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哈啾!”凉夜下,一道突如其来的大喷嚏骤然响起,让守候在回廊不许久的冉枫亭直揉鼻子。“无缘无故打喷嚏,肯定是姓君的那娘们在背后说我坏话……”

  嘀嘀咕咕叨念着,想到君默啸,自然而然就想到无晴,忍不住又恨恨咒骂了起来。“姓君的那娘们邀无晴一块去游湖,游到现在天都黑了,晚膳时间也过了,竟然到现在还没回来?他奶奶的!那娘们最好别想对无晴胡来,否则我非让他碎尸万段不可……”

  紧握拳头,他表情凶残至极,正幻想着要怎么把“娘们”碎尸万段之际,一道踩着落叶的细微足声蓦地自庭院小径那端传了过来,让耳尖的冉枫亭飞快扭头望去,果见一抹熟悉的纤细身影正缓缓而来,当下他倏地冲了上去——

  “无晴,你终于回来了!姓君的在哪里?他没对你胡来乱占便宜吧……”绕着诧异人儿团团转,劈头就是一阵紧张追问。

  “呃……”被他突然蹦出来的身影给吓了一跳,易无晴脸上微现惊讶之色,一时竟有些意识不过来他在哇啦哇啦地鬼叫些什么。

  “喝!”不闻回应,以为她真被占了便宜而不敢说,冉枫亭大吼一声,气急败坏就要去找人算账。“无晴,你别怕,我去替你讨公道!”

  公道?他要找谁讨公道?

  总算回过神来,易无晴忙不迭拉住他,奇怪反问:“你要找谁讨公道?”

  “姓君的!”吼声如雷,冉枫亭像只踩了刺的黑熊般猛跳脚。“无晴,你别拦我,让我去宰了那个下流无耻的东西,替你讨公道……”

  “胡说些什么?”一口打断他的鬼吼鬼叫,易无晴轻蹙起眉。“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事儿了?”

  “误会?”他神色一愣。“你不是被姓君的占了便宜?”

  “谁说我被占了便宜?”忍不住好笑,她迈步轻轻的继续往前行,边走边摇头。

  “咦?”有些傻眼,冉枫串连忙大步追上,急声道:“可是你这么晚才回来……”孤男寡女一起出去这么久,实在令人担心!

  “那是因为我与君公子游完湖后,又上了画舫听歌妓唱曲儿,自然回来就晚了。”唇畔噙着淡淡浅笑,行至暂居的客房前,她迳自推门进去。

  竟然还一块去听曲!

  险些没呕得喷出鲜血,冉枫亭忙不迭尾随进房,表情很是悲愤。“这么说来,你们处得很愉快了?”

  “是不错!”淡声回应,倒茶解渴,喝着喝着,突然发现后面无声无息的,她下意识转身,却见他顶着一张很郁闷的脸瞪人,当下不禁感到奇怪。“怎么了?”

  “没什么!”闷闷应声,胸口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闷意与烦躁。

  原来……原来她和姓君的处得很好,还一块去听曲儿呢……

  没什么?没什么的话,为何闷着一张脸瞪着她瞧?

  心下狐疑暗付,易无晴正想问个清楚时,却听他闷着嗓音开口了——

  “无晴,你……你觉得姓君的如何?”君默啸对她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意思,那她呢?她对君默啸也有好感吗?

  他……为何问这个?

  怔了怔,易无晴不解他心思,淡声道:“君公子是个青年才俊,我们很谈得来。”性情太过相近的两人,或许不是最适合的一对,但却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

  她称赞姓君的是青年才俊?她说他们很谈得来?

  胸口那股躁闷之气更盛,压得冉枫亭心烦意乱,总觉得她就要被人给抢走了,当下无暇多思,脱口怒吼而出——

  “不行!”他不要无晴被姓君的抢走……不!不是!应该说他不要她被任何一个男子抢走!

