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直躲在外面的帐化此时才磨蹭进来,嘻嘻笑道:「大人,看不出您还挺有桃花运的,生死关头,还有这样的红颜知己肯冒死来见您,您怎么就不给人家两句好听的?」

  萧离瞪他一眼,「张化,你想赚银子想疯了是不是?怎么敢把她放进来?」

  张化连连摆手,「可不是小的胆子大,金城姑娘是拿了皇后的手谕来看您的,谁敢拦啊?」

  「皇后手谕?」这一点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虽然是朱棣的旧部,但是和皇后并没有过深的交情,没想到皇后会在他的案子中插上一脚。

  「对了,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张化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听说那天万岁临走前曾经给魏建南下令,不许任何人滥用私刑审问您,所以这两天魏建南也不露面了,可见万岁心中还是留着您的位置,说不定您翻案有望呢。」

  萧离摇摇头。朱棣的脾气他最清楚,向来是翻脸比翻书还容易,即使一时间顾虑情意没有杀他,也难保过两天心情突变,立刻将他问斩。

  只是他现在最最担心的那个女人,到底被关在哪里了呢,是生是死?

  「张化,你能否帮我一个忙?帮我打听一下,和我一起被抓的那个姑娘现在被关在哪里?」

  「姑娘?您是说那个小宫女吧?」张化的消息佷灵通,「不用去打听,我听说那姑娘被带入宫中后就没有出来,八成还是关在宫里吧?」

  「关在宫里?」回想着宫中所有可以关押要犯的地方,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那里倒是比较舒服。」

  张化难掩惊讶,「萧大人,您还笑得出来?」

  闭上眼,萧离靠在身后的墙上,喃喃道:「只要她还平安,只要她没事……」

  地牢中看不见太阳和月亮,也不会有日夜区分,萧离每天依稀能听到外面的梆鼓响,以此来推断,自己被关在地牢里已经有七天了。

  七天了,他依然不清楚外面的情形,金城燕走了,没有再来过,朱棣也没有再出现,正如张化所言,连魏建南都没有来审问他。

  过于宁静的沉默,彷佛预示着什么令人不安的风暴即将到来。

  他闭着眼,不知怎的,竟然轻轻哼起歌来,哼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想到这是谢萦柔以前常在他耳边唱的一首歌。

  这首歌好奇怪,不同于酒肆歌坊的曲式,所有的文字都赤裸到令人不堪忍受的地步,但是那丫头每次唱起来都十分陶醉,一点也不觉得脸红。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她每次摇头晃脑地唱起这首歌,就会一边笑着一边腻到他身边,煞有介事地对他说:「萧离,你要把这首歌学会,这是男孩子唱给女孩子听的情歌哦。」

  他每次都白她一眼。「我不是男孩子。」

  「是,你是男人嘛,但是男人也可以唱情歌啊,越老越有味道。」

  「我不唱。」他抵死不学,结果就是听她没完没了地在他耳边狂唱。虽然他咬紧牙关,任凭她鬼哭狼嚎地唱了无数遍也不跟唱一句,但是不知不觉中,这首歌却潜移默化地渗透到他的心里去了。

  「你看,其实这首歌没有你想的那么难学,是不是?」他彷佛听到她在他耳畔发出的笑声。

  阖上眼,似乎就能看到她春花般的笑脸,一闪一闪地在眼前跳跃,如夜空的星子,可以照亮一切阴霾和黑暗。

  久久,久久,他缓缓张开眼,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那个人影让他一怔,然后自嘲地笑了起来。「还没用刑,我就疯了吗?居然睁着眼睛都能看到她。」

  「萧离。」幽幽长长的声音在地牢中响起。

  他一惊,全身震动,铁链在地板上敲得当当作响,扯得他腹部的伤口又重新疼了起来。

  原来这不是梦?萦柔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完好无损,毫发未伤!

