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早已知道上天派我来这里是完成一个使命,而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保全所有我在乎的人,可大火熊熊之时,才知道这不过是痴想而已。

  ——萦柔语录



  建文四年四月,官军与燕军相会,燕军大败,但朝中燕王安插的奸细却趁机向朱允炆进言,说燕军已无大虑,而应天防守空虚,应将徐辉祖调回,朱允炆于是采纳建议。

  建文四年五月,燕军大败官军,士兵投降多达十万人,消息传来,应天乱成一片。

  建文四年六月初三,燕军大军强渡长江,建文四年六月十二日,燕军来到金川城下,守军谷王朱橞和李景隆开城门投降,另有坚不投降的朝廷官员多达几十位自杀殉国。

  深夜,谢萦柔听着外面宫女太监们的嚎哭声,知道燕军就在城门之外,明天一早,朱棣就会亲率大军入城,这个大明王朝立刻就要改朝换代了。

  她没有惊惶失措,而是从自己的床下拉出一个小小的盒子,这个盒子伴随她从宫外到宫内,装着一个希望,为了这个希望,她才一直坚守到现在。

  走出坤宁宫,她回头看了一眼,便沿着那条走了无数次的小路走向干清宫,外面的喊杀声震天,她加快了脚步,忽然,她听到一阵极为熟悉的笛声,她情不自禁地奔向笛声所在,大声喊着,「萧离!是你吗?我在这里!」

  斜旁方向突然窜出一个人,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低声说:「别再往前走了,万岁那里现在是最危险的地方。」

  她惊喜的目光陡然停留在他的右手上,不禁凝固——那里不只有一把笛子,还握着一把锋利的剑,她的笑容顿时退去。「你奉命来杀万岁吗?」

  他一震,握紧宝剑的手抱在胸前,没有回答。

  谢萦柔轻声说:「答应我,别杀他,他真的是个好人,江山已经是燕王的了,他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伤害不了任何人。」

  「但他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燕王……不能留他。」他艰难地说。

  「我保证他不会威胁到燕王,我带他离开,永远不在燕王的土地上出现。」

  闻言,萧离一惊,把她抓得更紧。「妳带他走?妳要去哪里?!」

  她拍拍他的手背安抚,「带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他脸色一沉。「那我呢?」

  「你是燕王的功臣,可以在这里建功立业,做一个封疆大吏。」

  萧离的脸色越来越差,「妳真是这么想的?」

  「当然是……假的。」她噗哧一笑,却笑得心酸,忍不住扑进他怀里,「萧

  离,我不会离开你的,只要你不赶我走。」

  他迟疑了一下之后,猛地搂住她的腰,将她抱得紧紧的。

  「你的胸口怎么湿湿的?」她困惑地抬起头,用手一摸,竟然是一片血渍。

  「天!你什么时候受伤的?!」

  萧离面色不改的回答,「皇城关了,我怕妳有事,没想到进来的时候,内城那群神箭营的家伙看都不看一眼就胡乱放箭。」

  她简直心疼得要死,赶快将他拉到一边,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的道德规矩,直接撕开他的衣服,借着月光看清他胸口的那道伤,还好伤口不深,她立即解下自己的腰带缠上,紧紧扎住。

  「你还是赶快回去上点药,我在这里没事的,不用担心我,燕军不会随便杀我一个小宫女的。」

  「妳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他说:「当人杀红了眼的时候,不管对象是谁,都可以举起刀。」

  谢萦柔听得一颤,紧紧抓住他的胳膊。「所以你才会不顾一切地进来救我?萧离,我现在要去见万岁,但是你得保证不会杀他,否则我下半辈子都没办法快乐心安地和你在一起。」

  他深深望她一眼,最终像下定决心般搂住她的肩膀,「快走。再过一会儿大军就要进宫了。」

  干清宫里早已不是平时庄严肃穆的样子,满地都是碎瓷片及倒下的桌椅,而朱允炆依旧坐在宝座上,颓然又消沉地缓缓抬起头,看见是他们,目光迷离。

  「你们来了?是来送朕一程的吧。」他缓缓抬起手,一把锋利的宝剑就放在案上。

  「万岁!」谢萦柔疾步奔上高台,使劲按住他的手,蹲下身子劝阻,「千万不要走这条绝路,只要万岁离开皇宫,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朱允炆惨笑,「不走这条路,朕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城外都是四叔的兵马,皇宫的所有城门也被严密封锁,刚才有内臣想出宫,得到的却是一死。四叔暗中下了命令,凡是从宫内出去的人,无论男女,无论身分,一律就地格杀。朕曾下旨不让人伤害四叔,但是四叔却一定要朕的命。」

  「有的,万岁如果抛得下荣华富贵,就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寄情于山水之间。您不是曾经对奴婢说过,希望好好游览我们大明的壮丽河山吗?但是身为帝王,您只能看着皇城这片四方天。」

  他摇摇头,依旧毫无求生欲望。「朕连皇上都做不好了,怎么能做好一个普通人?」

  「做普通人容易,做皇上难啊。」她知道他已经把自己逼入死胡同,但她必须尽力说服他,于是把自己随身带来的那个小盒子放到他面前,「万岁,这件东西可以帮您做一个普通人。」

  朱允炆困惑地看着那个小盒子,伸出手打开盒子,只听「嗒」一声,小盒盖自己翻了过去,露出一卷小小的画轴。

  「这是什么?」他不解地问。

  不只是他,连萧离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同样困惑地看着谢萦柔。

  「万岁不是相信我是从另一个未知世界来的人吗?当初就是这件东西带我来到这里的。长话短说,奴婢家中是做古董生意的,有一次我买了个明朝的青花瓶,在检查花瓶内壁时,丘丘那个家伙忽然从瓶子里跳了出来,吓我一跳,失手打破花瓶,但也因此在瓶中发现这件东西。」

