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公平!”蓦地,冉枫亭忿忿下平的抗议起来了。

  不公平什么?

  捣药的动作一顿,易无晴怔了怔,略带疑惑的眼眸朝他瞅去。

  “为什么姓君的有紫参果可以吃,我每次去你那儿时,却都只能吃些花花草草?”满心悲愤,他对君默啸嫉妒记恨的事又多了一桩。

  连这也能计较?

  冷冷瞄他一眼,易无晴迳自又从药箱里取出一长形玉盒塞到他手中,简洁命令,“吃完!”

  什么啊?

  疑惑打开,当那装满整个玉盒的白色鲜嫩花瓣映入眼帘时,冉枫亭瞬间脸色惨澹悲吼,“为什么?为什么又要我吃花瓣?你不知道这花很苦吗?我就命苦的只能吃苦花,姓君的命格就比较贵,所以能吃紫参果吗?”呜……有没有这么不公平的?

  “你懂什么?”横去一记冷眼斜睨,易无晴冷淡却总算肯好心的解释了。“这位君公子是中了阴寒毒物,刚好可用性属火烈的紫参果来解毒,你又没中寒毒,吃什么紫参果?想经脉爆裂而亡的话,尽管吃去,我药箱里还有!”生平没见过这么想寻死的人,老是喊着要吃紫参果。

  “呃……”难得听她开口多说了些话,就把他给堵得无法回嘴,老半天后,冉枫亭才讪讪然嘟囔,“就算这样,也犯不着每次见面就要我吃花瓣吧?”那花苦得每次吃完,嘴里都要涩个大半天,很难受呢!

  “牛嚼牡丹,不知好坏!”摇头叹气,明指某人是条牛。

  “竟骂我是牛?”瞪大了眼,冉枫亭真的不服了。“你说说,我哪儿像牛了?说啊!说啊!”

  瞠着亮得出奇的黑眸瞪人,易无晴嗓音清冷低斥,“吵什么?把花吃完就是了!”

  纵然被斥,冉枫亭却反而笑得颇为开心,虽不知她老要他吃那种不知名的白花是何用意,但明白她不可能会害他,方才佯装悲愤控诉也只是故意想闹人罢了。

  再也懒得理会满脸纠髯的无聊男人,易无晴迳自捣碎紫参果,又加入一种清香扑鼻的不明汁液,将两者搅拌均匀后,这才缓缓喂进君默啸口中,随即又示意冉枫亭帮忙扶起人,很快的替他的胸口刀伤换药。

  “行了!”缠好布条,让昏迷中的君默啸躺回床上后,她清亮眸光转回冉枫亭身上,淡声命令,“把衣服脱下!”

  “吓!”夸张往后一跳,他双臂飞快抱胸,故作娇羞控诉,“你你你……你竟想非礼人家!”话完,还学小姑娘害臊样的猛跺脚。

  如果老天爷真的看不过去,此时晴天劈下一道雷把这个不正经的男人给劈死,她想,她是完全不会意外的。

  不发一语地冷冷瞅人,瞅到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的微红起脸来,易无晴才终于开口,“脱下吧!”

  “你怎么会知道?”缓缓褪下上衣,露出胸前那随便缠系、尚还沾染着鲜红血渍的布条,冉枫亭不懂她怎么会知道他也受伤了。

  “气血虚损,神色困顿,吸吐不畅,任谁都瞧得出来。”取出止血疗伤效果奇佳的伤药帮他敷上,易无晴嗓音虽冷,可手上动作却极为轻柔。

  “芙妹她……就瞧不出来!”爽朗的眼眸浮上些许涩意,他黯然苦笑。

  无心,又怎会瞧得出来?

  心下暗付,易无晴没有搭腔,只是静静的拿干净白布替他重新把胸前伤口给缠好。

  “多谢!”等她弄好一切,冉枫亭这才边穿上上衣,边微笑致谢。

  “嗯。”轻应一声,易无晴瞧了瞧床上昏迷的俊逸男子,又思及方才颜香芙的态度,顿时心下隐隐了然。“是他吗?”

  明白她意指些什么,毕竟自己以往只要从表妹那儿受挫,不是飞鸽传信就是亲自跑去找她黯然倾诉,他感情世界的一切,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冉枫亭不由得尴尬苦笑,虽没回答,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就是他了!

  两人虽个性迥异,但易无晴对冉枫亭却甚是了解,见他这番神色,便已心知肚明,当下眸光又转回床上的君默啸身上,眼底有着深深的怜悯。

  “真可怜!”唉……倒霉被颜香芙恋慕上,无辜成了妒火攻心男人的眼中钉,得应付时不时就上门挑衅的麻烦,还有谁比他悲惨的?

  “是啊!我真的很可怜。”以为她说的是自己,冉枫亭再赞同不过地猛点头附和,甚至还夸张的捧着胸口以示心痛,只差没滴出两滴泪来。

  他?淡觑一眼,易无晴无声叹气。

  唉……他是执迷不悟,活该!

  *

  翌日

  这……是哪儿?

  视线蒙眬中,昏迷多日的神志逐渐清醒,当陌生景物映入逐渐清晰的眼帘内,君默啸不由得心生疑惑,下意识想坐起,却发现自己身体僵硬得起不来,勉强撑起一半的身子“砰”地一声又摔回床上。

  “你醒了?”

