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恋恋韶光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恋恋韶光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佟宽决定暂时沉默,仅以厉眼敦促对方。

  “是这样的——”章律师两手在空中比划一下,发现不知从何说起可以不涉及泄露客户私密,又得长话短说说服对方,他伤脑筋地以笔敲敲桌面,决定直接从高田这个人讲起。

  他尽量以平实不过份夸张的字眼说明张岳欣和高田的关系,回避了张岳欣罪证是否确凿的部份案情,将高田讨债定调为“强势”,投资人讨回公道的偶发事件。

  “人都找上门了,咏南不处理也不行,再说,这笔投资是基于张先生和高田的私交才发生的,高田背景不同一般,没这么好说话。张先生原本强力主张咏南彻底离开这里,一走了之,咏南不肯,她费尽心机说动张先生,动用了张先生秘密为她在国外开设的个人账户,将款项汇回,但也只及三分之二,没办法,她只好回巴西将她母亲留给她的房子托卖筹款,暂时延缓了高田的催债动作,剩下的部份,她向已移居美国的现任张太太和她三个弟弟动之以情,如果张太太愿意把手上的资产拿一部分出来解决,算是侥幸之至。到现在为止,张太太已经释出善意了,问题算是解决了。”

  佟宽惊骇良久,手掌使劲圈住杯体,动也不动,只低声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佟先生,别开玩笑了,这笔钱不是小数目,你当时虽然在大企业任职,见多识广,但也只是担任公司部门主管,能有多少偿债能力?况且,即使她后来知道你和陆家的关系,也不代表陆家愿意惹上这种麻烦。”

  “我是她丈夫。”

  “就是因为这一点,她才不想让这把火延烧到你身上,高田如果找上你,有一天也会找上陆家,这并不难想象。”

  佟宽低首揉了揉眉心道:“这几个月她都在处理这件事?高田不怕她一去不回?”

  “高老大可不担心这一点,她不回来,等张先生将来正式发监后,狱里多的是他的人可以伺候张先生。”

  佟宽目光一凛,点头表示明白,“所以她现在的打算是什么?”

  “分手。原本她以为可以不必走到这一步的,既然佟先生提出了离婚,她也认为对双方都好。呃……是这样的,不单是她父亲的问题,主要是这几个月她长考了一番,经过这些事,她认为当时结婚太冲动,没有考虑周全,你和陆家真正的关系,其实并不适合你和咏南走下去,还有你那些异性关系,她其实很介意……更何况她和张先生的父女关系对陆家而言太敏感了。今天把一切都说开了,就请佟先生平心静气,双方都不要有误解猜疑,这几天挑个时间办理登记手续吧。”章律师大为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该传达的事项都说明完毕,庆幸的是佟宽未有不良反应,毕竟佟宽本意根本只想警告逃妻,却弄假成真,更没料到个中有此番曲折吧?

  佟宽支手撑额,低眉思索,神情倒很平和,原有的愠怒似乎消失了,渐渐出现谅解的表情,连语气也柔和了:“你确定她想清楚了吗?”

  “她想了好一段时间了。”

  “好,那就这么办吧。”他挺直背脊,毅然道:“确切的时间我会再通知你,不过麻烦她这两天先到我的住处把她的私人物品搬走吧,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对了,别忘了那只狗,它烦了我好几个月,正好请她一并带走。”

  望着佟宽走出办公室的高大背影,章律师再度讶异得合不拢嘴,这个男人前后表现差池也未免太大了,决事毫不拖泥带水。他忽然想起前一天曾头痛地询问林咏南,佟宽真能无条件放手?他一点也不想和他交锋。她却无比肯定地点头:“会的,他曾经说过,人生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他会做到的。”

  他对这个男人又有了新的认识。

  仔细端详,她几乎瘦了一圈,或许旧时裤装尺寸不合,她今天仍旧穿了件连身及膝裙,露出纤苗的臂膀和小腿,因为无心打理,长发随意结个松辫子垂在胸前,年纪看起来又更轻些。不变的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在浅棕肤色的脸蛋上,闪着教人深思的神韵。

  她一进门,唤了他一声,照例活泼地咧嘴笑开,对着走到脚边朝她猛吠的芬达出声抚慰:“你忘了我吗?忘了吗?”芬达嗅闻一下,很快辨识出旧主人,开始兴奋地跳跃,她一把抱起长大不少的狗儿,不在乎沉重,立刻在客厅到处走动,东张西望。