  「因为那天屋里断电,又是夜里,非常黑,奴婢为了看清纸上的字,就跑到院子里,丘丘也跳到纸上来,奴婢在抓牠的时候无意中触碰到纸上一处,结果便时空交错,和丘丘一起掉落到大明。」

  「断电?时空交错?!」朱允炆艰涩地念着这几个字,「妳说的,朕怎么都听不懂?」

  「简单的说,就是我从几百年后的世界来到这里。」

  朱允炆盯着那个画轴,有些半信半疑,「妳是说,朕靠这件东西就可以离开皇宫?」

  「是的。奴婢相信上天把这件东西赐给我,又带我来到明朝,就是为了带一个人离开这里。」她急切地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请皇后也赶快过来,趁燕军还没有攻入皇宫,奴婢带你们一起离开。」

  「那……朕能到哪儿去呢?」

  这就把谢萦柔问住了,「这个,奴婢也不知道……但是,不论去哪里,总比坐以待毙要好。奴婢这就去找皇后,万岁一定要坚持到奴婢回来!」

  她跳下高台,却被萧离一把拦住,她只是笑着抬头说:「放心,我去去就回,你留在这里保护万岁。」又低声重复一次,「记住,是『保护』。」

  萧离担忧的看着她,还是缓缓点头了。

  *

  谢萦柔一路疾走奔跑,冲回坤宁宫后,就见有一些太监宫女已为皇后守节自杀而死,而皇后已经穿上只有朝会时才会穿的隆重礼服,一笔一笔精心地画着妆容,当她冲进寝宫时,皇后只是冷冷地说:「出去!太没规矩了。」

  谢萦柔却一把拉起她。「快跟我走。」

  皇后一下子甩脱她的手,大声喝斥,「大胆!妳一个小小的奴婢,居然敢碰本宫的手!」

  站在原地,谢萦柔直视着她的眼,「皇后是想和万岁一起活,还是独自在这里杀身成仁?」

  闻言,皇后陡然愣住,「万岁他……」

  「万岁在等娘娘呢。」她快速地说:「娘娘,不管您是不是很讨厌奴婢,是不是曾经想让奴婢死,但是奴婢不能让娘娘死,因为当年在我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娘娘收留了奴婢,给了奴婢一口饭吃,一条活路,所以奴婢也不会在大难来临之时,丢下娘娘!」

  皇后怔怔地看着她,忽然颤声说:「妳……妳可知道,当初我曾经派人要杀了妳?」

  她的声音凄厉,以为谢萦柔必然会大惊,没想到她却很镇定地点点头。「奴婢早就知道了。」

  「妳……不恨我?」她更加惊诧。

  谢萦柔苦笑。「如果我们是在几百年后该多好啊,皇后为了维护自己的爱情,只允许皇上娶一个妻子,皇上也只爱您一人,那您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烦恼了。」

  只见皇后呆若木鸡地站了片刻,忽然一把搂过她的肩膀,痛哭失声。「萦柔,萦柔,我一直把妳当作姊妹一样,但是万岁心中有了妳,就没有我了!我是皇后,妳要我怎么办?怎么办……妳别恨我……」

  「我知道,我明白,我不会恨您。」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皇后哭得妆容都散了,就在两人要走出坤宁宫的时候,突然有个太监惊惧万分地跑进来,大声叫嚷,「娘娘,外面有人封了我们的坤宁宫!」

  谢萦柔却发现那个太监神情有异,就在他跑近两人的时候,她猛地看见一把雪亮的刀袭向自己。

  「萦柔小心!」只闻皇后大叫一声,下一秒就挡到她身前,刀子瞬间没入她身体里。

  谢萦柔急得抄起一把凳子就砸了过去,那太监其实也是个胆小的人,吓得翻身就跑,谢萦柔大怒着又拿起一把椅子猛砸向他的后背,将那名太监砸倒,扑过去掐住他的脖子,厉声质问:「是谁派你来杀人的?」

  那太监哆哆嗦嗦地说:「是燕王,燕王要妳死,我、我没想杀害娘娘……」话音未落,只见他的嘴角流出一串血珠,竟然自杀身亡了。

  谢萦柔迅速回头抱住颓然倒下的皇后,心急的叫唤,「娘娘,您要撑住!我们赶快走!」

  她却摇摇头,苦笑,「这……就是天命所归,看来我……出不去了。」

  她美丽的面庞渐渐变得苍白,却终于绽放属于少女的光华。

  「终于可以回家去看看了……好想念……家中的枣树,那是我亲手种下的……萦柔,妳知道吗……妳笑起来的样子和我的小妹好像……可惜……她十三岁就病死了,从此……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娘娘……」谢萦柔的两行热泪就这样奔流而下,滴落到皇后身上。

  「燕子说……最不喜欢看我懦弱愁苦……我要笑着走才是。萦柔,妳走后,替我放……一把火,我不能……落于燕贼之手……再帮我转告万岁……今生虽然无缘……白首,但我不悔做……他的妻……」

  手下的气息渐渐停止,谢萦柔知道皇后已经离开人世,这是她亲眼目睹自己很熟悉的一个人就在自己身边死亡,虽然有无数的哀伤和悲痛,但是此刻战事紧急的形势,已经容不得她哀伤。

  从宫灯上摘下一根蜡烛,扯下几块帷帐,她抹去泪,点起一把火。

  凄然地望着眼前逐渐变大的火势,她在心中立誓。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她爱的人,接下来绝不能再让身边至亲至爱的人受到半点伤害了,绝对不能!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