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了?」皇后凑过来想看信的内容,但朱允炆却一反手将信纸捏在手里,压在椅背上。

  谢萦柔也不明所以,虽然信没有封口,但她没有偷看,根本不知道内容到底是什么。只是朱允炆这个人向来温文尔雅,从不生气,到底金城绝写了什么让他发这么大的火?

  「万岁,如果他不同意就算了,何必和他生气?毕竟他现在人在应夭,难道万岁就真的奈何不了他?」不知详情,她只能先这么安抚。

  朱允炆转过目光望着她,像是充耳未闻,表情很紧张。「他刚才和妳说了什么?」

  谢萦柔斟酌片刻,只将两人的部分对话说了出来,至于那些有藐君之嫌的话,正如金城绝所说,她就是说了,他也不会承认,所以她只字未提。

  但是朱允炆听了之后,眉头依然紧锁,摇了摇头,「不对,他说的应该不只这些。萦柔,妳还有什么话瞒着朕?」

  心跳登时加快,该不会金城绝那个家伙反咬她一口?她急忙解释,「真的没说什么,只是这家伙说话阴阳怪气,半真半假,他的话有几句可信?万岁可千万不要被他挑拨。」

  「他没有挑拨妳和朕的关系。」朱允炆咬着牙,「他只是和朕要一个人!」

  「嗄?」谢萦柔又不懂了,「意思是说如果这个人给了他,他就肯借万岁银子吗?」

  朱允炆没有说话,但面沉如水的表情已经等于默认。

  皇后原本一直沉默着,此刻终于开口,「万岁,他要的人该不会是萦柔吧?」

  谢萦柔先是一怔,接着哈哈笑起来。「怎么可能?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宫女,在他眼中和路边杂草没什么区别,他怎么可能拿二百万两银子换我?」

  可没想到朱允炆却深深地盯着她说:「他就是要换妳。」

  她登时震住,「这、这不可能……」

  金城绝竟然肯用二百万两的巨资来交换一个她,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他从朱允炆那里听到她可以博古通今吗?

  「妳想和他走?」朱允炆见她半天不说话,更加激动地高声问:「妳真的想和他走吗?」

  「当然不是!」回过神,谢萦柔立即大声说:「奴婢只在宫里,哪儿都不会去的。」

  朱允炆这才轻舒一口气,「好,有妳这句话就好,朕也不会答应将妳交出去的。」

  闻言,皇后皱着眉说:「可是万岁,前线的军饷……」

  朱允炆几乎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口气冷硬地怒答,「朕不会拿萦柔去换那二百万两银子!这件事不许再提!」

  当着外人面前被斥责,皇后嗫嚅了下唇,没有再出声,眼里除了愤怒悲伤,还有一点微弱的怨怼。

  *

  一转眼,已经三年了。

  三年了,她穿越时空,莫名其妙地坠入明朝整整一千多个日夜,随着靖难之役逐步升温,她平静的生活也渐渐崩坏。

  谢萦柔发誓绝不再接近金城绝,这样至少可以远离一处是非,但天总是不从人愿,几天之后,皇后便又要她送信给金城燕,这一次送信的地点就是金城阁。

  她苦着脸讨饶,「娘娘,可不可以换个人去?我怕见到金城绝那个人,怕到时候又让他生出什么是非……」

  「不,本宫只信得过妳。」皇后的态度异常坚定。

  她没办法,只好照办。

  只是路过一家酒肆时,忽然见几个外国人骂骂咧咧地从里面走出来,像是很生气,接着店铺里的伙计也跑出来,不甘示弱地扠腰大骂。

  「没钱吃饭还敢硬闯?看你们金毛碧眼,大概都是妖怪!」

  正在犹豫是否要过去当个翻译调解一下,却见萧离从斜对面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沉声问:「出什么事了?」

  「大人,快替小人做主!」那伙计冲上去就是一古脑的告状。

  那几个外邦人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也看得出来萧离是个宫,于是也想跑过来解释,两边人这么撞在一起,几乎又要动起手来。

