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人此番像似打情骂俏的亲昵举止,登时让冉家夫妇俩相视而笑,颇感有趣,倒是颜香芙更加恼火,只觉自己被冷落了,霎时“砰”地一声用力放下碗筷,立即引来同桌四人的注目礼。

  “芙妹,你怎么了?”毕竟是一块生活多年的表妹,就算没了痴心爱恋,也有着亲人情感,此一异状发生,冉枫亭连忙关心探问。

  含幽带怨的嗔瞪一眼,颜香芙没心情用饭了,当下迳自朝两位长辈道:“姨父、姨娘,香芙身子有些不适,先退下了。”话落,神色不悦的迅速走了。

  眼见她突然离去,冉枫亭先是一愣,随即关心地提出建言,“爹、娘,要不要让无晴帮芙妹瞧瞧?”

  此话一出,险些让在场另外三人为他的迟钝绝倒,就见易无晴暗自叹气的迳自低头用饭,不肯接腔,倒是两个长辈干笑地连忙摇手——

  “不用了!不用了!香芙那是小毛病,睡一觉就好了。”不愧是夫妇多年,默契十足的异口同声。

  哎呀!再让易姑娘去瞧,只怕外甥女不病也要气出病啦!

  “来来来,用菜!大家快用菜!”急忙转移话题,冉夫人笑眯眯的直劝菜,还不住夹菜给儿子的心上人。“易姑娘,你太单薄了,得多吃些啊!”

  “谢谢!”抬眸微笑道谢,易无晴可以感受到她真心的关怀。

  “对对对,无晴得多吃些!”注意力一下子被引了开,冉枫亭也忙着夹菜给她,嘴上还不住叨念。

  “这些个月来,我也没少喂你一口,怎么还是不见你长肉呢?这般单薄,以后要替我生养孩子可辛苦了……”

  噗!

  再次发挥好默契,为人爹娘的两位长辈闻言后,同时喷出口中饭菜。

  这种话他也好意思当着长辈的面前说出口?

  又羞又窘,易无晴一张脸霎时涨得通红,手上动作不慢的迅速夹了一颗蛋,硬是塞进那张口无遮拦的大嘴里,在他瞠大眼发出抗议的“呜呜呜”声中,冷冷恼斥一句——

  “你闭嘴!”

  *

  是夜,冉家庄回廊下,一条鬼鬼祟祟的黑影正朝客房方向偷溜而去……

  呜……娘太可恨了!一整晚霸住无晴不说,甚至还约她明日游赏西湖雪景,瞧见他投去的哀怨眼光还得意讪笑,摆明故意捉弄人,不给机会让他和无晴独处,实在太恶劣了!

  当娘的怎么可以这样阻扰儿子的姻缘啊?可恨!可恨!

  不过她有她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不怕!趁着半夜无人,溜去找无晴蹭一蹭,晚上才能开心入眠。

  想到这儿,冉枫亭乐得全身轻飘飘,加快脚步飞奔要去找人,然而才转过回廊转角,细微的交谈声随着夜风飘来,让他不禁一愣,身形下意识的又缩了回去,好奇地凝神侧耳倾听……

  “颜姑娘,这么晚了,有事吗?”立在房门前,易无晴柳眉轻蹙地瞅凝着深夜来访的颜香芙,纳闷着她和自己有什么话能谈的?

  瞪着眼前神色清冷的女子,颜香芙憋了一整晚的恼怒终于爆发,原本绝美的五官因怨妒而扭曲变形。

  “你若聪明的话,就应该明白表哥真正喜欢的人是我不是你!”

  闻言,易无晴不但没有被激怒,反而轻挑起眉梢,奇怪反问:“颜姑娘对我说这些有何用意?”

  “自然是要你快快离去,别再纠缠着表哥了!”自以为是叫道,颜香芙神态傲慢至极。

  纠缠?她纠缠冉枫亭?

  对这种说法深感有趣,易无晴忍不住失笑摇头。

  “你不肯离开表哥?”见她摇头,以为她不答应,颜香关更是忿然,气急败坏怒骂,“你不要脸!勾引了君公子,现下又来勾引表哥,不知羞耻!”

  “就算我不知羞耻,勾引了你表哥,那又如何呢?”波澜不兴淡然反问,易无晴觉得她心态才可议。“既然你倾慕的人是君公子,那我勾引枫亭和你又有何关系?”

  被堵得一窒,颜香芙脸色瞬间涨红,随即脱口怒喊,“就算我倾慕君公子,表哥也只能宠我一个人,我不许他对别的姑娘好!”

  自己不爱,却又想享有被追求、宠爱的温柔,好满足自己的虚荣感,多么自私啊!

