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江山〈胭脂泪·下〉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明永乐元年,九月初七,应天府。

  一辆精巧的马车缓缓停在皇宫门前,宫门口原本执戈肃立的士兵看到马车,立刻迎上来,掀开车帘堆笑招呼,「金城公子万安。」

  车内传出极其清爽的笑声,「你这个奴才,拍马屁也要选对词儿啊,对我说万安,那对皇上你还说什么?这话可千万别再说了,万一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你我都要倒霉。」

  「是是,金城公子说得是,小的是看到您心里欢喜,就……」那士兵连忙点头,而车内的人已经款款走出。

  明亮的阳光下,一身银色绣花的长衣熠熠生辉,衬托着本就俊美雅致的面庞,更加精致动人,只是他唇边看似温和宜人的笑容却此阳光要低了些温度,让人情不自禁地对他生出许多敬畏之心。

  这个人就是明朝第一富豪,金城绝。

  在朱棣夺得江山之后,本想封他做朝中重臣,但他向来不愿入朝,朱棣也只好由他去,只是江山初定,少不了许多用银子的地方,又难免时时要召他入宫。

  随手打赏了那个小兵十两银子,金城绝走向奉天殿,只见几个大臣灰头土脸地走过来,一路上还不停地摇头叹息,于是笑问:「各位大人怎么愁眉苦脸的?难道皇上又减免了你们的俸禄?」

  当头的一位大臣看到他,不禁苦笑,「金城公子来了?劝您先不要进去,万岁正在动怒。」

  他淡淡一笑。「登基以来,他天天都在动怒,无妨的。」

  缓步走到殿门口,果然听到朱棣震怒的声音。「你身为近侍,食君俸禄,得君眷宠,却在国家危难时刻缄默不语,现在又来朕这里邀宠献媚,还引以为荣,以  朕会大大的褒奖你?滚出去!」

  下一刻,就见一个大臣又仓皇的从殿里退了出来,几乎是连滚带爬。

  金城绝扶了对方一把,低笑道:「大人慢走,不要绊了门坎。」

  「外面的是金城绝吗?进来吧。」听到声音,朱棣震怒的声调才平和了一些。

  走入殿内,金城绝长揖到地,「参见陛下。」

  坐在高高龙椅上的中年男子正是朱棣。他已经四十多岁了,满面的风霜昭示着他前半生所经历的坎坷,挺直的脊梁和炯炯有神的虎目,又彷佛在向世人证明他的雄心勃勃和无限壮志。

  他今天的心情的确很不好,不过看到金城绝他还是暂时收敛了怒容,摆摆手。「你在旁边坐着,等朕忙完这边的事情,有要事和你说。」

  金城绝扫了眼大殿中还剩下的人,除了几个太监宫女之外,就剩下一个比较年轻的臣子了。

  「解缙,朕和你说的话,你要记在心里。这一部书,朕希望它能集所有自古以来的经史子集,甚至包括天文地志、阴阳医上,甚至是僧道技艺之言,都涵盖在内。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微臣明白,微臣自当殚精竭虑,尽心完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金城绝不禁噗哧一笑。朱棣斜睨他一眼,才对解缙吩咐,「你先下去吧。」

  待那人退出殿,他这才不满地问:「你刚才笑什么?」

  「只是编一部书嘛,何至于说得好像即刻就要赴死似的。」

  朱棣摇摇头,「你不明白,朕希望这部书冠绝古今,朕要让后世子孙提起它,就要为我大明的盛世辉煌而自豪。」

  金城绝只是浅浅一笑,「百年之后还不知统领江山的是不是大明。」

  朱棣眉宇一耸。「你说什么?」

  他笑着摆手。「好,好,算我说错话了,万岁千万别动怒,我明白您叫我来做什么了。编这样一部大书,自然是要召集天下的文人墨客到应天,既然要做这样的浩大工程,想来第一缺少的必然又是银子,是吧?」

  「你别以为朕老像个叫花子一样和你要钱!」﹂朱棣很不高兴,「若不是江山初定,国库吃紧,朕何至于揪着你的银子不放?难道朕身为堂堂一国之君,这点银子还拿不出来吗?朕说过早晚要还你的。」

  「万岁就是不还我银子,草民也不敢说什么。好吧,我回去就写个条子让钱庄提钱,多少银子够花?十万?二十万?」

  朱棣忽然笑了。「你先别着急,朕还有话。」

  金城绝警觉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慢着,万岁这个表情说明必然有大事,草民还是站起来听比较好,免得待会儿吓得从椅子上坐到地上。」

  「朕……想迁都。」

  他惊诧地看着朱棣,好一会儿才垂头叹道:「的确是件大事,这件事若要着手去办,可不是一年两年,要花的银子,只怕也如流水一样了。」

  「朕不是和你开玩笑,这件事情朕在攻下应天之前就已经想过了。」

  「为什么?」

  朱棣也站起来,在龙椅前面的平台上来回踱步,「你跟着朕打过仗,知道北边的军事不容人掉以轻心。蒙古人时刻都不忘骚扰我大明边境,如果朕留在应天享福,北边就等于是拱手相让。如果朕在北边坐镇,立誓和蒙古血拚到底,必然会对他们起到震慑作用。」

  金城绝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苦笑道:「但是迁都这等事情真的是太大了。万岁想在哪里建都?北京?」

