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曾杀人无数,但是却为了她第一次学会救人。即使全天下的人都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动容分毫,但是见到她的眼泪的瞬间,我却不能漠视。为了她,背叛了燕王,我无悔。

  ——萧离语录



  北镇抚司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来的,但谢萦柔不一样,她曾经和萧离一起来过,所以有许多人认得她,再加上她掏出宫里的腰牌,所以向来严防死守的大门就让她轻而易举地进去了。

  「萧大人在东南边的房里审问犯人,姑娘还是先等等吧。」一个锦衣卫这样答复她。

  「哦,好,我就在这里等吧。」她很怕看到萧离横眉竖目,满面狰狞审讯犯人的样子。以前从书中和电视里,她看过太多关于锦衣卫如何残酷审讯的资料,不想自己因为看到那些血腥的画面,而毁了萧离在她心中的印象。

  她是在萧离上次带她看大米的那间房里等他的,屋内还有一部分大米,但已经没有上次多了,想来那个笨蛋是真的把米拿去换银子。屋子里的陈设之简朴,比起刚才豪华精致的金城阁来说,简直是天壤之别。

  她在外屋转了好半天都没有等到人,就无聊地踱步到里屋,才想着该怎么打发时间,外面就有脚步声传来,她一时玩心兴起,想吓他一跳,也希望这样逗他能让他忘记刚才的丢脸事情,于是她一转身,躲到里屋的房门后面,没想到进来的人却不只萧离一个。

  「这里说话方便吗?」另一人是个年纪很大的太监,声音尖细,谢萦柔透过门缝,一眼便认出那是司礼监的秉笔太监崔公公。

  他来找萧离做什么?

  萧离淡淡地说:「在我的地盘里,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崔公公忙道:「事关机密,总是要小心防备才好,我当然也知道萧大人是绝对靠得住的,否则燕王怎么会那么信赖你呢?」

  听见这话,谢萦柔的心立刻向下一坠,原本不想面对的,在这一刻也似乎不得不面对了。

  「王爷那边有什么消息,你就快说吧,你我在这里密谈太久,也会引起旁人的注意。」萧离清冷的声音又起。

  「王爷说,此时我方尽占上风,计划短则半年,多则一年就攻下应天,朝中还有些碍手碍脚的人,希望大人能帮忙除去。」

  「王爷指谁?方孝孺、黄子澄他们?」

  崔公公摇了摇头,「王爷说那些不过是读多了无用书的酸腐文人,满脑子忠君爱国、仁义道德,不足为惧,倒是兵部侍郎、刑部侍郎以及户部尚书,这些人一直和王爷作对,又是万岁的心腹,如果能把他们除去,对万岁定是个沉重的打击。」

  「知道了。」萧离依旧淡淡地回应。

  但这三个字中暗藏的杀机却让谢萦柔浑身轻颤,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这一步使她不小心踢到了身边的椅子,即使是轻微的响动,依然让萧离警觉地看向这边。

  「怎么了?」崔公公也吓了一大跳。

  「没事,大概是耗子又来偷粮食了。」他没有任何动作,调回视线继续说道:「你走吧,事情我都知道了,带话给王爷,这几日我会办妥。」

  谢萦柔浑身发冷,环臂抱紧自己蹲坐在地,听见「嘎吱」的开关门声,过了好一阵,才勉强冷静,缓缓地站起,不料一抬头,不由得呆住。

  萧离就站在她对面不过两步远的地方,面色淡漠地瞅着她。「妳藏在这里做什么?」

  她的脑中霎时空白一片,她还没想好该怎样面对这个确定是敌人的萧离。

  「……我在等你,想和你道歉。」末了,她只是傻傻地说出初衷。

  「不需要道歉,我也不生妳的气,妳走吧。」他硬邦邦地下逐客令。

  低着头向前走了几步,她又回头,犹带一丝希冀地问出口,「萧离,你要替燕王去杀人,是吗?」

  他抿紧嘴角,眸色更黯了,「这与妳无关,若是再多问,妳就不要想离开这里了。」

  「你想杀我灭口?」看着他,她觉得失望又心痛。虽然他们认识时关系不是太好,可这阵子相处下来,不也已经可以算朋友了吗?她给他帕子,他替她编笼子,难道这些,还比不上那个遥不可及的燕王吗?

