢伯父。」裴迁由衷感激周伯父宽宏大量,不计前嫌。

  他不知道娘带爹到哪里去,那是属于他们的事了,也许一起去转世,一起再轮回,一起了结前世的恩怨;冤有头,债有主,况且亲爹生前作恶多端,可能会下地狱,也可能会花上好几十世的轮回来偿还;他不知道,他没有机会去地府,也不知道佛道所说是否属实,他为人子所能做的,也只有为爹娘的亡魂祈福。

  至于他,不用等到来世再偿还。若是今生所欠,他今生就要归还。

  窗外,依旧月明星稀;角落里,一朵小花轻探出头,展开了嫩办。

  春天到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