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恋恋韶光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恋恋韶光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刻雨又下了,即使隔音窗隔绝了倾盆大雨的噪音,窗内仍能感受到大雨的气势。

  林咏南食言了。

  一个月、两个月过去,她并未如期归来,通讯从繁多到寥寥可数,从热切到公式化报平安,他感受到了不对劲,但并未有所怀疑,他从不怀疑她。

  第三个月,她传了一通电邮,短短数行,自此不再捎来音讯,她切断了各种通讯管道,彻底离开了他的生活。

  终宽:这几个月独自在这里,我彻底想了想,我是真的爱你吗?还是把你当作乔?我见到他了,他很好,很幸福,即使有点遗憾,我已能坦然面对他。

  你和他不一样,谁也不能替代谁,我想,自始至终,我爱的还是他,纵使我永远不能拥有他。

  对不起,我还是喜欢这里。

  分手电邮!

  他从没想过会有女人以这种方式向他提出分手。

  因为太离奇,太像个玩笑,他拒绝接受,直接删除,不把那封短信郑重看待。

  但不能否认,她就此消失了,他甚至不得而知她的居住地,一个他以为永远不会和他产生关联的地方。

  唯一能获知她还平安的方法,就是通过章律师的间接转述,而所有的转述含糊其词,缺乏细节,说和不说差别并不大,只能确知她仍然和律师保持联系,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所以她存在得好好的,在地球的另一端。这个事实阻止了他的躁动,他明白事出必有因,推测她遭遇了心理的困境,但到底是何困境?

  他如常生活,如常进行他的工作规划,他是个冷静又有长足耐心的人,没有任何事能让他理智溃散,生活潦倒,他对自己挑选的伴侣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强烈信心,时候到了,她终究会回来面对他,无论原因是什么。

  他甚至不再猜测,他不做徒劳无功的事,她瞒着他必有瞒着他的理由。他只是不停地想起她,想起那段小镇上的夫妻生活,那段不被打扰的静好时光,像一幅温暖的油画,框住了他们的共同记忆。

  不知道在另一个陌生的小镇上,她是否依旧不畏雨势,骑着脚踏车急驰在大街上?那头长发应该又更长了吧?那里阳光更艳,她不怕晒,脸想必又更黑了。

  说不定,她不再骑脚踏车,而是重新驾骏那辆被她弃置多年的休旅车,过上翻山越岭的纵情生活,全心全意重拾那里的一切。他相信她可以做得到,她是他见过最具韧性的女生,纵使笑得很勉强,也绝少在角落里哀哀哭泣。

  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如果她选择了更好的生活,他愿意放手,但是他又坚信,没有人会比他更爱她,她一定能体会这一点。

  大概失神太严重,他被唤回注意力时,遭到威廉毫不留情的讽笑。

  “想也没有用,真不知道你们俩这个婚是怎么结的?摸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就胆敢结婚,我呢,也糊里胡涂去帮你公证,这下人跑了,还不知道为什么,陆晋又不承认他说了什么杀伤力的话。坦白说,这个林咏南也真不简单,整个人一团谜,她出这一手根本像温水煮青蛙,慢慢撤离你的生活,等你不知不觉淡忘她以后,两个人就莫名其妙分手了,连谈判都免了。”威廉捺熄了烟,斜瞅他一眼。

  “算了,怪不了人家,你更不老实。”

  因为他和林咏南一致认为,只要相爱,其它都不重要。

  “她不需要知道我那些事……她的狗还在我这里,她会回来的。”

  但无法忽略的事实是,她全都想好了,堆放在他住处打包成箱的私人物件她早就刻意清理过了。他曾一箱箱拆开翻寻,没有任何有关她在巴西的信息,只有其中厚厚一本几年前冲洗好的留念相本,全是一群异国年轻男女的出游记录,他轻易辨认出其中的乔,乔的独照占了三分之一多,即使是众人合照她也总是站在乔身边,笑得一脸阳光。

  这个男人,是林咏南第一眼见到他时特别留心的真正原因吧,他无意发现,他们竟有肖似的外形和笑容。

  “是吗?幸好留下的不是孩子,你上次不是暗示那位年轻有为的章律师要把那只狗送去动物收容所,结果呢?”

