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该死!才一转眼工夫,姓君的偕同无晴上哪去了,怎么不见人影呢?

  紧追而出,却遍寻不着两人,想到两人此刻可能并肩而行,相谈甚欢,冉枫亭心口那把无名妒火便又熊熊燃起,心慌意乱又气急败坏的在回廊不急奔寻找着两人踪影,然而太过急促的身形却在转角处止不住去势,硬生生和另一端也正快步行来的颜香芙撞上了。

  “啊——”吃惊痛呼,颜香芙身形不稳的往后跌去。

  “小心!”冉枫亭一惊,连忙出手稳住她。

  闻声,猛一抬头惊见是他,颜香芙原本到口的斥骂又吞了回去,忍不住皱眉抱怨。“表哥,你急什么呢?”

  “芙妹,抱歉!”撞着了人,他不好意思致歉,可精神却不是很集中,反倒不住朝远方四处搜寻。

  该死!到底往哪儿去了?

  “表哥?”瞧他眸光飘移,神色不定,颜香关心下隐隐有着不悦,只因他在自己面前,视线向来是专注地停留在她身上的,从来不曾这般分心过。

  思及此,又想到他昨儿吼了自己,给自己委屈受,事后也不如以往那般低声下气地劝哄赔罪,当下心中更是不满,是以不由得沉下娇颜,神色含煞带怨瞪人,就盼他主动来问问她恼些什么,她也才好有借口埋怨。

  奈何,冉枫亭虽看出她的嗔恼之意,可此时却没时间也没心情哄人,萦绕在脑中的只有想象中易无晴与君默啸的相依身影,当下再也不愿多浪费时间。

  “芙妹,对不住!我有急事,先走一步了。”匆匆丢下话,他足下点地的急奔而去,转眼便消失了踪影。

  “表哥——”恼怒尖叫,不敢置信他就这么抛下自己,颜香芙气得七窍生烟,险些没厥了过去。

  可恶!他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她?怎么可以?

  *

  到底他们是上哪去了?可恶!可恶!可恶!

  “可恶!可恶!可恶……”绕了一大圈却始终没寻到人的冉枫亭,此刻终于忍不住恼意地喃喃恨声低咒着,心中焦躁不安,足下步伐无意识的胡乱走着,待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竟已停在易无晴暂居的客房前。

  “哼!找不到人,我守株待兔总行了吧!”咬牙切齿嘀咕着,他决定到她房里去等人,当下挟着一股无处发泄的怒气,以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大脚踹门而入。

  砰!

  砰然巨响骤然响起,惊得房内人儿诧异回身,而他则在那遍寻不找的身影映入眼帘时,惊得顿时浑身一僵,踹门的大脚还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

  霎时间,就见两人僵持互瞪,门板则可笑的不停摇晃着,发出“咿呀咿呀”的背景音乐。

  “把脚放下吧!举着也不嫌酸吗?”淡淡的,易无晴率先打破沉默。

  “哦!”窘迫的放下大脚,冉枫亭尴尬的直摸鼻子,像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磨磨蹭蹭的进了房来到她身边,老半天不敢先开口说话。

  “房子是你们冉家的,就算你瞧不顺眼想铲平,我也没意见。”神色清冷,她口吻淡得很令人心惊。

  “呃……我、我只是突然想练练脚力,无晴,你不要误会!”急声解释,打死也不敢承认自己踹门是因为迁怒。

  这种可笑借口,亏他想得出来!

  瞅着他心虚又仓皇的模样,易无晴不由得暗感好笑,可脸上还是冷冷的。“找我什么事?”

  “我以为你丢下我,又和姓君的一块去游湖听曲去了。”嘟嘟囔囔的,一脸委屈的又将大头靠在她纤细肩膀上耍赖。

  呜……还是她肩窝靠起来舒服!以后若她身边有别的男人,他不能靠了怎么办?想来就好伤心兼郁闷啊!

