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谢萦柔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她和囡囡关在一起,更大的幸运是,竟然还没有人发现囡囡的身分。

  皇宫的地牢和她想象中的不大一样,不算很阴森恐怖,每间牢房中也有比较干净的床铺和桌椅板凳,想来这里关押的原本都是皇亲国戚,或者犯了错的后宫妃嫔,因此待遇会相对高一些吧。

  囡囡刚从一次大难中逃过,又历经一次大难,已是惊弓之鸟,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不敢松开。

  谢萦柔也环抱着她娇小的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记住,无论任何人问妳,都说妳是我的远房堂妹,爹娘都死了,妳姓谢,名字……就叫亚亚好了,千万别说出妳爹娘的名字和真实姓名,否则就有杀身之祸。」

  囡囡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姊姊,我们还能出去吗?」

  「不知道。」她苦笑。

  忽然外面门响,她听到有宫女的声音说:「皇后陛下,请这边走,小心台阶湿滑,这里湿气重。」

  接着,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款步走到地牢门前,静静地伫立在那里,望着地牢内的谢萦柔,没有立刻说话。

  谢萦柔抬起眼也望过去,一时间不由得被来人的气势所折服。

  她记得史书上记载过,徐皇后是位才女,传言朱棣有很多事情都要向她讨教,此刻亲眼见到,她便认为史书上的话绝不仅仅是对徐皇后的溢美之词。

  论年纪,徐皇后该和朱棣差不多大小,但是保养得当,看起来好像才不过三十出头,不像马皇后总是被国事家事困扰而忧虑,徐皇后的沉静大气,雍容美丽是表露于她的举手投足之间的。

  此刻徐皇后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她忽然意识到,徐皇后特地在深夜来到牢房见她,应该是为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于是她笑了笑。「我记得万岁说过,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准接近我,没想到万金之躯的皇后陛下也来看我了,是我死到临头,所以你们要一一瞻仰一遍再让我去死吗?」

  徐皇后也露出一个微笑,「他说妳很特别,原来是真的。」

  谢萦柔耸耸肩,「万岁的褒奖真让我愧不敢当。」

  「不是万岁褒奖妳。」徐皇后望着她的眼睛,「是妳的一位故人,为了妳来向我求助。」

  「故人?」

  徐皇后又笑了。「看来那个人把妳放在心上,但是妳却不记得他了。他让我代他转达一句话,如果妳手上还戴着那枚戒指的话,记得他曾许诺过,任何时候,妳都可以凭戒指找他帮忙。」

  谢萦柔陡然明白了,低头看了眼戴在手上的玻璃戒指,苦笑道:「原来是他。可是我现在得罪了皇上,他难道还能救我吗?」

  将戒指脱下来,她顺着牢房的栏缝递出去,「我一直没有机会将这么珍贵的东西当面交还给他,这下好了,就麻烦皇后您帮我转交吧,并请转达我的意思,就说我多谢他了,不过我不想走,因为我最在乎的人生死未卜,我不能独自逃生。」

  徐皇后愣住了,接过那枚戒指,「妳的意思是说,妳不让他救妳,要和萧离同生共死?」

  她点点头。

  徐皇后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好半天,那目光中闪烁的复杂情绪是谢萦柔读不懂,也懒得读的。

