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灵正传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灵灵正传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男童圆睁大眼,好奇地盯着没见过的红狐狸,小嘴一张,就往狐狸咬了下去。

  「啊!不能吃!」胡灵灵惨叫一声。

  「哎唷,别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男童母亲赶紧拉开小手。

  小男童笑呵呵地嚼着甜面团,可怜的小红狐狸已经惨遭断头。

  「捏面可以吃的,不打紧。」裴迁解释道。

  呜呼哀哉!胡灵灵差点就要伸手去摸自己的头还在不在;虽然那是面团,但看着总是……吓!吓出她一身冷汗了。

  她别过脸不去看。既然侠客买下捏面,他要如何处理,她管不着;她不欠谁钱,也不欠人情,更没折损功德,这儿没她的事,她可以走了。

  她想回家了。出门七日,越看越多,越跑越远,如今看也看够了,玩也玩够了,不知家里的小弟有没有乖乖听话专心修行?还有,玉姑祠那儿恐怕也堆积了许多待她解决的难题……

  她归心似箭,加快脚步出城,后头像苍蝇黏蜜糖也似的男人们看完好戏,一哄而散;时候近午,市集的人潮也渐渐少了。

  一个衣衫褴褛的姑娘站在街边,长发凌乱,头低低的,双手捧住一只破碗,单薄的身子似乎微微颤抖。

  初秋天气仍然炎热,胡灵灵一眼就看出,她不是冷得发抖,而是无助得害怕发抖;瞧她看也不敢看来往行人,更不敢开口乞讨,再这样站下去,恐怕站到脚软了还是讨不到钱吧。

  嘿!做善事的机会来了。一想到功德簿上又能添上一笔好事,胡灵灵顿时眉眼生笑,脚步就往那姑娘走去。

  「姑娘,妳怎么在这儿讨钱?」她很快地转为怜悯的表情。

  「我爹……」于怜香一被询问,吓得抬起头来,见是一个面貌和善的美姑娘,眼泪就掉了下来。「呜呜,他生病了,我没钱给他看病……」

  「别担心,我帮妳想办法。」胡灵灵轻叹了一口气。

  「令尊在哪里?」后面冒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背着包袱和长剑的裴迁不知什么时候也走到这里,还听到了她们的对话,胡灵灵心里喊了一声糟。

  「我爹……他走不动。」于怜香一哭不可收拾。「在那边巷子。」

  「请姑娘带路。」裴迁又道。

  「别哭别哭。」胡灵灵抢先扶住于怜香,好声安慰道:「既然妳爹生病了,就得看大夫,我懂得医术,妳尽管放心。」

  「姐姐,拜托妳了。」于怜香泣不成声。

  裴迁不语,率先踏步向前,很快就来到小巷底的墙边,一个衣衫破烂的老人蜷缩在屋檐下,面如死灰,了无生气。

  「他在发热。」裴迁蹲下来,摸着老人的额头,皱起浓眉。

  「我来把脉。」胡灵灵也赶快蹲到老人身边,拉起脏污的袖子,却惊见他的手臂有着一道深及见骨的腐烂伤口。「哎!他受伤了。」

  「这是刀伤。」裴迁审视伤口,脸色严肃。

  「大侠、姐姐,求求你们!」于怜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哭诉道:「一定要救我爹啊,我就只有爹这么一个亲人了!」

  胡灵灵轻拍姑娘的背,准备大展身手。「我来医治。」

  「你们遇上抢匪?报官了吗?」裴迁沉声问道,一边解下包袱,从里面拿出一只小瓶,往伤口洒下粉末。

  「哇呜!」于怜香放声大哭。「我爹是新选的河阳知州,赴任途中给山贼抢走了银子和敕牒,我到德山县击鼓鸣冤,他们却赶我出来;爹说要到洛阳找更大的官,可他伤得这么重,我们又没钱吃饭……」