  “……”

  “‘悉听尊便’,我记得这四个字是他的回答吧?你那位逃妻根本不为所然。”

  他低头不语,不甚积极地翻阅堆在他面前已半小时的厚实文件。

  经过一分钟情绪沉淀,他集中精神阅读数页条文,谨慎圈出几个较有争议的法律字眼,无异议的部份拿起钢笔在空白字段签署姓名,将文件交给威廉,“这几个字请你的律师再斟酌一下用法,公司地点我还是建议别在你爸名下的大楼里设立,省得瓜田李下,又有人说我联合易家打击陆家。”

  “公司刚成立总要开源节流,他不收租金不是更好?”

  “那就把公司设在郊区厂办大楼吧,又宽敞又便宜,怎么样?”

  “你不知道我讨厌塞车上班吗?”威廉瞪眼。

  “那就搬到附近住啊,你想两全其美,又想让前女友刮目相看,可能吗?”

  威廉没好气地点起第二根烟,“好吧,我再找找看。”

  “你什么时候又开始抽烟了?家里不是禁烟很久了?”他陡然注意到。

  “现在才发现?被甩了以后啊,反正没人唠叨了。”

  佟宽意味深长地笑了。

  他迅速收拾好桌面散乱的纸张,张望一眼外面的雨势,忖度一下时间,抓起提包就要离开。

  “喂,急着去哪?”

  “律师事务所,找那位章律师。”

  林咏南消失前,章律师见过佟宽两次,两次都印象深刻。第一次佟宽当着他的面吻了林咏南,第二次佟宽陪着她来到事务所询问官司细节,全程几乎由他发言,问题尖锐又周延,身为律师的他数度难以招架,不由得起意敬而远之。

  没料林咏南消失后,佟宽无端成了他的常客,每一次见面客套话不多,接下来的会面时间,他便被对方强大的意志力逼使,非说出林咏南的下落不可。

  他气势不如佟宽,嘴巴可是一等一的紧,客户的隐私只要交给他保证牢不可破。但两个男人的冷场对峙不可能成为常态,毫无进展又充斥专业术语的对话只会激怒对方。绝非他过敏,有一次他甚至感觉到佟宽如炬的眸光射出隐隐杀意,他慢慢相信这个男人逐渐起意对他使用暴力,并且已进入缜密思考阶段。

  无计可施,他想尽办法躲避对方的约见,让对方扑空,但佟宽岂是省油的灯,一状告到大老板那里去,自此见佟宽等于提头来见,他只能痛苦地装胡涂。

  今天无约,佟宽神奇地直接在停车场逮着他,他气得直跳脚。他才离开事务所五分钟,想必是他的女助理见到迷人的佟宽后脑波运作立刻失常,忘了他的叮嘱,透露了他的行踪,事务所里每位女助理都向他打听过佟宽的事。

  他叹口气收起车钥匙,对倚在车头的男人僵硬地颔首,保持一段安全距离,举手招呼:“嗨!佟先生。”

  佟宽回以友善笑容,态度反常的轻松,从提包取出一份纸袋,递交给他:“麻烦你,替我转交给林咏南小姐,如果你有机会见到她或是知道她地址的话。”

  他提心吊胆接过,勉为其难承应,“没问题,‘如果’有机会的话。”

  佟宽冷哂,“最好不是‘如果’,这东西非常重要,请尽快交给她,拖个一年半载会造成我的困扰,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空耗。还有,请她直接回复我,这里面的隐私我不希望对外透露。”

  这席话摆明了认定他知悉林咏南的现况,再否认就太不识相,再说停车场此时只有他和佟宽两人,令对方不愉快具有一定程度的危险性。他不敢多说什么,匆匆收下东西,打开驾驶座车门,屈身坐了进去。

  他开动引擎,随手将纸袋丢在副驾驶座上,纸袋没有封缄,里面的文件滑脱出来,掉落在脚踏垫上。他伸臂弯腰捡拾,瞥见了文件首页有一行非常吸睛的粗黑印刷字体——“离婚协议书”。

  林咏南何时结的婚?她竟守口如瓶这么久?

