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金城绝还记得,在牢中看见她那日。

  「萦柔……还好吗?」看见她身穿粗布衣里,鬓发凌乱,他应该大笑的,可是心却揪紧了。

  「金城绝……」她轻轻地叹,「多谢你来看我。」

  良久的沉寂停滞在两个人身前,在她怀中的小女孩大概也感觉到了这份沉寂的压抑,所以一动都不敢动。

  「这就是妳硬要和萧离一起走的结果,妳满意了?」他的声音里奇异的并没有幸灾乐祸,而是愤恨,和怜悯。「倘若妳当初不走,现在早与我成为神仙眷侣了。」

  「但我不悔。」她轻声回答。

  这四个字刺得他浑身一颤,陡然走到牢房前,墙壁上一盏并不十分光亮的油灯映照着他的脸色,极为难看。

  「事到如今,妳还说不悔?!」

  谢萦柔一笑。「当年马皇后被刺客杀死在坤宁宫时,托我给建文帝带话,说她虽然今生无缘白首,但是不悔曾经做他的妻,如今我总算明白她当时的心意了。」

  他紧抓住牢房上的栏杆。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拆下这阻隔两人的赘物,狠狠掐死她算了。「妳……做了他的妻?」

  「还没有来得及。不过心已许了他,就算是他的人了,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不是共富贵,而是同患难,我和萧离不会丢下彼此的。虽然这一生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很短,但我觉得很快乐。」

  眼神久久凝结在她唇边的笑容上,金城绝觉得心如刀割,因为让她那样生死与共约,不是他。「妳真的这么想得开,已经决定赴死了?即使有生的机会,妳也不会要了?」

  谢萦柔一震。「你说什么?」

  他直勾勾地盯着她。「皇后已经帮我带过话了,妳应该明白,我能救得了你们。」反手亮出那枚戒指,这戒指当初从他的手中送出,转了一圈,又回到他的手上,「但是我不能平白无故救人,我要你亲自开口求我。」

  这不公平,可谁又对他公平过了?明明他是先表白的那个,凭什么和她生死与共的却是萧离?所以他要她求他,不过也只是要一个重新争取她的机会,该他的,就是他的,谁也不能抢!

  只见谢萦柔沉吟一瞬,问道:「你真的能救萧离?」

  「这要问妳,妳真的想让他活吗?」他盯着她的眼睛,赌她对萧离的在意,纵使他嫉恨得快要发狂。「还有,妳身边这个其实本不该再继续活着的丫头。」

  他眼中的寒光让囡囡吓得一下子躲到谢萦柔的身后,「姊姊,我怕……」

  谢萦柔忙将她搂在怀里,一边轻轻拍着囡囡的后背安慰,一边气,「金城绝,你不应该是个借机要挟别人的人。」

  「我是个怎样的人,妳并不知道。」他退后一步,说得苦涩,可一下子又回复那个微笑着的金城绝,彷佛唯有如此,他才会觉得自己站在上风。「皇上如今恨妳入骨,连我现在来见妳也是冒着风险,妳应该知道,有时候做事不能瞻前顾后,拖泥带水,因为机会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谢萦柔的表情复杂,看得出心中有着千重矛盾纠结,但他很有耐性,相信她会如他所愿,所以也不催促,只是等。

  然后,像是过了一万年之久,她才缓缓张开唇,「你……想要我怎么求你?」

  他欣喜的笑了,因为她终于回到他的掌握之中。忽视心里的难堪,他微笑。

  「妳知道的,萦柔,妳向来是这么聪慧。如果妳一定要我说明白,那么好吧,我就坦白直说,我要你,只要妳是我的,萧离和这个孩子都可以活下来。」

  她尚有疑惑。「你……有把握一定能说服皇上?」

  「是的。」

  「那么,好吧……」她的声音干冷,「只要你能救出他们,我是你的。」

  「妳确定?」他再问一次,狂喜却已掩藏不住。

  她点点头。「但是这件事我不能让萧离知道,如果你真的能救我出去,那么请让我先见萧离一面。」

  「可以。」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生平做过无数笔交易,却从没有哪一次让他觉得如此惊心动魄,只为了等她的一句话。

  但是终于听到她的回答之后,他又觉得悲哀,因为他知道他的喜悦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当他胁迫她答应自己时,其实已经彻底失去她的心。