  她凄然一笑,「前几天我还说要和你做朋友,结果今天你就要杀我灭口,这个世道真是可笑。但是萧离,别让双手沾染太多血腥。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不想看你沦为燕王手中的一颗棋,将来他登基为帝,可以修改明史,而你却会被说成杀人凶手,为后世唾骂。」

  她脸上显而易见的失望让萧离心一紧,可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这样他就不必再担心她会因他而受波及了,这是个拉开彼此距离的好机会,是他能保她远离这淌浑水的契机,于是他冷冷地看着她。

  「天下大事面前,妳我都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燕王于我有恩,有恩不报的人比畜生还不如,一样要遭到别人的唾骂。」

  「那不一样啊!」她急切地说,下意识想拉住他,可却被闪开,她眼神一黯,站在原地,用恳切的眼神看他。「你现在如果帮建文帝,就是正义之师,如果你帮燕王,就是反贼了。」

  「妳也说燕王将来登基称帝会修改明史,我未必会被说成反贼。更何况,一个虚名对我来说本就无所谓,当锦衣卫的人还怕被人骂吗?」

  「你怎么……这么死脑袋!燕王对你有什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效忠他?难道万岁有什么地方亏待过你吗?」她激动地大骂,眸里泛出水光。

  萧离的嘴唇翕张了一下,最终将视线调往别处。「忠臣孝君,一身不二许,我既已先跟了燕王,就不会再许身万岁。」

  她忧伤地望着他,知道他就如离开弓弦的箭,一去绝不回头了。

  「……那你就杀了我吧,反正我回去有可能会告密的。」她定定的看着他,眼里写着坚定。

  迅速回过头,萧离凝视她许久才说:「妳走。」

  闻言,谢萦柔还没来得及诧异,房门便条地被人推开,一道尖细的声音立时刮进耳里。

  「萧大人,不能放她走,她若回宫,你我都会没命!」

  萧离浓眉立时一凝,「你怎么还不走?」

  崔公公反手关上门,紧张的压低声音,「萧大人,你不要聪明一世胡涂一时,这个丫头是万岁的心腹,回宫之后肯定会把我们供出来的!不能留她活口!」

  他说话的语速非常快,那尖锐的声音刺得谢萦柔耳朵生疼。

  然后,她呆呆地看着萧离一步步向自己走近,感觉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再然后,一方帕子突然覆到她脸上,空气里倏地飘起一阵浓厚的腥味。

  颤抖着手拿下帕子,谢萦柔呆呆地看见崔公公咽喉中剑,睁大双眼倒下的模样,想叫却叫不出声,完全被吓住,只感觉到有人在她肩膀上用力一推,低喝了一个字。

  「走!」

  接着她就被他从屋里猛推出来,房门倏然关闭,里面比死还要寂静。

  她呆呆地抓着帕子定在原地,脑中空白一片,直到有个锦衣卫好奇地过来问:「谢姑娘,还没有看到萧大人吗?」

  她这才惶然醒悟过来,头也不回地疾步跑了出去,眼泪控制不住的奔流。

  她早知道这是个腥风血雨的时代,也深知大开杀戒的最后一刻还没有到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真正面对最黑暗场面的瞬间,她还是没办法平心静气。

  萧离没有杀她灭口,而且还为了救她杀了那个崔公公,不会惹祸上身吗?他该怎样掩饰,怎样向外人交代?