  “不行?”不行什么?易无晴愣了下。

  话一出口,冉枫亭才愕然惊觉竟无意识地把心中所思给吼了出来,当下脸上不由得红一阵、青一阵,一时之间呐呐不能成言,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会对她日后可能属于另一个男子之事感到如此愤怒?

  倘若无晴能觅得如意郎君,那应该是件好事,他该替她高兴的,不是吗?可是想到将会有另一个男人取代自己的地位,在她心中占据比自己更重的分量,他就……他就莫名烦闷难受,恼怒得无法自己啊!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易无晴才想开口询问,然而话才起了个头,就被打断了。

  “姓君的才不是什么青年才俊,你别像芙妹那样傻傻的去喜欢他!”生怕从她口中听到对君默啸有意思的话儿,冉枫亭急促叫道,心中又急又恼,与君默啸的梁子又暗暗添上了一笔。

  那个娘们勾去芙妹的一颗心,现下又要来抢他的红颜知己,真是太可恶了!

  闻言,忆起白日午后,君默啸曾在他们表兄妹面前说对她起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心思,易无晴这才终于明白他在说些什么,登时不由得微红了脸,心中有些尴尬又觉得想笑。

  “你你你……你脸红了!”悲吼狂叫,他不敢置信的抱头猛转圈圈。“难道你真的对姓君的有意思?不!我不要啊……”

  不要?他凭什么不要呢?

  觉得他的反应极为奇怪,易无晴微拧起了眉,也不急着澄清误会,反而口气冷淡反问:“就算我对君公子真的有意,那又如何?认真说来,我们也算是两情相悦呢!”

  “可是……可是……”他绞尽脑汁,却发现自己找不到理直气壮的理由反对,在那儿“可是”了老半天,却“可是”不出一个屁来。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累了,想歇息了,你出去吧!”话落,坚决将人给推出房门外。

  “可是……”

  砰!

  房门毫不留情关上,将所有的“可是”给隔在门外,也让冉枫亭彻彻底底的吃了一个闭门羹。

  “……可是我会嫉妒啊……”对着门板,冉枫亭几近无声地喃喃逸出自己心底真正的感觉。

  是的!他嫉妒,嫉妒那个未来在她生命中将占有比他更大分量的男子。

  房内——

  回到桌前,再次倒了杯茶水慢慢地啜饮着,易无晴唇畔轻轻地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感叹浅笑……

  呵!虽然明知他喜欢的是他的芙妹,但是自己的感情归向能引起他这么大的反应,想来在他心底,还是有一小块属于她的角落,真该觉得安慰了。

  *

  “啊啊啊——我究竟在嫉妒什么啊?”回到自己房间内,冉枫亭苦恼不已地抱头团团转,不断发出杀猪般的凄厉哀号。“我到底是怎么了?是怎么了啊……”

  心慌意乱地不停猛拍打脑袋,好似只要这样做,就能把自己那不该有的嫉妒情绪给打掉,然而越是拍打,脑袋瓜子却越是清晰的浮现着想象中,易无晴和君默啸两人相偎谈笑、两情相悦的画面,让他不仅心中妒火未曾褪去,反而更加猛烈狂燃……

  “啊——”惊人的凄厉哀号又起,他恶狠狠的将自己抛进床榻被褥中,整张脸埋进枕头内,恨不得将自己给闷死算了。

  不应该的!他不应该嫉妒未来站在无晴身边的男人,因为会嫉妒只代表着一件事,可是……可是他就是嫉妒啊!

  明知不该,可光想象就无法控制自己护恨之情,更别说往后若真见到无晴与别的男人双宿双飞,那……那他岂不是被妒火给焚身了?

  呜……到底是怎样啦?难道他真的……

  意识到什么似的,埋在枕头内的大胡子男人发出闷闷的呻吟哀鸣。“难道我是个用情不专的男人吗……”

  呜……他喜欢的一直是芙妹,不是吗?何时竟变成……变成……唉!不想了!不想了!头好疼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