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谢萦柔知道自己在他面前说这些话,很有可能会引来更大的祸事,但是她因为马皇后之死,心中一直堵着一口恶气,今朝总算发泄出来。

  沉寂很久之后,朱棣才缓缓说:「妳这个丫头果然有些意思。朕不是说妳说的话都对,但是妳这个人,朕是绝对不留下的。」

  话中的杀机陡现,谢萦柔却没有恐惧,只是沉静地说:「那么,我可不可以请万岁留下萧离的性命,还有和我们一起的那个小女孩儿?」

  「妳倒是个多情的人,现在自身都难保了,还要为萧离求情?」朱棣提起萧离就恨得咬牙切齿,「朕哪里对不起萧离?他居然敢为了妳背叛朕?」

  生怕他将对自己的怨恨转嫁到萧离身上,她连忙说:「萧离对你一直是忠心耿耿,你不要误会他。他为了你那一道道命令,一次次杀了朝廷命宫,是我不忍见他再背负更多的罪孽才反复规劝,逼他和我离开的。」

  朱棣看着她,冷哼了声,「萧离对朕的忠诚,朕心里是明白的,用不着你来多话。」

  谢萦柔闻言,喜道:「那你的意思是不会杀他了?」

  「你们人人都为他求情,朕一直以为他这个人平时冷淡处事,不与人交往,没想到他人缘竟然这么好?」朱棣玩味的笑。

  你们?谢萦柔不知他话中指的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但是只要萧离不死,管他到底是被谁救下的呢?

  又看她一眼,朱棣才大声呼唤,「来人,把这丫头给朕压到后宫大牢!没有朕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接近她!」

  *

  萧离是在小腹剧烈的疼痛中醒来的,醒来时随意动了动身子,结果却听到哗啷啷的铁链声音,他猛然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漆黑潮湿的房子中,双手双脚都已被人用铁链锁住。

  他吐出一口鲜血,不禁自嘲,「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审人关人无数,终于有一天自己也沦落到这步田地。」

  「萧大人,请喝口水吧。」这时,突地有个男人的声音低声响起。

  他腿着眼,努力适应黑暗之色,依稀看到一个狱卒捧着一碗水在自己面前。

  「你是……张化?」

  「大人还记得小的啊?」那狱卒笑了,「大人快喝口水吧,您身上中的箭已经被取下来了,小的给您上了药,虽然不至于好得快,但是多少能止点疼,还请大人多忍耐。」

  「多谢你了。」就着他手中的碗喝了一口水,他发现自己的嘴唇早已干裂。这张化是他以前管辖诏狱中的一个小小狱卒,素来和他没有交情,没想到他现在大祸临头,居然是这个小狱卒帮他。

  张化低声说:「萧大人,自从您离开锦衣卫,燕王,哦不,新皇任命魏建南做锦衣卫指挥使,这家伙向来跋扈骄横,手下人都很讨厌他,还是盼着萧大人回来主事呢。」

  「不可能了。」萧离的气息虚弱,微微闭上眼,「魏建南准备什么时候提审我?」

  「他把您带到这里后,就急着跑到宫里去报喜,只怕晚间时候就会来。大人,唉……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对付您。您也知道,他以前向来嫉妒您在圣驾面前得宠,嫉妒您的功劳比他大,这次肯定要公报私仇……」

  正说话间,只听外面有人说:「萧离呢?」

  张化忙道:「糟了,魏建南回来了,大人小心。」他赶快跑上高高的石阶,堆着笑说:「犯人还没醒呢。」

  「哼,没醒?把他立刻弄醒,告诉他万岁来了!」

  萧离一震,抬起头,看着从石阶上缓步走下来的朱棣,又低下身说:「参见陛下。」

  朱棣来到他面前,声音低沉,「萧离,你让朕很痛心,朕怎么也没有想到,再见到你时会是在这里。」

  「萧离有负圣恩,任凭皇上惩处,只是在临死之前,有一事相求。」

  「哼,你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还凭什么和朕提条件?」

  他像是没听见似的,又说:「请万岁念在萧离跟随万岁多年的情分上。听属下一言。」

  朱棣暴怒地一挥袖子,「念在情分上?哼!朕要不是念在你我君臣多年的情分上,早就让魏建南他们就地格杀了,岂容你活着见到朕?!」

  「是,所以属下知道万岁对属下宅心仁厚,才大胆请求,请万岁法外施恩,放过一人……」

  「不必再说了!朕知道你说的是谁,谢萦柔对吧?!」他恨声道:「她最该死!要不是她挑唆,我最器重的手下大将何至于落到和朕在囚牢相见的地步?朕一定要让她死!」

  「万岁!她不过还是个孩子,不曾危害到您!」萧离想也不想的跪下,叩头,「背叛您的是属下,与她无关。」

  怔怔地看着他,朱棣喃喃自语道:「你为她求情,她为你求情,你们两个人若没有背叛朕,朕可以赞许你们情深义重,只可惜……萧离,你知道朕最恨的就是背叛。」

  抬起头,萧离心如死水。他知道朱棣已经动了杀机,就绝对不会再放过谁了,于是他望着朱棣说:「既然如此,属下不敢再妄求万岁什么了,只是最后恳请万岁能将我二人合葬。生前我尚未娶她成妻,身后属下希望能给她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

  朱棣一言不发地看了他好一会儿,转身走了出去,当他走出牢狱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对跟着他出来的魏建南说:「萧离的案子,没有朕的旨意,不许任何人滥用私刑审问,你明白吗?」

  「……是,微臣明白。」魏建南躬身回答,心中却又是惊讶又是嫉妒。事到如今,万岁还是如此维护萧离,只怕哪天心软,重新起用萧离为官可就不妙了……

  *

  此刻,金城别馆之中,金城燕来回踱步,已经走了半个时辰。

  看出她有话要说,金城绝故意不问,只是等她自己开口。

  终于,她还是忍不住了,一下子坐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胳膊小声说:「哥,我……我可能做了一件错事!你能不能帮我?」

  他笑道:「妳做过几件对的事情?哪次不是我为妳善后?」

  「这件事情不一样嘛,是我一时性急,在皇上面前说错了话。」

  金城绝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妳和皇上说错什么了?不当他的儿媳妇?」

  「哦!原来哥也知道皇上在我身上打的算盘?我才不要嫁朱高煦呢!」

  「我的妹妹如果当个王妃也不算被辱没,虽然日后称帝的应该是太子……」金城绝摸了摸下巴,又笑,「就为这个?」

  「不是。」低下头,她紧紧捏着衣角,「我若是说出来,你可千万别生气。」

  「这件事还和我有关?」金城绝的笑容陡僵,一把揪住妹妹的手,厉声问:「妳是不是把萦柔的消息说给万岁听了?!」

  金城燕从没见过哥哥发这么大的脾气,脸色都吓得青白了,连声说:「万岁跟我保证不会杀萧离,我才告诉他的。」

  金城绝重重一堆,将她推开,怨声大骂,「妳只为萧离求情,有没有想过萦柔的死活?!」

  「她、她是个红颜祸水,死了倒干净,这样,你和萧离就再也不会为了她打架了!」壮着胆子,她恨恨地说出自己对谢萦柔的厌恶。

  金城绝已走到门外,大声说:「来人!备马!我要进宫!」

  她吓得急忙跟上,「天都黑了,你进宫干么?明天一早再去也来得及……」

  他冷冷看她一眼,这一眼如高山寒雪,刺入她的心骨,「妳记住,倘若萦柔死了,我就当没有妳这个妹妹。」

  说罢拂袖而去,只剩下金城燕呆呆地站在原地,许久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