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灵正传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灵灵正传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漫漫黄土路,艳阳高挂,一灰一红两个身影疾步赶路。

  「狐狸狐狸嘴尖尖,两颗眼睛大又圆,哎哟哟,长长的毛儿软似棉,温温的身儿好香甜,哥哥枕来最好眠。」

  胡灵灵哼哼唱唱,回头觎了裴迁,他还是摆出那张正经八百,只会皱眉头,没有第二号表情的脸孔。

  真有定力!她的歌声又嗲又甜,唱起这种撩人遐思的小曲儿,很难不教男人想入非非,大个儿却好像耳聋似地,眼睛眨都不眨。

  「喂,你不是有一把剑吗?怎么没有背出来?」她先开口聊天。

  「不需要。」

  「对喔,听说你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武林高手,很会抓坏人。」

  「你回家去。」裴迁打断她的话。

  「我不回去!」她蹦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大喊。

  「我是去办正经事。」

  「我也是办正经事。我比你还早答应怜香要主持公道,你忘了啊?」

  「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裴迁停下脚步,浓黑的剑眉又慢慢聚拢起来。「我是去抓贼人,十分凶险。」

  「就只有你武功高强吗?」胡灵灵伸出玉指,戳向裴迁的胸膛,手上使着蛮力,声音却是绵软甜腻,还眨着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刻意捏高了娇滴滴的嗓音。「裴迁,你道我没功夫呀?」

  裴迁感受到她手指的劲道,很用力,但他不痛;他确定,她没功夫。

  然而,他又不太确定。打从他出城,便打定主意甩掉执意跟来的她;他施展轻功,他快,她也快;他慢下来,她就慢,后来他索性让她走前头,她倒是走得又快又轻巧,走上十多里路了,也不见她气喘汗流。

  而且,他见识过她的医术,只消用清水洗涤,于大人满目疮痍的烂伤口立即变得乾乾净净;她再以捻绣花针的指法,缝起裂开的肌肤;于小姐看得都晕过去了,她仍神色自若,继续涂抹药铺买来的寻常伤药,竟也能让于大人立刻退烧好转。

  他不信菩萨显灵,他怀疑她有深厚的内功,可以治病于无形。

  江湖上多的是能人异士,他不敢轻忽。

  「请问胡姑娘出身哪一门派?」他谨慎地问道。

  「我呀,来自姑儿山。」她笑逐颜开,松开了指头,大步往前走。

  孤儿山?裴迁很快在脑海里寻思一遍,仍是不得要领。

  「请恕裴迁孤陋寡闻,敢问贵门宗师是哪一位?」

  就是我啦!胡灵灵很想朝他大声宣示,她乃姑儿山狐仙派的开山始祖掌门人玉姑仙子胡灵灵是也,可是……她不能说。

  「那我请问裴大侠,你哪个门派?」她笑咪咪地回问。

  「裴某失礼了。」裴迁自知失言。有人行走江湖不喜张扬,他问也白问,也就回答道:「我不属任何门派,这身功夫是跟长辈学来的。」

  「看来你家长辈武功很好。」胡灵灵先褒扬人家的先人,随即挑起柳眉,回头斜眄他,笑道:「你功夫更好,走这么久的路都不渴?」

  「胡姑娘要喝水?」裴迁拿起腰间的皮水壶。

  「我有这个就行了。」胡灵灵从袖子里摸出一颗大水梨,抛到空中再接住,拿袖子抹了抹,喀滋咬了一口。

  看她津津有味地啃梨子,裴迁突感口乾舌燥:走了大半天的路,烈日炽热,美人如火……他的确是渴了。

  姑娘的馨香随风吹来,他屏气凝神,张口灌下皮水壶的冷水。

  冷水入肚,肠胃猛地一阵翻搅,他背脊一热,向来沉静的大脸骤红,现出奇异扭捏的神色,随即跑进路边的林于。

  「胡姑娘,请你稍等……」

  哈!胡灵灵三两下啃完梨子,扔掉果核,浮现得意的笑容。

  她很佩服裴迁生就一副铁打的肠胃,她在他的早饭下了咒,没想到他硬是不拉肚子,她只好诱他喝水,再暗自念咒加强法力。

  哼!武功再怎么高强,敌得过她这只五百岁的狐仙吗!他这下子可要拉得全身虚软了。

  抱歉啦!裴大侠,好好休息一天吧,本仙子就不等你喽。

  *

  夜幕低垂,河阳知州府。

  胡灵灵换上一袭金彩炫丽的舞衣,挽起高髻,插了一堆叮叮当当的珠花和步摇,一个轻盈的旋身,手腕环佩撞击出好听的清脆声响,衣袖也跟着摇摆舞动,顿时光彩灿烂,宛如百花盛放。