  萧离脸色一冷,大声说了一句,「埃拉夫油!」

  「天啊,他居然……」谢萦柔在一旁听了,冷汗登时直直滑落,心中大叫「不好」,恨不得立刻飞身过去捂住他的嘴。

  几个外邦人听到萧离的话之后先是一怔,接着便指着他,当街狂笑不止。

  萧离和属下都觉得莫名其妙,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四周,恰好一眼就看到谢萦柔,便唤道:「谢姑娘,麻烦妳过来一下。」

  她马上低头,想装死的钻进人群中,但是才转身,萧离就挡在她身前。

  「妳跑什么?」看她的行为活像只耗子似的,他索性将她的脸托起,发现她表情有异,有些了然的瞇起眼。「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是妳告诉我的那个意思?」

  「……不是。」哎呀,怎么偏偏在两人感情稍微好一点的时候,让他遇到外国人啦……

  「那是什么意思?」轻掐她的脸,他的声音带着威胁,手劲却很轻。

  「是……我喜欢你。」

  一瞬间,四周一片死寂,就在谢萦柔以为萧离要一拳把自己打倒在地时,忽然听见他转过身,大声道:「来人,把这几个番邦人带回去,我要亲自审问!」交代完便放开她,头也不回的甩袖离去。

  这让谢萦柔万分不安,想追过去和萧离解释,但又想起皇后交代必须在日落前把信送到,于是她一咬牙,忍住追去的冲动,快步往金城阁冲。

  本来她想,只要把信送到金城阁的门僮手上就行,但没想到上次引领她上楼的那个管事却坚持要她亲自上楼。

  她只得硬着头皮上去,却没有看到金城燕的影子,正在奇怪,身侧却突然有个人影如鬼魅般欺近,从后面抱住她的腰。

  「难道万岁答应我的要求了?」那清幽的笑声立时让谢萦柔打了个寒颤。

  「放手,我只是来送信的。」她试着挣了挣,没有挣开,但她没有表现得惊惶失措,只是冷着脸命令。

  「果然有胆色,难怪万岁那么宠爱妳,二百万两都不能让他动心割爱。」金城绝这才松开手。

  在他松手的瞬间,她立刻旋身,并退了几步。「你……为什么要对万岁提出那样的要求?」

  他轻笑,「因为我很喜欢妳,不行吗?」

  「喜欢到要用二百万两买我?不觉得太贵了吗?」

  挑起唇角,他不疾不徐的回应。「我想要的东西如果可以用钱买到,我就会不惜花费重金。」

  「你以为所有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她鄙夷地看着他。

  「直到现在还没有我用钱买不来的东西。」他顿了顿,「但是显然妳可能会是第一个意外。既然萦柔觉得用钱买妳是侮辱,那么用人换呢?妳肯不肯?」

  「用人?」她面露狐疑,「什么人?」

  「我。」他笑得猖狂,一个欺身便再度环住她的腰,这一次,他的脸与她近在毫厘,彼此呼出的气息都可清楚地感觉到。

  谢萦柔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不露丝毫慌乱之色。「金城公子是在和我表达爱慕之情吗?但是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可以担得起您这份关爱,只怕您是表错情了。」

  「也许吧。」他像是在试探她底线似的,再靠近她一寸,以火热又暧昧的低语在她面前说:「但是我很想知道,表错情之后的结果是怎样的……」

  说完,他的脸倏然压下,但谢萦柔早有准备,马上撇开脸,他的唇就落在她的耳垂上。

  那一瞬间的冰凉触感如电般让她浑身一颤,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在下一秒抬起脚,狠狠地踩向他。

  金城绝闷哼一声,松开手,但难得的是脸上还能保持优雅的笑。「原来是只凶狠的小野猫,这样更好,我喜欢女孩子有个性一点,不要唯唯诺诺的。」

  「这封信交给你妹妹,我走了。」她气红了脸,将信用力丢到他身上,甩头就向外走。

  可身后的男人还在说:「要怎样才能让妳动心?或者,妳希望能做朱允炆的皇妃?」

  「少胡说八道!」谢萦柔回头瞪了他.一眼,「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耍心机的小人!」

  「不喜欢我,难道要喜欢木头吗?」

  这一问,让谢萦柔想起萧离的脸。萧离,萧离,她刚才无意中伤害了他,要赶快去道歉才行!

  于是她飞也似地跑出金城阁,自始至终都不晓得,金城绝在看到她匆促离去之后,更加诡谲的眸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