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谁家天下〈胭脂泪·上〉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是一个烽烟四起的时代,人人皆为棋子。

  ——萦柔语录



  明建文三年,五月初七,应天府,帝城春暮之时。

  萧离奉命入宫面圣,本来他该和指挥使王崇寿大人一起入宫,但是临出门前,听到手下禀报说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人在宫门前发生口角,几乎动手,王崇寿就命他过去看看,调停一下再入宫。

  临分手前,王崇寿一脸严肃地说:「告诉他们,都什么时候了,国难当前,居然还有心思和自己人打架?如果让燕王的人知道了,不就平白被他们看笑话?!」

  等到萧离把事情调停好后再入宫,已经是未时三刻了,迎面遇到他的人,凡认识他的,莫不恭恭敬敬地问候一声,「萧大人好。」

  而不认识他的,见旁人对他这么恭敬,也会忍不住问一句,「这人是谁啊?」

  「连他你都不认识吗?他是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萧大人啊!」

  「哦——就是那个救过先皇的命,两朝很器重的『铁血冷面』萧离萧大人?」

  「不是他还能是谁?」

  「那他怎么会这个时候入宫?」

  「谁知道,希望不是哪个大人又要倒霉了……」

  这些闲言碎语萧离都听在耳朵里,但他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理睬。

  在旁人眼中,像他这样的锦衣卫一旦出现,就犹如亮出一道招魂符般让人心惊胆战。

  不过今日他们想错了,万岁将他们南北镇抚司统领和锦衣卫指挥使王大人同时招入宫,一定不是为了哪位大人造反谋逆的事情。

  事实上,现在最让万岁焦头烂额的不是城内,而是城外,是自万岁登基的那一刻起就如阴影般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他周围,如梦魇缠身,阴魂不散的那个人——皇叔燕王朱棣。

  路过一棵槐树时,突然间「啪塔」一声,有个东西从上面直直地摔下来,差点砸到他,幸亏他眼捷手快,将那件东西猛地抄在手中,但翻手一看,他却愣住了。

  居然是双绣花鞋?!

  「下面那个人,可不可以帮我去拿梯子啊?」树上突然传来一个女子清脆的叫声,还带着几分焦躁,或是欣喜?

  萧离缓缓抬起头,不动声色地看着从繁茂枝叶间探出来的一双脚——雪白的丝袜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灰尘,裙襬都弄脏了,但那个女孩子的上半身还在树枒间拚命地构着什么,嘴里不停低唤,「乖孩子,到这里来,快到这里来啊。」

  原来有人先她一步上了树?但他的目力向来敏锐,怎么今天拚命地看啊看,却看不到树上有第二个人影?!

  倏地,那女孩子欢呼一声,像是抓到了什么,开始碎念了起来。「你这个坏东西,害我差点从树上摔下去,说!该怎么罚你?罚你三天不准吃东西好了……喂,下面那个人,你有听见吗?可以帮我拿一下梯子吗?」

  前面一句话萧离不知道她是对谁说的,后面一句却明显是在对他说,他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一瞬不瞬地盯着从枝叶掩映间探出脸来的少女。

  那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大概只有十六七,或是十七八?看服饰,该是宫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宫女而已,大概是跟在皇上皇后身边比较久了,口气有些骄横,而且显然也不认得他这身官服。

  无所谓,他必须赶赴皇命,大可不必理她。

  但是右脚刚刚迈出去一点,树上那个人就大声喊了起来。「喂!你不会这么没道义,丢下我不管吧?」

  果然很嚣张狂妄。萧离的唇角微微勾了一下,难得有心情幼稚一回。「我没有梯子。」

  「没有梯子你也不能把我丢在这里吧?早知道当初我好好学怎么下树就好了,老爸只教我上树逃命,没教我下树保命……算了,看你这个样子应该会点三脚猫功夫,不然你上来抱我下去好不好?」

  萧离不由得瞇起眼。三脚猫功夫?这句话对他这个号称锦衣卫第一高手的人来说,还真是种挑衅。

  「男女授受不亲。」迈开脚,他直截了当地丢下她,大步流星地走了。

  既然她有本事上得去,就也会有本事下来,毋需他操心。

  快要走到干清宫的时候,忽有太监来转达,「萧大人,万岁在坤宁宫等您。」

  「坤宁宫?」他疑惑地皱了皱眉。坤宁宫是马皇后的地方,万岁不是向来在干清宫会见外臣的吗?

  但既然圣旨如此,他当然照办而行。

  进入宫内,马皇后并不在殿里,建文帝朱允炆斜坐在一张软榻外侧,头微垂,低低的和王崇寿在说着什么,一见到他来,被阴云笼罩的清秀面容上才露出些许释然。

  「萧离,你终于来了。」

  「参见万岁。」他跪倒在地,行了君臣大礼。

  「起来吧,不要那么拘谨,靠过来一点,有些话朕要私下和你们说,不想外人听到。」

  外人?萧离忽然明白为什么王子会将他们见面的地点改变了。

  「万岁怀疑干清宫有奸细?」他一语中的。

  朱允炆的眉头紧锁着,几乎是从登基之日起就一直这样紧锁眉心。当年还是皇太孙的时候,他本是以「亲善怡人」出名,但是显然皇上这个担子夺去了他身为年轻人该有的欢乐和活力。