  「好!太好看了!」假知州赵阿叶拍手叫好。

  便宜你们看天女散花了。胡灵灵舞得更起劲,一双灵动的丹凤眼这边瞧过来,那边看过去,媚光流动,处处生情,教一班欣赏她唱歌跳舞的衙门诸公欲火债张,只好不断地灌酒消火。

  她这一仔细瞧来,乖乖不得了!全部都是贼人的人马,也不过三个月,假知州已经将整个衙门安插得滴水不漏,难以撼摇了。

  若教裴迁过来,这大个儿必定打打杀杀,血流成河,徒然造了杀业;她有自己的法子,一样能逮到贼人,却不必流血,赢得乾净又漂亮。

  接下来呢,于大人复了职,他勤政爱民,造福百姓,成就无数功德,而这份原始的功德要算她的……哇呵呵,她想到就好乐。

  她打从心里笑了出来,顿时眉眼嘴角全是笑意,媚态横生,艳光四射,看得众人既销魂又痴迷,不断地拍桌叫好,倒酒狂饮。

  假知州赵阿叶受不了了,朝她勾指。「你,你过来。」

  胡灵灵欲擒故纵,也不立刻上前,只是款款地扭着水蛇腰,唱道:

  「狐狸狐狸最妖艳,两颗眼睛利如剑,哎哟哟,东奔西跑为成仙,肚子饿来吃饼面,咬下一口露了馅呀,露了馅。」

  美人不断地抛媚眼,赵阿叶舔了舔舌头,眯眼问道:「河阳城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个名妓?报上名来。」

  「奴家叫阿胡。」胡灵灵顺势坐到赵阿叶身边,长长的睫毛眨呀眨。「今天才卖身到妓院,就被叫来服侍您,真是奴家莫大的荣幸了。」

  「乖,大人我疼你。」赵阿叶说着便搂上她的腰。

  胡灵灵很努力地不让自己推开身边这个酒鬼。臭死了!要不是为了做善事,她早就一脚将贼人直接踢进大牢了。

  她很不屑使用这种等而下之的媚术,可神仙难为啊。既要普渡众生,又不能有违常理太过离奇,她必须尽量以人界的方式解决问题,否则处处神仙显灵,大家乾脆天天拜神仙求帮忙,也不必辛苦干活儿了。

  「大人,奴家先敬您一杯。」她技巧地扭开腰身,拿起酒壶。

  「大家一起喝!」赵阿叶捧起大海碗,大声喊道:「当官真是好啊,要什么有什么,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座下众人齐声回应,又拿起酒坛子大灌特灌。

  醉死你们!胡灵灵冷眼旁观,不必她施法术,这群人待会儿就会自己醉得东倒西歪,她手到擒来,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阿胡美人儿,嘿嘿……」赵阿叶的猪手不安分地摸了起来。