  可是他不后悔,一定要让她成为他的人。无论他们未来是否快乐幸福,他坚信她未来的人生必须由他掌控。

  金城绝从来都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无论对情场,还是商场。

  他想要的,即能得到。

  *

  当金城绝来见朱棣时,他发现朱棣的表情像是已经等了他很久。

  「从皇后那里来的,还是从家里来的?用过饭了吗?」朱棣很可亲地和他招呼。「正好,朕还没有用晚膳,坐下来一起吃吧。」

  他并没有立刻坐下,而是对朱棣深深长长地一揖。

  朱棣脸色微变。「怎么忽然和朕这么客气起来?朕早说过,你在朕的面前可以不用跪,不行礼。」

  「万岁对绝的好,绝一时一刻不敢忘,所以现在有一事要和万岁商量。」

  此时宫女太监们已经把晚膳摆上桌,朱棣漫不经心地夹起一个点心,忽然岔开话题。

  「你看这个小东西,外表红红的很漂亮,但是吃到嘴里却特别黏牙,无论你怎么使劲咬,用舌尖挑,想把它咬碎嚼烂,都要费一番工夫,就像是朕这些年打过的仗。所以朕特别叫人做了这种点心,为它取名叫『甜死人』,你要不要尝尝?」

  金城绝一笑。「万岁既然说得这么有意思,那绝是要亲口尝尝了。」

  「一口一百两金子,怎么样?」

  他哈哈大笑。「万岁真会赚钱,一口点心就咬走一百两金子?好,晚间我就叫人把钱送来。」

  伸手从桌上拿下一块点心,刚要放到口中,朱棣又打断他,「慢着,你要先想明白一件事,这东西虽然第一口咬下去觉得可口,但是吃下之后却觉得腻烦,你觉得它的确值得用一百两金子换?」

  「没有吃过,怎知道这种甜腻会不会对自己的口味?也许正是我喜欢的呢。」他将那块点心慢慢吃了下去,动作斯文优雅,彷佛在品尝绝世美味。

  朱棣看着他,神情已经变得凝重,「这么看来,你是下定决心要为那个丫头开口求情了?」

  「原来万岁已经知道绝的心意。」

  朱棣板起脸,「皇后已经来过了,先做了你的说客。朕真没想到,居然连你也做了那丫头的裙下之臣。一个萧离被她迷倒,朕只当他以前不近女色,所以一时胡涂。而你呢?阅人无数,风流无双,又怎么会也迷恋上这么个黄毛丫头?」

  「就当是前世的因,今世的果,命中注定吧。」他还是笑。

  朱棣冷哼,「要是朕不答应你呢?」

  他依旧笑问:「万岁想要我拿出多少赎身银子?」

  闻言,朱棣一摔酒杯,陡然怒斥,「别以为什么时候用钱都能买到朕的一个点头!这一回不是银子就可以替你说话!你知不知道这个丫头有多可怕?她居然能猜到朕的心意,这样的人,朕绝不能容她!」

  微一沉吟,他问:「她说过什么了?」

  「她知道朕要迁都,这件事朕只和你说过,她怎么会知道的?」

  金城绝立刻大笑,「万岁被她唬住了!这丫头就喜欢虚张声势。迁都的事情是我告诉她的,万岁和我说起那件事之后的当晚,我曾经遇到她,无意间向她说起此事。」

  「是吗?」朱棣陷入狐疑之中。

  见他的表情,他又趁机再加把劲。「万岁,绝在应天还有一笔存银,大约一百万两,原是为了留作燕子的陪嫁,不过这丫头一时半会儿嫁不掉,绝愿捐出,贡献朝廷。」

  朱棣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这丫头竟然让你甘愿拿出这么多银子?但是她对萧离可是一往情深,你救了她,万一她不领情,你这笔银子不是白花了?」

  「这……就是我们的事情了。不过如果万岁肯放人,能不能顺道连那个小的和萧离一起放了?」

  朱棣又怒,「你还和朕讨价还价?萧离那个叛贼——」

  「万岁说萧离是叛贼可真是有点冤枉他了,他不过就是带着一个不相干的宫女丢下官职逃出应天而已,再多的叛逆之举他都没有做。」

  「哼,仅是如此就让朕生气!朕哪里亏待他了?他若不是心中有鬼,为什么要逃跑?难道他要娶那个丫头,和朕说过之后,朕就不会答应他吗?」

  「或许他生性腼?,这点私人事情不好说来烦您。」忍住心中的波涛汹涌和万般苦楚,他尽力地为情敌辩护。

  朱棣想了许久,又抬头看他。「你是不是算准了朕会答应你?」

  他再度躬身,「绝是想,万岁是个有情人,不至于为难绝这唯一一次的情有独钟吧?」

  「哼,有情?世上只有你这么说,少拿大帽子扣朕的脑袋!要朕答应你也容易,朕要亲自问问那个谢萦柔,她若肯跟你走,朕就放人。虽然朕想要你的银子,但也不想看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登时笑了。「绝有何所惧?听凭万岁安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