  朱允炆那里,她到底该不该说燕王命令萧离去做的那些事情?如果不说,会有很多人死于萧离剑下,但如果说了,死的就可能是萧离。

  她怎么能……怎么能让萧离去死……

  就这样心绪纷乱的无声掉泪跑了很久,直到自己筋疲力竭的时候,才看也不看地在一旁的台阶坐下。

  没多久,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她听见有人在问:「姑娘怎么又回来了?」

  所以她呆呆地抬起头,依稀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不一会儿工夫,便被人握住双手,然后一道温柔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萦柔,遇到什么事了吗?」

  她只是愣愣地看着那个人,看着那张俊美温柔的脸,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想说吗?那么进来陪我喝一杯吧。」

  她被拉着进了一座很漂亮楼里,一杯酒被端到她眼前,她机械性地喝下,辛辣的味道立即窜入咽喉,让她立刻剧烈地咳嗽起来。

  一只轻柔的手在她背后拍打着,「要听个故事吗?」

  「好啊。」她含含糊糊地回应,「要是好听的故事,不要杀人的。」

  那人一笑,「不杀人的故事还会是个好故事吗?好吧,我尽量少讲血腥可怕的事情,只是这个故事的确算不上美妙。」

  「许多年前,有一片海岛,海岛附近有四个小国。之所以说他们小,是因为和中原大明比起来,他们的国土总和还不到大明的四分之一,虽然这四个小国彼此牵制,也各有矛盾,但臣民生活得都还算安逸自在。

  「许多年后,蒙古人中的英雄带着数十万大军铁骑远征海外,路过这四国时,恰逢这四国国力最弱的时候,于是成吉思汗就一举踏平四国的土地,从此,这四国从历史中完全除名,再没有人提起,而这四国的后人就只得飘零海外,寄人篱下,孤苦无依。」

  谢萦柔只是静静的听,没有说话,心情却渐渐平静,脸上也回复了些血色,那人便又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这四国的后人中,也有不甘心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的,他想:既然祖辈可以创下那样辉煌的基业,为什么他不能?于是他从最苦的事情开始做,扛米袋、参军,也曾经为了让小妹吃到一顿她喜欢的白米饭,辛辛苦苦彻夜为有钱人家的少爷赶写诗文。终于,渐渐的,他长大了,财富也随着年纪越来越多,但是心中却很寂寞。」

  就算她再迟顿,听到这里,也该知道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谁了。「他不是还有妹妹?」

  「是啊,那是他最亲的人了,但是妹妹早晚有一天也会嫁人,到最后剩下的还是他一个。萦柔,这样的人不可怜吗?」

  倏然间,她的脸颊被人托起,那双幽亮如星子般美丽的眼,与她的紧紧对视。

  「所以,他很需要妳,妳又怎么能拒绝他呢?」

  她有些被眼前这双眼蛊惑了,也被那个温柔的声音包围了。

  无论是在几百年后的世界,还是建文三年的大明朝,从没有人这样明白地表达过需要她,这样赤裸裸地向她坦露情意。

  「金城绝……」她幽幽叹息,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回复清明,「你的故事很好听,也很感人。」

  金城绝轻轻摩挲她的脸庞,眼中有着对一切誓在必得的决心,而那一切,自然包括她。「这不是故事,妳如此冰雪聪明,应该知道我说的就是我自己。」

  「我能猜到,但是,我不认为这个故事该与我有关。」

  「本来或许和妳无关,可是在我遇见妳,发现妳的不凡之后,就想让妳和它有关了。」

  拉开他的手,她问得犀利。「为什么?你该知道,我不可能信你会对我这貌不惊人的小宫女一见钟情,所以,是因为我能预知世事吗?」

  「萦柔萦柔,妳不该因我的背景就全盘否定我的心,这对我来说并不公平。」金城绝眼中流光一闪,蹙起眉,很是伤心。

  他是一湖春水,在烈日下泛着诱人的波光,即使是一个简单的皱眉,也是风流俊逸,别有风情。

  谢萦柔其实没想问出个答案,她知道,若这个人自己不说,谁也别想摸透他的真正心思,所以只是敷衍的响应,「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