  好一会儿后,她又将视线投注在囡囡身上,微笑问:「这个小女孩儿是谁?」

  「她是我的远房堂妹。」谢萦柔马上抢先回答。

  「哦?叫什么?」

  「叫亚亚。」

  徐皇后贴到牢房边,仔细看了一会儿,笑着说:「小妹妹,妳在这里会害怕吗?」

  「我不怕。」囡囡怯生生地看着她。

  「想吃什么东西可以和我说,我叫他们准备给妳。可怜妳小小年纪就被关在牢房里。妳是哪里人啊?」

  「我——」

  「她是北方人。」谢萦柔又拦断了囡囡的话。「她爹娘都死了,所以千里迢迢来投奔我,如果皇后仁慈,请想办法把这个孩子救走吧,她年纪还小,不该这样白白送了性命。」

  徐皇后叹了口气,「我虽然贵为皇后,也不能干涉国政。亚亚,一会儿我叫她们送碗炸酱面来吧,妳想吃什么卤料的?」

  囡囡眨着大眼睛,见眼前这个衣着华贵的阿姨如此笑容可掬,就放松了恐惧之心,舔了舔嘴角,「我,我想吃米饭,行不行?」

  「行,当然行。或者我叫他们准备一笼汤包?好不好?」徐皇后还在笑。

  囡囡拚命点头。

  直起身子,徐皇后慢悠悠地说道:「可怜的孩子,父母双亡,又身陷囹圄,有家归不得,真实身分还要隐瞒,铁将军在天之灵也会难过的吧?」

  谢萦柔大惊,马上将囡囡一把搂在怀中,惊戒地瞪着徐皇后。

  徐皇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妳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知道她的真实身分?这很容易。听妳的口音是南方人吧?而我在北方住了几十年,早已熟悉北方人的口音,这孩子若是北方人,一张口就瞒不过我,更何况北方人多爱吃面食,她却喜欢米饭和汤包,这明显是南方人的口味。谢萦柔,妳很聪明,只是还太年轻。妳很有爱心,只可惜爱错了地方。妳救了这孩子,却是害了她,如今妳该怎样保下她这条小小的性命呢?」

  谢萦柔急忙跪倒,「求娘娘成全!我、奴婢早听说皇后有仁爱之名,您必然不愿见万岁再多造杀孽了,您也说她年纪还小,身世可怜,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这孩子去死吗?」

  徐皇后一叹,「我当然也不愿见这样的惨剧发生,但是我也说过了,我不过是女流之辈,不好干预朝政.而我刚才所说的那位贵人,妳却不愿相求,妳要我怎么办呢?」

  她看了看手中握着的那枚戒指,又说:「这戒指我帮妳递交出去,不算送还,就算是妳求救的信函好了。我知道妳现在一心求死,但是倘若可以多条活路,妳也不要辜负别人的盛情美意啊。」

  谢萦柔怔怔地想了片刻,「那……我见不到他,怎么办?」

  徐皇后妩媚地一笑。「这个好办,我最喜欢成全有情人,可以帮你们见一面,只是见面之后该怎么办,妳就要自己斟酌了。」

  轻咬唇瓣,她低俯身道:「谢娘娘相助。」

  *

  萧离迷迷糊糊地陷入昏睡,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听到身边有女人抽抽搭搭的哭声,他的神智恍惚,含糊地开口,「不是要妳不要哭吗?」

  缓缓张开眼,眼前有个女孩子模糊的身影,他努力对她笑。「我挺好的。」

  「你这样子哪叫好啊?」那女孩子哭着说话。

  声音一起,萧离立刻清醒了。她不是谢萦柔!

  「金城燕?」他终于看清了那个女孩子。「妳怎么进来这里的?!」

  「你管我怎么进来的!」她的手指紧紧绕着自己的裙带,低着头,好像不敢与他对视似的,「萧离,你腹部的伤口疼得厉害吗?」

  「还好。」多亏张化每天来帮他上药,这几天他伤口总算是好起来了。「妳走吧。」他轻轻说:「就算妳哥再厉害,让别人知道妳私自来看我,如果传到万岁耳里……」

  「你担心我做什么?」金城燕脸颊泛起红色,「原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但萧离紧接着说的话却立时打散了她的喜悦。「倘若妳能自由进入地牢,帮我打听一下谢萦柔现在关在什么地方,情况如何?」

  闻言,她怒而起身,「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怎么心里还惦记着她?」

  萧离继续说:「如果能叫妳哥来见我,就叫他来一趟。万岁虽然不听我的,但是妳哥的话他总是要顾忌三分,或许妳哥能救她。」

  「我不传话,我才不要让我哥去救她!」金城燕一边哭一边骂,「你们的心里都只有她!我哥为了她都和我翻脸了!」

  「为什么?」他敏锐地察觉到她话中有话。

  生怕他知道自己告密的事情,她连忙掩饰,「还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她,说了她几句重话,我哥就生气了。」

  萧离看着她,沉沉的恳求,「金城燕,如果妳想让我死后也感激妳,就帮我这个忙。」

  「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我不要你死后的感激,我要你活着和我在一起!」哭着喊出这几句话后,她就跑出了牢狱的大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