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谢萦柔不禁语塞。的确,若不是他的那一推,她肯定会破相的。

  可是……还是好心疼啊!她的古董梦就只维持了短短几分钟而已耶,而且接下来她就要过完全没有零用钱的生活了,叫她怎么不伤心啊……

  「……唉,谢谢你。」

  闷闷的鞠了个躬,她觉得好心疼,可也没办法,一块玉佩换她已经够普通的脸,算是值得了。

  迈开脚,她有气无力的就要离开,没想到走没几步,就被拉住。

  「干么?」回头,看见萧离抓着她的手,仍旧没啥表情,她也没心情和他斗嘴了,所以只是死气沉沉的问了一句。

  萧离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要留住她,只是看到她光芒尽失的模样,就是不习惯。

  她……不适合这种表情。

  「那个……我现在要去送信,如果有时间还要哀悼一下月俸凭空消失这件事,所以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好不好?」她想自己还得消沉半天才能回复正常,等把皇后的事情办妥,再放空个几小时,回去应该就可以让皇后看见她正常的笑脸了。

  「我……赔妳。」

  「嘎?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谢谢。」好奇怪,他怎么突然要陪她?

  「我是说……算了,跟我走。」

  萧离忽地揽住她的腰,低说了声「对不住」,就抱起她纵身飞掠起来。

  「啊!你要干么啦~」脚下腾空,又在人家屋顶飞来飞去,怕高的谢萦柔吓得半死,只能紧抓着萧离的衣襟尖叫。

  几个纵步后,两人落在北镇抚司门口,萧离看着怀中紧闭着眼,还抓着他鬼吼鬼叫的小女人,唇色有着不自觉的淡薄笑意。「到了。」

  经过方才的急行,现在她的脸上因大喊而泛着红润,尖叫的模样也很有活力,对,这样才是他认识的爆竹丫头。

  发现脚踏实地后,谢萦柔才缓缓睁开眼,阖上还在大叫的嘴,好奇的打量了下四周。

  北镇抚司?他带她来这里干么?

  疑惑浮上心头,谢萦柔正想开口问,脸一偏,才发现自己居然还在他宽大的怀中,他身上好闻的气息一点一点的钻进她鼻子,熏红她的脸。「放我下来!」

  她这一叫,萧离他才惊觉自己还未松手,赶紧放下她,甚至还退开两步。

  「我不是故意的。」

  「哼!」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脸还是红扑扑,「要是故意,我早就咬你了。带我来这里到底想干么?」

  他没回话,只是径自走进门,见她站在门外不肯进来,便停下来回头看她,示意她跟进。

  谢萦柔眉一挑,勇敢的跟了进去,司里的主簿和锦衣卫们都很好奇地看着他们俩,但大概是萧离平时积威甚重,竟然没有人过来问候一句。

  他一直走,最后走进一间屋子里,等到她也跟进来了,才说:「这些东西如果妳搬得走,就算是赔给妳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低头一看,竟然是几袋大米。

  「我弄坏妳的玉,自然该赔。」

  看他冷着脸却说得认真的模样,谢萦柔只觉一肚子的闷气都突然消失了,她别扭的说:「干么要赔,你是为了救我才——」

  他立即截断她的话,「弄坏就是弄坏了。」如果只要赔钱就能让她回复气力,他少一点大米也无所谓,因为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太伤眼。

  「你……」她有点想笑。这个人,好像没有那么坏?

  萧离坐下来,拍拍粮袋,慢悠悠地说:「我一个月的月俸是十五石大米,这里剩下的大概还有三四十石,妳扛走二十石,应该足以赔妳那块玉佩的钱。」

  她呆呆地看了那些大米好一阵,终于还是笑了。「我又不是贩卖粮食的,这么多大米,我怎么扛得回去皇宫?」

  「我找人帮妳扛。」他说着就要起身去叫人。

  谢萦柔连忙摆手,「算了算了,不用那么麻烦了,大米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吃吧。」

  「站住!」萧离忽然喝住正在往外走的她。

  「怎么?我不让你赔钱,你还要拦我?告诉你,我今天是身负皇命出来的,要是耽误了我办事,你……」

  啪嗒!突然一件东西迎面飞了过来,落在她肩膀上,她低头一看,是一块方方大大的白帕子,「给我这个东西干什么?」

  「擦擦妳的鼻子。」撇开头,他淡淡地说。

  「鼻子?鼻子怎么了?」她这才觉得鼻子有股腥味,用手背一擦。哎呀,竟然流血了!

