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侠请你也保重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侠请你也保重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霎时,两条身影交缠不休,快得让人分不清谁是谁,只见到刀光剑影漫天飞舞,兵器交击的铿锵声以着惊人之速源源不绝响起,千百朵炫丽华美的刀芒剑花在金阳下闪烁耀动,甚是惊人炫目。

  就在精芒闪烁间,蓦地,两人同时抓到对方胸前露出的破绽,也同样毫不客气的抡刀持剑招呼过去──

  霎时,细微闷哼声不约而同逸出,两道热烫血瀑默契十足的同时喷出,在空中交织出一片艳红血幕,随即纠缠不清的身影终于分了开来,双双朝后飞摔而去,两人皆连退好几大步才勉强稳住身子,免去摔成狗吃屎那般的难看。

  忍着胸口疼痛,冉枫亭笑了起来。“君大公子武艺依然精湛,咱们这回还是不分上下哪!”

  “好说!”捂着胸前伤口,感受到那股温热濡湿源源不绝溢出,君默啸脸色苍白地强撑着身子,可眼前却逐渐浮出黑雾。

  不知他状况,以为这回又和两人先前无数次较量的结果一样,双方受伤后各自闪人疗伤去,满脸虬髯的人正要撂话定不下回的比武之约时,却惊见对方出乎意料的猛然跌坐在地。

  “喝!”就算以前两人打得多激烈,也没见过他这般狼狈虚弱,冉枫亭不禁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脱口鬼叫,“君大公子,你今天怎么这么虚?”

  怪了!这个冷冰冰的男人有多少本事,和他交手无数次的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照说两人伤势应该差不了多少,没道理自己撑得住,他却病歪歪的倒地不起。

  冷汗涔涔地捂着伤口,君默啸努力撑起那已被黑雾笼罩的眼狠瞪着他,幽深眸底满是惊怒与指控,微颤着嗓音厉声逼问:“你……在刀上抹毒?”

  抹毒?他?

  冉枫亭愣了愣,随即意识到话中含义,当下飞快冲上前去检查他胸前伤势,果见其伤口已经发黑流出腥臭黑血,心中不由得倏然大惊,一张脸顿时铁青难看至极。

  该死!他怎会中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使毒?”沾染着黑血的大掌猛然抓住他手腕,君默啸恨声又问,眼中透着满满的鄙夷之色。

  “我没有!”咆哮愤怒否认,乍见他眼底的鄙夷,冉枫亭火大不已,只觉自己被污蔑了。

  娘的!他向来以光明磊落、做人坦荡荡自傲,怎可能在与对手较量过招中使出这种下流手法?这真是太污辱他的人格了!

  “小人!”不信否认言词,唾弃的吐出这两个侮辱人的字眼后,君默啸终于挡不住眼前黑雾的侵袭,意识不清的昏厥过去。

  小人?他竟然被骂是小人?

  简直不敢置信,冉枫亭狂怒叫嚣,“娘的!老子非要你把这两个字吞回去不可!”话落,飞快扛起昏迷之人,迅如流星般飞掠疾射而去。

  他奶奶的!没把这家伙救醒,他不就一辈子背定“小人”这黑锅了吗?为了自己一世英名着想,还是快快救人去。

  *

  啪啦啪啦啪啦……

  飞禽振翅声惊扰沉浸医书中的易无晴,抬眸凝目望去,就见一只信鸽安稳的停落在窗口上,“咕噜咕噜”的对她叫着。

  心知除了冉枫亭外,没有别人会飞鸽传信给她,当下起身来到窗口前取下信鸽脚上卷起的书信,预料这可能又是一封又臭又长的“家书”,不由得无奈轻叹口气地展信一瞧──



  中毒

  跪求医治

  请速速前来杭州冉家庄

             友 冉枫亭

  没有预料中的又臭又长,也没有如往常惯有的细碎话家常,只有短短几行字的急促,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易无晴不禁愣了愣,随即柳眉轻蹙起来……

  中毒?是谁中毒了?他吗?照道理说,以她这些年在他身上下的功夫,应该不可能会中毒,可世事难料,她也不敢保证不会有例外。

  但若真是他,又怎有办法意识清醒的飞鸽传信向她求助?可若不是他,又会是谁让他如此的焦急?才短短几个字,便可看出他笔锋凌乱,失去以往龙飞凤舞的耀人风采,足见下笔时心中的焦躁。

