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灵正传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灵灵正传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气越来越冷,大概快下雪了,还真有那么一点点寒意呢。

  裴迁眨动眼皮,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他赶忙稳住脚步。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放眼四望,感到十分困惑。

  「哟,你贵人多忘事。」胡灵灵笑道:「你忘了呀,你刚才在大街上突然头昏,嫌城里人多气闷,我一路扶你出城,你这才精神些。」

  裴迁还是困惑不已。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是他晕倒了吗?

  也许在山里受寒了。他深深吸一口气,想要藉呼吸吐纳驱除体内寒气,不料这一吸尽是满怀馨香,就连嘴里舌尖也是馥郁甜美的香气。

  那是她的香气。她明明站在下风处,他怎会闻到她的香气?

  他百思不解,又抿了抿唇,那香气却已周流全身,熨烫着他每一个毛孔,甚至牵引着他强烈的男人反应。

  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喂,干嘛这样瞅着人家看?不怕长针眼哦?」她嗲声道。

  「抱歉。」他赶忙栘回视线,又望了回去。「你在发热?」

  她的脸颊出奇地红,有如染上两朵红霞,两片唇瓣也显得特别红艳润泽,星眸微醺,娇躯半倚着树干,好似体力不胜负荷似地。

  「是呀,被一只大毒虫叮了,可能发烧了。」她笑着摸摸额头。

  「我这里有药,我帮你解毒。」

  「不必了。」她敏捷地跳开。「呵!我武功高强,自己可以逼出毒气,以后就百毒不侵喽。」

  「可是……」他担心她,但又不敢过度亲近她。

  他恢复成原来的大木头裴迁了。胡灵灵拍拍两颊,拍去那格外潮红的颜色,也拍掉只有她明白的尴尬,再朝他挥挥手。

  「裴迁,好啦,我这次真的要回家了,你别跟来。」

  「你要回家了?」他只能覆述这句话。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她豪爽地打个揖,正打算以侠女的姿势飞奔而去,突然想到一件事,再跑回他面前。「对了,这还你。」

  他伸出手掌,接下她丢下来的小纸片,正是他摺给她的保命符咒。

  「要贴身带好喔,可不能丢掉,是保你平安的。」她叮咛着。

  「胡姑娘……」

  「后会有期!不再见面也没关系啦,祝你儿孙满堂,长命百岁。」

  她话刚落下,随即转过身,没命地往前跑。

  终于甩掉裴迁了!她临去秋波,为他暗施平安符防止邪魔。

  算他走运!不是人人都能碰得到她这个喜欢做善事的狐仙的。

  哼,说忘就忘,说什么天不老、情难绝,久了就有感情!只要略施法术,一切就记不得了,承诺也成空,凡人的感情真是不堪一击啊。

  跑呀跑,就让强风吹乾她眼里的湿润吧,她才不流泪,神仙无情无欲、无血无泪。再跑快一点,再快!再快!她的成仙之路就不远了。

  *

  唉!为什么回家的路一波三折呢?

  暗夜里,前头那座城冒出一股黑浊的妖气,转为狐身的她冷眼瞧着。

  进去收妖肯定得花费一番工夫和力气;但她没考虑太久,为了尽早填满她的功德簿,玉姑仙子胡灵灵降妖伏魔去也。

  大红狐跃上城墙,奔行如电,循着妖气来到一座大宅。

  「小姐!不能出去啊!」仆妇惊叫道:「快帮我拉住小姐!」

  「小姐,你不能只穿这样出去,啊!」

  啪啪两声,仆妇和丫鬟双双倒地,一道黑影窜出房门,跃进花园。

  「你这只癞蛤蟆,想去哪里呀?」大红狐懒洋洋地等着她。

  「吓!」被蛤蟆精附身的小姐吓了一跳,警觉地望向黑暗中的声音。「你是谁?快出来!」

  「你穿这样不冷哦?」大红狐摇动着卷翘的尾毛,神态优雅地踩着蹄子出场。「好好一个知书达礼的大户人家千金,竟然被你弄成这个骚样,你羞也不羞啊?」

  那位小姐姣好的面容带着青气,长发飞扬,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中衣,衣襟让夜风给吹得敞开,露出里头的红色肚兜和雪白酥胸。