  糟糕,她这个天热就容易流鼻血的毛病居然又出现了,而且出现得这么不是时候,让人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真是丢脸!

  这时萧离却走到她面前,然后低下头看她,那灿黑的瞳眸是那么样专注,看得谢萦柔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莫名其妙的怦跳迅速。

  看着她,他缓缓伸出手……

  「啊!」她轻呼一声。

  「暂时不流血了。」收回掐住她手腕的手,他又退后一步。

  他的离开,让谢萦柔得以喘口气,她急忙摸了摸鼻子,果然不流血了。「原来你不只会三脚猫的功夫,还有点江湖郎中的本事。」

  虽然很想好好感谢他,但是才在一个异性面前出了那么大的糗,她实在没办法好好面对人家,只能这么挖苦。

  好在萧离不和她计较,只是看了她一眼,「妳不是还有事忙?」

  「哦,对,我要去送信。」她急忙往外走。

  只是走到一半,一个锦衣卫又过来禀报,「大人,金城姑娘来了。」

  一听到这个姓氏,谢萦柔下意识的停住脚步。

  只见一个身着杏黄色衣裙的少女浅笑吟吟地走进来,直朝着萧离娇声说:「没想到你真会往这里,还以为你又跑到外面去抓人问案了。」

  「有事?」虽然他问得简洁,但看得出来和这个少女是熟人。

  谢萦柔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是糟糕透了,这新衣本来是年前皇后赏赐给她的,今天好不容易穿出来了,但是衣领和胸前现在都是斑斑血迹,难怪这个姓金城的少女一看到她,就问萧离道:「这是你的犯人?」

  萧离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谢萦柔,淡淡的笑意转瞬间在眼中逝去。「债主。」

  「债主?」那少女看了看谢萦柔,又把视线转回萧离脸上,「你会欠债?欠了多少钱?」

  「十两上下。」

  少女从袖子中拿出一张银票,随手丢给谢萦柔,「喏,这是二十两,应该够帮他还债了吧?」

  捏着那张银票,不知怎么的,谢萦柔心里像有小刺在扎似的,很不舒坦,原本没打算和萧离拿钱的,但看现在这个场面,她决定改变心意。

  「够是够,但我现在不要他还了。」勾起唇,她笑得很无害。

  「为什么?」

  「有萧大人这样的人欠我钱,我宁愿多做他几天债主,说不定将来哪一天他会对我有用。」抬起头,她笑着将银票递回,「姑娘姓金城,不知道认不认识金城燕?」

  少女有些讶异,「我就是金城燕。」

  「那姑娘认得当朝皇后了?」

  「当然认得。」

  「那就好,省得我再跑断腿。」呼出了口气,谢萦柔从怀中掏出皇后交给她的信,似笑非笑的看了萧离一眼。「这信是皇后陛下托我转交的,现在任务完成,我要回宫了。」

  「稍等一下。」金城燕当着他们的面将信拆开,看了看后笑道:「原来妳就是宫中传说最得皇后皇上宠信的谢姑娘。我很好奇,妳怎么会和我们这位萧木头结上梁子?」

  「木头?」她又看向萧离,然后小声嘟嚷,「我倒觉得叫他石头最合适。」

  金城燕挽起萧离的胳膊,状似亲昵。「我早就劝你小心点,做了那么多坏事,一定得罪了不少人,不要像唐朝的周兴一样,最后落个请君入瓮的下场。谢姑娘这样的当朝红人你怎么都敢得罪?」

  「金城姑娘说笑了,我只是个小小的奴婢,这会还要赶回去复命呢,就先告辞了。」谢萦柔皮笑肉不笑的欠了欠身,转身就走。

  金城燕那种说话夹枪带棍的方式她懒得去计较,只是那个萧离好歹也应该算是明理人,怎么也没开口说一句?

  哼,看来果然官场无好人,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就是多如过江之鲫!

  甩甩头,昂着脑袋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萧离的声音忽然在后面响起——

  「喂——」

  叫她?她又不是没有名字,喂什么喂!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

  「干什么?」转过身,她挤出一个和好看差很多的假笑。

  她……不开心?为什么?他又做错什么了?方才他想还她钱时,她明明还笑着的。

  萧离很专注地盯着她,百思不得其解,可看着那张很假的笑脸,又觉浑身不舒服,却不知问题出在哪,好一会儿,他才慢吞吞地找到一句话说。

  「妳穿绿色很难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