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希望自己能将最重要的那个人藏起来,藏在硝烟背后,不受战火侵袭,可是我做不到。

  ——萧离语录



  过了将近一个月,朱允炆的身体慢慢地恢复,但是大伤元气,对朝政和军事的热情度也在渐渐衰退,好在与此同时,燕王大军已经被徐辉祖将军打败,进攻之势暂缓,朝中人莫不松了一口气。

  萧离已经好多天没有睡好觉了,这天早上他刚刚起床,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萧离,起床了没?」

  是金城燕的声音。于是他起身穿了衣服,开门问:「妳来做什么?」

  「来看你啊,怎么,不能来吗?」她笑着捧起一个食盒,「我昨晚亲手包的饺子,是你最喜欢的荠菜馅,来尝尝看。」

  他侧身让她进屋,「妳哥不是要妳尽量少来这里?」

  她一边打开食盒,一边把随身带来的醋和酱油摆好,「你不知道,自从我哥给了朝廷一百万两之后,朝里的人对我可有多敬重吗?现在没人再敢说我家的坏话了。」

  「妳一个姑娘家,还是少到处跑,一点姑娘的矜持样子都没有。」吃了一口饺子,他淡淡的劝。

  金城燕却笑得很乐。「吃我的东西还要教训我,好不好意思啊你?还有,你看你最近瘦成什么样子了?你们锦衣卫少抓点人,你就不会这么累了。」

  萧离的筷子陡然停在半空中,因为这句话听来异常耳熟。

  曾经,那个人也这么酸过他的。

  萧大人,都说北镇抚司现在好威风,这个月抓了不下二十个人了吧?人活在世上不容易,为什么不给大家各自一个退路?

  他的胸口一疼,像是快窒息了似的,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

  倘若她能回来,他但愿自己可以不要再这么「威风」。是的,人活在世上多不容易,为什么不能给彼此一条退路?如果皇上不是逼得这么紧,听信齐泰那个笨蛋的话,一年之内接连削藩,也就不会迫使燕王装疯卖傻,最后扯旗造反。

  而他这双沾满血腥的手,也不知曾逼得多少人无路可走,现在,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萦柔也被他逼上绝路,萦柔……萦柔……这个名字就像烙烫在他胸口的一个印痕,一旦想起就会痛彻心扉。

  「你怎么不吃了?」金城燕不解他的沉默,主动夹起一个饺子送到他嘴边。

  他拨开她的手,疲惫的说:「谢了,我现在吃不下。」

  「这是人家熬了一个晚上才包出来的,你这木头就不知道领情!」她娇嗔道。

  「不是我不领情,而是现在没时间吃。」走到门口,恰好一个属下来禀报。

  「大人,昨夜有人在西城一户人家里看到一个女孩子,很像谢萦柔。」

  「真的?」萧离精神立刻一振,「备马,带几个人,和我一起过去看看!」

  「萧离,你太过分了!」金城燕在后面忍无可忍,大喊一声,「昨天晚上我为  你包饺子包到凌晨,今早又忙着煮了送过来,好歹你也要装个样子吃几个吧?你就把我丢在这里,算什么?!」

  他挥挥手,想赶紧打发她走。「妳回家吧,我还有公事。」

  「什么公事,是假公济私吧!」她气极的挖苦,「是皇上要那个人,还是你要那个人?」

  「与妳无关。」他继续向前走,连看也不看她了。

  看他心急如焚的样子,金城燕终于信了自家兄长的话,心一揪,低声自语,「我哥和你为了那个女人都疯了。」

  这话声音虽然非常小,但是萧离却听到了,他骤然站住,回身厉问:「妳哥知道她的下落?」

  对上他寒剑一般的眸子,金城燕心中一颤,别过脸去,「我不知道。」

  他几个大步就走回她面前,两手如鹰爪一样狠狠箝住她的肩膀,「金城燕,妳若知道什么就不要瞒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只觉肩膀生疼,眼泪几乎都要流下来,「为了她,值得吗?萧离,她对你绝没有我对你好!无论皇上还是我哥,都围着她转,可是你们的眼睛就是不肯看看周围的人,皇后之于皇上,我之于你,难道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吗?!」

  望着她,萧离眼中露出一丝歉疚。「这是命。」

  「命?命中注定你就要喜欢她吗?」金城燕咬着唇瓣,残忍的在他心上刺下一刀。「可是你却得不到她。」

  深吸了口气,他才说:「我只要知道她平安无事,哪怕她永远不属于我。」

  金城燕闻言彻底呆住,泪水盈盈涨满眼眶。

  如果他所说的这句话对象是自己,现在她一定会立刻哭着扑到他怀里去,但是他眼中难得流露的一丝温柔却从不是为了她,这一刻,她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我再问一次,妳哥是不是知道谢萦柔的下落?」他一字一顿,大手捏住她的下巴。

