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有宫女提着一个笼子迎面跑过来。「谢姊姊,皇后娘娘问妳怎么去了那么久?」

  谢萦柔喘了口气才说:「告诉娘娘,万岁已经吃过了,今晚先不过来。」

  那宫女好奇地打量着萧离和她,屈膝一礼,「萧大人好。」

  「妳带着丘丘出来做什么?」谢萦柔接过她手中的笼子。

  「丘丘一直在笼子里转圈圈,娘娘让我哄牠,可我哪会啊?谢姊姊,还是妳来吧。」小宫女噘着嘴,委屈地说。

  谢萦柔笑着叹气。「我就知道牠也不喜欢这个笼子,没办法,住不到牠喜欢的地方,牠就是这副懒鬼样。」

  「可是司礼监的人说这是最好的笼子了,是张公公翻遍了库房才找到的。」

  谢萦柔耐心解释,「但是这不适合仓鼠居住,笼子里应该有种圆形的小轮子,可以让牠跑起来,牠天天在里面运动也省得肥死。」拍了拍笼子,把丘丘吵醒后,看着牠不满的小脸,她有些遗憾,「可惜,这种笼子这里没人会做。」

  她转头,发现萧离还站在那里,有些惊讶。「萧大人还没有走?」

  他凝眸望着她,「今日……多谢了。」

  她霎时咧开嘴角。「你今天和我说了两遍谢谢了,不用客气,否则我会受宠若惊的。我一高兴,以后就不生你的气了。」

  萧离挑起眉梢,缓步转身,走向外宫门。

  小宫女这才悄声说:「谢姊姊,妳刚才居然敢扶着他走?这皇城内外的人都怕他们锦衣卫,尤其是这个萧大人,不知有多少厉害的大官都栽在他手里,我平时见了他连大气都不敢出的。」

  谢萦柔看着萧离略显艰难的步态,呵呵笑了起来。「他人还不错,就是笨了点。」

  *

  大约过了半个月,有一天谢萦柔替朱允炆上了一个时辰的课,无意中发现萧离站在殿门外,便问:「万岁又叫萧大人了?」

  朱允炆这回显得很释然。「有人揭发王崇寿通敌之事,证据确凿,朕就叫萧离把人抓了,现在可以证明他没有背叛朕,是王崇寿作贼喊抓贼,故意陷害,所以朕还是让萧离入宫教朕武功。」

  闻言,谢萦柔心中暗自感叹:官场之事真是一天一变,风水轮流转得快。

  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穿的衣服。遗憾,是天蓝色的,早知道他要来,就该改穿绿色的才对!她眼珠子一转,笑着跑回屋,真的去换了一件绿色的衣服。

  「唉,换一次衣服都这么麻烦!大明人就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很多不便吗?」她嘀嘀咕咕,好不容易把衣服换好,还重新梳了个新的发式,等跑出来时朱允炆已经不在了,只剩下萧离一个人默默地擦着一杆长枪。

  「万岁走了?今天你们练枪啊?」她好奇地凑近。

  将枪放下,萧离看了她一眼。「妳喜欢绿色?」

  「嗯。」谢萦柔把食指一竖,横眉竖目的威胁他,唇角却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我知道你不喜欢,但不许你说我穿绿色很难看!我警告你,这可是我的地盘。」

  他好笑地看着她,「这是天子皇城,万岁的所在,何时成了妳的地盘?」

  她被堵得无话可说,最后开始耍赖,「不管,反正你要记得,你既欠我钱,又欠我情,所以在我面前不许反驳我的话!」

  面对她的刁蛮,萧离又不说话了,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她。

  他望着她的眼神好像变了,不是平日里的冷淡疏远,或是鄙夷讽刺,那种深幽中常着一点黯光,长长久久的专汪。让谢萦柔心头再度怦怦直跳。

  「干么?你又想笑我什么?」心跳紊乱,她警惕地回视,做好御敌准备。

  「这个给妳。」他从旁边的一处空地上拿起一个东西交给她。

  谢萦柔乍然呆住。那是一个竹子编成的圆形笼子,旁边还开了一道小门,门上挂着精巧的小锁,笼内有个用树枝及竹藤做成的小滚轮。

  「这,这……」向来伶牙俐齿的她变成了结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这种东西吗?」他不甚确定的问,「给那只老鼠住的地方?」

