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你你……你的胡子怎么了?”冉家庄大厅内,冉夫人抖着手指着露出“真面目”的儿子激动质问,一副快要晕倒的模样。

  “剃了!”搓着光溜溜的下巴,冉枫亭嘿嘿一笑。

  “我当然知道剃了,可你为何要剃啊?”悲凄惨叫,冉夫人几乎要掩面痛哭。

  呜……还她以前毛茸茸的儿子啊!

  “这样比较不扎人!”忍俊不禁得意道。

  “你胡说些什么?”一旁,最后还是被逼得和他一块回冉家庄的易无晴暗中偷打了不正经男人一下,虽知旁人不懂他所谓的“不扎人”的真正含义,可还是忍不住地羞红了脸。

  故意佯装吃痛的做出龇牙咧嘴样,冉枫亭以眼神无声抗议——这是你自己说的,怎么这会儿倒来怪我?

  你羞也不羞?这种话好拿来对人讲?同样以眼神无声嗔瞪回去,易无晴又羞又窘。

  没注意到两人有趣的眼波交流,冉夫人只顾着自怜自艾,一把抓着身旁夫婿哭诉,“家中有一张招蜂引蝶的脸皮就够了,再来一个,我应付不了啊!”

  听闻枕边人哀泣哭诉,身为一家之主的冉庄主也只能摸摸鼻子干笑,无话可回。唉……儿子那张脸乃冉家历代祖传,他能说什么?

  冉夫人那如丧考妣的模样,让易无晴不禁深感同情,眸光不由自王又往身旁男人扫去,不得不承认……那真是一张招蜂引蝶的脸啊!

  “姨娘,您大惊小怪什么?我倒觉得表哥现在俊多了!”就在冉夫人苦诉声中,颜香芙蓦地发表自己的看法,惊艳眼眸不时朝他脸上瞧去。

  哎呀!表哥年少时就开始蓄胡,这么多年下来,她几乎都忘了表哥的真实样貌了,如今胡子一剃掉,竟俊美得不输君公子,让她……让她心儿竟怦怦乱跳了起来。

  从来不曾自她口中得到“俊”字类的称证,冉枫亭颇为诧异的睇去一眼,哪知却见她羞怯怯的垂下了头,就宛如姑娘家见到心仪之人时的娇羞样,让他不禁一愣。

  颜香芙此番细微反应皆落入易无晴眼中,只见她清亮眸光不由得一黯,怔仲苦笑起来。

  呵……招蜂引蝶的脸皮吗?果然没错啊!

  仿佛察觉到身旁人儿的心绪波动,冉枫亭大掌悄悄的握住那柔嫩小手,得到她眸光微讶的瞅凝注视后,这才眨眼逗趣低笑,“你苦着脸做什么?我娘的哭诉有这般可怕吗?”

  “你、你又胡说八道了!”忍俊不禁被逗笑,她白眼嗔斥。

  “我哪胡说了?”扬眉故意抗议。

  “你确实胡说!”闲凉嗓音忽地从旁插了进来,冉夫人一改方才的悲凄样,斜睨哼声,“儿子,你刚刚说为娘怎地?”哼!别以为她人老耳背了,该听的可都不会漏掉。

  “嘿嘿嘿……我什么都没说!”急忙摇头干笑否认,冉枫亭可不会傻得自动招出方才偷说娘亲坏话。

  儿子是自个儿生的,只要屁股一翘,便知要拉屎了,冉夫人哪会不知他毛病,当下眼波一扫,瞄到他暗中偷牵人家姑娘小手,顿时心中了然,暗自窃喜之际,免不了捉弄心大起。

  “哎呀!牵着人家姑娘做什么?”来到两人面前,她迅速从儿子大掌中抢过未来儿媳的小手,故意白眼斜睨哼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此话一出,让“奸情”被识破的两人脸上不禁一红,冉枫亭尴尬猛笑,眼含埋怨的偷瞪娘亲抗议,易无晴则是窘得螓首低垂,不好意思极了。

  然而,一旁的颜香芙见状,心中却隐隐生起了妒意……

  为什么?表哥不是喜欢着自己,怎地又喜欢别的姑娘了?那个易无晴明明姿色平凡,半点也比不上自己,为何君公子喜欢她,连原本爱慕着自己的表哥也被她给勾去?