  他万分错愕,待昂起上身,看向车窗外面,佟宽已不见踪影。

  他比以前沉静许多,微笑模糊,说出来的话简短疏离,失去了、挑逗意味,全无弦外之音,连趣味性都付之阙如,如果当初她来往的是这样的男人,她还会如此果断为他解除婚约吗?

  佟宽离开陆原企业,乍然断绝一切联络,所有的社交场合不再出现他的身影,他不响应她的电话、电邮,消失得一乾二净,如果不是威廉说项的关系,他今天恐怕也不会有意愿坐在这里,和她面对面交谈吧?

  她始终忘不了这个男人,他们之间虽然连暧昧的承诺都没有过,但当时她却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们之间是有可能的。他若有所思的凝视,别有意涵的笑容,深沈富磁性的嗓音,犹如一连串的暗示,聪颖如她怎可能会错意呢?

  餐厅是他挑选的,她没有异议,从坐下来后,他喝完了一杯黑咖啡,又再一杯,两人言不及义了一会,他直接进入重点:“你想知道为什么吧?”

  “……”她该说是或不是?她甚至无法定义两人之间的关系,谈得来的工作伙伴?朋友?有发展可能的异性关系?

  “如果我让你有所误解,都是我个人的错,我向你道歉。”他坦然直视她。

  “只有这样吗?”即使有预感不会得到满意的答案,她还是感到了浓浓的失望。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他望向窗外,“不是你的关系,你很好。”

  “你喜欢的另有其人吧?”

  他没有正面回答,但唇边浮现隐隐笑意。

  “也好,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件事,不是你,我和陆晋有一天也会分手的,不必为这件事道歉。”

  “那很好。”他低声道,“你值得更好的人。”

  她多想紧接着问:“那个人不能是你吗?”,但她永远也不会说出口,而且,就在接下来这一刻,他陡然站起身,注意力被窗外的某处街景所吸引,神色变得惊异又仓皇,他迫不及待抛下几句:“对不起,我有件很重要的事必须马上去做,有机会再谈。”她怔怔目送他冲出餐厅大门,穿过对街,消失在人群里。

  佟宽并非临时起意,他看见了她,他的妻子林咏南,就在她横越马路,回眸望向身后时,他在瞬间瞥见了她。

  即使身影稍纵即逝,那头黑瀑般的长发,浅绿色无袖连身棉裙,黄色双肩背包,相近的体态,走路的身姿,深深刻印在他记忆里,绝无错认的可能。

  从他接到她回复的协议书后已逾一个月,她依然无声无息,他选择在这家餐厅和范尔晶见面,主要是为了结束会面后方便就近到事务所询问章律师有关她的归期,却怎么也想不到会在此地发现她,她是何时回来的?

  太迟了,转了个弯后,已失去她的背影,他被迫止步在一栋近几个月频繁造访的商业大厦前。仰望这栋熟悉的建筑物,他心里有了答案。

  他的表情想必很有杀气,一踏进繁忙的事务所,没有人敢阻挡他的去路,也没有人找死询问他,机伶一点的助理赶忙拨了内线电话通知倒霉的章律师,他长驱直入对方的私人办公室,门也不敲,直接扭开门把,冲了进去。

  他毫不犹豫拽住章律师的衣领,将节节败退的对方抵在墙角,咬牙狠声道:“我一直对你很尊重,但你一直在挑战我的耐心,你当我不敢动手殴打律师是吧?咏南呢?”

