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就是他生长的地方啊……

  安坐在椅子上,易无晴轻啜了口下人奉上的热茶,不动声色的环顾有着浓浓江南精致典雅风格的建筑与摆设,心中有些微诧异。

  打从与冉枫亭相识的那天起,从其衣衫穿着隐约可看出他必然有着一定的家世背景,可如今亲临冉家拜访,才更觉惊人。

  打从大门进来,一路上水石亭台、厅堂阁楼、花墙游廊、小桥曲径等精致园景尽入眼底,虽然没有雕梁画栋的夸张奢华,却有着细致婉约的精巧,只要是明眼人皆可看出其风韵与不凡,除了隐隐展露出主人家的绝俗品味外,更可以明白若无雄厚家产,断不可能造出如此美丽园林。

  原来,她认识了个腰缠万贯、家世不凡的名门子弟呢!

  乌黑清亮眼眸闪过一丝兴味光彩,易无晴心下暗付的同时,一道爽朗热情的熟悉男嗓蓦然响起——

  “无晴,你真来了!”快步来到大厅,果见那抹沉静身影安坐在椅子上,冉枫亭欢喜地飞快迎上。

  “嗯。”如往常般淡然的轻应一声,易无晴放下茶杯,起身注视着笑容满面的男子,一颗心终于稍安下来。

  很好!中毒的不是他。

  “表哥,这位是?”尾随而来的颜香芙奇怪询问,不懂他为何对这个粗衫布裙、相貌平凡的姑娘态度如此热络。

  说到底,冉家庄除了富甲一方外,同时也是武林颇负盛名的世家,虽然数代香火单传,但每代的当家主事者皆是能力卓越之辈,不但不因家族人丁稀少而日渐衰落,反而因家产经营得当,代代精进武艺,而一直在江湖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表哥身为冉家庄少庄主,身分地位自是不同,实在毋需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凡女子如此热切。

  心下暗忖,颜香芙虽父母双亡,自小投靠姨娘,但冉家待她如亲生女儿,无论吃的、穿的、用的皆给予最好的,就宛如是这家真正的大小姐般,生活极为优渥,从没吃过苦,加上仗着冉枫亭打小宠她、疼惜她,是以丝毫没有自觉自己真正身分也只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孤女,养成了看上不看下、带着点骄纵傲气的性情,对易无晴的寒伧打扮也有着瞧不起。

  听闻询问,冉枫亭笑着连忙替两位姑娘介绍。“芙妹,这位是我的朋友,易无晴;无晴,她是我表妹,颜香芙。”

  表妹?

  眸光微闪,易无晴若有所思地瞟了冉枫亭一记,得到他尴尬的窘迫眼神无声求饶后,这才神色不波的转移目光回到颜香芙脸上,清冷的性情让她挤不出乎易近人的笑容,只能淡然点头致意——

  “颜姑娘好。”打过招呼了。

  “易姑娘好。”强挤出笑,颜香芙也没多热络。

  女人天生的灵敏直觉,只要一眼就清楚知道对方能不能和自己成为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很显然的,易无晴和颜香芙两人不是同路人,而且彼此心底也都很明白。

  一旁,冉枫亭可不知两名姑娘已经无声“达成共识”,还迳自热络笑道:“我想你们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不置可否,见他平安无事,易无晴神色冷淡道:“既然中毒的不是你,那我就告辞了。”话落,转身欲走。

  “无晴,慢着!”忙不迭拦住人,冉枫亭急叫道:“中毒的人尚还昏迷未醒,可否烦劳你去瞧瞧?”

  神色清冷,易无晴果如其名般无情。“为何我要去?”她原本怕中毒的人是冉枫亭,这才会出谷前来,如今既然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自己也就没必要多管闲事了,不是吗?

  “呃……”冉枫亭没料到她千里迢迢而来,待了不到盏茶时刻,又毫不留情就要离去,当下不禁有些傻眼。

  “表哥,你说精研医术,能帮君公子解毒的朋友,就是易姑娘吗?”从两人交谈中听出了些端倪,颜香芙连忙询问,可眼中满是不信。

  怎么可能?这个叫易无晴的姑娘既寒伧又平凡,看起来连杭州城内那些名医都不如,怎可能有本事帮君公子解毒?

  “就是她!”毫不犹豫点头,冉枫亭清楚易无晴的医术绝对不比江湖上所谓的神医来得差。

  得到肯定答案,颜香芙更是惊疑,倒是身为当事人的易无晴依旧一脸波澜不兴,乌沉眼眸直勾勾凝着冉枫亭——

  “让开!”她想回谷了。

  “不能让!”一颗头夸张地摇成了搏浪鼓,冉枫亭说什么也不让开。“无晴,看在我的面子上,请务必帮这个忙,把君默啸给救醒。”

  “为什么?”君默啸是谁?与她又没关系,为何要救他。

  “为了我不想背‘小人’这个黑锅!”眨巴着大眼,冉枫亭采取哀兵攻势。“无晴,你不会这么狠心,让我当定小人吧?”

  “有何不可?”又不是她在当。

  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冉枫亭乱悲愤一把地瞪着她,哀怨控诉,“你你你……你这样还是朋友吗?”

