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恋恋韶光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恋恋韶光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所以呢?”

  这波澜不兴的反唇一问,倒让林咏南愕愣不已,那呼之欲出的一椿心事,立刻又缩鲠在喉,不知从何启齿。

  “所以……”她两手交握,指甲陷进掌肉里,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下去:“所以,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唔……这点得由我来判断吧。”他姿态仍然轻松,并未正襟端坐,只是认真地盯着她。

  她有些气馁,她从未规划过两人的关系至这一步,细说从头更非她的意愿,但若要取信于他,不揭露几分事实势必有如别脚借口。

  她叹了口气,慢慢说了,不允许自己带太多情绪,语气平板,简单扼要。

  “我学业是在巴西完成的,十四岁时,我母亲带着我到那里投靠我父亲,也算是在那里长大的。”

  他愣了一瞬,想起了鳄鱼,恍然大悟。

  有关她的原生家庭,她明显急欲略过,三言两语便交代完毕,进入正题。

  “记得我和你提过,大学同学的大哥是开改装车行的吗?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他,他玩车,玩各种运动,所以我也跟着玩。”

  对于男人也是混血儿的巧合她略而不提,在那个遥远的城市,纯粹的东方人不算多,她喜欢他,从大一那年认识以后开始,始终不渝。

  “他大二就休学了,开起车行,搞得有声有色,不为什么,不过就是喜欢,家人强烈反对也不当回事。他像阳光,很耀眼,却让人不得不接近他。他什么都懂,也什么都不在乎。他喜欢笑,任何时候,在最困难,最低潮的时候也在笑,好像笑了那些烦恼就不再是烦恼,只是生活中的小调剂。”

  这番重点式的形容不算细腻,却几笔生动地勾勒出那位不知名男人的形貌,佟宽几乎可以想见男子的模样,对于她的异性偏好,他得到了一点认知。

  “他什么都玩,每一项都玩得很专心,娱乐像工作。想象得到,车行占据了他三分之二的生活。他改装的跑车很强,是业界最优的,顾客的要求很少难倒他,有些赛车手只愿意把车交给他。我喜欢看他在车行和一群伙伴们工作,他那双手老是黑的,但他毫不介意,抓起我烤的面包就放进嘴里。”

  她舍弃家中父亲添置的新房车,特意买了辆二手休旅车,闲来无事便奔驰于山林田野间,使劲操翻那辆车,再往车行钻,绞尽脑汁想些理由,让男人抛下工作,专心一致为她收拾善后。

  那点女人的小心机男人到底懂不懂,她从未有机会知晓过,但在一旁守候男人完工却是那段暧暧时光的幸福时刻,“我就在一旁不停说话,话题再光怪陆离他也能搭腔,他就是这么随和的人,他……”

  佟宽微勾唇角,不作声。

  该如何形容她的情根深种?她着实难以描述,只知道一接近车行,她就似全身发烧,热度有增无减。

  男人涉猎的运动多半她无能参与,某些极限运动需要专业训练,她体能有限也没有太多闲暇培训,唯一能构上边的就是登山或攀岩,只要山势不是太险峻复杂,她总能凑上一份跟随男人的脚步。

  跟随,是她表达爱慕的唯一方式,她不撒娇,不暗示,只是接近,像围绕他的一颗行星,似近实远,巡绕着某种既定轨道,却又无法碰触。

  她默默等待他的脱轨,怀抱着无人能及的耐心,她以为他们有充分的时间转化关系,他们都年轻,况且,她和他一向不是太性急,喜爱运动磨练了他们的躁进,凡事都有一定的根基和进程,急不来。

  “然后,她出现了。”

  另一颗太阳,同样光芒耀眼,令所有仰望他的女人黯然失色,“没见过这么美,这么率性的女人,她开了辆吉普车,一踏进车行,所有人都会停下手,忍不住驻足观赏,只有他没有抬头,因为她就直接走向他,主动和他说话。”

  嫉妒吗?不,她无法嫉妒太阳,她只有被灼伤的份,伤口不时在心底隐隐作疼发出提醒——她和男人看来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一天了。

  女人家境富裕,身上有繁杂的欧裔血统,长年不在国内,卯足了劲在世界各国玩越野赛车,一回来就往车行跑,和男人交换意见,让男人亲手改装家中昂贵的跑车,和他述说那一场又一场惊奇的赛事。

  她永远记得那幅特别的景象——女人蓄了一头波浪般褐发,碧绿眼珠,健康的蜜色肌肤,修长的体态,弯着细腰跟男人絮絮耳语,和男人的黑发棕眼,健硕的阳刚体魄相互辉映。如此协调好看,也如此令退避一隅的林咏南神伤。

