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萦柔,和我回家。」

  金城绝的手平平地伸在空中。

  谢萦柔顿时恍神了一下,看到的不是眼前的景象,而是当初在金城阁中,萧离带她离开时的那一幕。

  那时候的他们,男未婚,女未嫁。可以爱得理直气壮,义无反顾,如今,她依然可以理直气壮的爱着,但却已不是自由身。

  「金城绝,你带不走她。」萧离异常地坚决,坚决到手指紧紧扣住她的手,甚至将她捏得生疼。

  金城绝冷笑。「带不走她?为什么?你要强行扣人吗?这是你第二次要在我面前带走她了,但是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如愿。无论是国法还是人情,你都没资格扣下她。论国法,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论人情,她是自愿嫁给我——」

  「你知道她并非自愿!」萧离断喝一声,如动怒的雄狮般,几步奔到他面前,一把抓起他的衣领,「我曾将你当作朋友,但是你却这样欺负她,你有什么脸做她的丈夫?!」

  低眉瞥了眼在他脖子上的那双大手,除了愤怒,还有点累。「请放手。」

  他现在才晓得,等待是会磨人心志的,苦苦等着一个人,好似没有希望的等着,真的会等得很绝望,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可是他怎么甘心将好不容易抓到手里的渴望放掉?仗打到最后,胜利的明明是他,宝物他也已经得到了,为什么却不能快乐?!

  「你先放过她!」

  既然他不快乐,怎么可能让使作俑者快乐?

  金城绝的脸倏地狰狞起来。「那是不可能的!有本事你在这里杀了我啊!杀了我,她就要背上一个串通奸夫谋杀亲夫的罪名,我就是在黄泉也能笑着看到你们受到万人唾骂,更加开心!」

  「哥!」金城燕哭着跑过来,拚命拉萧离的手,「萧离,你不要和我哥打架,他现在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你说不过他,也说不动他的。」

  谢萦柔也来到了他们身边,轻声低叹,「金城绝,我跟你走。萧离,你松开手吧。」

  「萦柔!」这一声是两个男人同时叫出,一个带着些许惊喜,一个带着无穷无尽的恼怒。

  她苦笑着望向萧离,「我还是喜欢你连名带姓的叫我,虽然那种叫法别人看来很生疏,但是……我听到心里是暖的。不过,真的很好,临别而能听到你这样叫我的名字。萧离,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不管之前我因为什么嫁给他,但今日,他是我的丈夫,所以找必须跟他走。你也不欠我的情,即使我当初和你并不是那样的关系,我依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朋友去死,对不对?」

  她又看向金城燕,「抱歉,燕子,我不能遵从妳的希望,我和妳哥这一辈子大概还要这样纠缠着痛苦活下去,因为这是他的选择。也是我不得不遵从的选择。」

  最后她面向金城绝。「我今日跟你走,以后也会跟在你身后,但是我只有一个条件,请你永永远远地放过萧离,不要找他麻烦,不要算计他,不要在皇上面前中伤陷害他,求你让我无牵无挂地做你的妻子。萧离他曾经救过我的命,你怎么能伤害你妻子的救命恩人?」

  她的语调平缓、轻柔,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三个人都备受震撼地盯着她,而她只是挂着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在唇边。

  这一抹笑,金城燕懂。那是决定靳断和萧离一切关系后的伤感吧?

  这一抹笑,萧离懂。这是她向命运妥协,同时要留在他心中的最后一丝美丽。

  这一抹笑,金城绝懂。这是她封闭心门,从此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宣告。

  但这一抹笑,谢萦柔自己并没有留意,只是转过身,慢慢地向山下走,金城绝见了,立即推开萧离跟了过去。

  当他还要追时,金城燕却一把拉住他,悄声道:「你还真是木头,此时此地,你就算是打倒我哥又能把她怎么办?总要筹划一下才能带她走啊。」

  萧离皱皱眉,收住了脚步。

  她继续小声说:「今天晚上,我会雇一辆马车在后门临冲的永昌肉铺门口,你去把她带出来,立刻远走高飞。」

  「燕子,妳为什么……」他对她还是有些质疑。

  金城燕深深叹了口气。「谁让我对不起你们呢。我也想明白了,你的心里如果已经住下了她,就没有我的位子,那我也不等你了,天下的好男人多得是,我金城大小姐还怕嫁不出去吗?」

