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不要天下,从来都不要,王位对于我来说只是个无聊的玩意儿,当我闲了倦了,可以随意摆弄。我也不要女人,因为我不相信会有哪个女人值得我放在眼里。倘若有一天,我真让一个女人站在身边,必然是因为我让她偷走了我的心。

  ——金城绝语录



  这日,谢萦柔捧着点心盘来到干清宫求见,听守在门前的宫人说万岁正和众大臣商讨战事,她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外的萧离。

  「萧大人怎么不进去?」和他并肩站着候传,她好奇的问。

  萧离偏头看了她一眼,今日的她穿着嫩粉色衣裙,显得更加灵动。

  发觉自己心思浮动,他连忙撇开目光,直视门板。「万岁并未叫传。」

  谢萦柔闻言,想了下,小声问:「燕王是不是又打胜仗了?」

  他的目光未变,心里却有些诧异。「战报在兵部。」

  「哼,没有战报你就不知道了吗?谁不晓得天下就数你们锦衣卫耳聪目明,简直比狗仔队还厉害!」猪头,竟然连看着她说话都不肯!

  「狗仔队?」他蹙着眉,不解地又将视线调转到她脸上。

  但久等不到宫人传唤的她压根不理他,径自扯开喉咙大喊,「万岁,奴婢奉皇后懿旨送点心来了!」

  不消片刻,门内便立即有了响应,「萦柔吗?进来吧。」

  看了身边人一眼,他还是那副波澜不兴的死样子,谢萦柔皱了皱鼻子,踏进门,将盘子端到桌案上。

  两边文武大臣不少,桌上堆满了公文,每个人都死气沉沉的,她好不容易才腾出一个地方将点心放好,正要离开,朱允炆却忽然抓住她的手腕一下,「萦柔先别走,在这里等一等,我吃完后妳再把盘子带回去。」

  「哦,是。」

  她以为他会很快吃掉那盘点心,没想到他一点也没有停下公务的样子,一直和群臣商议战局,足足又说了大半个时辰,说到她都快站不住了,只能不停来回偷偷换脚站立。

  终于留意到她别扭的站姿,朱允炆一笑,推开手边的地图和笔墨,说道:「众卿先退吧,大家累了一夜,也该回去休息休息了。」

  当所有人都退走后,他看着她笑,「让妳久等了,搬张椅子坐下来,陪朕吃好了。妳吃早饭了吗?」

  「还没有,万岁的饭奴婢可不敢吃。」谢萦柔也笑,眼角余光瞥向大殿外面,一个铁塔式的身影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万岁,萧大人还在外面呢,要不要叫他进来?」刚才她才站没多久就脚酸腿麻了,那个呆子不晓得站了多久,铁定比她还难受。

  「哦。」朱允炆的态度很奇怪,并没有立刻说话,吃了几块点心之后,他才缓缓说:「朕现在真的什么人都不敢信了。昨晚王崇寿说,萧离和金城绝私交密切,很有可能和燕王有关,金城绝就是萧离引荐给朕的,所以,朕真的怕萧离他会背叛朕。」

  谢萦柔一惊,沉默许久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万岁认为萧大人会吗?」

  「不知道,所以朕把他叫来,却又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朱允炆很黯然,「为什么忽然间全天下的人都好像是朕的敌人?」他专注地凝视着她,忽地冒出一句,「萦柔,妳不会背叛朕吧?」

  闻言,她灿烂一笑。「当然不会。万岁和皇后待奴婢这么好,奴婢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啊,万岁别胡思乱想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不是两军交战时最忌讳的事情吗?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萧大人是叛臣,万岁也不要冤枉了他。」

  「……是啊,妳说的何尝不是个道理。」朱允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端着盘子再出来时,萧离还站在那里,谢萦柔看他额头上都冒出汗珠,官服衣领上也有了汗渍,很是同情,就悄悄靠过去,趁他不备,往他手里塞了个东西。