  「呵,原来是狐狸精。」小姐露出冷笑,温柔的嗓音说着蛤蟆精的话。「你还不是成日卖弄风骚勾引男人,也有空来说我?」

  「我是为了济世度人,有时不得已如此,而你,是在害人。」

  「好个济世度人!」小姐哈哈大笑,指着自己道:「我也是帮她,她想男人想疯了,早也求,晚也求,就想去见那个穷书生,我成全成全她,功德一桩,又有何妨?」

  大红狐盯住小姐忽青忽黑的脸色,怒道:「你吞噬她的血气,也吸了不少那书生的精气,你为了增长功力害死人命,有违天道!」

  「我有我的方法。我若像你们这样慢慢修,要修到什么时候?」

  「别罗嗦!你赶快给我从她身体里面出来,否则将你打出原形!」

  「你打呀。」小姐娇媚地抚摸自己的脸颊,有恃无恐地道:「你不敢伤我,你伤的是这位千金大小姐。」

  「哼!小看老娘的本事!」

  大红狐立即跃上前去,咬住小姐的裙子,同时施咒压制蛤蟆精。

  她认定了蛤蟆精舍不得离开小姐的身体,因为一离开,它就只是一只咽咽叫的小癞蛤蟆,只要裴迁给它一个大脚印,就将它踩扁了……

  怎想到他了?她一个分神,竟让蛤蟆精撕破裙子跑掉。

  「站住!」大红尾巴甩出,卷住了小姐的长发,往后拉去。

  蛤蟆精拿手扭过头发,被卷缠的部分齐齐断裂,可怜小姐的乌黑秀发变得参差杂乱,大红尾巴一松,无根的断发散飞了开来。

  「嘿嘿!有本事来追我啊!」蛤蟆精张狂大笑。

  「现!现原形!」大红狐一跳,撞上小姐的身子。

  「死狐狸!」蛤蟆精仗着人形的优势,紧抓身形较小的大红狐,长长的指甲刺进了狐身。「你念咒,我也会念咒,你这只骚狐妖……」

  碰!大红狐瞬间转化为人形,变成了两个姑娘纠缠在一起。

  「吓!你长这么高?」小姐大吃一惊,她身形吃亏,十指更加用力地刺进红衣姑娘的腰身,倾全身妖力欲置对方于死地。

  「现!现!出来!」胡灵灵也使尽浑身解数,剑指猛戳小姐额头,不断地施咒逼出蛤蟆精。

  「小姐!小姐!」院子那边传来吵嘈的人声。「花园有声音,快!快去找小姐!」

  两个扭打的姑娘都不想让人发现,蛤蟆精熟悉地形,立刻放开胡灵灵,咽地一声,奔进了假山重叠的花园里。

  「妖怪!别跑!」胡灵灵追上前,灵巧地跃过小桥流水,奔跑之际,腹部微感痛楚,但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再不追上蛤蟆精,它可能会玉石俱焚,毁掉小姐,然后再去找另一个新身体。

  院子出现火光,大批家丁往花园跑来,她手一挥,刮起一阵大风,暂时挡住那群人。

  「定!定!死蛤蟆还不出来?」胡灵灵跟着小姐跳上围墙,集中意念,双掌翻出,咒语一句接一句。

  蛤蟆精渐渐地力不从心,带着小姐的身体往后退,墙头窄小,屋瓦滑溜,小姐踉踉跄跄地几欲跌倒,胡灵灵一惊,不由得暂时止住念咒。

  「你再念啊!」蛤蟆精看出她的犹豫,仰天猖狂大笑。「再念我就跳下去让她死!」

  胡灵灵往下一看,自己也差点晕眩了一下,没事干嘛盖这么高的围墙?这家人很怕遭小偷吗?

  她是可以一掌打死蛤蟆精,可是小姐也会跟着死;若蛤蟆精跳下去,小姐非死即伤;若她去救小姐,又怕脱身的蛤蟆精偷袭……

  数个念头迅速转过,月光皎洁,外头地面映出一条高大的黑影,渐行渐近,她瞧着眼热,再定睛一看,天!有没有这么巧?竟然是裴迁!

  这大个儿怎么来了?她无暇细思,一看到裴迁背的那把伞,念头顿起,大叫道:「裴迁,开伞!」

  裴迁正被不知所以然的忧心引到此处,突然听到胡灵灵的声音,他想也不想,便从背后抽出那把画荷纸伞,张了开来。

  「收!」胡灵灵倾注功力,双掌提起,绵绵不绝地施法擒妖。

  啯!一只满身窟窿的黑丑癞蛤蟆从小姐身体里弹了出来,胡灵灵左手一张,便从裴迁手中吸起雨伞,将蛤蟆精摄了进去,随即收伞,丢入她所召唤出来的地府黑洞,送癞蛤蟆到十八层地狱去。

  同时,蛤蟆精离身的小姐醒了过来,她略感迷惘,不解地看着对面很忙碌的红衣姑娘,随即发现自己站在墙头上,危危颤颤,无处可依。

  「啊!」她惊叫出声,脚步一滑就栽了下去。

  「小姐摔下去了!」花园里的家丁也惊叫道。

  所有的事情发生在一瞬间,裴迁还来不及理解纸伞为何离手,就看到小姐跌了下来,他疾飞上前,双臂伸出,及时接住了掉下来的小姐。

  大个儿又来抢她的功劳了。胡灵灵无力地趴倒墙头,想苦笑,却笑不出来。本来是该她救小姐的,想不到收个小妖费了她这么大的力气,白白又给裴迁积阴德了。

  看到裴迁抱着娇柔的小姐,她心底溢出一股莫名的酸味,身子在痛,心也微微抽痛;她明白,这是凡人嫉妒的感觉。她羡慕那位小姐可以躺在裴迁的怀抱里……呜!她也不用嫉妒到想哭吧,呜呜,好痛!