  「有这等事?」裴迁始终眉头深锁。

  「妳先别伤心,姐姐我一定为妳爹主持公道。」胡灵灵激动地道。

  「令尊必须先看大夫。」裴迁说着便背起了老人,稳稳地站起身。「另外,姑娘的冤情,我会处理。」

  「谢谢大侠!」于怜香抹了泪,也赶忙起身,跟在父亲身边。

  「喂!」胡灵灵愣在原地。

  大个儿侠客当她不存在吗?从头到尾对她视若无睹;她要医,不给她医;她要帮忙,他自己倒先担下了替天行道的重责大任。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最喜欢做善事了,事关她的「仙途」,她绝不能让这个好像很喜欢「行侠仗义」的侠客抢走她的功德。

  追!她是管定这件大大的善事了。

  *

  「没救了。」大夫不断地摇头,放下老人的手。

  「大夫……」于怜香已经哭得眼皮红肿。

  「喂,你当大夫的竟敢见死不救?」胡灵灵一马当先,出面叫阵,纤纤玉指指上了牌匾。「这块『悬壶济世』是挂好看的吗?」

  这间药铺就在市集捏面摊子附近,大夫稍早也看了热闹,见识过这位红衣姑娘的撒泼劲儿;他不敢怠慢,苦着脸道:「他手、脚、肚子一共七道伤口,全都化脓烂掉,败血深入骨髓,我无能为力。」

  「你好歹清一清伤口,缝补上药,不行吗?」

  「他脉象微弱,血枯气衰……」大夫还是摇头。

  「爹啊!」于怜香抱住不省人事的父亲哭泣。

  「请大夫务必救治,我有银子。」裴迁神情凝重,出语请求。

  「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再找其它大夫也是一样。」

  「你给我一钱蔘粉,还要一杯温水。」胡灵灵指向药柜。

  「不能给他吃蔘粉。」大夫摇头摇个不停。「病人太虚弱,蔘粉补性太强,反而会让他……」

  「不要蔘粉也行,你有什么磨成粉的药,找一味给我吧。」

  「现成的口服伤药粉是有,可妳这是做什么呀?」

  「我做什么?我在救人啊。快去!摇头大夫,快拿给我。」

  摇头大夫摇着头,走向药柜,指示伙计拿药。看来他只能敷衍敷衍红衣姑娘,否则她再让他摇头下去,他颈骨就要扭伤了。

  胡灵灵将药粉倒进温水里,双手恭敬捧住,低头念念有辞。

  「姐姐?」于怜香声音哽咽,不解地看她。

  「我求菩萨保佑。」胡灵灵抬头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

  事实上,她是暗自念咒治病。老人阳寿未尽,仍有救治的希望。谁教大个儿不信她,只管背着老人在街上猛找大夫!

  哼,早给她医治嘛,何必浪费工夫绕了一圈,徒然折腾病人。

  「胡姑娘?」裴迁也有满腹疑问。

  「我都说我懂医术了,你紧张啥?」她不客气地白他一眼。「别像棵大树杵在那边,过来帮忙啊。」

  裴迁看着她,略微迟疑片刻,便上前将躺着的老人扶坐起来。

  「来,于伯伯,」胡灵灵将杯子凑进老人家嘴边。「慢慢喝。」

  她暗施法力,使得药汤得以顺利流下老人的咽喉,直到喂完。

  「爹喝下去了。」于怜香满怀希望地道。

  「唔……」老人眼皮颤动着,喉头也发出声音。

  「怎么可能?!」大夫瞪大眼、捋胡须,拚命摇头。

  下一刻,老人已经睁开眼睛,神色迷茫,直到看清楚眼前的女儿,这才颤声喊道:「怜……怜香……」

  「爹啊!」于怜香喜极而泣。

  「哈!醒了。」虽说功劳是她的,但胡灵灵可不愿在这么多凡人面前张扬她的本事,最好的方法就是归功给——「菩萨显灵了。」

  「真是菩萨显灵了,阿弥陀佛。」大夫惊讶地点头,双手合十膜拜。

  「大个儿,你去找个干净的地方,我要帮于伯伯疗伤。」胡灵灵双眸明亮,洋溢着胜利的光采。她好高兴,功德簿可以再记上一笔善事了。

  有本事跟我争啊!她瞧着大个儿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扬得更高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