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翌日

  “易姑娘,究竟枫亭的爹何时才会醒呢?”静思院的房间内,冉夫人忧心忡忡询问。

  唉……都好些天了,虽然孩子的爹脸色日渐红润,可怎么就是一直昏迷不醒?

  “毒都清干净了,也差不多该醒了!”瞧了眼床上男人,易无晴一如往常沉静的清冷嗓音淡淡的陈述着事实。

  闻言,一旁的冉枫亭忍不住暗暗偷觑了她波澜不兴的脸庞一眼,随即她好像若有所感似的,偏首迎上那偷瞄视线,却见他脸上迅速闪过一抹心慌地飞快别开眼,不敢与她幽深清亮的眼眸对上。

  他……怎么了吗?

  察觉到古怪,易无晴疑惑暗付,然而还来不及细思,注意力已被突然响起的细微呻吟给引去。

  “唔……”蓦地,像似要呼应她的话般,床榻上昏迷许久的冉庄主逸出微弱声响,随即缓缓的睁开那双极富魅力的俊目。

  “醒了!终于醒了啊!”一见夫婿果真应她所言地转醒,冉夫人欣喜若狂的叫了出来,眼角有着如释重负的湿润。

  “怎么……回事?”一睁开眼就见到床边围了许多人,冉庄主哑着嗓音干涩问着。

  “还说呢!你忘了你被苗族公主下毒的事儿了吗?”枕边人既已清醒,冉夫人高悬的一颗心终于安了下来,这会儿终于有心情笑骂了。

  “唉……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是有这么一回事。”昏迷前的记忆终于回来,冉庄主笑着想撑起身,心知自己既然已清醒,那便代表体内之毒已被解开,没事儿了。

  见状,冉夫人连忙扶起他,并贴心的塞了个枕头在背后让他坐靠着舒服些,这才白眼嗔笑骂道;“你啊你,这张招蜂引蝶的脸皮老是惹来不少麻烦,有时我真想划花了它,免得净是受罪。”

  “关我脸皮什么事儿了?我一直很安分待在你身边,这样还要划花我的脸就太不人道了。”冉庄主哀声叹气不已,本就俊美的脸庞,如今配上满是无辜的神情,真可说是可爱迷人至极,难怪老是会招惹到桃花劫。

  “就是一直安分待在我身边,竟然还会去惹来桃花,这才更令人气结!”冉夫人嗔恼抱怨,非常不满。

  人人都说姑娘爱俏,可真嫁给太过俊美的夫婿有何用?一年到头老是引来狂花浪蝶,烦死人了!

  “我生就这张脸是我的错吗?”眨巴着无辜大眼,冉庄主也很哀怨。父母生成,能叹奈何?要怨也该去怨冉家历代祖先吧!

  冉夫人又横去一眼,不过这回开口倒是有些洋洋得意了。“幸亏有你的前车之鉴,打从儿子长出第一根胡碴来,我就不准他剃掉,好不容易长成他那张胡子脸,这才免去和你一样下场,否则若要同时应付你们父子俩的桃花劫,累也累死我了。”

  此话一出,易无晴深觉有趣的朝冉枫亭扫去一眼。呵……原来他会留满脸叫髯的真正原因竟是这样哪!

  被她瞅得尴尬万分,冉枫亭连忙出声阻止娘亲胡乱泄底。“娘,您就别再说了……”

  “哈!”

  蓦地,一道略带嘲意的清冷笑声自后方荡开,冉枫亭不禁脸色大变,霍地猛然转身怒瞪那个嘴角噙着揶揄笑痕的“娘们”,忍不住吼了起来——

  “姓君的,你笑什么笑?竟然偷溜进别人房间,你还懂不懂做客的规矩啊?”他娘的!这娘们摆明在嘲笑他。

  “什么偷溜?我可是正大光明走进来,一路上可没人阻止。”斜睨哼声,君默啸似笑非笑感叹摇头。“原来留了满脸落腮胡竟是为了挡桃花,怎么我就没想到这一招呢?”失策!失策啊!

  “我留胡子是为了什么关你屁事,由得你来说嘴?”又窘又怒,胡子底下的脸皮涨得通红。

  君默啸也不吭声回应,只是以眼尾余光淡淡瞥他一记,眸底净是嘲笑意味。

  见状,冉枫亭更是火大,正想把他拖出去打一场之际,病榻上蓦地传来一道迟疑询问——

  “呃,有谁可以帮我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吗?”转醒后,和枕边人打情骂俏完,冉庄主总算注意到房内多了两个面生的年轻男女,而且也非常不耻下问。

  “君默啸!”手指头很敷衍的往那个眼中钉一比,冉枫亭故意以嫌恶口吻道:“爹,这人没啥好介绍的,那种烂名,你听听就算了,别去记,会伤脑的。”

  “……”一阵无言,冉庄主暗暗叹气。儿子,你当你爹是笨蛋,没听过君默啸这名儿吗?什么没啥好介绍,记住会伤脑?人家好歹在江湖上也是与你齐名,同被封为“刀剑双绝”的名角儿啊!