  对她开始有了丝厌恶,易无晴嗓音转冷。“你究竟把枫亭当什么了?为何他只能对你一个人好?他也有情感,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你若不喜欢他,凭什么又想占有他的温柔与体贴?

  “若你真心爱他,他也爱你,不用你说,我自然会退开,但我看不到你对他有丝毫爱意,你有的只不过是像个小孩子般把玩具丢在一旁不要,可当其它孩子喜欢那玩具,也伸手去拿了,你才又反悔地不甘被别人拿去、急欲抢回来的可笑占有心态。”

  如此明白点破其扭曲心态,让颜香芙听了不由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时间竟无话反驳。

  “别把旁人的情感当儿戏玩弄,你态度暧昧,折磨着枫亭的时间还不够久吗?枫亭不是玩具,他是个人,他有心也有感情,会苦、会痛也会受伤的。”冷眼睨睇着自私的她,易无晴替冉枫亭以前的付出感到不值。

  “就、就算是这样又如何?说到底,表哥家世、人品皆属上乘,对我又向来疼惜宠溺,若没寻得属意的如意郎君,嫁给他也可保我一生备受疼宠、衣食无忧的生活了!”是!她承认自己自私,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自己计量又有何不对?

  所以,她绝不能让表哥被这个姿色平凡的女子抢去,绝不能!

  “你真自私!”摇摇头,易无晴忍不住为她的自私自利而心惊。

  “不论我是自私也好,是贪心也罢,总之,不许你抢走我的表哥!”忿忿把话说完,颜香芙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丝毫没有愧意。

  目送她身影逐渐远去,终于消失在夜色中,易无晴摇头叹气,正想回身进房时,眼尾余光却瞄到了转角处那缓缓现身的熟悉身影,让她不禁诧异顿足。

  “你……都听见了?”瞅凝着慢慢来到自己面前的男子,她眸底有着关心与不舍。

  “听见了!”苦涩一笑,冉枫亭怎么也没想到颜香芙会来找易无晴,也没想到自己会亲耳听闻那一番令人震惊的话,更加没想到在颜香芙的心中,自己竟只是可让她一生衣食无忧生活的保障罢了!

  呵……多可悲啊!

  看出他眼中的黯然,易无晴心口不禁一痛,深深的吸了口气才有办法再次开口。“你……还有机会的!”若他对颜香芙还是舍不下,此刻回去正是机会。

  明白她未臻之意,冉枫亭拧起眉了。“无晴,你在担心着什么?我承认听芙妹那样说让我很受伤,但那只是为过去的我感到难受,如今的我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你、爱上你……

  “我的心、我的怀抱、我的一切都只属于你一个人,你要我把握什么机会?我的心很小,容不下两个女人,我只要你给的机会,只要你啊!”

  话声方落,他已经激动的紧紧将她拥抱入怀,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情意。

  听他如此情真意切的倾诉心意,易无晴羞得脸红如枫,明白他对自己是真心的,一颗心顿时欢喜的飞扬了起来,心满意足的倚在他温暖厚实的胸怀,听着那令人安心的心跳声,唇畔难以自抑地漾起柔柔笑靥。

  呵……她明白,从今而后,颜香芙已成为过去!

  一时间,两人无声却深情的相拥,直到许久许久过去,她才又缓缓开口——

  “你很值钱,她想抢回你呢!”微笑调侃。

  那个“她”,不需言明也知道指的是谁,冉枫亭哀怨苦笑。“她毕竟是我的表妹,也没有别的亲人,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孤单住在外头,可若我们留在冉家庄,每天总免不了要碰到面的,为了省得以后可能发生的问题与麻烦,在芙妹出嫁前,能不能求你收留我?”话到最后一句,可怜兮兮的夸张表情已经出现在脸上了。

  呜……他快变成有家归不得的可怜虫了。

  忍俊不禁被逗笑,易无晴拍小狗般的拍拍他的脸,神情很是怜悯。“乖,我当收容一只无家野狗,没问题的。”

  “好啊!敢笑我是无家野狗,那就见识野狗绝招吧!”大笑,故意以舌相舔,留下自己的口水与味道。

  “啊——你别胡来……住手……不对!是住口……”失声叫笑,感受到脸颊上的阵阵湿润与酥麻触感,易无晴又羞又赧又痒,小脸猛闪想躲避他宛如小狗一般的行为。

  “住口……冉枫亭,你给我住口……”

  “不要!”

  “让人瞧见多羞人,快住口……”

  “三更半夜谁会瞧见?你别想逃……”

  “哇——住口啊……”

  夜色下,有情人儿叫笑嬉闹声与羞窘嗔斥声轻轻荡开,久久不绝于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