  并非闲情打量他的住所装潢,她在寻觅她的箱篓,当时全未拆封,现在一个也见不着,多年物品无论再精简,至少也有二十箱,不可能一齐被堆置在屋内某个角落不被发现。

  她疑惑地看向佟宽,他没说什么,领着她走到客房,门一开,她满脸惊讶。

  室内原始的装修不知何时已拆除清空,靠左的那面墙装钉了两具置放杂物的多层木架,其中一具层架上整齐摆放了她所有的制作工具和漆料,另一具木架则放置了她的小型木作样品。房间中央设置了一张簇新的工作台,地板竟是新铺设的耐磨地砖。这是一间薪新的工作室,虽然面积略小,功能和从前那间相差无几。

  她嗒默无声许久,手臂因撑不住芬达逐渐酸软,不得已弯腰放开它,她一直不看佟宽。

  他在一旁解释:“以为你迟早会回来,先帮你把所有箱子拆了,东西全都收拾在屋里该放置的地方,如果要让我再一一取出来让你打包,我已经记不清了。”

  换句话说,这间房子消化了她所有的东西,若要巨细靡遗收拾装箱,恐怕不是两三天内能办到的,但这全是她的错不是吗?

  “还没吃午饭吧?先别忙,一起吃吧。”他径自走开。

  她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他为她安置了工作室这件事严重干扰了她的意志。

  她心不在焉地跟随他走到餐厅,发现他居然亲自下了厨,煮了一锅香味四溢的什锦汤面,两副餐具早已摆好。她瞪着锅里的内容发愣,食欲神奇地被勾动,忍不住弯起唇角微笑,摆脱了矜持,主动入座。

  对坐用餐,他不时抬眼审视她,吃得相当慢。她举止自然,表情恬淡,因为肚子异常饿,非常认真地在吃面,视线只落在碗里和锅里,一碗下肚,没想到单纯的肉丝味道意外地丰富,忍不住就要脱口赞赏他的手艺,嘴微张,两人视线相逢,她在他眼里看见了熟悉的温柔,及时抑制住冲动,垂眼盯住手里的碗。

  两人分吃了一锅面,她足足吃下三分之二量,他不置一词,意味不明地笑着。

  饭后她习惯性地跟着他收拾餐具,一起在厨房洗涤,为了冲淡尴尬,她说着简单的家常话,他自在地应和着,像从前一样。

  像从前一样。这个念头乍现,她伤神地揉着太阳穴,思索了一分钟,转身走出厨房。她打起精神,重新找出瓦愣纸箱,放眼四周,把辨识得出物主的东西逐一放进箱内。

  这不是件轻松的事,必须到处打开抽屉或橱柜费心挑拣。佟宽偶而靠近,单纯递茶水,并无开口,他或站或坐,保持一段距离观望,目光柔和。

  屋里宁静幽凉,穿插着芬达的滚闹低吼声,她紧咬牙根,加快手边工作。但流动的空气里弥漫着他的气息,他的足音,他接听手机的话音,他的无所不在让她的呼吸莫名发疼。彷佛隔绝了所有的氧气,逐渐地,她的呼吸开始不规律,心跳加倍急促。

  她惶惑地捧着胸口,蹲坐在地板上,虚弱的手劲再也无力移动纸箱半分。

  一道黑影背光俯看她,关切地问:“咏南,怎么了?”

  许久的噤声令她喉咙喑哑,发不出声。他静静看她半晌,递出一只手,就在她鼻尖,像根救溺的绳索,她交出左手,让他紧紧握住,他稍一牵曳,她轻盈的身躯就朝他攀附,他拥住了她,不费力地将她拦腰抱起。她将面颊偎在他肩上,强烈的心跳竟得到了神奇的抚平。

  她闭上眼,感觉到他在走动,他与她耳鬓厮磨。就这一刻,她不在乎他将她带到何处去,只需要那么一点点温存,她就能获得新生的力量,纵使是飮鸩止渴,也不想放开他。

  他小心翼翼将她放在床上,用指尖揩去她激动的泪水,亲吻着她的脸,一遍又一遍,然后环抱着她,待她慢慢睁开眼,与他咫尺凝视。

  她唤他:“佟宽……”

  “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

  他亲吻她的唇,摩挲她细致的颈项,柔软的胸脯,因消瘦而更纤薄的腰身,他用敏锐的指腹一点一滴感受她真实的存在。但是还不够,永远不够,他动手褪去彼此的衣物,用沉重的身躯覆盖住她,他要用全身的肌肤感受她,以强烈的yu/望和她彻底结合,在她身上留下印记。