  「丘丘不是老鼠,是仓鼠!」她急切地纠正,又迫切地想知道这笼子的来历,「你去哪里买的?我以前在街上找过,都没有这种笼子,连司礼监的张公公都找不到。」

  「我编的。」萧离的目光幽远,看着远方,「小时候家穷,姊姊和娘要编做一些筐子去卖,我偶尔帮忙,就学会一些技巧。」

  好似一下子掉进一张看不见的网里,被网得密密实实,又软软柔柔,谢萦柔呆怔着看他,好半天才低低的说:「你这个人真让人好奇。」

  「嗯?」他不解地皱眉。

  「本来以为你就是一颗冷血无情的石头,没想到一次次的,你又让我看到心思这么细腻的一面。萧离,你为什么要当锦衣卫?」

  他顿了顿,「因为没有别的选择。」

  她轻声问:「燕王和万岁,你觉得哪个人好?」

  他看她一眼,这一眼或许是警觉的,也是分析的。

  谢萦柔明白他不说话是因为不能说。也不该说,但还是忍不住想劝他。「萧离,这个天下早晚都会是燕王的,有没有你,都将会是他的,但你要小心,因为朱棣是个心狠手辣、鸟尽弓藏的人,这一点比起他老爸……比起先皇,毫不逊色。」

  他沉默着,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谢萦柔叹口气,转着手中的笼子,「谢谢你帮我做了这个笼子,从今天起,我都不会再跟你生气了。」她伸出小小的手,平摊在他面前,「萧离,我们做个朋友吧?我希望我的朋友都能平平安安的。」

  他看着她真挚的眼,又看了看面前那只小巧的手,终年结冰的心终于被那发了芽的情绪融化,变得柔软起来。

  他没有告诉她,其实他是喜欢绿色的,尤其看到绿色穿在她身上,配上她明艳的笑容,真的可以让他回忆起在边关沙漠中体会春风拂面的感觉。

  他也没有告诉她,为了这个笼子,他精挑细选了好几天的竹子及树枝,又亲自画了图样之后才着手制作。

  北镇抚司的兄弟们都很不解他,没日没夜地关在屋子里做这么一个古怪的东西要干么,甚至放下许多公务没有处理,对于他这个平日里每天都要处理至少几十个案例、十几个犯人的诏狱统领来说,实在是罕见的怪事。

  可当他看到她见到这个笼子时又是惊喜又是感动的表情,便觉得心里好满足,那些为她做的,再没有说的必要,只要她喜欢,就够了。

  着迷地望着她如花般灿烂的笑靥,萧离以惯有的沉默掩饰内心的喜悦。

  「怎么?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吗?」她的手一直伸在那里,脸又皱了起来。

  眼中都是她娇嗔的脸,一只大手本来犹豫着伸出去了,却在半路又收了回来。

  他是随时可能消失于世的叛贼,怎么能和她靠得更近?那会害了她的,还是维持现状吧。

  收回手,他竟觉嘴里有些苦涩。

  谢萦柔很是失望,「大男人怎么这么不痛快?」她强行拉过他的手,用力地握了一下,然后坚定地说:「这样就算和我约定好了。」

  「约定什么?」他看着她还拉着自己的手,有些气恼,但还有更多感动。

  笨女人,怎么会硬要和他扯上关系呢……

  「约定好我们是朋友了,从今以后不会做背叛朋友的事情,不会惹朋友生气,也不让朋友伤心……」

  撤回手。他强压下满心的欢喜。「幼稚。」

  此时朱允炆从内殿走出,「萦柔,妳和萧离过来一下,朕有话问你们。」

  谢萦柔幽怨地瞪了萧离一眼才跑过去。「什么事?」

  「听皇后说,妳曾经去给金城燕送过信?」

  见她变了脸色,他又笑,「妳别怕,没事,皇后已经和朕说明白了,朕不会怪她。眼下朕地想请妳做回信使,帮我送信给金城绝。」

  「送信给金城绝?那要奴婢去做什么?随便派个人去送信不就行了?!」她不大想见那个漂亮得不可思议的男人,直觉告诉她,他很不好惹,尤其是他眼里太过明亮的精光,让她很是害怕。

  朱允炆摇摇头,「朕并不是只要一个送信的人,而是要一个能替朕和他谈判的人,想来想去,就只有妳合适了。妳身分简单,无论说对说错都无关大局,加上妳又聪明机敏,一定可以从金城绝那里得到朕想知道的答案,所以妳就不要推托了,朕意已决。」

  听见这话,谢萦柔登时苦了脸,「那万岁想让萧大人做什么?」

  「朕想请萧大人做妳的保镖,陪妳一起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