  垂眸思量许久,她极不愿离开这深山幽谷,踏入那俗世红尘,可想到若真是冉枫亭中毒向她求援,却因她的“不愿”而因此身亡,那也不是她所乐见的,毕竟……他把她视为“家书”的一份子,也是这世上唯一无条件关心她的人了。

  思及此,易无晴不由得又叹了口气,这才取来笔墨在书信背面落下字迹娟秀的回复──



  阅 启程

            易无晴

  *

  杭州 冉家庄

  “表哥,你怎么可以把君公子伤成这样?太过分了……”

  舒适的客房内,纤细柔弱的天仙美人双目红润,盈泪欲滴的凝睇着床榻上中毒昏迷不醒的俊逸男子,随即幽怨目光转向一旁满脸虬髯的男人,哽咽嗓音有着浓浓的责怪。

  “呃……我、我们只是过招较量一下而已……”面对自小心仪的表妹,冉枫亭结巴解释,失去平日爽朗不拘的风采,反而显得极为放不开。

  “若只是寻常较量,怎么会让君公子受此严重的伤,且又昏迷这么久?”绝俗脸蛋满含责难,颜香芙对表哥极不谅解。

  “姓君的会昏迷这么久,是因为他中毒了,和胸前的刀伤没关系!”急忙自我辩解,冉枫亭心中对君默啸真是又妒又羡。

  可恶!表妹一颗心全在姓君的身上,实在……实在令人恨不得把那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眼中钉给丢出庄,免得越看越郁闷。

  唉……是的!他会动不动找姓君的麻烦,就是因为从小心仪的表妹在前些年偶然一次出游时,被地痞流氓给调戏了,刚好被路过的君默啸给解围,从此一颗芳心就此还失,害他又恼又嫉妒。

  如今,他三天两头找姓君的较量比画,只不过是为了想向表妹证明自己比姓君的好,偏偏两人武艺各有千秋,谁也讨不了谁的好,每回较量总是不分轩轾,害他没得炫耀说嘴,心底呕得很。

  “君公子好端端的和你比试,又怎么会突然中毒?”红着眼眶怀疑质问,颜香芙只顾着自己心意,竟脱口道出伤人言语。“表哥,你……你怎能因为我恋慕着君公子,就使出这种卑鄙手段。”

  她清楚表哥喜欢着自己,但她倾心的对象是君公子啊!表哥怎能因为这样就对君公子不利?这太让她伤心了!

  她怀疑是他下毒的?在她眼中,他冉枫亭是个如此不堪的人吗?

  看清她眼中的质疑,冉枫亭眸底闪过一丝涩意,可不知是天性使然,抑或是不愿被她察觉自己的心已受了伤,他竟然嘴角还维持着惯有的笑意,神色平稳解释道:“芙妹,毒不是我下的,否则我不会还多此一举把人带回来医治。”

  “啊!”轻呼一声,颜香芙这才想到确实是如此,当下微红着脸柔声致歉。“表哥,是我误会了!我是一时心急才会错怪你,你可别介意才好。”

  “不会,芙妹你别多虑。”笑了笑,冉枫亭好风度地摇了摇头,可不可否认,方才那一番言词确实让他受伤颇深,只是他向来舍不得怪罪她,也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在意与脆弱。

  “那就好!”绽露出一朵迷人心魂的绝美笑靥,颜香芙向来很懂得如何善用自己的美貌来让人为她神魂颠倒。

  果然,男人贪色,乍见这绝美柔笑,冉枫亭登时心神荡漾,胡子底下的脸皮不禁发红热烫起来,早把方才受到的伤害给抛到九霄云外,霎时间全忘了个精光。

  似乎早知自己这一笑会将他给迷得团团转,颜香芙心下暗自满意,随即又满面忧愁叹气。“君公子一直昏迷不醒,连杭州城内的名医也束手无策,只能用药暂时抑住毒性,这可怎么办才好?”

  “芙妹先别担心,我请了位精通医术的朋友前来,应该可以帮得上忙。”笨拙安慰,冉枫亭算了算时日,心想易无晴差不多这些天就会来到。

  “表哥的朋友?”奇怪探问,颜香芙不曾听他提起过有个懂医术的友人。

  “是!”点点头,提起易无晴,冉枫亭朗笑起来。“算算日子,这两天应该会有消息才是……”

  正当他话才出口,一名丫鬟忽地急匆匆来到病房外禀报──

  “少庄主,您前些天吩咐会来拜访的贵客,现下正在大厅候着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