  “佟宽。”

  熟悉的清亮嗓音出现在身后,他猛然回身,和那道绿色身影相对。

  林咏南站在房间另一端,满脸不可思议地走向他,她微倾着头,双唇抿成一条线,消瘦的脸蛋慢慢绽出笑容,她目不转睛凝望他,眼里逐渐有了水光。

  “真好,你还是一样。”喉头有点哽塞,她像往常那般笑着。

  “咏南。”

  他长叹口气,跟着笑了。

  “您不用这样看我,要不是林小姐,你们的案子我也不想碰。”章律师拉了拉歪掉的领带,抬起下颔,正色端坐。方才太失态了,好几个事务所员工目睹了那一幕,不扳回点颜面不成,他料想的没错,佟宽的确想对他动手。

  “什么案子?我不记得委托你任何案子过。”佟宽十分不耐烦。

  “离婚案啊,你们双方不是都签字了吗?”

  佟宽目瞪口呆,整理思绪片刻后镇定地答复:“这件事我们自己会谈,不用劳驾你大律师,她呢?她不是在隔壁会客室讲电话?”说完就要离座寻人。

  “佟先生,请坐下,你要是能静下心和她谈,我何必在这里碍你的眼?”章律师拉高音量,不忘有礼地替他倒杯茶。“咏南已经尽力了,请你别为难她。”

  佟宽不能理解这两句饱含玄机的话,他深吸口气,沈声道:“我给你十分钟,请你把话说清楚,你要是说得含糊不清,就别阻拦我亲自和她谈,最好别拿她已经不爱我的这种低能借口来搪塞我,你如果让她又趁机跑了,请考虑一下后果,我不介意让你告我伤害罪。”

  章律师讶异得合不拢嘴,喃喃自语:“她可真了解你,难怪她得瞒着你自力救济。”认识佟宽后,他陆续向业界打听过这个男人,除去那些无法证实的八卦传闻,相关风评不外乎沉着谨慎、工作能力优异,但作风相当低调,不太抢锋头,他本不怀疑这些说法,甚至私下认为林咏南太多虑,今日猝不及防见识到佟宽失控的一面,他终于能体会一二。

  佟宽决定暂时沉默,仅以厉眼敦促对方。

  “是这样的——”章律师两手在空中比划一下,发现不知从何说起可以不涉及泄露客户私密,又得长话短说说服对方,他伤脑筋地以笔敲敲桌面,决定直接从高田这个人讲起。

  他开动引擎,随手将纸袋丢在副驾驶座上,纸袋没有封缄,里面的文件滑脱出来,掉落在脚踏垫上。他伸臂弯腰捡拾,瞥见了文件首页有一行非常吸睛的粗黑印刷字体——“离婚协议书”。

  林咏南何时结的婚?她竟守口如瓶这么久?

  他万分错愕,待昂起上身,看向车窗外面,佟宽已不见踪影。

  他比以前沉静许多,微笑模糊,说出来的话简短疏离,失去了、挑逗意味,全无弦外之音,连趣味性都付之阙如,如果当初她来往的是这样的男人,她还会如此果断为他解除婚约吗?

  佟宽离开陆原企业,乍然断绝一切联络,所有的社交场合不再出现他的身影,他不响应她的电话、电邮,消失得一乾二净,如果不是威廉说项的关系,他今天恐怕也不会有意愿坐在这里,和她面对面交谈吧?

  她始终忘不了这个男人,他们之间虽然连暧昧的承诺都没有过,但当时她却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们之间是有可能的。他若有所思的凝视,别有意涵的笑容,深沈富磁性的嗓音,犹如一连串的暗示,聪颖如她怎可能会错意呢?

  餐厅是他挑选的,她没有异议,从坐下来后,他喝完了一杯黑咖啡,又再一杯,两人言不及义了一会,他直接进入重点:“你想知道为什么吧?”

  “……”她该说是或不是?她甚至无法定义两人之间的关系,谈得来的工作伙伴?朋友?有发展可能的异性关系?

  “如果我让你有所误解,都是我个人的错,我向你道歉。”他坦然直视她。

  “只有这样吗?”即使有预感不会得到满意的答案,她还是感到了浓浓的失望。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他望向窗外,“不是你的关系,你很好。”

  “你喜欢的另有其人吧?”

