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回到石方村,谢萦柔推开院子的小门,叹了口气,回头看着怀中抱着铁家千金的萧离,轻声说:「你一路抱着她,一定累了,换我抱吧。」

  萧离摇头,「别惊动左右邻居,妳赶快进去烧一壶水,我想办法去给她弄身衣服,旁人要是问起,就说是妳远房亲戚来投奔妳的,因为路远,她娘生了急病,没有救回来。」

  想到刚才救下这女孩时惊心动魄的一幕,谢萦柔的鼻子还是发酸,「铁夫人尸首埋葬的地方你还记得吗?不要日后找不到了。」

  「我在旁边立了一块木牌,不会找不到的。」刚才他们不想连铁夫人一起救下,无奈铁夫人身受一剑,没有走多远就伤重身亡。

  解开囡囡被封住的穴道,小女孩儿慢慢醒过来,揉着眼睛,惊恐地问:「这里是哪里啊?娘呢?」

  谢萦柔将她抱在怀中,萧离则趁此机会到隔壁借了套女孩子衣服,让她帮忙女孩儿换上。

  「囡囡,妳娘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她托我们照顾妳。这里很安全,妳可以放心,不会有人伤害妳的。」她安抚着。

  这样的柔声细语,让原本要哭泣的小女孩儿渐渐安静下来,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想了好一会儿,忽然惊呼,「啊!我认识妳!妳是宫里皇后身边的那个谢……」

  「嘘!别说出来!」谢萦柔一把捂住她的嘴。

  囡囡这些天已经亲眼目睹很多惨案,小小年纪的她也有了不同于一般同龄人的警觉和敏感,她拚命点头,拉开她的手。「我不说,我什么都不说!姊姊,我还能回家吗?还能见到我爹娘吗?」

  谢萦柔轻叹,「暂时不能,以后……早晚、会见到他们的。现在妳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活下去,明白吗?」

  一直背着她们的萧离忽然打断她们的对话,沉声说:「嘘!别出声!」

  「怎么?」谢萦柔浑身立时一紧。

  走到窗边,萧离侧耳倾听,做了一个手势,屋里大小两个女孩儿全都屏住呼吸,一声也不敢吭了。

  他缓缓走到门边,手掌刚刚放到门闩上,一把明晃晃的长剑便倏地从门缝中刺进!

  萧离侧身一闪,劈手打中那个持剑人的手腕,那人痛呼一声,他趁机将他摔出门外,把房门紧紧锁上。

  谢萦柔也急忙将屋子里的几扇窗户锁好,刚要问,只听窗外有人大声说:「萧大人,昔日下属魏建南特来拜见!」

  萧离在屋内沉声说:「魏大人不必客气,听闻你已经升任锦衣卫指挥使,可喜可贺。」

  外面那人笑道:「要不是萧大人无故离开京城,这个位子怎么轮得到在下呢?说起来还要仰赖萧大人的洪福才是。废话不多说,萧大人,万岁非常惦记您,特意叫我来请萧大人回去,有什么话,您和万岁当面说清,也免得属下动手麻烦。」

  萧离冷笑,「你不必和我假仁假义,皇宫我是不会回去的,万岁如果要萧某的一句话,就请转达萧某为了私情,只能辜负他的美意。」

  「大家都说您冷血,怎么会为了一个小女子坏了您一世的英明?屋里跟在您身边的,还有那个从宫中逃出来的丫头吧?这个人也是万岁钦点要带回去的,请萧大人行个方便。」

  「有本事你就进来拿人试试看!」萧离厉声陡起之时,已经拔出腰间长剑,只见他身形如风,瞬间将两个挑开窗闩,正要钻入屋内的锦衣卫打飞出去。

  「都是我的旧部,你们知道我的手段,不要逼我对你们下狠手!」他森冷的声音透过窗子递了出去。

  半开半掩的窗户外,只见几十名锦衣卫面面相视,一时间竟没有人再敢上来。

  魏建南哼笑一声,「你们还当他是朝廷命官吗?万岁早已革了他的职,你们怕什么?萧大人,我知道您是高手,我也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您可曾想过,倘若我不与您一对一单打独斗,只是放火烧了这房子……您可怎么办?」