  「朕在那里住了许多年,实在舍不下那里……」朱棣沉默许久,目光一直悠远地眺望着北边的方向。

  金城绝长叹一声。「看来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赚下的银子,最终都要归交给朝廷了。只请万岁记得给我留下一点安家养老钱,燕子还没有出阁。我这个做哥哥的也要给她留些陪嫁。」

  朱棣哈哈笑了起来。「你放心,朕想好了,就让燕子嫁给煦儿如何?」煦儿是他的第二个儿子朱高煦,如今刚刚十八岁,在这次起义中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很得他的宠爱。

  但是金城绝连连摇头,「燕子的脾气倔强,郡王也是性如烈火,这两个人若是凑住一起,您就天天烦恼家事吧。」

  沉吟一瞬,朱棣问:「莫非燕子心有所属?前次我看她入宫和皇后聊天,好像总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看上谁了?要不要朕为她指婚?」

  闻言,金城绝倏地脸色一变,「如果万岁知道她的心上人是谁,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哦?」朱棣挑起眉毛,「那我更要听听了,总不会是方孝孺、黄子澄那帮人吧?」

  赫然抬起头,金城绝秋水般美丽的眸子中,此刻闪烁着点点寒意,「那群迂腐不化的老头子早已是万岁的刀下鬼了。这三个月来让万岁最费心寻找的人是谁?万岁难道要草民提点吗?」

  朱棣猛地一震,刚才还笑吟吟的神情顿时凝结起一层寒霜,一个名字从牙缝中狠狠挤压出来。

  「萧离——」

  *

  在应天府的郊外有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因为深处群山之中,所以这个小山村隔绝在战火之外,也才得以保存。村中的人过的是男耕女织的宁静生活。

  清早,当马儿刚在树上叽叽喳喳叫的时候,一个胖呼呼的心男孩就蹦跳着跑到一个院子里喊,「阿卡!太阳晒屁股了!快起床啊!」

  院子里正房那间屋的窗户被人推开,一张明媚如春花般的俏脸露出来,但是秀逸的双眉却故意堆蹙在一起,「吴小胖!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没大没小地叫我,要叫『阿卡姊姊』。」

  「哼,我才不要,我娘说妳一天到晚上树下河,像男孩子一样。」吴小胖理直气壮地说完又央求,「阿卡,咱们出去玩会儿吧,我看到右边山上有一棵好高好高的树,上面有个大鸟窝,说不定是老鹰住的呢。」

  阿卡笑道:「老鹰才不会住在这种小山里,八成是乌鸦的窝。你等等,我梳洗好就出来找你。」

  当她换好衣服,随便将头发梳了梳就跑出房门时,却迎面撞上一堵高大的「肉墙」。

  「哎哟!」

  「妳要去哪里?」

  低沉又有共鸣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她心知不妙,仰起头笑嘻嘻地用笑脸打发眼前人。「出去……出去走走。」

  「不要又跑出去玩。」肉墙一拉她瘦小的肩膀,将一捆重重的柴火丢在地上,「该煮早饭了。」然后将她推进屋里。

  「唉,你知道我不是做饭的料。」她愁眉苦脸地看着屋子一角的锅灶。

  「我没要妳煮。」肉墙男径自走到那个角落,点了火,洗起米。他早就有觉悟了,要想在这里住得久一点,事事都只能靠自己,墙壁上那一大片乌黑的焦痕就是前日让这丫头炒菜,最后被火焰烧熏出来的,幸亏他当时在院子里,赶得及救火,否则整间房子都要被她烧了。

  「你真好!」阿卡欢呼一声从后面抱住他宽厚的后背,将下巴枕靠在他肩头,柔声说:「我就知道,把我的命交给你是没错的,你肯定不会让我吃苦。我老爸要是知道我找了你这么一个体贴细心的老公,他肯定要杀鸡宰羊,烧香拜佛,磕头谢恩了。」

  男人叹口气。「他如果知道我现在饿着肚子给妳做苦力,会更加同情我。」

  「我知道你很辛苦,所以我已经正式拜隔壁的王大婶做师父了。」

  「王大婶?」他不解地回头,「她能教妳什么?」

  「教我做衣服啊。」她虽然性格爽朗,此时却还是露出一丝少女的羞涩,「你看你,一直穿着这两件破衣服,倒是我整天漂漂亮亮的,你知道别人都说我什么吗?说我是个只知道打扮自己的轻浮女孩子,早晚有一天攀到高枝,会把你一脚踹开,就像潘金莲一样,所以我一定要帮你做件新衣服,把你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他们再也说不出我的坏话。」

  他又叹口气。「妳只要每天乖乖待在家里,不要跑出去惹事,我就感激不尽了。至于新衣服,我无所谓,在这里不要穿得太招摇,妳还怕锦衣卫找不到吗?」

  阿卡的笑容顿时一沉,「所以我才会天天出去啊。我想打探一下外面的动静,希望燕王……哦不,现在他是永乐皇上了,我希望他不会把你的叛逃当回事,任你自生自灭,这样我们就可以过踏实的日子了。」

  「萦柔……这样过日子,妳真的不觉得苦吗?」轻轻捧起她娇嫩的面容,这样一张美好的脸应该是养在大富之家,被人锦衣玉食地呵护着的。当年他第一眼看到她时,就知道她以前一定是在一个很好的人家,受过很好的教育,才会有那种清贵之气。

  伸出双臂搭在他的肩头上,她轻声道:「我若是觉得苦,当初就不会选择跟你走了,别再问我这样的话,好吗?那会让我觉得是一种侮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