  一反昔日的温柔耐性,他手劲粗放且大胆,一再让她感到迷乱和难以禁受的痛楚。他不思怜惜,强悍而热烈地进入她,他再一次用身体宣示,她永远都不该起心动念离开他。

  周围再度呈现异样的宁静时,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他不在屋里了。

  欢爱过后,她在他怀里睡了一阵,血液里的不安获得平静。不过几个小时,却宛如隔日,因为还是下午,不是她的睡眠时间,她自然地苏醒。

  穿上衣物,下了床,在屋里巡绕一遍,室内光线变幻成近晚的余晖。她唤了几声,确定他不在同一个空间里,感官不再受到牵引,脑袋愈发清明,一旦理智重新驾驭思维,懊悔的情绪继之而起,大量席卷她的知觉。

  她抓起背包,决定迅速离开,或许下一次来收拾东西时应该请章律师陪同,她不能再一次放纵自己。

  她快步走近大门,转动门把,只一下,便遇到了障碍,门把分毫未动。

  记得这道门安装了复杂的五段式门锁,她上下几个扭把都试了几遍,仍然文风不动。她弯腰觑看门缝机关,一再扳弄,详加研究了一番门锁结构,还是没撤。

  灵机一动,伸手掏翻背包里的手机,努力掏了半天,却触摸不着手机形体,定睛朝内一探,除了笔和面纸、几颗头痛药,重要的记事本和手机一起消失了。

  她惊诧不止,发了一会呆,排除几种可能性,回头在客厅寻找室内电话,拨了佟宽的手机。

  “佟宽,你在哪里?你出门时是不是不小心把我反锁在屋里了?钥匙呢?”

  一听见他的声音,她连声迭问。

  “不是不小心,是故意的,没有钥匙。”

  “……”她跌坐在沙发上,他连撒谎的意图都没有。

  “我在忙,好好等我回来,别到处乱翻,钥匙都在我这里,你找不到的。”

  “佟宽,别开玩笑了,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们刚才那样不能改变什么——”

  他抢白道:“我不记得和你说好任何事情过,协议书只是为了逼你出现,我手里的那份早就躺在碎纸机里了,别期待登记手续,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他口气平淡,不似有愠意,可也听不出愉悦。

  “你不明白,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你得放我出去——”

  “你说反了,应该是事情并不像像章律师说的那样简单,他搞错唬弄对象了。咏南,好好待着,那里可是十楼,别动任何歪脑筋,坐不住就做晚饭吧,我八点钟左右会到家。”

  “你想做什么?章律师不会听你的,他——”

  “他如果肯说实话,我保证他明天照样可以人模人样出庭辩护。”

  “佟宽——”

  耳边只听见断线的机械声,不再有其它。

  她抱头冷静思索。

  章律师的连络电话都储存在手机里,除了佟宽的手机号码,她一向没有花心思记亿他人号码的习惯,总是利用通讯簿直拨。没有了记事本,室内电话无用武之地,没想到他如此了解她的习性。对了,计算机!还有计算机可以对外联系。

  她花了半小时找遍整个屋子,连狗屋也不放过,最后颓然坐在地板上,欲哭无泪。

  佟宽果然带走了所有对外的联系工具。

  “你想清楚了?确定消息正确?”威廉皱着脸,反复再三询问同样的问题。

  合伙成立新公司方案已进行至一半,佟宽说撤资就撤资,怎不令人头疼?

  “别再问了,我不想再从头说一遍我是怎么威胁人家律师吐实的。”佟宽填了一些表格,交给威廉。“就这样吧,我这笔钱直接汇到这个户头去。”

  “自立门户一直是你的目标,真的不再多考虑?”

  “晚几年罢了,不急,我们还是可以合作,只是换你雇用我了。”

  “你确定张太太不会付尾款?再怎么说林咏南已付出一切,可以说一无所有,张先生费尽心机所做的那些安排,受益者几乎是他那个家,拿出九牛一毛解决这个燃眉之急根本是不痛不痒,她不担心自己的丈夫,也该想想钱是怎么来的?”

  “答应付尾款不就公开承认她和三个儿子手上有那些违法的资金?给了如果后患无穷,不如装聋作哑。咏南太天真,以为隔海打官司可以让张太太屈服,她不明白这种旷日废时的事是有钱有闲才做得来的。”

  威廉徐徐吐了口烟圈,嗤笑了一声:“不明白的是你吧?她就是明白得很才想离开你,她不愿意你跟着她耗在这种鸟事上啊。”

  佟宽看向威廉,他摩挲着下巴,万分不解的模样。“不全对,她后来已经知道我和陆家的关系,为什么还想离开?她明知道我从来就不在意能否顶着陆家光环的啊,更别说那些无聊的门当户对的了,再说如果我愿意出手,向陆家索讨那笔尾款也不是办不到,她何必自己卯足了劲承担?”