  他没有正面回答,但唇边浮现隐隐笑意。

  “也好,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件事,不是你,我和陆晋有一天也会分手的,不必为这件事道歉。”

  “那很好。”他低声道,“你值得更好的人。”

  她多想紧接着问:“那个人不能是你吗?”,但她永远也不会说出口,而且,就在接下来这一刻,他陡然站起身,注意力被窗外的某处街景所吸引,神色变得惊异又仓皇,他迫不及待抛下几句:“对不起,我有件很重要的事必须马上去做,有机会再谈。”她怔怔目送他冲出餐厅大门,穿过对街,消失在人群里。

  佟宽并非临时起意,他看见了她,他的妻子林咏南,就在她横越马路,回眸望向身后时,他在瞬间瞥见了她。

  即使身影稍纵即逝,那头黑瀑般的长发,浅绿色无袖连身棉裙,黄色双肩背包,相近的体态,走路的身姿,深深刻印在他记忆里,绝无错认的可能。

  从他接到她回复的协议书后已逾一个月,她依然无声无息,他选择在这家餐厅和范尔晶见面,主要是为了结束会面后方便就近到事务所询问章律师有关她的归期,却怎么也想不到会在此地发现她,她是何时回来的?

  太迟了,转了个弯后,已失去她的背影,他被迫止步在一栋近几个月频繁造访的商业大厦前。仰望这栋熟悉的建筑物,他心里有了答案。

  他的表情想必很有杀气,一踏进繁忙的事务所,没有人敢阻挡他的去路,也没有人找死询问他,机伶一点的助理赶忙拨了内线电话通知倒霉的章律师,他长驱直入对方的私人办公室,门也不敲,直接扭开门把,冲了进去。

  他毫不犹豫拽住章律师的衣领,将节节败退的对方抵在墙角,咬牙狠声道:“我一直对你很尊重,但你一直在挑战我的耐心,你当我不敢动手殴打律师是吧?咏南呢?”

  “佟宽。”

  熟悉的清亮嗓音出现在身后,他猛然回身,和那道绿色身影相对。

  林咏南站在房间另一端,满脸不可思议地走向他,她微倾着头,双唇抿成一条线,消瘦的脸蛋慢慢绽出笑容,她目不转睛凝望他,眼里逐渐有了水光。

  “真好,你还是一样。”喉头有点哽塞,她像往常那般笑着。

  “咏南。”

  他长叹口气,跟着笑了。

  “您不用这样看我,要不是林小姐,你们的案子我也不想碰。”章律师拉了拉歪掉的领带,抬起下颔,正色端坐。方才太失态了,好几个事务所员工目睹了那一幕,不扳回点颜面不成,他料想的没错,佟宽的确想对他动手。

  “什么案子?我不记得委托你任何案子过。”佟宽十分不耐烦。

  “离婚案啊,你们双方不是都签字了吗?”

  佟宽目瞪口呆,整理思绪片刻后镇定地答复:“这件事我们自己会谈,不用劳驾你大律师,她呢?她不是在隔壁会客室讲电话?”说完就要离座寻人。

  “佟先生,请坐下,你要是能静下心和她谈,我何必在这里碍你的眼?”章律师拉高音量,不忘有礼地替他倒杯茶。“咏南已经尽力了,请你别为难她。”

  佟宽不能理解这两句饱含玄机的话,他深吸口气,沈声道:“我给你十分钟,请你把话说清楚,你要是说得含糊不清,就别阻拦我亲自和她谈,最好别拿她已经不爱我的这种低能借口来搪塞我,你如果让她又趁机跑了,请考虑一下后果,我不介意让你告我伤害罪。”

  章律师讶异得合不拢嘴,喃喃自语:“她可真了解你,难怪她得瞒着你自力救济。”认识佟宽后,他陆续向业界打听过这个男人,除去那些无法证实的八卦传闻,相关风评不外乎沉着谨慎、工作能力优异,但作风相当低调,不太抢锋头,他本不怀疑这些说法,甚至私下认为林咏南太多虑,今日猝不及防见识到佟宽失控的一面,他终于能体会一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