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翌日

  一大清早,当易无晴步出房间时,却见冉枫亭已经守在外头,也不知是起得比她早,抑或是整夜没睡地候着?

  “无晴!”一见她身影,冉枫亭振起精神,像只讨主人欢心的小狗般连忙挨了上去。

  “嗯。”轻应一声,经过一夜,易无晴似乎消了气,终于不再对他视而不见。

  见她终于肯理睬自己了,冉枫亭大喜,登时咧开大大的笑脸,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那没有上下起伏的平板嗓音自她口中骤然响起——

  “你回去吧!”平板直述,不带丝毫感情,经过一整夜的思考,她认为他不能再留下。

  “嗄?”笑脸瞬间冻结,似乎有些愣住。

  “回去找你的芙妹,别再来了!”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她冷淡地下了逐客令。

  “我不要!”总算反应过来,冉枫亭猛地跳脚大叫,激烈抗议,“为何又要赶我走?我不要!我不要!”呜……可恶!昨晚眼皮又跳,果然是凶兆。

  “你心仪的芙妹在等你回去讨她欢心,别净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脸色一冷,口气隐隐有丝不耐与微酸,只盼他快快离去,还自己一个清静。

  冉枫亭直觉脱口喊道:“我不要回去讨芙妹欢心,如今在我心中,你比芙妹重要啊!”

  他、他说什么?什么叫作在他心中,她比颜香芙重要?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易无晴瞠大眼睛怔怔地瞅着他,微颤着嗓音轻问:“你、你什么意思?”他是什么心思?什么心思啊?

  “呃……我……我……”想到以前老是对她倾诉苦恋芙妹不果的沮丧心情,如今却突然要承认自己其实喜欢的是她,好像有点尴尬和奇怪,冉枫亭窘得胡子底下的脸皮都涨红了,支支吾吾的无法说出自己“移情别恋”的事实。

  他……果然是心急之下随口胡诲的,而她竟为了他没有丝毫意义的言语而心神动摇,险些信以为真。

  思及此,易无晴黯然涩笑,对他也对自己恼怒至极,就在他还在“我”个不停之际,她冷颜含煞的忿忿推人。“走!你给我走!”

  “咦?无晴,你又恼什么……”诧异惊叫,冉枫亭不敢抗拒地被推出屋,甚至还一路给赶到谷口外。

  “你走!不要再来了,走!”瞪着谷口外那张慌张失措的胡子脸,她声如寒冰般警告,“不许再踏进谷内半步,快给我走!”话落,迳自转身回屋。

  “哇——无晴,不要赶我走啊……”眼睁睁的见她真的丢下自己,迳自走了,冉枫亭既无辜又悲愤地哀号不绝。“我又做错了什么,你倒是说明白,我会改的啊!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啊……”

  呜……本以为已经进占屋内,谁知又退回到谷口原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

  他……竟在谷口野营起来了!

  入夜,透过窗口瞧见谷口处闪烁耀动的火光,想也知道有人不死心的打算死赖在那儿露宿野营,易无晴不由得暗恼,冷着脸放下帘席离开窗口。

  哼!天候已逐渐转冷,尤其山里夜晚寒气重,那个大胡子喜欢露宿受冻,就随他去吧!她不会心软去理睬他的。

  带丝赌气意味地暗忖着,她微恼地回房歇息去了。

  *

  就这样,冉枫亭露宿了好些天,没得到准许前,一步也不敢踏入。白天,就在谷口处打转着,只要一见她出了屋外活动,便展开大大的灿烂笑容,热情挥手打招呼;夜晚,便跃至树上饱眠,想来是打定主意要长期抗战了。

  这日,天色阴霾,镇日不见阳光,已有几丝凉意,入了夜,突然不起滂沱大雨,更是寒气逼人。

  屋内,易无晴明知外头下着大雨,不可能野地生火,却还是忍不住悄悄的掀起帘席往窗外瞧去,果然就见谷口处幽幽深深不见一丝火光,当下她又放下帘席,轻咬着粉唇不安踱步着。

  怎么办?雨下这么大,他能躲到哪儿去?天这么寒,他手臂又有伤,若再因淋雨而受了风寒,那可不好。

  思及此,她暗自担心不已,几度走到门口处欲出去找人,可想到这样一来,前些日故意冷漠相待便全功尽废,又要与他纠缠不清,当下又打退堂鼓。

  就这样,几次走到门口又缩回,心思反复不定下,最后终于还是敌不过对他的关切,软下心的前去找人了。

  撑着伞急步来到谷口处,在大雨与黝黑夜色中,仅管努力瞠大了眼,视线依然不出三尺之外,易无晴正想出声找人之际,身旁突然传来“啪答”的溅水声响,随即熟悉的男性嗓音响了起来——

  “无晴,这么晚了,雨又下这么大,你出来做什么?”急声询问,原本在树上躲雨的冉枫亭耳尖的听闻脚步声后,飞快的跃至她身边。

  “我……”转身抬眸,见他全身湿淋淋的站在大雨中,易无晴心口一揪,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担心而出来寻人,到嘴的言语又吞了回去,可手中油伞却急忙往他头上遮去。

  “你撑就好!”见状,冉枫亭忙不迭又把油伞移了回去。

  哎呀!这雨下这么大,光她自己一个人撑着都会被雨水给溅着了,若还想帮他挡雨,铁定是两个人湿在一块了。

  自己身强体壮,就算被雨给打成了落水狗,也不会有事儿,倒是她身子单薄,若淋雨受寒可不好。

  明白他的心思,易无晴心口一暖,轻声开口道:“进屋去吧!”

  闻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冉枫亭霎时瞠大了眼,却惹来她微带恼意的嗔瞪——

  “若不想进去,那就算了……”

  “我想!我想!”就怕好运一瞬即过,冉枫亭小鸡啄米般的猛点头,怕她会改变心意似的急匆匆拉着她飞快往屋子而去。

  两人进了屋,易无晴见他全身湿得像似刚从水里爬出来,狼狈得很,不由得催促他回房去换上先前所留下的干净衣衫,自己则很快的往屋子后方走去。

  好一会儿后,当冉枫亭换上干爽衣衫出来时,就见她已经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茶等在那儿。

  “喝完!”简洁命令,将还冒着白烟的热姜茶递出。

  呵……她还是关心着他的嘛!

  万分感动又欣喜,冉枫亭笑着接过姜茶,很开心的一口气咕噜咕噜地灌进肚子,完全不怕烫着了舌头。

  “哈!”终于灌完,他放下茶碗哈出一口热气,原本还有些冰冷的身子因姜茶的关系而慢慢温暖起来,开开心心的挨到她身边,毛茸茸的大头又自动自发的往她纤细肩膀赖去。

  真是老毛病不改!

  柳眉一蹙,易无晴二话不说就要戳去,哪知他却像是早预料到般的抢先以手护额——

  “不要啊——”凄厉大叫,冉枫亭眨巴大眼哀求,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见了忍不住会想丢两个铜板给他。

  果然,易无晴让他这种凄楚样给打动了,登时软了心,高抬的纤手又放了下来,任由他去了。

  “无晴,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知她默许了,大头感动的又赖了上去,还不住的磨磨蹭蹭。

  呜……好怀念!还是她蹭起来最舒服啊!

  边蹭边暗忖,冉枫亭满足得直傻笑,直到许久过后,他还依旧窝在她肩上不起来,可一声叹气似的轻喃却自唇瓣逸出……

  “无晴……”

  颈后感受到轻柔吹拂的气息,易无晴心下一跳,浑身微颤起来,只能勉强“嗯”的轻应一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