  「拿着。」

  萧离不明所以的接过,低头一看,竟然是块点心。

  她压低声音,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小声说:「我猜你没有吃早饭,这是我偷来留给自己的,先给你吃。万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空见你呢。」

  闻言,萧离顿了下,心头骚动又起。

  别人对他好,他可以平静的拒绝,或理所当然的收下,可她的小动作,却总是令他觉得温暖,她之于他,恐怕越来越特别了……

  「御用之物,我不能要。」他反手推回给她,不想她惹麻烦。

  听见这话,她马上又变了脸。「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她朝他翻了个白眼,忽然又掏出个东西丢给他。「我好人做到底,不跟你计较,帕子给你用,再还我我就咬你!」说完便嘟着嘴走了。

  接住她丢来的绢帕,一缕淡香飘散,将萧离心上扎了根似的不知名感觉拉出了芽。他没有出声叫住她,只是看着她走远,才收回目光,把帕子轻轻折好,收放在靠近心脏的地方。

  晚间,皇后又要谢萦柔去问朱允炆是否要到坤宁宫用膳,她见朱允炆甚至取消了每日必定的学文习武,只怕是不会来了,但还是奉命跑了一趟,没想到萧离居然还站在那里。

  「万岁还没叫你进去?」她诧异地走近他。

  萧离一语不发地看她一眼,摇头,又径自盯着门板。

  见状,她皱眉,在宫人来宣她进殿后,郑重其事地对朱允炆说:「万岁,娘娘问您要不要过去用晚膳?」

  「不了,我刚才已经喝了一碗粥,吃了点小菜。」这一天他大概也忙了很多事情,看起来更加疲倦。

  沉吟片刻,谢萦柔终究开口了,「如果万岁没事和萧大人说,不如让萧大人先走吧,北镇抚司也不是很闲的地方。」

  朱允炆抬头看她一眼,「妳是在为他求情吗?」

  知道是自己多言,但是看见外面那个已经被暮色笼罩的身影,她还是忍不住点头。「就算是奴婢为他求情吧。万岁自己都说没有证据和把握证明萧大人可能有叛逆之举,如果伤了萧大人的心,万岁不是平白少了一个忠臣?」

  朱允炆沉思许久才点点头,「好吧,朕给妳这个面子,听妳一次,告诉萧离,他现在可以走了。」

  闻言,她高兴地蹦出去,跳到萧离面前,「万岁让你先走,他今天没事了。」

  定定地看着她,片刻的沉默后,他低低说:「多谢。」

  「不必谢我。不过你确实欠了我一个人情。」她哈哈笑着,拉他一把,「还不走?」

  没想到萧离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她连忙用自己的身体顶住他,大吸一口气,「你好重。」

  「对不起。」他想退开,但站了一天,双腿已经麻木了,几乎走不动。

  谢萦柔见了,干脆将他的胳膊挽到自己的脖子上,「我扶你走。」

  他立刻摇头,还直想推开她。「光天化日,男女授受不亲。」

  她死命抓住他的手不放,斜眼一瞪,「少来这些老夫子说的迂腐话!上回你抱我到北镇抚司时怎么没想到这些?我又不会赖着你娶我。」说完她不由分说就一手拉着他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另一只手则环在他腰上。

  起初萧离走得很别扭也很艰难,两只脚就像是灌了很沉的铁铅,拖在地上慢慢挪动。

  这一路上,少不了许多诧异的眼光,可谢萦柔都当没有看见,直到她感觉到头上也有两道目光在注视着自己时,才抬起头朝萧离嘿嘿一笑。

  「你盯着我看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很重啊!我很怀疑你是故意把所有重量都压在我身上的,看不出你身材挺棒,但是却一点也不瘦。」

  这女人,怎么对男人说话这般轻佻……

  女人,原来他已不知不觉将她看作女人,而非小丫头了吗?

  「行了,放开我吧,我能自己走了。」他像被烫着似的急急抽回勾着她的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