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灵正传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灵灵正传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十年前,那时候没有裴迁,只有虎背山上的陆克舟。

  虎背山集结众家英雄好汉,其实就是个强盗窝;但,盗亦有道,平时他们种田放牧,自给自足,遇上了贪官恶商,这才会不客气地大肆掠夺。

  在十八岁的陆克舟心目中,他的父亲陆岗是最睿智、最冷静、像是神明一样崇高无上的人物。他敬畏父亲、孝顺父亲,期盼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像父亲那样英明神武的大当家。

  相形之下,教他功夫、读书的二当家焦驯反而比较像是慈父,他有什么事皆找焦二叔,焦二叔也当他像儿子一样疼爱。

  年轻的陆克舟跟了父亲叔伯们干了几票,仍然不明白世俗所谓的好与坏、是与非、正与邪、善与恶,虎背山上的一切就是他所认知的世界。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他根据父亲的目标,拟定一套攻打抢劫策略,准备呈报父亲,来到了父亲房门边,却听到了里头的吵架声。

  「大哥,你不能叫克舟去劫贡银,这是去送死。」

  「该让他出去见识一下,增长他的胆识。」

  「这批贡银是要用来买粮赈灾!」焦驯语气急迫。「护卫的兵力比以往增加好几倍,这不是克舟所能应付的。」

  「这就考验克舟的能力了。」陆岗气定神闲,好似不关己事。

  「这两三年来,你根本是走偏了!」焦驯越说越气。「你要劫货也就罢了,还赶尽杀绝不留活口。穷村子都没饭吃了,你也抢得下去?你逆天行道,这是将虎背山带向死路!」

  「这里谁是大当家?」陆岗眼神冰冷。

  「是你!」焦驯握紧拳头,直直怒视这个丧心病狂的大当家。「你的决定,我听命便是,可是……克舟是你的儿子啊!」

  「他不是我儿子。」

  「他好歹也喊了你十八年爹,你难道对他没有感情吗?」

  「只要他是那厮的杂种,他就该死!」

  「你当克舟是你报复的工具?」焦驯恍然大悟,又惊又怒。「你知道这回贡银由周破云押送,这才叫克舟去劫贡银,而且绝对会失手?」

  「没错。」陆岗神色更冷酷,拧出邪恶的笑容。「抢劫贡银,唯一死罪,我要周破云亲自斩死他的儿子。」

  「你好狠!都十八年了,你为什么不放过他们?」

  「当年谁又放过我了?」

  「克舟是无辜的!」

  两人争吵不休,最后是陆岗赶走焦驯,随后陆岗也离开房间。

  他们二人都没发现,脸色惨白的陆克舟蹲在墙角,失神震惊,完全不愿意相信他所听到的一切。

  是夜,陆克舟跑去质问焦二叔,焦驯沉痛地点了头,告诉他,当年陆岗和周破云师出同门,周破云考上武状元,一路飞黄腾达当上大官,陆岗却被逐出师门,从此亡命天涯,沦为绿林大盗;那天,陆岗劫走周破云即将临盆的夫人,当夜周夫人阵痛难产,生下他后便死去;陆岗将他交给焦二叔的妻子抚养,对外宣称是外头相好的妓女所生的亲骨肉。

  焦驯讲完,取来随身三十年的长剑,送给了依然不能接受事实的他。

  「克舟,走吧,永远不要回来,你在这里只会提早送命。」

  「我……我要去哪里?」他惊惶无肋地问道。

  「哪里都可以去,就是不要再跟陆岗有所牵扯,他容不下你。」焦驯长叹一声。「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吧。我是后来才跟了陆岗,也不明白他和周破云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我明白,上一代的仇怨跟你无关。」

  他怆惶地离开了虎背山。陆岗得知他逃走,以反叛名义派出手下追杀他,几回生死关头皆让他逃脱了;他越逃越远,走向他所未知的江湖。

  用尽身上的银子后,他带着他的剑,砍了一个打家劫舍的盗贼,那是官府缉拿的要犯,他拿到了赏银,从此他知道可以仗着这身武艺谋生。

  别人问他姓名,他问了第一个遇见的路人,问他的姓,那人回答姓裴,于是他姓了裴;他想到自己迁流江湖,居无定所,便为自己取名为迁。

  十年来,他往南往西往东往北,就是不往虎背山的方向;后来,他陆陆续续听说焦二叔病亡,虎背山被周破云剿灭,陆岗失踪了。

  他没有家,没有亲人,只能流浪过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

  *

  「你好笨,陆岗那么狠!你还跑去找他?」胡灵灵听完,直截了当说出她的想法,小铁锅早已吃得锅底朝天了。

  「我只是想看看他。」裴迁平静地道:「他老了。」

  「你这人心中有旧情,放不下,你这样活着很辛苦耶。」

  「我知道。」

  「你知道?」她定睛一看,说也奇怪,刚才还笼罩在他身边的乌烟瘴气,这会儿像是被风吹散似地,一缕缕地流掉了。她高兴地拿指头戳他的胸口。「这就对了嘛。笨大个儿,你焦二叔早就点醒你了,上一代的事跟你有啥关系?你别整天放在心上,老想着自己出身不好,不敢结交红粉知己,枉费怜香喜欢你,你却在那边自惭形秽,以为配不上人家——」