  “这也值得你踹门?”淡瞥一眼,觉得他古怪得很。

  “无晴……”低声叫唤,不敢说自己嫉妒着她与君默啸交情渐好,冉枫亭只能拿着大头不住在她肩上蹭着,然而,就在他蹭得开心之际——

  “哇——”蓦地,一声痛呼惨叫骤然响起,他捂着额头瞠眼瞪着那缓缓收回的青葱玉指,不敢置信的哀怨控诉,“你你你……你戳我?”呜……她竟然戳他!

  “戳你不行吗?”挑眉反问。

  “你以前没戳过我!”指控。

  易无晴一窒,随即收整心神漠然道:“你老爱蹭我,以后蹭一次,我就戳你一次。”

  “为什么?”不满抗议,他满腔悲愤。“以前我也蹭你,你从没戳过我,怎么现下就不许我蹭了?莫非……莫非你要留给姓君的蹭?”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冉枫亭妒火又起,郁闷至极的瞪人。

  “你胡说些什么?”蹙眉轻斥,易无晴眸底闪过一抹不自在之色。

  以往,会任由他蹭着自己,是因为在深山绝谷只有他们两人,她没有想太多,可这回出谷来,亲眼目睹他对颜香芙的宠溺与讨好,她除了苦涩心痛外,这才终于意识到他终有娶妻的一天,是以也该慢慢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了,否则任由他继续亲近自己,她对他的情感只会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我哪有胡说?”垮下脸,他恼怒闷哼。“因为姓君的说喜欢你,所以你也心动了,是不是?”

  “你又扯上君公子做什么?”眉头越皱越深,易无晴搞不懂他这两天在使性子别扭个什么劲?

  “我自然要扯上他!”气急败坏,冉枫亭被妒火给烧坏脑子,脱口怒吼,“因为他嫉妒我们交情好,所以要你疏远我,是不是?”

  不如他怒气攻心,易无晴倒是神色平静得很,可也懒得理会他莫名其妙的胡扯,任由他去叫嚣去。

  “可恶!”不被理睬,他更加恼火,忿忿怒吼起来。

  “我找姓君的说清楚去!”话落,转身就要冲出去。

  “君公子已经告辞离去了!”

  清冷嗓音不疾不徐自后头抛了过来,当场让已经冲出客房的冉枫亭猛地掉头又冲了进来,熊熊妒火像似被泼了冷水般瞬间熄灭,只能张着嘴巴傻傻瞪着她。

  “呃……你是说姓君的离开了?”呆愣了老半天,他终于挤出话儿来。

  “嗯!”轻点螓首,淡淡补充,“方才他离开前要我转告你一声的。”

  “可恶!姓君的懂不懂做客之道啊?要告辞也不懂得向主人家说一声吗?没教养!”忿忿怒骂几声,可当视线移到她冷淡脸上时,冉枫亭整个气势顿弱,尴尬干笑不已。“你……你怎么不早说?”

  糟!刚刚那些妒火都白发了,她一定觉得他很无理取闹。

  “你有机会让我说吗?”神色不波反问。

  “呃……”干笑数声,无话可回。

  堵得他无语噤声后,易无晴才又开口道:“还有,我戳你和君公子无关,你别老是扯上他。”

  “那你做啥不让我蹭呢?”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瞅人,冉枫亭哀怨至极。呜……蹭她可是他在心情低落、精神疲累时,最佳的恢复良方啊!

  易无晴忽地沉默,似乎在思索些什么,老半天没有回答,让一旁的冉枫亭莫名的心惊胆跳,总觉得有不妙的预感。

  “无晴?”小心翼翼轻唤,眼皮却直跳,仿佛在预兆着什么不祥之事。

  仿佛想通了什么似的,她蓦地漾开一朵美丽却又隐含涩意的笑花,清亮眼眸沉沉瞅凝,好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却只化为一句——

  “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