  「妳,妳怎么逃出来的?!」他又惊又喜,还有无限的担忧,「是万岁放了妳?他终于答应不杀妳了?!」

  谢萦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中没有任何温存、牵挂,或者柔情蜜意,只有淡漠疏离,就像他们是毫不相干的路人。

  「萧离,我来这里是要和你说一句,多谢你这几个月来的照顾,以后你我各走各的阳关道,你不必再替我操心了。」

  「什么?」皱起眉,萧离只觉得她说的话很陌生,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妳脑子烧胡涂了?」

  「没有烧胡涂,而是突然清醒了。」她淡淡地别开脸,「以前我和你在一起,最初是为了救朱允炆,后来又是一时冲动。我这个人,总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现在冲动过了,也终于想明白了,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

  萧离的瞳眸一缩,忽然明白她要说什么了。

  「我这次难得逃生成功,以后不想再被你连累。其实皇上在乎的人、恨的人,都是你,我是无辜被扯进这场战乱之争,扯进你们君臣之斗的,我还这么年轻,不想死得太早,你明白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今天我来,是想和你当面说清楚。我已经托人找到金城绝,求他念在当日我们曾有一段情的份上救你出来,他是答应了,但能不能救得了你,还要看你自己的运气。好了,我话已至此,再没什么可说的,你自己保重吧。」

  她转身向外走,萧离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早已不是他们被抓时的那一件了,即使是昏暗的地牢中,他依然可以听到她身上环佩手饰互相撞击的清脆声,也可以看到她身上绣满的花朵图案,和她脸上精心雕琢过的妆容。

  他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谢萦柔……」

  她停住,转身看他一眼,无声她笑了笑。「以后就忘了这个名字吧,因为它和你再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了。」

  闻言,萧离的心似被人狠狠地抽了一鞭,鞭痕下的痛楚甚至盖过腹部的伤痛,但他只是咬紧牙,再也没有出过一声。

  结果过了片刻,他又听见牢门前传来脚步声。

  「谢萦柔?」他一喜。

  「不是要你忘了这个名字吗?」回答他的,是一个和牢房这样死气沉沉全然不般配的清朗男声。

  萧离眼一瞇,站起身,身上的铁链当当作响,他却像是没感到重量似的直往前走,走到栏前才站定。

  「是你逼她的,对不?」

  金城绝笑得依然无害,就好像两人从来没有撕破脸一样。「你在说什么啊木头,怎么每次你都要把罪往我身上扣呢?」

  「救我的代价,是和你在一起?」萧离置若罔闻,只是又问。

  他一哼,收起笑。「你以为自己有多好,需要她这样牺牲?别尽往自己脸上贴金。」

  看着他,萧离坚毅的脸上不曾有过迷惘。「是吗?若是这样,那么若我有一天出了这门,再到金城家找她『叙旧』,你也不怕她跟我走了?」

  金城绝脸色未变,甚至还笑了起来,「这是自然,只是你还是别这么做的好。万岁要我带话,说念在你和他君臣一场,他不杀你,还要让你到东城做个守门校尉,若立了功,也许还会起复你,代价就是不许再和萦柔有瓜葛。」

  「你以为我还希罕什么官位吗?」

  「我想你是不会希罕,但总该希罕萦柔的命吧?」金城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眉一皱。「什么意思?」

  「万岁说了,若你出了狱敢轻举妄动,他也不会再念旧情,定会杀了你,但这次不光你死就可以解决,还要我家无辜的萦柔跟着陪葬。若是你真喜欢她,相信你不会傻得做错才是。」金城绝神色自若地说。

  「……我明白了。」深吸一口气,那声「我家萦柔」扎了下他的心,但他只是走回原位坐下,闭上眼。

  「那我就先代我家萦柔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噙着笑,金城绝像个胜者一样翩然离去。

  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萧离的心很热,像是发烧了似的,久久,突然用力捶了下地,力道之大,竟在地上留下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谢萦柔……妳是笨蛋!」他痛苦的低声呢喃。

  她说她爱错,穿着华丽的衣裳来到他面前说不想被连累,无非是想让他恨她而已,这样就能让他无牵无挂的过自己的生活,不必再理她的幸福与否,可是明明相知的两人,为什么会赌他不会明白她的用意呢?

  真的很笨,很笨啊……

  而现在什么筹码也没有的自己,无力回天的自己,更笨。

  「笨蛋和笨蛋,本来就该在一起的……」

  漆黑的牢里,幽然传出低哑男声,很细微,却很笃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