  萧离一字一顿道:「你不敢。万岁要的是活人,而不是死尸。」

  魏建南脸色一变,恨恨的大吼,「上!拿下他!必要时用迷香!」

  萧离立时回头对谢萦柔吩咐,「赶快用水沾湿布条,捂住口鼻!」

  但是他却没有时间防备迷香,他的剑锋霍霍,犀利如电,已经在顷刻间一剑一个放倒了四五个锦衣卫。

  谢萦柔撕下裙摆沾湿后捂住自己和囡囡的口鼻,见他只是刺中那些锦衣卫无关紧要的地方,心知他念及旧情,不能痛下杀手,照这样打下去,他早晚也败,于是不由得出声大叫,「萧离!我去见朱棣!你别打了!」

  此时萧离的脸上已经溅上点点血渍,但是他全然顾不得擦,眼角余光看到有个锦衣卫正悄然无声地想从后窗逼近谢萦柔,并且手中还高举着一把短刀,他情急之下纵身跃过去,一剑贯穿了那名锦衣卫的后背,血花飞溅,吓得囡囡连声大叫起来。

  魏建南在屋外皱皱眉,「还有个小女孩儿在里面?是什么人?萧大人,该不会几个月的工夫,您就连孩子都生下了吧?」

  萧离一身杀气,脚步如盘石一般坚定地持剑跃上屋顶,剑尖逼指,「魏建南,你若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就不要靠着手下的性命为自己赚取军功,有本事亲自和我一战!」

  魏建南狠狠地瞪着他,忽然大喝,「来人!放火!我不信屋内的人就甘心被烧死!」

  「卑鄙!」萧离怒斥纵身跃下屋顶,剑尖直指他胸口。

  魏建南向后一退,旁边几个锦衣卫正好挡在他身前,被萧离再度刺伤,却乍然露出喜色,高明一声,「放箭!」

  谢萦柔扑到窗前,只见不远处的树林间有银光闪烁,她惊呼,「小心!」

  萧离陡然想起锦衣卫中有一门极为厉害的武器——弩弓!他听到她的惊呼,但是来不及保护自己,只是回身想后撤到她的身边去保护她。

  此时十几张弩弓一起从暗处发射,他长剑一卷,扫落了几支弩箭,却闷哼一声歪倒了身子。  

  谢萦柔从屋内冲出扶住他,只见一支弩箭正中他的腹部。

  她又惊又急又怕,连声叫,「萧离,你要撑住!」

  锦衣卫的弩箭上向来猝毒,萧离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艰涩地吐出两个字,「别哭。」然后就摔倒在地。

  魏建南大喜,右手一扬,「将一干人犯带回去!」

  「萧离,对不起。」她低低地啜泣,有人从旁边狠狠地拉拽她,她拚命挣脱,却还是被用力拉开。

  萧离昏倒前说过不要她哭,但是当她的指尖被从萧离的衣襬上拉开的那一剎那,泪水混杂着她沾染到的他的鲜血,如雨滚落,洒在尘土之中。

  *

  已是黄昏时,奉天殿中挑起烛火,朱棣端坐宝座之上,冷眼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娇小,却让他不容小觑的女孩子。

  「妳叫谢萦柔?」他慢声开口,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回荡。

  虽然跪在地上,谢萦柔却挺直了身体,神情庄重,毫无畏惧之色。「是的,我就是谢萦柔。」

  「大胆,在圣驾面前居然不自称『奴婢』!」一旁的司礼太监大斥。

  谢萦柔不卑不亢地昂着头,「我是前朝建文皇帝的宫女,不是永乐皇的。」

  朱棣伸手一摆,阻止太监后面的话,斜睨着她,「妳的胆子不小。说起妳的名字,朕倒是想起来了,当初朱允炆和马皇后很疼妳的,是吧?」

  她微微点头。「若不是先皇先后都待我不错,万岁也不至于特地派人来杀我吧。」

  朱棣捏着指骨上的紫金戒指冷笑,「原来妳知道朕当初派人杀妳?」

  「万岁派来的人没杀到我,却误杀了马皇后。」眼前又浮现起当初皇后身死的凄惨景况,她心中大痛。「万岁真的以为我这样的小人物可以扰乱先帝心神吗?」

  她的话让朱棣嗤之以鼻,「朕听说过妳一些事情。妳在朱允炆和马皇后面前经常胡言乱语,妄谈前生来世,哄得他们团团转,可惜朕最不信这些东西,妳说这些话也别想迷惑朕。」

  她突然笑了。「万岁认为我是靠卖弄口舌博得圣眷的小丑吗?要不要我说两件万岁的事情给您听?」

  他松开手,很是狂妄,「好啊,朕倒要听听妳能说出什么秘密。」

  「万岁的秘密有很多,我若是都说出口,只怕立刻就会横死当场,我只先说一件,万岁现在是不是很想迁都?」

  此话一出,朱棣果然脸色大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