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当朱允炆看到谢萦柔黯然神伤地独自回来时,焦虑地问:「怎么,皇后不肯来吗?」

  她红着眼,低声说:「皇后已经去世了,她说虽然无缘与您白首,但是她今生无悔。」

  朱允炆闻言,脸色顿时灰败惨淡,颤声问:「她……她怎么死的?」

  「有个太监,是燕王的人,他本来要来杀我,是皇后奋力救下奴婢……」

  萧离一听,登时紧张得脸色大变,也忘了还有人在一旁,便一把拉过她,「妳怎么样?」

  「我没事。」她对他苦涩一笑,然后马上摊开地图,就见纸上密密麻麻地画着不知名的线条。

  「这上头画的是什么?」朱允炆强打起精神问。

  萧离凑过来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惊。「这是宫中的秘密地道?」

  朱允炆闻言更惊,「你怎么知道?」

  沉吟一下,他坦率的回答,「燕王曾经命微臣在宫中秘密寻访密道的出口和入口。」

  朱允炆登时吓得紧紧靠在椅背上,「你是燕王的人?」

  谢萦柔急忙道:「但他现在不会再为燕王卖命了。万岁,这幅地图上的字您看清了吗?」

  「什么字?」朱允炆这才放心低头细看,只见地图的右侧下方,写着八个小字——火行文灭,永乐新朝。

  「这是什么意思?」

  「万岁的名字里有个『炆』字,国号为建文,当燕军破城之时,万岁将以烈火掩饰行踪,天下人都会以为万岁亡于战火之中,没有人会知道您的去向,而燕王……会登基为帝,改国号为『永乐』。」

  他惨笑起来。「原来天命早有所指……永乐,四叔好大的气魄。」他的手指颤抖地想抚上那两个字。

  谢萦柔急忙拉住他。「万岁千万别碰,奴婢当初就是碰了这两个字才会掉到本朝的。为保万岁安全,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可是,这地图是怎么跑到妳那个花瓶里去的?」这是朱允炆最后的困惑。冥冥之中,莫非有人在帮他吗?

  谢萦柔思忖了下才说:「奴婢也想了许久,只记得以前在一本不是很出名的历史书中曾经见过,说先帝对燕王的造反已有察觉,怕他为你安排的一切不能帮你逃过这次政变,所以预先画了一幅地图给你,只是年代久远,那幅地图早已遗失,后人也不相信这个传说。我想,传说中的地图就是这一幅吧。」

  「皇爷爷?」朱允炆顿时呆住,「皇爷爷为我安排了这一切?」

  此刻外面忽然有诡异的声响,萧离一震,低声催促,「你们先从密道走,我断后。」

  「你要小心!」谢萦柔紧紧拉了他的手一下,目送他出宫后,又找来一身太监的衣服给朱允炆换上,并将朱允炆的龙袍穿在一个死去的年轻太监身上,再度在干清宫点起大火。

  朱允炆此时也顾不上什么皇家尊严了,胡乱地更换了衣服,出宫密道的入口就在干清宫的宝座之下,在烈火包围之中,两人一起合力掀开宝座,一前一后进入密道。

  走没多久,忽然间朱允炆脚步一停,走在后面的谢萦柔一下子撞到他身上,吓了一跳,「万岁,怎么了?」

  「萦柔,妳……妳和萧离……你们……」他斟酌着词句,「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彼此有情?」

  谢萦柔先是一愕,后来才轻声回话,「是。」

  「……难怪妳不肯答应朕,也不肯答应金城绝。」

  她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朱允炆又径自问了下去。「萧离是燕王的人,这件事妳早就知道了?」

  「……嗯。」她硬着头皮回答,等着被骂。

  但朱允炆只是叹口气,「世道如此,人心难测,只是没想到最后能救我的人却是燕王的人,是我防了又防,怕了又怕的人。」

  「万岁,只要你能好好活着,就不枉这么多人为万岁牺牲自己的性命。」

  「萦柔,朕……谢谢你们。」

  之后他们又沉默着继续前行,走到密道的尽头时,他们用力推开面前的一道门板,眼前霍然亮了起来,原来此处竟然是皇城外的一片小树林,而密道的出口竟然是一棵大树的树干。

  「万岁,您在这里等等,奴婢去外面探探。」

  谢萦柔将朱允炆藏在密林深处,暗中记住记号,然后低着头向外走,走到树林外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声一喝,「站住!什么人?!」

  只见一排士兵手持长枪短刀,气势汹汹地奔至她面前,每个人的胸口都绣着一个字,燕。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燕军,谢萦柔着实吃了一惊,但她知道现在自己手中握着朱允炆的命,于是立即稳定情绪,故作恐惧地低头求饶,「各位军爷大哥别杀我,我只是个普通的宫女,从宫里逃出来的。」

  「宫里出来的?正好,和我们见燕王去!」

  几个士兵不由分说地就将她抓了起来,带到不远处的一队马队前。

  马队的最前面,一个身着铠甲,气势逼人的中年男子昂然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远远眺望着已经被火势包围的皇宫,一脸肃然。