  蓦地,清冷嗓音骤然响起,随即淡淡药香窜入鼻间,君默啸发现自己被人给扶起,待定晴细瞧,就见一肤色白皙,相貌虽平凡,但一双乌沉黑眸却出奇显眼的姑娘立在床边,很显然的就是她出手帮忙扶起他。

  “姑娘是?”方才转醒,映入眼帘皆是陌生人事物,君默啸纵然心中有所疑惑,却依然不显惊慌,幽冷眸光一瞬也不瞬的直勾勾凝着人。

  一般正常姑娘被他这般优雅俊美男子如此一瞅,就算不酥麻软脚,只怕也脸红心跳的快厥了过去,然而易无晴似无所感般,只是淡淡开口——

  “易无晴。”没有多余解释,简洁报出姓名回答完问题后,乌黑眼眸不起丝毫波澜地审视了下他的脸色,纤指迳自搭上他手腕,不发一语地诊起脉来。

  这位姑娘是大夫?

  幽冷眸光微闪,简单的回应并没激起君默啸丝毫不悦,反而静静的任由她替自己诊脉,仿佛转醒后所面对的一切陌生环境都是再正常不过似的。

  柔和光线下,一片沉静安宁,性情皆属清冷的两人皆没再出声,周遭萦绕着一股既陌生又诡异契合的氛围……

  砰!

  蓦地,突兀巨响骤然响起,打破这片异常安宁的气氛,就见门扉被一只大脚给踹了开来——

  “无晴,姓君的醒了没?若还没有,我不介意奉上一拳,帮忙把人给揍醒……”扯着嗓门大声嚷嚷进房,冉枫亭摆明不管病人是否转醒,就是要来吵人的。

  “承蒙关怀,那一拳你留着赏给自己用吧!”冷然眸光睇向“小人”,君默啸淡淡反嘲回去,似乎不意外他的出现。

  哼!想来也知道,自己中毒昏迷过去后,肯定是这个不甘被说“小人”的大胡子把他给扛回冉家庄医治了。

  赫见他已然转醒,甚至还有精神嘲讽自己,冉枫亭霍地冲到床边哼声狞笑耍狠。“姓君的,在我地盘上还敢与我作对?你准备被我玩死吧!”

  玩死?谁玩谁还不一定呢!淡瞥一眼,君默啸像似哪壶不开提哪壶般,神色鄙夷的轻吐出两个字——

  “小人!”

  “娘的!我哪儿小人了?”被踩中痛脚,冉枫亭气得脸红脖子粗地雷吼起来。“姓君的,你给我搞清楚,毒若是我下的,我干嘛还多此一举把你扛回来医治?把那两个字给我收回去,不然我们梁子结大了!”

  “我们梁子不是早就结大了吗?”冷嘲反问,君默啸不懂若不是早结下梁子,那这些年无数回打得“两败俱伤”的比武算什么?

  “你……”冉枫亭火大得正想再雷霆咆哮,然而才吼出一个字,却被一道清冷幽然的嗓音打断。

  “你们感情挺好的。”收回诊脉的纤指,易无晴缓缓吐出的话让在场两个男人齐扭头瞪人,首次意见一致——

  “我会和这娘们感情好?”怒指“娘们”,冉枫亭悲吼。

  “我会和这小人感情好?”冷瞪“小人”,君默啸嘲讽。

  霎时,一激动、一冷嘲的嗓音同时响起质问,随即又双双怒瞪对方——

  “你说谁娘们?”

  “你说谁小人?”

  只见两人瞠目怒视,默契之好,让一旁的易无晴瞧得兴味盎然,乌沉眼眸闪过一丝淡淡笑意。

  呵……这般的默契,任谁看了都觉得感情好哪!

  “哼!”粗哼一声,率先从互瞪中撇头,冉枫亭对着易无晴哇啦哇拉大叫,“无晴,姓君的毒清干净了没?我可以把人轰出冉家庄了吗?”赶快把眼中钉扫出门,免得见一回就呕一回。

  “当我爱留吗?”口中轻哼,君默啸却依然坐躺在床上,丝毫没有急欲离开的感觉。

  不爱留就滚啊!躺得那么舒适是怎样?

  冉枫亭忍不住白眼,正想冷嘲热讽一番之际,一道娇柔惊呼忽地自房门口处骤然响起,随着扑鼻香风袭来,眼前一花,一具秾纤合度的温软娇躯已经扑至床边——

  “君公子,你可终于醒了!”不客气的挤开易无晴,颜香芙急着展现自己的关怀之情,娇声娇语道:“你昏迷的这些日子,香芙担心得寝食难安,终日祈求菩萨保佑,如今见你平安转醒,真是让香芙安下不少心……”

  她说的情真意切,深情款款,却丝毫不理易无晴被她那一挤给推得往后踉跄跌去,所幸一旁的冉枫亭眼捷手快,急忙扶住人。

  “小心!”健臂一揽,飞快稳住纤细身影,他关切低问:“没事吧?”

  “没事!”摇了摇头,随即惊觉自己正靠在他怀里,向来沉稳的心蓦地一跳,易无晴以启人疑窦的速度飞快退离那厚实温暖的胸怀,清冷眼眸迅速闪过一抹不自在。

  “抱歉,是芙妹不好,幸好没伤着你。”以着只有易无晴听闻得到的低喃愧疚致歉,冉枫亭不是没瞧见颜香芙的行为举止,心中虽清楚是她的错,却无法出言斥责。

  局促地笑了笑,易无晴没有应声地迅速别开眼,却见床榻上的君默啸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俊颜,直勾勾瞅着迳自坐上床沿的颜香芙,在滔滔不绝表达关切的娇言软语中,他终于冷冷开口了——

  “姑娘是谁?我和你很熟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