  「不只是那里,朕怀疑燕王的人已经渗透到了朕身边的各个地方,所以朕现在真的很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找你们来商量一下。怎么裘荣还不来?」

  裘荣是南镇抚司的统领,听皇上问起,萧离立即回应,「臣等也是听说京中有些人可能是燕王派来的,裘荣在入宫前刚刚得到密报线索,要紧急去查证一下,稍晚便会入宫。」

  闻言,朱允炆立刻紧张起来,握紧拳头大吼,「看!看!果然是这样的!朕就知道!黄子澄、方孝孺他们都指天发誓地说,朕身边都是忠君爱国的臣子,要朕不要胡思乱想,但是……你们看……这东西昨夜就出现在朕的寝宫门上,要朕如何安睡?如何能不胡思乱想?!」

  朱允炆激动的从袖中拿出一张已经被捏得皱皱巴巴,快要被汗水浸湿的纸,纸上只有几个字,这几年中他们所有人都再熟悉不过的字。



  燕王清君侧,黄方误君国。



  一见到这张字条,萧离和王崇寿都变了脸色。原来竟然有人将这样的字条深夜送到了万岁的房门外,那就是说,来人如果要杀万岁,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朱允炆离开软榻,在厅内急切地来回走动,「你们看朕该怎么办?兵部那边,齐泰的忠心朕是信得过的,但是这种事情他查不来,只能让你们锦衣卫去查,你们务必要给朕查出,到底是谁在朕的房门插上这张字条,到底是谁在替皇叔传信,要朕的脑袋?!」

  「是,臣等明白。」

  说完了这件事。萧离和王崇寿正要离开,朱允炆却又叫住萧离。「萧离,你等一下,朕还有话要和你说。」

  王崇寿明白主子是想和萧离单独说话,便先行告退。

  只是当他一走,朱允炆便倾低身子,手掌握得更紧,用比刚才更低的声音对萧离说:「萧离,你帮朕查一查,王崇寿是否可靠?」

  萧离面色一凛,「万岁是说……」

  「朕得到一些消息,据说早年王崇寿曾经和四叔打过蒙古鞑子,只怕他心中念着旧情,不会狠下手去查燕王的人,或者他自己根本就是……」

  朱允炆说到这就说不下去了,看得出来他非常紧张焦躁,似乎周围的所有人他都不敢相信。

  萧离深俯下头,用盘石一般的语气,响应了最简单的字。「是。」

  此时有太监在门口禀报,「万岁,坤宁宫的谢姑娘在宫门外等陛下很久了,是否……」

  就见朱允炆原本如暗云遮天般的愁苦表情一下子明亮了起来,直起身子,大声回应道:「萦柔来了?宣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彷佛是在等他这一句等了很久,一个明丽的声音飞快从外面飘了进来。「万岁,奴婢奉皇后之命来问您一句,今天的午膳要一起吃吗?」

  「好,叫皇后到这边来吧,朕要把萧大人引见给她。」

  「萧大人?」那声音带着几分困惑,声音的主人已经走进到殿中,与正好转身的萧离面对面,一下子,那人便气恼地用手指着他大叫,「原来是你!」

  萧离面不改色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子——身形不高,刚到他胸口,一身嫩黄色的衣裙,但他记得她刚才穿的是青葱色的。五官端正秀丽,双眸顾盼生辉。

  看样子,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宫女,若说有什么特别,就该是这个小女子刚才曾经和他有一面之缘——被他丢弃在大树上的缘分。

  「萧大人?」那女孩儿盯着他的脸,哼哼一笑。「哦——我知道了,就是北镇抚司的萧大人嘛。原来只听说你是个铁血冷面,我看,还应该叫你『冷面无情』才对!见到弱女子身陷危难,居然见死不救,袖手旁观,真枉费你穿了这么一身漂亮的五品官服。」

  萧离被她挖苦,既不生气,也无表情,只是想着待会还要见皇后,就侧身让了一步,站到旁边。

  朱允炆听到这少女的话,不禁好奇地问:「萦柔,妳这些话所为何来?」

  谢萦柔又白了萧离一眼,「还不是为了丘丘?这家伙最近一直很懒,我便把牠随便放在笼子外面的软垫上,不过一转身的工夫,牠就跑到了屋外,我一路追啊追的,没想到牠不知从何时起,竟然学会了三脚猫的功夫,爬到树上,我也只好上树捉拿这个逃犯啊。」

  朱允炆大感兴趣她笑问:「妳上了树?原来妳还会爬树?」

  「在家时我老爸……咳,我爹常教育我说,女孩子要多学一门本事,所以找就学爬树啦。」讨厌,都三年了,她有时候讲话还是会跳针!

  「后来呢?」朱允炆听得饶有兴味。

  「后来?丘丘这家伙您还不知道吗?牠胆子小得很,跑到那么高的地方当然吓得不敢动了,还要靠我解救,可是谁来解救我啊?我挂在树上,上不上下不下的,想喊人救命又怕丢脸,正好这个时候,咱们英明神武的萧大人从树下路过,我请他帮我拿梯子,他却一声不吭的抬腿就走,做人做到这样绝情绝义的,还真是天下少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