  「燕王,我们找到一个从宫里跑出来的宫女。」几个小兵将谢萦柔推到那匹马前。

  谢萦柔这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就是让所有官军及朝臣上下闻风丧胆的燕王朱棣,也是许多年后名震四海的永乐大帝。

  朱棣微微低下头,目中精光四射,「妳是宫里出来的?皇上呢?」

  她躬身道:「回燕王的话,万岁自知燕王之军不可抵挡,已经在宫中自焚身亡。」

  他一震,沉声问:「当真?」

  「奴婢不敢说谎。」

  此时又有小兵从远处跑来禀报,「燕王,宫中大火,干清宫、坤宁宫都是一片火海,传说万岁及皇后都已葬身火海之中。」

  闻言,只听朱棣长叹一声,「无知的小子,我是来帮你清除佞臣的,你何必要自寻死路?」

  谢萦柔听得浑身泛寒。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就是为了和朱允炆争天下,他却能将黑说成白,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果然是老奸巨猾,一代枭雄。

  她趁机悄悄后退,想溜到没有人注意的地方,但是无奈灯火之下,人多眼杂,有人一眼瞄到她的动作,立刻按住她的胳膊,大声问:「燕王,这个宫女怎么处置?」

  瞥了她一眼,朱棣吐出一句冰冷的话,「宫里的事不能外传。」

  谢萦柔登时如坠冰窖,她明白这句话就是必须要杀她灭口的意思。即刻,一柄雪亮的刀锋便擦过她的后背,她只觉衣服被划破,冰凉且尖锐之痛感传入体内。

  正在此时,有人又来禀报,「燕王,北镇抚司的萧离前来求见,说带着宫中的机密。」

  朱棣的脸色立时豁然开朗,「萧离是本王的人,叫他即刻过来见我!」

  没多久,萧离便带着一身血汗如风而至,谢萦柔见了心中大喜,不由得脱口而出,「萧大人!」

  萧离诧异地看向她,瞬间好似明白了一切,便拜倒在燕王马前。「回禀燕王,皇上已经自焚于宫中。」

  「真的?!」燕王再次听到这个消息,口气明显比刚才更多了几分惊喜,显然亲信带来的消息让他觉得更加可信。

  「微臣亲眼见万岁听闻燕王大军兵至时神智癫狂,紧锁宫门,最后在宫内自焚而死!」

  朱棣长出一口气,然后眉宇一冷。「将这个宫女带下去吧。」

  听见这话,萧离急忙说:「燕王,这个宫女请留给微臣,宫内还有许多事情要人查问,但目前有不少太监宫女或逃亡或自杀,所留活口不多。」

  「好,人就交给你,但是你应该知道怎么办。」朱棣迟疑了一下才点头。

  「是,微臣知道。」萧离面无表情的一推谢萦柔的肩膀,动作略嫌粗鲁。「跟我走。」

  两个人一言不发地走了很远之后,谢萦柔才轻声说:「万岁藏在那边的密林里,要想办法去带他离开,不能让燕王的人找到他。」

  萧离没回话,直到两人转进拐角,才霍然将她拉进怀里,嘴唇擦着她的发际,有些激动的说:「妳受伤了!」

  「嗄?」她这才感觉后背上的疼痛已经越来越火热,好在只是小伤。「刚才要不是你来,我差点就死了。」她抬头朝他一笑。

  萧离痴痴地看着她,良久才小心地将她抱入怀中,「找到万岁之后,我们马上离开应天。」

  「你不侍奉燕王了?!」

  「我知道的大多,燕王未必会留我一命。我先带妳去治伤。」他的手指在她后背上点了几处穴道,阻止血液继续外流。

  谢萦柔软软地靠在他的肩头。曾经,她想过这段历史结束的时候,再试着用那张神奇的地图离开,或许,这样就能回到二十一世纪,回到家人身边,但是现在,她不再有这样的愿望,因为她在明朝找到了心爱的人。

  她轻声说:「萧离,从今以后,我的命就交给你了。」

  「嗯。」他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往密林深处急行。

  *

  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行驶在兵荒马乱的街道中,这时车帘忽然被人从内掀开,露出一张俊美阴郁的脸。

  「停车。」金城绝突地出声。

  「哥?怎么了?」金城燕在旁边发问。「还不快点,燕王不是急着请你过去吗?」

  「刚才过去的那个人影……好像萧离。」他喃喃自语的看着暗得不见五指的远处。

  会是萧离吗?如果是他,一会儿在燕王面前他们就会再度重逢吧?那么萦柔去了哪里他是否会知道?

  他重金买通宫里的太监侍卫,让他们帮忙查找她的下落,但是得到的回报都是干、坤两宫大火,皇上和皇后已经葬身放火海之中,而两宫的宫女太监皆一起殉国……

  思及此,他心中一痛,用力甩头。

  不,不可能!那丫头冰雪聪明,又能未卜先知,一定能从这场滔天大难中逃脱的!所以无论是上天或入地,他,一定会找到她!



  【胭脂泪·上】谁家天下【完】



  ※想知道谢萦柔是否真的情归萧离?请看【胭脂泪·下】无限江山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