  “这就怪了,她成天就在你家,亲自问她不是更好?何必在这里玩猜谜?”

  他罕有地露出讪笑,“她最近在和我闹脾气,怎么都不肯说话。”

  “这更古怪了,她人都留下来了,还有什么脾气可闹?”

  “被关了几天出不了门,脾气自然不好。”

  “你关她?”威廉瞪圆了眼,烟屁股掉落在地板上。

  他面色一整,理直气壮,“是又怎么样?”

  “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事情解决了,我自然会放她自由,这笔款尽快汇到高田帐上,不可节外生枝。”

  他这几天也不好受,林咏南给人印象随顺坦率,拗起来可不是普通的程度。

  她认份地煮饭烧菜,打扫洗衣,晨起记得跳绳,就是一句话也不说,连托他买女性卫生用品也极不情愿地写在纸条上,夜晚坚持在沙发上就寝,完全不让他碰一下。孤枕难眠,他不是不想念那段小镇上的同居生活。

  这么善体人意,从不愿造成别人困扰的女人,为何在这件事上如此固执?

  心事翻涌,不经意想起了她曾经郑重其事对他说过的,而他当时不甚挂怀的话——“我相信你,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相信你。”,“所以,你也要相信我,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一定是因为爱你。”

  他凝眸思忖,盘旋在心头的某些想法隐约成形,对照林咏南的过去,那些想法越发清晰可见。

  他再次看向威廉,释然地笑了。

  门刚开了一缝,一只女性的纤细脚面瞬即卡在门坎,双手从内用力扳住门面,身子一矮,企图从他胁下窜出门外。

  他也不阻拦,大方地让门户洞开,不与她较劲。她赤足在走廊上奔跑了几步,察觉他不但没返身追逐,还直接走进了屋内,显然不担心她一走了之。她机警地煞停,倒退回门口,朝里探头探脑。

  他笔直站在客厅中央,伸长手臂,摊开掌心,上面分明是她的手机和记事本。

  这是放手还是求和的意思?

  她踌躇不前,与他保持距离,相互对望。

  他索性按开她的手机屏幕,点滑几下,拨出其中一组号码,对着手机道:“章律师……不,我是佟宽,麻烦您亲自向我太太说明事情现在的进展……对,就现在!”

  他向前把手机塞给发傻的她,让她凑耳聆听,她只应了一句,接着默听了五分多钟,听毕不置一词,幽幽叹了口气,表情复杂。

  “你说你相信我,是指无论我曾经对陆家怎么做,做了什么,你都能明白,也决不会阻止,对吧?”

  她调开视线,低默无言。

  “你不希望高田的事打乱了我对陆家长久以来做的决定,为了你那笔债款又得和陆家谈判,甚至委屈求和,你希望我贯彻初衷,心里永远好过,对吧?”

  她又叹了口气,咬着唇不说话。

  “所以,当你回巴西后,卖了房子,依然填不了那个洞,求援又遭张太太拒绝,你发现无法善了,那一刻才考虑离开我,因为你心知肚明,我必会替你解决这件事,再度和陆家纠缠不清,对吧?你要我相信你,无论你做了什么决定,一定是因为爱我……坦白说,是不是乔的那件事,让你下定决心,不再让任何人因为你而受到损害,一辈子感到遗憾?”

  她抬起头,不再回避他的注视,眼神坚定,“是,我想你可以承受失去任何人,你一直很坚强,这是我唯一放心的事。”

  “那么你也可以承受失去任何人吗?”

  这个状况她显然深切考虑过,所以不加思索答复:“我很高兴在小镇上和你一起生活过,那是这么多年来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如果可以永远保有这段记忆,不被后来的事消磨殆尽,我想我愿意承受。”

  说完,她像是想到了某件愉快的事,腼腆笑了一下,很快又颓然,“但是佟宽,我做得不好,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做得很好,我高估了自己。”

  他点点头,向前握住她的手,“在失去任何东西前,应该先努力不是吗?我很努力的保有你,你不也应该这么做吗?”

  她沉默不答,挣脱了他,用手背揩了揩两边眼角,抱起趴睡在她脚板上的芬达,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厨房走去,边走边如常地说:“吃饭吧,我煮了苹果咖哩饭,不过不太成功,这次将就一点,下次会改进。”

  他走进餐厅,站着不动,静静望着她在厨房忙碌穿梭的身影,听着碗盆磕碰的脆响,她斥责芬达胡闹的清扬嗓音,脸庞充满温柔地笑了起来。

  很简单,很纯粹,很自在。没有人知道,这就是他多年来真正想要的生活。

  但他有一辈子的时间让她明白。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