  「不是这样的。」他打断她的叨絮。

  「那又怎样?」

  「我想,没人能承受这样的我……」裴迁说不上来。十年来,他心中无时无刻萦绕着上一代的纠葛和自己波折的身世,甚至认为自己不该出生,遑论传宗接代,让他的妻儿承受他与生俱来的仇恨。

  「啕!这样的你又怎样?想太多了啦。」胡灵灵仍猛戳着他。「你哟,不是为了当大侠而当大侠,你是无处可去才当大侠。人家大侠是侠骨留香,你是一肚子臭大便病不出来,郁积久了伤身又伤心。」

  「的确。」

  裴迁仰看朗朗青天,嘴角轻逸一抹了悟的淡淡微笑。

  她再度点醒他,上一代的恩怨到此为止,他自己承受下来就好;他不再说,不再想。养父老矣,能亡命天涯到几时?二叔已逝,从未谋面的生父跟他无缘;总有一天,所有的恩怨皆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消失。

  郁积十年的心事,他终于讲了出来;多少寂寥的星夜里,他辗转反侧,只能无声地向老天呐喊抗议,如今,他竟能心平气和,彷佛讲着一个久远的故事,一五一十向她道出。

  当他停顿回想时,身边的她出奇地安静。溪流潺潺,山鸟啁啾,日影浮动,他不再被放逐于世外,也不用再面对没有回应的苍天,她以他为中心,静静地倾听着,唠唠叨叨地解开他的心结。

  「你不会去认亲爹吧?」胡灵灵惊奇地看着他的眉头松开了。

  「不会。」没必要,他也不能证明自己是周破云的亲儿子。

  「嗯,也好。」她点点头。

  她当完垂听人间苦难的神仙,度完他的苦厄,是该走了。

  晴雨旱潦,皆是老天的意思,她不会刻意呼风唤雨改变天象;同样的,她介入裴迁的生命已经太久了,久到可能影响他的所言所行,甚更改变他既定的命运,她不走不行了。

  「你家在孤儿山?这山名听起来很孤独。」裴迁突然问道。

  「孤独?」她一愣,随即笑道:「你搞错了啦,姑儿山是姑娘的姑,姑娘和小儿,里头就住着姑娘我和一个爱玩不懂事的小弟。」

  「那你的爹娘?」

  「我没爹娘。」

  「也无婚配?」

  「跟谁婚配呀?我凶悍风骚又不安于室,没人敢娶我啦。」

  她得意洋洋。恶妻必备要件她都有了,其实她没那么坏啦,可是想当天女就得清心寡欲,为避免凡人对她心存邪念而坏了她的功德,她当然是充分使「坏」了。

  「胡姑娘,我的意思是……」裴迁的念头逐渐成形,话也跟着说了出来。「呃,我是说,我摸过你、抱过你、唐突过你,我愿意负责。」

  「耶?」她得挖挖耳孔,也许耳朵塞住听错了。

  「那时我绝无冒犯之意,但若你觉得被冒犯的话——」

  「等一下!你在向我求婚?」胡灵灵跳下石头,瞪大眼睛。

  求婚?裴迁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前一刻还不敢想的事情,为何这时就说出来了呢?

  是因为她带给他「回家」的感觉吗?

  胡灵灵拚命摇手,惊恐地道:「你不爱我,我不爱你,我们不能成亲!成亲绝对会天天打架的。」

  「爱?」裴迁喃喃念出这个陌生的字眼。

  「我走了。」趁他发呆,她脚底抹油便溜。

  他想负责?她还不想让他负责咧!他那个正气凛然的死脑筋什么时候才会开窍呀,他摸过的就得娶回家吗?他不如去娶他那把剑好了。

  「呀呼!」她陡然止步,前头竟然平白无故冒出一个少妇。

  少妇衣裙沾血,脸色哀凄,她立即看出那是一缕幽魂,裴迁的亡母。

  「玉姑仙子,求求你,求你帮帮我的孩儿。」幽魂哀求道。

  「我帮很多了。」胡灵灵故意不看幽魂。

  她常常跟鬼打交道,再怎么恶心丑怪的鬼都看过了,但她就是不想看眼前还算「正常」的幽魂;这缕幽魂的神情太过悲伤,连带四周氛围也充满了悲情,她再多看一眼,从来不哭的她就想心酸掉泪了。

  都过了二十八年,幽魂还没投胎转世,这其中的执念可深了。

  「你快去找阎罗王——」她警觉裴迁来到身边,忙道:「裴迁,我不是叫你找阎王啦。」转回头,幽魂仍然不走,只是忧伤地看她,她受不了了,挥手道:「算了,我自己去找阎王帮你……啊!裴迁,别抓我的手啊!」

  裴迁紧张地拉住她的双臂,切切地道:「胡姑娘,抱歉让你受到惊吓,你千万不要想不开。」

  「喂!放开啊!」她拳打脚踢,忘了自己可以施法轻易脱身。

  「对不住了。」他伸指点穴,立刻制住她,再将她抱起。

  「拜托你了。」幽魂再度出声请求,随即消失在空气中。

  哇!这是怎么回事?她又被裴迁点住了?她也没答应幽魂啊!

  不过呢,躺在大个儿的怀抱还挺惬意的,她才吃饱,该是倚着这个温暖的枕头困午了。瞧裴迁那个紧张神色,好像很在意她会去找阎王呢。

  咦?大个儿是要抱她去哪里?该不会是抱她去洞房吧?

  她不要啊!不要啊!狐仙要嫁人?这太离谱了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