  “绝交好了!”有他这个朋友挺麻烦的。

  “哇——不要啊!”悲吼拉住她迈步欲离去的身子,冉枫亭眼含两泡泪,宛如戏班子台柱般哭天抢地。“无晴,你没良心!不看我面子,也看在我这三年来无数封洋洋洒洒、文情并茂、价值万金的家书份上啊……”呜……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吧?不过分吧?

  这男人,还真的满适合去戏班子的!

  瞪着眼前那张满是大胡子的哀怨脸庞,易无晴头好疼……唉!救人一回,真的得从此负责一辈子吗?

  这厢,冉枫亭拖着人夸张哀求;那厢,颜香芙看傻了眼。

  呃……表哥是中邪了吗?她竟从不知道他有如此疯癫的一面!

  *

  终究,易无晴还是被人给吵得留下了,同时也听完满脸纠髯男人气愤不已地边说边骂自己莫名其妙成了下毒小人的一切经过。

  半个时辰后,在冉枫亭的带领下,她来到安置君默啸的客房内,正当凝神诊脉之际,却听后头不断传来扰人的急切逼问——

  “怎么样?是什么毒?能解吗?若是易姑娘没能力的话,烦请早些告知,好让表哥趁早另寻神医前来……”颜香芙那娇柔嗲气的嗓音源源不绝自艳红的樱桃小口吐出,言语中尽是满满的不信任。

  易无晴沉静不做声,只是自顾自专心诊脉,倒是一旁的冉枫亭对表妹这番言词深感不妥,但惯性使然,他只会宠着颜香芙;自小到大以来,别说疾言厉色了,连说话稍大声些也不曾,是以面临这种状况,心中虽对易无晴感到不好意思,但又不知该怎么制止颜香芙的言论,表情顿显尴尬异常。

  “到底行不行哪?君公子的情况可不容耽误……”娇柔嗲气的女嗓依然不肯歇息,还嘀嘀咕咕叨念着。

  “呃……芙妹,你别急,先让无晴仔细替君公子瞧瞧……”实在听不下去了,冉枫亭婉转暗示,第一次隐约觉得自己心仪的表妹待人处世极为失礼。

  “表哥,我是担心君公子。”有点不悦向来宠着自己的冉枫亭竟然不帮自己,反而替这个不起眼的女子说话,颜香芙有些嗔恼。

  担心君默啸啊……她一颗心只在君默啸身上,却从不曾想到他。

  心口盈满涩意,冉枫亭却还得故作无事的温言安抚,就怕让她不开心了。“芙妹,你别恼,我不是在指责你……”

  “我要帮病人解毒了,请房内不相干的人都先出去吧!”蓦地,易无晴打断了冉枫亭的安抚言词,冷淡要求清场。

  闻言,几名伺候的丫鬟在冉枫亭眼神示意下,很快退了出去,房内除了病榻上的君默啸与身为大夫的易无晴外,只剩下冉枫亭和颜香芙两人了。

  “你真能帮君公子解毒吗?”颜香芙还是有些不信。

  没有回答她的质疑,易无晴只是淡淡补充,“颜姑娘也请出去吧!”

  “为何我也要出去?”嗔怒质问,绝美脸蛋上有着不满。她想多留会儿陪伴君公子啊!

  “等会儿解毒过程若弄个不好,将可能转度到留在房内的人身上,你确定要留下吗?”淡声反问,易无晴一副颜香芙若真要留下,她也不会反对的神色。

  毒性会转度?

  颜香芙闻言暗惊,脸色红白青不断轮流上演,既不敢说要留下,又没脸马上逃之夭夭,顿时僵在那儿不知该怎么找台阶下。

  见状,冉枫亭连忙替她搭起梯子。“芙妹,解毒的事还是交给无晴吧!你先回房去,待君公子的毒解了,你爱待多久都行,好吗?”

  “也只好如此了!”眼见有台阶可下,颜香芙连忙答应,随即急急忙忙地飞快离去,步伐之快,像有鬼在追似的,一下子就消失了踪影。

  “走得还真快!”兴味低喃,易无晴唇畔隐约逸出一抹很轻、很淡的笑意。

  也算是了解她了,一见那神色,冉枫亭顿时眯眼怀疑质问:“你刚刚那番话是骗人的吧?”

  唇畔笑意加深,她既没承认也没有否认,让冉枫亭更加确定自己的怀疑,登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最后,还是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捧腹狂笑,他笑到直抹眼角进出的泪水。“无晴,你……你挺有诓人天分的……哈哈哈……”

  怎么办?虽然芙妹是他自小心仪的对象,但是……想到方才她那张脸的表情与落荒而逃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笑啊!

  “好说!”神色不波,淡淡反讽轻刺他一下。“你的芙妹还真亲切有礼,不是?”

  “呃……”狂笑声顿止,尴尬地直摸鼻子。“芙妹确实对你有失礼的地方,我代她向你致歉,希望你别介意才好。”

  “算了!”易无晴性情淡然,原就不是会与人计较的个性,只是方才那不断在耳边叨念的声音实在太吵,让向来爱静的她不免坏心的故意吓人。

  知她不会往心头记去后,冉枫亭不由得又咧开爽朗笑容,好奇的捱到她身边,就见她慢条斯理的打开医箱,从里头取出一颗紫红色果实放入玉制药钵里捣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