  痛楚加剧,原来,她受伤了!她无力变回大红狐离开,只得快速布下一个简单的结界,让自己隐匿在黑夜里,不让众人发现她的存在。

  裴迁抱住小姐,立刻抬头张望,只见明月高挂,高墙映着树影,哪里还有她的人影!有的是几个纷纷翻身出墙的紧张家丁。

  裴迁再低头细看,小姐昏厥了过去,一件红衫从墙头飘落,家丁以为那是小姐的衣服,赶忙捡了起来,披在衣不蔽体的小姐身上。

  他认得那是她的衣裳;大红显眼夺目的颜色,在这个凄冷的寒夜里,她给了小姐温暖的遮蔽,但她呢?她冷不冷?

  「谢天谢地,谢谢大侠救了小姐。」家丁们看到小姐安然无恙,赶紧道谢,引领裴迁往大门走去。

  「小姐不可能爬那么高的。」家丁又七嘴八舌地道:「发疯三个月以来,怎么关就是关不住,实在太邪门了。」

  「我刚才看到一只疯狗在咬她,吓死我了,我们府里没养狗啊。」

  「不是狗吧?之前请道士看过,说是狐狸精作祟。对了,你看到的狗一定是狐狸精。唉,可怜的小姐……老爷出来了!」

  一名中年大爷急奔而至,状极忧心,旁边的家丁已经简单说明经过。

  「秋儿!秋儿!」大爷急唤裴迁怀中的姑娘,又拿起她的手试探脉象,立即吩咐道:「快送小姐回房,请大夫来看,务必看好她。」

  几个仆妇赶紧将昏迷不醒的小姐抱过来,带进府里照料。

  「感谢英雄搭救小女。」大爷拱手抱揖,声音洪亮,语气诚挚。「敝人是河洛都指挥使周破云,敢问英雄大名?」

  裴迁大震!这位器宇轩昂的男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他知道生父的官衔,却不知道他住在这里,还顺路救了自己的妹子。

  「贱名不足挂齿。」他稳住心神,亦是抱拳回礼道:「在下只是路过,侥幸救得令嫒,请周大人不必多礼。」

  「夜这么深了。」周破云看他背着包袱和长剑,又见他形貌英伟,谈吐有礼,顿生爱惜之意。「英雄还在外头走动,不妨进府休息一宿。」

  「多谢周大人。在下城里有朋友,已过相约时间,唯恐友人久等,请恕在下不叨扰了。」

  「那么……」周破云深感惋惜,又要错失一个英雄好汉了,可江湖人士多是自在来去,他也不能强留人家。

  「告辞。」裴迁转身,快速离去。

  他转过几条巷弄,远离周府,刻意压抑下来的心情又乱了。

  他并不担心生了怪病的妹妹,毕竟她有父母照顾;他也不因为撞见生父而心乱,既已打定主意不相认,意外相见不过是个缘分,他对身世已然释怀,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愤慨了。

  他心乱的原因是她,胡灵灵。

  他担心她,方才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她会到哪里去了呢?

  犹如山中的雨夜那晚,他的心陡然落空,好像丢失了一件重要的东西,他得赶快寻她出来才行,否则他就得这样一直寻觅下去了。

  他拿出珍藏怀中的符纸,心惊地看着上头出现的血点。

  就是这张奇异的符纸。当他触摸时,突然心弦触动,生出强烈的感应,那感应引他进城,来到周府围墙边,让他寻着了她。

  同样的感应再度出现,他顺着心中那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而走,约莫雨刻钟后,他又回到了周府围墙边,此时四周已恢复安静,空无一人。

  他焦急地来回走动,站在听到她声音的墙下,答地一声,脸颊落下雨水,他狐疑地望向西边的明月,抬手抹净,赫然见到手指沾了血。

  「裴迁……」微弱的声音在喊他。

  「胡姑娘!」他惊喜地抬头,就见到平空出现的她,他又气又急,他刚才找了那么多次,怎会没见到她趴在墙头呢?

  「好痛……那只臭蛤蟆。」胡灵灵气虚体弱,仍不忘骂妖怪。

  身子一歪,她从墙头翻了下来,稳稳当当跌入了裴迁的臂弯里。

  呵呵,就是这种温暖的感觉,大个儿的怀抱是她睡过最舒适的窝巢,不窝白不窝呀。

  今晚实在有够累了,她闭上眼,放心地晕过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