  说完,怕哥哥发现她和萧离正在密谋的事,便丢下萧离匆匆地追到前面去了。

  「萧大人,锦衣卫的魏大人说有事问您。」一个兵卒这时忽然跑来禀告。

  魏建南?他怎么又追到这里来了?萧离心中觉得讨厌,此刻更没心情去见他,但是名义上魏建南是他的直属上司,只有过去一见。

  天已全黑了,魏建南的脸色却好像很不好看。

  「萧离,你知罪吗?」他劈头就是一句质问。

  萧离看着他,眸子如清水般晶亮。「不知。」

  魏建南疾言厉色地怒斥,「前几日我对你说京中有刺客,你还装腔作势地说不知道,现在有人告发你,说你曾经帮助那名刺客逃跑,你怎样解释?」

  这莫须有的指控让萧离一头雾水,但是他早已熟谙官场争斗,稍一迟疑后,就冷笑道:「魏大人,我已经被皇上派到这里来守陵了,魏大人还是不肯放过我吗?我不知道什么刺客的事情,也请魏大人不要公报私仇,胡乱给我扣压罪名。」

  魏建南被戳中痛处,立刻恼羞成怒,「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哼!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在城门丢下了一个包袱,包袱中有一把短刀,正是当日刺客所使用的。城门有兵卒指说曾经看到有人神神秘秘地来找你,丢下了这个包袱给你,你还想否认吗?!」

  「证人在哪?我可以和他当面对质。」萧离坦然道。

  「不必,那人已经在诏狱签字画押了,容不得你抵赖!」

  他一哼。「原来是屈打成招,我就说曾做过我手下的人,像魏大人这样忘恩负义的还不算多。」

  被骂得脸色青白交错,魏建南气得大吼,「萧离!你这个狂妄嚣张的谋逆之徒!来人啊,给我拿下!」

  「且慢!这件事万岁知道吗?」萧离横剑立目,大声问。

  魏建南哼笑道:「这点小事就不必麻烦万岁了,等你招了供,我自然会禀明万岁。怎么?你还敢抗命不成?」

  「如果是万岁的命令,萧离不敢违抗,但如果是魏大人的命令,就得必抗无疑了!」骤然间抽出长剑,面对几十名正要包围他的锦衣卫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各位也是我的旧部,都知道我当日跟随万岁远征蒙古时,以一档百也不曾败过的事,今日你们谁想拿下我的脑袋去立功激赏,就一起上吧。」

  他站在斜斜的台阶之上,棱角分明的脸上是万夫莫敌的气势,斜睨着台阶之下那几十名曾经是旧部,如今是敌人的人,重新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却让人从心底胆寒。

  魏建南见手下人都胆怯地向后退,更是气得暴跳如雷。

  「谁敢抗命就视同萧离的同党!」他挥舞着双手,「上!」

  就见锦衣卫们迟疑着、挣扎着,终于彼此对视一眼之后,一拥而上,将萧离团团包围——

  *

  谢萦柔被金城绝重重地丢进屋里,膝盖磕到床头一角,疼得她不得不跪倒在冰凉的石板上。

  而那冷冷的声音已欺身而至。「谢萦柔,妳该知道,这世上所有妳想要的,我都会送到妳眼前,为什么妳一而再、再而三地一定要忤逆我,逼我对妳发狠?!」

  转过脸,谢萦柔嘴角依旧挂着那抹似有若无的笑容。「这世上的一切我都不在乎,我所想要的,只是他一个人的平安而已。」

  「他要是不能平安呢?」金城绝几乎将牙咬碎,恨声问。

  望着他,她眼中并没有愤怒,只是很淡的淡然,「那我也再无所求了。」

  他的心被这句话狠狠刺穿,伤口汩汩流着血,或许还有他一直流不出来的,眼泪。

  曾经在许多年前,他和萧离一起趴卧在冰天雪地的草原上,潜伏着等待敌人,一只路过的狼趁他不备,咬伤了他的脚,那种钻心的痛都没有让他流泪,还有闲情对帮他杀死狠的萧离开玩笑。「可惜了这么好的一张狼皮,你那一剑不该斩在牠背上,而应该插在他的肚子上。」

  「你能要狼翻身让我杀吗?」那时的萧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将一罐止血药倒在他伤口上,虽然疼得撕心裂肺,他却还是保持着笑容。

  但是如今,他好像越来越不会笑了,总是时时刻刻都感觉得到痛。而这句话伤他之深,甚至痛过那恶狠咬破他皮肉筋骨的一口。

  这是直咬碎他心的一口。

  「公子,皇后陛下请您入宫一趟。」

  婢女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向来俊美如仙人的主人会有如此阴寒恐怖的表情,像是要将夫人一剑刺死在这里似的。

  「皇上的说客!」他重重地冷哼,「不去!」

  婢女有些颤抖地说:「公子,皇后派来的人说,她是来帮您的,请您不要误解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徐皇后是个值得尊敬的女人,她美貌与智慧并重,帮着丈夫夺得本不属于他们的江山。

  但是对金城绝来说,她还有一点不同——她是这世上唯一能看透他心的女人。

  所以,就因为她差人来说的这两句话,他最终还是入宫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