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金城绝这时已经接旨回来,笑着走过来,「妳们这一对小姑嫂在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燕子,这下妳可不用怕孤单了,以后若是再要买花买衣,叫嫂子陪妳一起去逛街,也不用再来烦我了。」

  金城燕霍然站起,冷冷的挖苦,「我可不敢麻烦嫂子这种贵人,万一磕了碰了,大哥又得说不认我这个妹妹了。」正要离开,忽然视线被厅口的一个人影吸引住,她情不自禁地惊呼,「萧离?!」

  谢萦柔一听,没来由的发起抖。原来抽离的魂魄在听见那个低沉男声应答之后陡然归位,然后清楚的意识到,这里是她将要嫁给另一个男人的喜堂,而她爱的男人来了,还是来送礼的。

  她不敢想他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来的,怕想了眼泪就跟着出来了,所以不能想,只要笑就好了,笑得像开心的新娘子一样,这样他就会离开,安安稳稳的活着,她的婚姻换他平安的一辈子,很公平。

  于是她笑。「萧离,谢谢你来参加绝和我的婚礼。」

  带我走……她的心发出悲泣,可是他听不见,她也不该听见。

  金城绝大笑着迎上前。「萧离,你可来了,这次万岁为了我的婚事特地准你破例前来,我还怕你失约呢。」

  「既已承诺,一诺千金。」说这话时,萧离的目光直视着十几步外的谢萦柔。

  她回视,笑得更灿烂。

  金城绝挪了个位置,巧妙地挡在他身前,正好挡去妻子的身影。「好友大喜,你这木头送了什么来?」

  萧离俊逸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像背词似的吐出一串毫无感情的话,就好像一个不会演戏的戏子一样,和这一切格格不入。「两位大喜,我本当备一份厚礼,但你知道我如今囊中羞涩,所以就只准备了这一件送给新娘子。」捧着一个盒子,尽管那道身影被遮蔽,他仍是定定地望着同一个方向。

  金城绝见了,在金红色喜服下的手倏地握紧,接着又笑了出来,「真是的,对老友这么不公平,我就偏不如你的意,反正今天新人最大!」说着便要伸手去接。

  「绝,没关系的,我收,这么小心眼可是会让贺客看笑话的。」谢萦柔缓缓移动脚步,巧笑倩兮地朝他们走去,每踏出一步都像踏在刀山上,刀刃直入她的心,杀得她血花纷飞,痛到不能自己,可她还是一直走着,笑着。

  金城绝回过头,眼里有着警告,也有恐慌。「妳……」

  「你真可爱,就这么怕我被别人抢走啊,真是想太多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谢萦柔,就你把我当宝看,其实哪有那么多人爱。」她已走到金城绝身边,眼睛没有看他,却伸出一手抱住他的手臂。

  贺客们听了,全都哈哈笑起来,连金城绝也笑了,像是在一瞬间安下心似的抚上她的手。

  「祝妳幸福。」萧离看着她,递出盒子。

  谢萦柔抬头,望进他的眼,却发现他的表情平静,像是一点都没有恨。

  「谢谢。」她缩回拉着金城绝的手,以两手接过,当很轻的盒子落在她手上时,居然感觉得到一点温暖。

  那是她熟悉的温度,是在石方村里,她早晨起床时身旁空位的余温;是她每次发动搔痒攻击时,最后必定会被反击的温度;是她和心爱男人牵手时,对方手掌传来的热力……

  这个温度,她好熟悉,好怀念,可是却再不能拥有了。

  「新人佳期,我就不多打扰了,告辞。」深深地又看了她一眼,萧离微微一躬身,便缓缓迈步离开。

  他要走了,就要走了,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感觉到温暖,再也不会看见那张红了更加帅气的脸,再也无法从背后突袭,再地无法因为大吵而被强压着睡下……