  「大人,不要在这边啦。」胡灵灵故意推了推。

  「走!」赵阿叶立刻拉起美人。

  *

  推推拉拉来到后头的厢房,赵阿叶迫不及待地掩起了门。

  「大人,」胡灵灵嘟起了嘴,楚楚可怜地道:「人家只说来唱曲儿,没说要睡觉……」

  「谈价钱?」赵阿叶猴急地走到角落,打开一只大箱子,捞出一串珠链,色迷迷地道:「美人儿,你多陪我一晚,我就多给你一样。」

  胡灵灵一瞧,箱子里堆满了金银元宝珍珠翠玉,看得她眼睛都花了。

  「赵阿叶,你造了不少业障哦?」她勾起了微笑。

  「你怎知道我的名字?」赵阿叶脸色大变,立即酒醒了大半。

  「我还知道你这个官位是抢来的。」

  「来人——」

  「跪下!」胡灵灵大喝一声。

  咚!赵阿叶不由自主地双膝落地。他不想跪呀,可膝盖弯里好像被人结结实实踢了下去,踢得他心都虚了。

  「姑奶奶饶命啊!姑奶奶别找我算帐,还有其他兄弟……」

  「你承认你所犯的罪行?」

  「我承认。」赵阿叶簌簌发抖。

  「我乏了。详情你以后再跟官府说。」胡灵灵平空抓下一张纸,扔到赵阿叶面前的地板。「你自己先写一张自白书吧。」

  「我……我……大字不识一斗……」

  「唉,官字两个口,也不用识字,出口就行了。」胡灵灵有点头痛,坐到椅子上。「算了算了,我来写,你先打个掌印画押吧。」

  「怎么打?这里没有墨。」

  「咬破指头,抹抹你的血就成了。」

  「我的血?」赵阿叶苦着脸,伸出指头,放进嘴里咬了又咬,再拿出来,哭道:「呜呜,咬不破。」

  「笨蛋,真是没用!」胡灵灵懒洋洋地以手支颐,另一手往发髻摸去,丢下一根金簪子,命令道:「刺了。」

  趁阿叶兀自惊疑不定,一见到簪子的刺目金光,脑袋清醒了三分。不对啊,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绿林大盗,怎就怕起一个歌妓来了?

  眼看她好像快打盹了,不趁此时更待何时!他伸手拿起簪子,作势往左掌刺去,却是突然跳起,往桌边的美人儿刺去。

  自不量力!胡灵灵是想睡了,但凭她生为狐狸的本能,这等拙劣的风吹草动算什么!她还有空打个呵欠,等贼人刺过来,她再一个弹指打回去,就可以让他去撞壁。

  碰!头上屋顶蓦地裂开,随着碎裂的瓦片掉落,一道高大的人影跃下,长臂抓向赵阿叶的手,再一反扭,将那金簪子往他自己身上划下去。

  「啊!」胡灵灵惊呼一声。

  这声惊呼包含了太多情绪。天哪!竟然是裴迁!竟然给她见血了!竟然赶来抢她的功劳!竟然没泻到病佩佩,那她的法术岂不灵光……

  「胡姑娘,小心。」裴迁却以为她是害怕,扔开呼天抢地的赵阿叶,将她拉到身后。

  「喂!」这一扯动,稳稳坐着的她差点跌下地。

  「别怕。」裴迁左手一揽,已搂住她的纤腰。

  「我不怕。」我很生气!

  「快救大人!」两个衙役拿着大刀破门而入。

  「你们也是山贼一夥的?」裴迁冷冷地问。

  「杀呀!」两个冒牌衙役立刻砍来。

  只听得当一声,裴迁已然抢过一把大刀,左一挑,右一抹,点点血迹溅上墙壁,两个贼人痛得哀号倒地。

  「血啊……」胡灵灵也跟着哀号。

  气气气!她要很用力地握住拳头,这才不会气到全身发抖。她很不高兴,非常非常地不高兴,大个儿一来,将她的功德全破坏了。

  「胡姑娘,你还好吗?」裴迁感觉到她的抖动,又见她似乎是畏寒地将拳头缩在胸前,当下不及多想,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胡灵灵瞪大眼,立刻挣扎。喂!有没有搞错啊?她还需要他救?

  「裴迁!」门口跑进来邓天机,欣喜地道:「大厅的贼人全捆住了,我的手下正在搜查有无漏网之鱼。咦?你抱的是?」

  好了,邓天机也立大功了,她白白忙了一个晚上是干嘛呀!

  「胡姑娘受到惊吓了。」裴迁拥紧了「剧烈发抖」的她。

  「都叫她别来了。」邓天机摇摇头,并不在意任性姑娘的状况,一边忙着拿绳子捆贼人,一边担心地问道:「你肚子还痛吗?那帖最强的止泻药应该作用了吧?」

  邓天机一提及,裴迁方才感觉肚子的不适;经过一整日往来奔波,再加上先前过度虚脱而无法进食喝水,任是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了。

  「我——」他突感头昏眼花,忙深深提了一口气,稳住脚步。

  再逞强呀!胡灵灵不挣扎了,反而闭起眼睛,放摊了身子歪在他怀里,躺得不够舒服,还往他胸膛挤进去,享受他身体的温暖热度。

  哼!就是要累死他!要不是她修行茹素,她肯定会将他大卸八块,生吞活剥吃了。

  吃了他又如何?呜呜!她的功德、她的善事……一去不回头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