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个月后

  锵、锵、锵、锵、锵……

  小山坡上,刺耳而激烈的刀剑交击声源源不绝响起,就见大胡子男人不要命似的举着大刀,毫无章法的猛砍对手,让那个身形修长的对手忍不住讪笑出声——

  “小人,你那是什么刀法?全身净是破绽,若我真要你命,你早就倒下了!”

  “全身破绽又如何?老子只要能砍到你这娘们,心底就舒爽了!”怒吼咆哮,手上宝刀盈满杀气地一轮猛攻,冉枫亭完全是在拼命。

  这个大胡子今儿个是怎么回事?杀气腾腾的,完全是把命豁出去了的态势,与以往过招较量时那种只伤皮肉,点到为止的方式大不相同,根本就是要找他寻仇的嘛!

  心下狐疑暗忖,隐隐觉得似乎有事儿发生,君默啸不想真的与他搏命,当下迅速倒身飞纵,退出缠斗范围。

  “姓君的,你别想逃!”眼见他退开,冉枫亭怒吼,提着大刀就要跨步追砍上去。

  “给我站住!”冷厉大喝,果然让他步伐下意识的一顿,君默啸这才皱眉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往也不见你这般拿命相拚!”

  “你还敢问我?”气得脸红脖子粗,冉枫亭提着大刀怒指着他,怒吼喝问:“说!当日你离开冉家庄时,是不是对无晴说了什么,否则她为何拒绝我再去找她,连‘万金家书’都不回我了?”

  娘的!自从两个月前无晴抛出那青天霹雳的话儿来,并且真的彻底执行,就算他死赖在谷口不走,她说不见就是不见后,他就开始怀疑是这娘们跟她说了些什么了,于是便气急败坏的到处找人想问个清楚,如今总算是让他给堵到了。

  “不懂你在说些什么?”眉头越皱越紧,君默啸被问得一头雾水。

  若要说当初他不亲自告辞,只让易无晴转达自己的离去,是为了要故意逗怒人,这他承认,但若要指控他对易无晴说了什么让这蠢蛋如此狂怒的话,他是不会无聊得去承担这罪名的。

  “你他娘的还装蒜?”气得爆粗口,冉枫亭怒火滔天控诉,“若不是你对无晴说了些什么,她会突然不许我去找她,连见都不见我?”肯定是这娘们说了他什么不好的话,才会让无晴不理他。

  易姑娘不见这蠢蛋?

  怔了怔,想通什么似的,君默啸迥异于平日冷漠模样,猛地爆出疯狂大笑。“哈哈哈……避得好!避得好啊!”

  “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气冲牛斗怒骂,冉枫亭手中宝刀险些又要砍过去。

  他娘的!什么叫避得好?这娘们欠揍!

  “别冲动!”眼见他又要提刀冲上来,君默啸很机警的举手喝止,迅速道:“我没要易姑娘避着你。”

  “若不是你作怪,她怎会在你离去后,就决断的与我画清界线?”恨声质问,完全不信。

  “无论你信是不信,总之我没有,不过……”嗓音一顿,故意吊人胃口。

  “不过什么?”果然上勾,急巴巴逼问。

  眸底闪过一抹玩味光芒,君默啸唇畔泛起诡异笑痕。“不过我大概明白她不见你的原因。”呵……同样是性情清冷的人,他可以了解她的想法。

  “是什么?你说!”急切喝问,冉枫亭等不及想明白究竟是何原因让她疏远自己。 

  “你真想知道?”斜眼睨睇。

  “我想!我想!”点头如捣蒜。

  “那么先问问你自己吧!”玩味轻笑。

  “问我自己?”愣住,冉枫亭不解何意,登时变脸骂人了。“有话直说,少来和我打哑谜。”他向来直性子,懒得与人弯弯绕绕的。

  真是个没脑的直肠子,肚子藏不住话,也莫怪会吸引如他和易无晴这类的人!

  为自己欣赏的眼光悲哀,君默啸摇头感叹了下,这才缓声道:“我问你,你对易姑娘是什么样的心思?”

  “关、关这什么事?”不知为何,冉枫亭猛然涨红脸,说话也结巴起来,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嫉妒情绪,隐约明白心中对无晴是有着超越红颜知己的情感在,可又不敢承认。

  呜……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芙妹啊……对了!说到芙妹,自从无晴不见他的这两个月来,他只顾着想找出原因,脑中转的净是无晴的身影,竟然没想过芙妹一丝一毫。

  这……这莫非表示他心中真正喜欢的人其实是无晴,只是自己一直不自知?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忍不住暗暗呻吟……不会吧!他有这么迟钝吗?

  “关!关系可大了!”见他转瞬间脸红如关公,君默啸忍俊不禁泛笑,故意又道:“我问你,先前你找我较量时是怎样的心情,这回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呃……”抓耳挠腮,他认真想了许久,最后有点尴尬地承认道:“先前为了芙妹找你较量时,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输你,可这回为了无晴,我恨不得将你大卸八块,剁了喂狗!”

  要剁他喂狗?这个大胡子还真敢说哪!

  忍不住冷哼斜睨,君默啸还是难得好心的给了提示。“这就是重点了!”

  “重点?什么重点?”一愣一愣的。

  这样还是不懂?果然蠢得无药可救!

  他那副春天下面两条虫的呆样,让君默啸额上隐隐爆出青筋,没好气斥道;“话已至此,再不明白的话,我也没法救你了!”话落,足下运劲,迳自纵身飞掠远去,懒得与他穷蘑菇。

  “喂!姓君的你给我回来……”举着大刀对那迅速远去的背影叫嚣,冉枫亭跳脚不已。

  什么嘛!哪有话说一半就走人的啊?

  *

  “重点!重点!到底是什么重点啊……”深山野林间,冉枫亭一个人边走边嘀嘀咕咕叨念着,很是不满有人话说一半就闪人,一点道德也没有的行为。

  唉唉唉!究竟什么才是重点?他不懂啊!他目前只知道,对于无晴,他有着超越红颜知己的情分,见不到她,更是让他寝食难安。

  足下踩着潮湿落叶,他忍不住哀声叹气地恍恍惚惚想着,心神纷乱地赶着路,只盼能早些到易无晴独居的幽谷。

  然而也许是精神太不集中,也许是心绪太过烦乱,当他愕然惊觉到自己一脚踩空时,已是来不及应变,整个人猛然跌落猎户用来捕捉猛兽所挖的巨大坑洞,洞底还插满沭目惊心的尖锐木桩。

  惨也!

  暗叫一声,所幸他反应不慢,就在须臾之间,他右臂奋力一扫,勉强扫平了周遭的尖锐木桩,可摔落的身子瞬间又压了下来,虽然逃过被木桩穿心一命呜呼哀哉的惨剧,但是被压在下面的右臂却“喀嚓”一声——断了!

  锥心刺骨的剧痛瞬间袭来,冉枫亭冷汗涔涔的坐起身,低头瞪着那虚软无力晃荡的右臂,他忍不住苦笑起来……

  “他娘的!有没有这么倒霉的啊……”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