  见她起身要走,金城绝忽然从后面拉住她,「别让我等太久,萦柔,我近日可能要离开应天,如果妳想逃开日后的决战,妳知道我可以带妳一起走。」

  他握住的不是她的手掌,而是她的指尖,轻轻擒住,却让她不能轻易挣开。

  「萦柔,这算是妳我的一个约定,妳要记在心里。」

  说罢,他忽然低下头,轻吻住她的指尖,没有攻击,但是足够霸道。

  谢萦柔并没有避开,只是下意识地望着另一只抓着巾帕不放的手。那帕子很眼熟,前阵子她才丢在一个男人身上,说好不准还的,没想到他仍是退回来了,还是用那般血腥的方式。

  她曾经想和那人定下朋友之约,被笑幼稚,如今,却有个捉摸不定的男人愿意与她定下生死之约。

  她该答应吗?能答应吗?

  *

  之后的几天,谢萦柔一直是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挤满了许多人的脸和未来会发生的事,每天不断地占住她的思绪,怎么地无法睡好。

  因为一直称病没有去给朱允炆上课,终于有一天,朱允炆带着萧离一起来看望她,一同来的还有太医院的首座大人。

  「萦柔,妳怎么会突然生病呢?妳看朕最近跟着萧离练功夫,连咳嗽都不会了,所以朕带了萧大人来,想让他也教妳一些简单的强身健体招式。」

  她强撑着笑回应,「奴婢可不敢练功夫,万一练得粗手笨脚,打翻了盘碗怎么办?」

  「赵大人,你要仔细诊治,如果诊错了萦柔的痛,朕一定不会轻饶。」朱允炆的口气非常严厉,赵大人连忙称是,开始为谢萦柔仔细把脉。

  终于,他把完脉,和朱允炆说了几句宽心的话,说她不过是劳累过多,又忧心如火,内焚五脏,导致气血不畅云云。

  趁朱允炆聆听赵大人诊断的时候,谢萦柔飞快地打量了一下萧离,他看起来和过去没有太多不同,只是当她望向他时,发现他也在专注地看着自己。

  于是她别过脸去,躲开他灼人的目光。

  想了这么多天,真对上了,她还是不晓得该怎么面对。

  朱允炆听完太医的说法,马上说:「看来是朕不好,给妳派了太多事情,把妳累坏了,从今以后,这宫里宫外妳可以自由出入,也不必专职做任何事情,就好好休息休息吧。」

  她强笑,「万岁不要太纵容我,已经有不少人在背后说闲话了。」

  「不必在意他们的话,他们不过是嫉贤妒能的小人罢了!」他恨声道,「倘若有人说妳的坏话,妳就直接告诉朕。」

  「是,那奴婢到时候可就要放肆了。如果得罪了哪位大人,萧大人还要罩着我啊。」

  她故意开了个玩笑,想看看萧离会怎么响应她,却听见他冷淡地回答。

  「谢姑娘有万岁保护,不需要萧离这样的小人物。」

  闻言,她的心顿时冷了。

  这算什么?保她一次后,就要切割出两人的距离吗?这是对她仁至义尽的意思吗?

  正巧坤宁宫的一位小宫女来传话,说皇后请皇上到前殿,朱允炆犹豫了一下,柔声说:「萦柔,妳和萧离先说说话,朕去去就来。」

  他走后,只剩一片死寂,过了好一会儿,闭着眼睛装睡的谢萦柔忍不住了,睁开眼,看到萧离依旧注视着自己,不禁心头火起。

  他想保持距离,她不就不和他说话了吗?干么还一直杵在这里不走?她也是有骨气的,要当陌生人,她一定可以做得比他好!

  「你不必为了万岁的命令站在这里,你要守的是万岁,不是我。」她瞪着他,「我睡觉的时候也不想别人看着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