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灵正传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灵灵正传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大街上,摊商云集,各式各样吃的、穿的、用的、玩的货色摆满了货架,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川流不息的人潮或走或停,整个市集就如往常一般嘈杂、拥挤、热闹。

  「这水梨包甜,不甜我头砍下来给你……。」卖梨的突然瞪大眼睛。

  「阿水,阿火,你们两个别乱跑,娘买块肉。咦?好香的胭脂水粉……。」妇人不往肉摊走,也忘了孩子,鼻子猛嗅,循着气味往街上走。

  「臭叫化,你给我回来!竟敢偷老子的饼……呃。」卖炊饼的不追小偷了,双脚陡地定住,嘴巴张得大大的。

  「呜!我这秤铊实在,绝无偷斤减两……。」咚!被怀疑少了二两的秤铊掉下地,正在哭诉的小贩干脆连秤锤也扔了,抹掉眼泪,推开看热闹的群众,抢到前面去瞧瞧。

  「仙女下凡了。」为人撰写家书的书生双目呆滞,喃喃自语,写了一半的信纸濡湿了一摊墨渍犹不自知。

  所有的事情都不重要了,市集上的人们一个个闭了嘴、直了眼,停下动作,甚至屏住呼吸,目光皆放在一个在大街的红衣姑娘。

  她一身的红,彷佛才从火里走出来;不只颜色红,更带着火焰的热度和光亮;红衣,红裙,红鞋,喜气洋洋,炫丽夺目,就连乌黑的秀发也不甘寂寞,簪上了一朵盛开的红花迎风招展。

  红红火火里,她那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格外醒目;弯弯的柳叶眉,小小的红菱唇,低头浅笑时,看似十五、六岁的清纯姑娘;可在流目顾盼之间,丹凤眼轻轻一挑,那对灵动的瞳眸便是欲语还休,流露出说不尽的妩媚风情,清秀的脸蛋也在瞬间变得明艳动人。

  而她那高Y窈窕的身材,好似水做的玲珑模子,该凹的地方凹得圆润有致,该凸的地方又凸得撩人遐思;走起路来,婀娜多姿,款款摆动;微风吹来,红色长裙轻扫而过,路边的群众就如着了火似地跳开,待她走过去,又赶紧聚拢回来,恋恋不舍地盯住她的背影。

  女人看着她,又妒又羡;男人看着她,猛吞口水。胡灵灵似乎没留意到自己成了众人的焦点,只是随意走着,这边瞧瞧,那边看看。

  她在捏面摊子前停下脚步,颇有兴味地浏览着木架上维妙维肖的成品。

  「你捏得好像喔。」她瞧过一个个仔细捏出来的小面团。

  她的嗓音娇脆,带着些许黏腻的嗲音,有如手指头沾上了麦芽糖,难以放开;就算放开,也黏得浑身都是甜滋滋的味道了。

  「姑娘妳慢慢看。」捏面师傅听得骨头都酥了。娇客临门,他热情地招呼:「喜欢哪一个?」

  「你这里有狗啊、虎啊、龙啊、鱼啊、哪咤、二郎神……。」胡灵灵来回看了一遍,抬起头,眨了眨长长的睫毛,问道:「怎么没有狐狸?」

  「姑娘想捏狐狸?这没问题。」捏面师傅立刻抓起了一小团黄面和黑面,和在一起变成了土黄色。

  「等等!」胡灵灵猛摇头,摇得她头上的红花也跟着晃动。「你怎么用这种肮脏的颜色?不好看。」

  「狐狸不都是这种土色?」师傅感到困惑,但仍堆起笑容问道:「要不,姑娘想捏什么颜色?」

  「你捏一只红狐狸吧。」

  「有红狐狸吗?」

  「你没见过龙,怎知龙有绿色的鳞甲、红色的胡子?」胡灵灵笑靥灿然,伸出嫩白的指头,轻巧地点过面龙的犄角。

  「有道理!」围观的老百姓纷纷点头。

  「还有呢,你见过三太子哪咤吗?他可是个贼忒兮兮的坏孩子,你捏这个大眼睛穿肚兜的娃娃,好像太可爱了。」

  「姑娘指教的是。」捏面师傅反应很快,双手已经团起红面捏了起来。「我就为姑娘捏一只独一无二的红狐狸。」

  胡灵灵兴奋地瞧着师傅的巧手艺,娇嗓也不停地指点。

  「哎呀,你捏得像狗了……嘴要尖些……耳朵拉长……这尾巴要大要蓬,卷起来……啊,脚太粗了,再剔掉一点儿吧。」

  最后,捏面师傅点上两颗晶亮的黑眼珠,将这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红狐狸插上竹签,递给了贵客。