  男人偶而把店交给伙伴几个星期,和女人一起结伴参赛,他把时间给了女人,自然就逐渐从林咏南的生活圈淡出,但在她心版属于男人的烙痕却与日俱深。

  “我简直像只失去方向感的蚂蚁,找不到回巢的路。”她支着头看着水杯,眼神慢慢失去焦距,“那时候如果懂得放手,就不会有事了……”

  或者说,放手是一门太艰难的人生功课,她当时太年轻,不经过一番折腾学不会。

  紧接着是大学毕业,所有结伴同游的好友都将各奔前程,以往昼夜不舍四处犯险的少年游即将成为绝响。男人的弟弟,也是她的系上同学,提议大伙再聚首一次办场纪念性的旅游,以轻松为主,刺激为辅。

  重点是,这次他大哥竟然应邀出游。因为男人的关系,女人也答应同行。

  “我整整考虑了三天,终于决定响应这个提议,毕竟,也许是最后一次以这种方式和他接近了。”她预见自己将全程言不由衷,笑容僵硬,步伐沈滞,却还是认真整装,带足备粮清水,像往常一样,没有半点马虎。

  “其实那个路线从前跟着系上教授探勘植物时去过,只是没有太深入——噢,忘了告诉你,我大学念的是植物系。”她笑。

  佟宽羽眉一挑,哼笑,“想必为的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理由。”

  她居然如逢知己般睁亮双眼,点头如捣蒜,“是啊!我妈曾对我说,“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念这种麻烦又没用的东西!”。她说对了一半。我高中时参观过一座规模庞大的玻璃兰园,里头包揽了各色各样你想象不到的奇花异草,那些珍稀的兰花,当中有一株朱红色花蕊的树兰,哎,美得教人离不开眼。也不知怎么回事,那阵子鬼迷心窍,到处去收买挖掘兰花,还疯魔似地在我家后院搞了个小小兰房。这样还不够,想想怎样能一辈子名正言顺和这些花为伍又不被家人阻挠呢?那就念植物系吧!念上了才知道根本是两回事啊,很痛苦,那些拉丁学名……真是难记!耗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为了那些娇贵又没什么实际用处的兰花,但它们那么美,我其实没后悔过,所有为它们做的一切就叫代价,可如果你真心喜欢,根本就不会在乎。”

  佟宽没有接腔,林咏南并未离题,她说的是她的爱情。

  她忽然顿住,紧紧抿着嘴,又松开,又抿起,然后长长呵了口气,双手撑住两腮,视线垂落,语气恹恹:“对不起,我突然……觉得累了,下次再说吧。”

  他走过去,靠着桌沿斜站着,一手执起她的下巴,端详她浮起水色的眸光,不以为妖?道,“说下去,我不相信你还能做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把那个女人推下山谷?”

  她噗嗤一笑,揩了两下微湿的眼角,轻声述说,“……最后一晚,我们到达了旅途终点,那是一座人迹罕至的湖,得穿过层层不见阳光的树林,爬过大石密布的河谷。我们在那里紫了营。”

  终点,意味着结束,她心头雪亮。一路上,男人待她和从前没什么不同,不远不近,但表现比往昔活跃,“因为她吧,她是整个旅程的亮点,豪迈又迷人,连我都开始喜欢她了。”语气净是不为人知的惆怅。

  但她终究做出了当时自己都不能理解的决定,“拔营是第二天中午,东西都收拾好了,本来还要再绕行,座林子后穿越快捷方式回头,但前一晚有两个人吃坏了肚子,不能再多跋涉,急着回车上找药。有人另有行程,得及早回去,他们决定直接走快捷方式。我对他们说,请他们先走,我想单独跨过那座林子找一株兰花,我知道哪里找得到那个品种,教授和我提过,花不了多少时间,天黑前就可以赶上他们停放休旅车的地方,最多一个半钟头。”

  她说服他们,那里并不危险,她本来就准备好藉这次出游摘采的,天气又好,下雨机率不大,她坚持独自启程。

  “大概累乏了,没有人有异议。而且那边地形谈不上复杂险恶,很单纯的一片野林。我向另一个方向前进,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就那一眼,她和男人眼神对上了,相互凝望片刻,她对他笑了一下,没说一句话,低下头,缓缓背身离去。