  「萧——」她下意识的想跑出去追,追回那些小小的幸福。

  「萦柔,贺客在等妳打开礼物呢。」金城绝拉住她,力道有点大,但是她却感觉不到痛,只是蓦地停下脚步,看见那个想追的人影已消失在门口,发现自己又什么都听不见了。

  礼物?她最想要的,已经在刚才走出她的生命了。

  机械性地打开盒子,一旁的贺客全都骚动起来。

  「天!怎么送如此不吉之物?!」

  那是一双男鞋。

  鞋同「邪」音,一直是中国人送礼的一大忌讳,更别说送作喜宴贺礼了。

  但谢萦柔却不停地深呼吸,仰着头不去看那鞋,眼眶的湿润怎么也褪不去。

  「咦?这鞋好像有绣字?」有一宾客眼尖,用手指着鞋子叫道。

  金城绝皱眉,刚要伸手去拿,她却陡然夺过那双鞋,仔细地看着,只见鞋内歪歪扭扭地用红线绣了四个字,左脚是「埃拉」,右脚是「夫油」。

  我喜欢妳。

  她倏地抓着鞋子就跑出厅门,却被门前的家丁架住,眼泪迅速奔流。

  我喜欢妳。

  妆一下子被泪水洗得花了,她却连哭出一声也没有,只是死死地忍着,忍着,好想回应那个人不说出口的喜欢,还要告诉他一个她一直很不好意思说的秘密。

  那句话的真正意思,其实是我爱你。

  她拚命挣扎。只要一句话,一句话就好,只要告诉那个男人这句话就好了,这样她就不会像现在一样痛到不能呼吸,连哭都哭不出来。她不想笑的,可是他不知道,所以给她一句话的时间就好,一句话就好,她想跟那个人说爱,就算是哭着说也好……

  「谢萦柔!」

  她一震,缓缓抬头,就见金城绝已冲至门前,铁青着脸瞪她,周身尽是显而易见的杀气。

  于是,她的心立刻冷了,泪还在不停的掉,但心头的骚动却瞬间止息,像是一摊死水。

  她站了起来,点点头,完全没有抽泣,只是静静地,像个木偶一样掉泪。

  「抱歉,我在房里等你。」轻轻地。她说,然后晃了晃手,要家丁松开束缚,便像个游魂似的走向书房,踏进那座红色的、死气沉沉的华丽地狱。

  *

  深夜,金城绝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回到他的新房。

  新房中,红烛高照,只有谢萦柔一个人。

  他走到她面前,站住,然后出声问:「就这一双鞋子,妳看了一个晚上吗?」

  她的目光慢慢调向他,又被他一下子捏住了下巴,「萦柔,这双鞋子就勾走妳的魂了吗?妳记不记得答应过什么?」

  谢萦柔淡然,几个时辰前的激动已不复见,「你已经遵守了你的诺言,我也会记住我的。」

  「那就好。」勾起唇,金城绝缓缓俯下身子,将那枚玻璃戒指又重新载回她手上。「戴着它,答应我,永远别再取下来了,好吗?」

  他的柔情蜜意让她望着那枚戒指,无声地笑笑。「有趣,在我的家乡,成亲之时如果新郎将戒指戴在新娘手上,就算是给对方一生的许诺。」

  「哦?是吗?这么说来,我无意间还迎合了一次妳家乡风俗。或者我应该说,在很久之前,我就以这枚戒指对妳定情了。萦柔,妳从一开始就该是我的人。」

  他轻轻覆住她的红唇,也许是秋意凉爽,她的唇上没有一点温度。

  金城绝陡然挺起身子,声音一冷,「萦柔,我以为我娶的不是石头。」

  谢萦柔微微一笑,这笑容淡而无味,带着些许苦涩。「你该知道,我不是个善于掩饰伪装自己真情的人。这些日子以来,我演戏演得都累了。抱歉金城绝,我没有办法再强颜欢笑地来讨好你,如果你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在乎我,就请原谅我的幼稚。」

  「幼稚?妳是这样评价自己的?」

  她的目光缥缈,「不,是他曾经这样骂过我。」

  「哐啷」一片声响,金城绝甩袖将满桌果盘都扫到了地上,他昂着头,冷冷地说:「既然妳的心里如此忘不了他,今夜我也不会强人所难,免得最后妳会搞不清楚这张床上睡的新郎到底是我还是他!」

  他夺门而出,走到门口又猛然回头。「谢萦柔,妳记住,多情最后就是无情,妳这样无所顾忌地伤我的心,就不怕把我的耐性都磨光吗?我会等妳,但也不是个愚蠢的痴人!」

  他倏然离去,留下红烛一夜,滴泪无数。

  谢萦柔看着那流泪的红烛,轻声道:「你哭什么呢?该哭的人是我啊。我一直希望做一株路边的小草,但是你看,最终我竟把自己弄到现在这步田地。最心爱的人我不能与他长相厮守,不爱的人我却嫁给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呢?老天爷,难道你让我来到这个时代,是为了更深地折磨我吗?」

  她的手指轻轻摩掌过鞋内那几个歪七扭八的绣字,想哭,泪已经掉不出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