  「好漂亮!」胡灵灵欣喜地接过来,左右翻转看着。

  「请姑娘惠赐二十文钱。」

  「咦?!」

  「妳要我捏红狐狸,我就捏了,二十文钱。」

  「我没钱。」胡灵灵眨了眨眼。

  「姑娘妳这样就不对了。」美女固然秀色可餐,但看久了肚子还是空的,捏面师傅板起脸。「我照妳的意思捏狐狸,妳自当付我钱。」

  「我只问你狐狸,你就捏了,回头倒跟我要钱?」胡灵灵拉高了嗓音,笑容消失,神色转为愠恼。

  「我的面团也要本钱,妳不能教我白做工。」师傅态度强硬。

  「这就奇怪了,手长在你身上,你捏不捏关我啥事?」胡灵灵柳眉轻皱,朱唇一启,便行云流水似地辩驳起来了。「而且,我从头到尾有说要买吗?你捏完了尽可插到这架子上,喜欢的人自然会来买,如今你却硬要我掏钱,这跟强盗抢钱有什么两样?」

  「不付钱还这么凶?!明明是妳想买,我才照妳的意思捏。」

  「你没见过狐狸,捏得像是路边的笨土狗,我指点你捏好看一点,给你长了技艺,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敢跟我诳钱?!」

  「我哪是诳钱?!我正正当当做生意,妳没带钱还敢说话!」

  「哟哟!我没带钱就不能说话吗?你摆摊在这儿,就是给人瞧、给人问的,我问你两句,你就要收我二十文钱,你强盗啊!来来!我们去衙门走一趟,请老爷评评理,看谁有道理!」

  群众越聚越多,既看热闹,兼看美人,一举两得;姑娘凶起来还是很美啊,那股泼辣劲儿就像她那身红衣服,烧得男人都上火了。

  师傅说不过她,黑了脸,呕气道:「妳不买就还我,我揉掉算了!」

  「还你就还你!」胡灵灵伸直手臂,递出红狐狸,随即缩了回来,睁大眼眸。「你刚才说什么?」

  「我将这只见鬼的红狐狸给揉了。」捏面师傅咬牙切齿,瞪着她道:「留下红面团还可以拿来捏一只凶巴巴的红衣女鬼。」

  「不给!」

  「不给就付钱!」

  两人僵住,横眉竖目,一个紧握住红狐狸,一个则是伸手讨钱。

  「这里是二十文钱。」一只大手掌摊在两人中间,手心躺着铜板。

  「你?」两人同时望向来人。

  那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他肤色黝黑,神情平静,一身灰扑扑的粗布衣袍,身后背着一个包袱和一把长剑,不像是有钱人,也不是本地人。

  他又道:「二十文钱。我买了。」

  「谢谢!」捏面师傅赶紧拿起铜板,入袋为安。

  「这……。」胡灵灵握住竹签,一时舍不得将红狐狸给那男人。

  「姑娘拿着吧。」男人说完,便挤过看热闹的群众离去。

  「喂!」胡灵灵也赶忙追上前。「喂!你,你不要啊?」

  「姑娘喜欢就留着。」男人只是微微回头,脚步不停。

  「我是很喜欢。」胡灵灵把玩着姿态昂扬的红狐狸。

  她承认,师傅手艺不错,捏得十分传神,红色的狐身剔出了一缕缕的纹理,就是她最引以为傲的美丽红毛;还有那两颗眼睛,像是小黑珍珠似地,在日光照耀下,若隐若现,闪动着光芒,彷佛这只小巧的红狐狸是活生生的,立时就要奔放四蹄,跳跃而去。

  她有的是钱,她不在乎二十文钱,她只是想试探世间人心。

  即使是看似质朴的小贩,也是藏着那么一点点的心机。唉!都过五百年了,人还是没有长进啊。

  但,她不做亏德事,师傅有他应得的二十文本钱和工钱。她原是打算放回红狐狸捏面,再暗中送钱到师傅的口袋,谁知突然冒出这个「乐善好施」的流浪侠客,害她的功德簿上要减损一笔了。

  「喂,喂,大个儿!」她追上了他,将红狐狸举到他面前,朝他露出甜美的笑容。「这个还你,是你出钱买的。」

  「送妳。」裴迁看她一眼,神色淡然。

  「不行啦!你出的钱,就得给你。」

  「妳果真不要?」

  「人家不要了。」她眼波流转,媚态顿生,再赌气似地噘起樱唇,搭配上她那甜腻的嗲嗓,立刻教后头尾随看热闹的男人们魂儿都飞了。

  「好吧。」裴迁的表情仍然没有变化,他接过了那只堵在他眼前的红狐狸,看了看,然后抬起幽深的双眸,望向熙来攘往的人群。

  「小朋友,」他微蹲下身,将红狐狸拿给一个两、三岁的小男童。「这给你玩。」

  「呵呵!」小男童立刻被鲜艳的红狐狸所吸引,开心地握住竹签。

  「谢谢大爷。」男童的母亲道谢。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