  她咬紧牙,还是说:「我不知道。」

  「多谢了。」萧离赫然转身,已经得到了答案。

  *

  将近一个月都在同一个院落里生活,谢萦柔已经有些无聊了,虽然金城绝只要回来一定会陪着她聊天,但是聊得久了也会腻。

  「金城绝,我该回宫去看看了吧?或者,麻烦你帮我叫萧离来一下好不好?」

  今天一大早她提出这些要求后,他还是一贯的以温柔的微笑响应,「萧离那边很忙,皇上也没有来消息说可以让妳回宫,这样贸然回去不好。来,看我给妳带了什么回来?」

  随意瞥了眼,谢萦柔不禁惊喜地大叫,「天啊!你是怎么办到的?!」

  在她面前的,正是一盘极为诱人的红豆冰山。但是在明朝,这个东西不该出现啊……

  金城绝笑着将她拉到桌边,「妳上次提到这个东西,我想妳大概是想家了,费了好大的劲才在应天找到卖冰的人。这个季节虽然冷,但是要在应天找到一块干净的冰可也是极为不容易的,又要配上妳说的什么红豆酱,足足忙了我好几天。」

  他说话时,谢萦柔已经迫不及待地抓起盘子边的勺子开始吃了,虽然味道和二十一世纪的不一样,但是这种冰凉中带着甜意的感觉还是让她回味无穷。

  正在她大快朵颐的时候,忽然间,一件温暖的锦裘裹在她身上,金城绝的双臂从后面紧紧环抱着她,精致柔软的唇瓣就贴着她的耳垂,低声问:「现在妳觉得我像一杯热茶,还是这一盘红豆冰山呢?」

  她顿时僵住不敢妄动。「……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总能猜到我想要什么。」她轻声说:「谢谢你。」

  「妳知道我要的不是一句感谢。」他的声音充满魅惑,犹如夜曲在她耳边低回,「萦柔,从来没有哪个女子让我为她这么费心过,所以我要的回报自然也不简单。」

  「我、我以为你只是想要个懂你的人当朋友……」

  「朋友?这么说也可以,但我要那个朋友的期限可是一辈子,一辈子待在我身边的知己良伴,束缚着彼此直到死去的对象,妳懂吗?」

  在他手里的,本该是他的,就算一时半刻不在他手上,只要他想,无论花多少代价也定会抢来牢握在手上,这就是他的信念。

  他很轻很轻的宣告,呵出的气让谢萦柔不自觉的发起抖。

  「我,我给不起,你会失望的。」

  这一个月来,他对她的好她不是没有感觉,出其不意给她的惊喜甚至总能让她开怀大笑,如果以他这样的殷勤去对待别人,只怕那人早就举白旗投降了。

  可是她的心里已经先住了一个人,那个人不会给她什么奇珍异宝,只会给她编笼子,自己弄得满手伤;吹笛给她听,保证她不会有危险;她哭时也只是笨拙的安慰,说不来好听话,看起来真是样样不如他,可是一旦住进心里了,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却都是让她怎么也忘不掉的。

  「妳怎么会给不起呢?只要妳愿意,当然就给得起,或者妳觉得我不够诚意,希望我昭告天下,明媒正娶?」

  她小心的动了动,却发觉他压根没有放手的意思,拥抱的力道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错觉,只能胡乱的找话说,想转移他的注意力。「我……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认定我?」

  「我说过,在我眼中,妳够好。」

  「……但这个理由不足以说服我。」

  过了片刻,金城绝笑着叹了口气,松开她,抬起她的下巴,状似无可奈何。「好吧,我只能说妳是我命中的克星,从我第一眼看到妳之后,就被妳的古灵精怪所迷。怎样,这么说是不是就能博得妳们女孩子的芳心?」

  她尴尬一笑,「你很善于谈情说爱。」

  「以后只对妳一人调情。」

  天啊,他怎么总有办法把她的话拉回来?这样她要怎么终结这个太过暧昧的气氛?!

  金城绝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的唇瓣,她一惊,感觉到他的呼吸已经扑面而来,急忙推开他。

  示好被拒,金城绝眼里闪过一丝微怒,但很快就回复如常。「没关系,我说了愿意等,只要别让我等太久。」他笑,执起她的手掌,如当日情景一般在她的指尖轻吻了一下。

  谢萦柔迅速抽回手,立即跑出屋子,走上照影桥,俯下身,有些苦恼的看着水面上倒映的自己。

  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金城绝的表态,让她确定自己该拉开距离了。

  突然,水中的影子被风吹乱,倒影中,她身后那堵原本空荡荡的围墙上乍然出现一个人影,她轻呼一声,怔怔地看着水中的影子由碎乱转为平静,看着那个人逐渐清晰的容貌。

  陡然间,她惊喜万状地倏然回头,叫出那个在她心中反复念过无数次,骂过无数次,又思念过无数次的名字。

  「萧离!」

  笑脸刚堆出来,心中一股怨气也跟着生起,她又板起脸,有些气怨的挖苦。

  「舍得丢下你那堆公务过来看我了?」

  萧离的神色却出乎她的意料,像是惊喜,又像凝重,跃过高墙后的他一步步走向她,目光紧锁在她身上,让她最初的那点玩笑之心也不由自主地收了起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