  仿佛看出身为人家爹亲的冉庄主的尴尬,君默啸缓缓笑了。“冉庄主别介意,我明白有些人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不会记在心上的。”

  “姓君的,你说谁狗嘴吐不出象牙了?”气急败坏猛跳脚。

  “现在谁在说话就是谁了!”悠闲自得。

  “你……”

  “行了!行了、年轻人的私仇,等出去再自个儿解决去,别在这儿吵。”连忙跳出来阻止儿子的喷火,冉庄主觉得自己还挺命苦的,才刚解毒转醒就得充当和事佬,当下急忙把话题转移到另一位面生的姑娘身上。“这位是?”

  “哎呀!瞧我糊涂的,一时高兴着你醒来,竟忘了介绍救命恩人给你认识了。”拍了下额头,冉夫人笑眯眯的拉着易无晴来到床边,神态热络介绍,“这位姑娘名叫易无晴,是咱们儿子的红颜知己,就是她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呢!”

  儿子的红颜知己?

  诧异的眸光往冉枫亭一瞟,就见他不知是心虚还是怎地,竟然不自在的别开眼,让历练丰富的冉庄主不禁有趣地笑了,嘴里则对易无晴礼貌致谢。“易姑娘,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日后若有何需要,请尽管吩咐,我冉家不会忘了你这份恩情的。”

  “哪里!冉庄主言重了。”微微一笑,易无晴神色平淡道:“若没其它事的话,那我就先离开了。”话落,朝众人颔首致意后,很快转身走了。

  眼见她出了房,君默啸也迅速地告了声退,随即快步追出去。

  啊啊啊——无晴前脚才走,姓君的就马上尾随跟上,这……这是怎样?真的要对无晴展开“君子好逑”的手段了吗?

  目送两人一前一后离去,冉枫亭脑袋顿时一空,想到昨夜意识到自己“不专情”的嫉妒之火,心下乱糟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时之间只能呆呆傻站着。

  “枫亭,你爹没事了,你放心的去招呼朋友吧!”实在看不下去儿子的呆傻样,冉夫人忍不住推了一把。

  闻言,冉枫亭这才猛然惊醒似的“哦”了一声,总觉爹娘笑觑的眸光似乎看透了些什么事,他蓦地涨红了脸,可还是没有多留的飞快转身追了出去。

  眼见一干小辈离去,冉家夫妻俩默契十足的相觑一眼,随即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我记得咱们儿子喜欢的是香芙不是,怎么这会儿却对那易姑娘在意起来了?”搓着下巴,冉庄主兴味笑问。

  “谁知呢?”耸耸肩,冉夫人倒是有自己的看法。“其实,我一直觉得咱们儿子对香芙的感情并非真的是男女间的情爱,而是两人打小一块长大,他习惯了宠着香芙、疼惜着香芙,因为太过习惯这份感情,便误以为那就是男女情爱了。”

  “真是这样吗?”虽然心下暗自赞同枕边人的看法,还是要故意抬杠反问。

  “当然!”胸有成竹,冉夫人又笑道;“再说,我一直觉得香芙并不适合咱们儿子,至于那位易姑娘,我瞧了倒是挺喜欢的。”

  呵……虽说香芙是自己的外甥女,打小就把她当亲生女儿般养大,可真要平心而论,她太过骄纵任性,每当耍起脾气时,总要儿子低声下气去赔罪安抚。

  她是明眼人,自然看得出来所有的一切。夫妻相处是要相互体谅,长长久久携手共度一生的,若儿子真的娶了这样一个老是要人哄的娘子,他这辈子大概要过得很辛苦了。

  虽然她是香芙的姨娘,但她也是自私的娘亲啊!说什么她也不会愿意看自己儿子娶了个不适合他的女子而辛苦一生。

  至于那位性情清冷的易姑娘,看得出来是个可以倾听儿子心事,沮丧时安抚儿子,让他心灵有所依靠的女子。

  夫妻,不就是彼此生命中的支柱?易姑娘真的很适合儿子啊!

  听枕边人如是说,冉庄主忍不住调侃笑道:“这么快就在挑儿媳妇啦?”

  “别说快!”斜睨一眼,冉夫人摇头感叹,“想当年你在儿子这年岁时,我已经嫁给你了呢!”

  “这么说倒也是!”直直点头领旨。

  “本来就是!”得意地往夫婿身旁一坐,冉夫人眼儿眯眯笑问:“来!咱们来商量商量,要不要把你这张招蜂引蝶的惹祸脸皮给划花呢?”

  ”……”一阵沉默,怎么也没料到话题一下子跳到这儿来,有着张惹祸脸皮的男人可怜兮兮的哀怨乞怜。“有这种脸真的不是我的错啊!不然……不然我也留胡子好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