  不知她暗妒心思,冉夫人只是顾着捉弄儿子,当下拉着易无晴的手不放,笑嘻嘻道:“瞧瞧,你们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来,肯定累了,快些回房梳洗去,稍晚一些再帮你们接风洗尘,大伙儿在饭桌上好好的聊聊。”话落,拉着人就走。

  “娘,您要带无晴上哪儿?”眼见娘亲抢人,冉枫亭赶忙追上急问。

  “当然是招呼她去客房休息了!”冉夫人边走边理所当然笑道。

  “您不用忙,让我招呼就行了!”试图夺人。

  “不用!不用!为娘的我体谅儿子你也累了,让你回房休息去,客人让娘招呼就行……”笑眯眯的霸住人不让。

  “娘,您何时这么热心了?不要和我抢人啦……”跳脚抗议。

  当下,就听捉弄笑嗓与气急败坏的嗓门不断斗嘴响起,中间不时还夹杂着一道甚觉有趣的淡笑声,三人就这样纠纠缠缠的往内而去,让尾随而后的冉庄主不禁连连摇头失笑。

  大厅内,顿时只剩下颜香芙一人,只见她咬牙暗恼,脸色难看至极。

  为什么这回表哥都不瞧她了?以前,表哥只要出外回来,必对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怎么这次却不是这么回事?

  对了!一定是那个易无晴在,表哥才不理人。可恶!她讨厌那个易无晴,讨厌!讨厌!讨厌!

  *

  稍后,洗尘宴上,冉家一家三口笑晏晏,妙语如珠,对易无晴更是悉心招呼,可说是其乐融融,若真要说席上有人不开心的话,那就只有一个颜香芙了。

  就见她整顿饭强颜欢笑,神色有些抑郁,终于让冉夫人给注意上了。

  “香芙,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看呢!”冉夫人担忧询问,对这个如同己出的外甥女满心关怀。

  “我没事,谢谢姨娘关心。”颜香芙连忙挤笑,含幽带怨的眸光却往旁瞟去,哪知这一瞟却险些让她呕出一口血来。

  “无晴,我知道你喜欢吃鱼,来,快尝尝!”夹了一大块清蒸鱼肉给她,冉枫亭热切布菜,猛劝身旁人儿多用点。

  “谢谢。”微红着脸,易无晴微笑道谢。

  “表哥,你也知道我喜欢吃鱼的,怎么就不夹给我呢?”暗自咬牙,颜香芙故意说道。

  她喜欢吃鱼?以前夹给她时,她不都嫌鱼腥,怎么这会儿突然说喜欢了?

  微微一愣,冉枫亭也不戳破,连忙也夹了一大块鱼肉给她,笑笑道:“芙妹,你也用吧!”

  得到服侍,颜香芙有些得意的朝易无晴瞄了一眼,好似在说!瞧!表哥还是很重视我的。

  无端得到一记暗含挑衅意味的眼神,易无晴仅是淡淡一笑,迳自低头用饭。

  唉……何必呢?以往,守在身边不珍惜,待离开了,才又回头来争。冉枫亭是人不是东西,他有自己意志,喜欢谁、想对谁好,不是旁人可以左右的。

  她会随他来冉家庄,自然心里已有准备,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也不论最后与他相伴一生的女子究竟是不是自己,对他,她永远只有祝福。

  眼见她竟自顾自的低头用饭,颜香芙更是恼怒,正待要开口多说几句显示自己与表哥感情好的暧昧话儿之际,却听冉枫亭嗓音响起——

  “无晴,你别净是用饭啊!来,这汤厨子煲得好,味道极佳,你也喝喝。”话还说着,一碗盛好的汤已经送至她面前。

  “别老顾着我,你自己也用吧!”抬眸一笑,易无晴很自然的也夹菜给他,一切只因为两人先前在谷中生活时所养成的习惯,并无任何示威之意,然而看在颜香芙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她是故意示威来着的!

  气得险些咬碎一口银牙,颜香芙只差没怒火攻心而亡,当下忿忿恨瞪,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哎呀!现在是怎样?儿子对别的姑娘好了,反倒让外甥女起了妒心啦!

  心知肚明的将一切看在眼底,冉夫人眸光下意识的朝枕边人瞅去,果然见他也若有所悟的瞥来一眼,当下两夫妇颇为无奈的相视苦笑。

  唉……真头大啊!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冉枫亭如今一颗心全在易无晴身上,完全没注意到颜香芙的暗恼,甚至还火上加油的边吃她夹来的菜,边开心叫笑,“无晴,还是你待我好,知道我喜欢吃这个!”话落,一颗头又往她细肩上蹭去。 

  眼见大庭广众下,他还这样毫不避讳的赖着自己,易无晴脸上一红,急急戳开他的同时,嘴上亦嗔声低斥,“这么多人,你干什么?没规矩!”

  已许久没被戳了,如今再次惨遭到毒手,冉枫亭委屈至极的捂着发红的额头,嘀嘀咕咕地小声抗议,“大家都是家人,有什么关系嘛……”呜……家人面前,有什么好害臊的?爹娘有时更过火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