  “几分钟后,他追上来了。”她嗓音放轻,近似梦呓。

  她并不清楚他是如何和女人交代的,女人有事必须先行返回镇上,无意跟上他,再说,女人一身爽气,落落大方,不会在这种小节上留意。

  但男人的决意陪同却令她在心里激动万分,步步忐忑。他们一路噤声不语,一前一后,只有在路况窒碍难行时互相扶持一把。

  多么想问男人,他心里有过她么?终究难以宣之于口,或许她下意识深怕这一问造成彼此尴尬,把奢侈的独处时光都破坏了。

  一小时后,他们看见了兰花。

  隔了一道狭窄山沟,一株参天老树盘根错节在溪岸峭壁上,望去枝干分岔处结满了十几株兰花的假球茎。夏季不是它的开花期,但是她认得它特殊的茎叶,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多花金钟兰。

  山沟约有五公尺深,底部浅浅溪水流淌,纵沟上横跨一截充当临时桥梁的枯白树干。她提足试试脚劲,感觉还算牢靠,随即两手平举,小心翼翼移步过去。

  对他们而言,那是简单的跨越,她轻巧地通过了,在另一端站定后,回头对他道:“别过来了,你站那儿等我吧,我采一下就回来。”

  为何如此建议?只因一个微不足道的疑虑,方才当她双脚踩踏至中段时,她隐隐听到了木干细微腐裂的声响,不注意就会忽略。她心生不安,又想,他陪她一段已足够,不必再无端涉险。

  男人隔着纵沟望着她,若有所思地笑了,“我真不理解你,那又何必来?”

  她感受到的甜意很短暂,男人已踩上另一端,两脚敏捷地交错移动,他们相距不到三公尺,她下意识伸长手臂想握住他,眼帘一刹间,根本是猝不及防,他猛然踩裂了某一段木质,鞋尖陷蛀空的树身,他立即失去了重心。她张大嘴,惊惧的叫喊卡在喉间,她目睹他直直坠入山沟,伏躺在浅溪里。

  “你猜,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不看佟宽,她捏紧杯脚,握出了手背青筋,“我这一生,再也不会碰那些兰花了。”

  她疯狂地飞奔回去求援,一刻不停歇,几乎感到肺脏就要随时爆裂。众人把男人救上时,已是五小时后的事。“他没有死,昏迷了四天,醒来时,左小腿已失去,因为卡在石缝里太久,没能保住。”

  佟宽俯下身,静静注视她那张微笑里饱含罪咎的脸,柔声道:“你说的这些,不过是谁都不能预料的一场意外。这世上,分分秒秒都在产生意外,谁都不例外,每一秒钟意念的选择,都可能改变结果,不全是因为一个人。”

  她仰起面庞,摇摇头:“你还是不明白,对吧?”她伸出手,就要抚上那张神似男人的脸,又缩了手,他及时握住。

  她突然激动起来,流露出他认识她以来未曾见过的绝望表情:“我根本就不该坚持去采兰的,根本回头时不该看他那一眼,让他心生不忍,根本不必发生那个意外的,根本就……”接着倏然直起身,用低哑的声音急切地问:“你有过这种经验吗?你手里掌握着一件昂贵珍稀的东西,欣赏不了多久,就亲手打碎了它。

  你无法认赔了事,因为那件东西从不属于你。你也无能为力买下它,因为你心知肚明,你无法守着它一辈子而不感到遗憾,更糟的是,没有人要你赔偿,也没有人谴责你,但只要……只要你有足够的良心,就再也不能面对自己。”

  她失控了,在他面前。他想,她得花多少功夫把这件事深埋,淡化,才能无事一身轻地终日朗颜?真可惜,是为了这件事他才得以探知她心事。

  他拂开她脸上因风缠绊的发丝,平静地回答:“这种经验倒是没有,我认为,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失去的。不过,能不能诚实地告诉我,到底,你是为了闯下弥天大祸而难过,还是为了失去他而难过?”

  她僵立不动,呆瞪着他。

  “人的确该为自己的选择而承担结果,但是咏南,何必为此悬心?是他决定把自己交到你手上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佟宽在淡漠的口吻中,无甚动容地为这件憾事下了脚注。

  “你”是她欠缺描述能力吗?他似乎并未领略她倾诉的重点。

  “说了这么多,是因为知道你很有可能会爱上我吗?”他轻捏她的鼻尖。

  她颓然呵口气,“说这么多,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个潇洒的人。”

  他低默一会,看住她。“那很好,能让你记在心上不是坏事。”

  她张口欲辩,他按住她的唇,“咏南,放轻松点,好吗?还有,我决定的事很少萌生退意,别再试图说服我了。”

  范尔晶并非特别纤敏,佟宽更非喜怒形于色,如果她感受到了他的愉悦,那么,他就是真切地处在欣喜的状态中。他面对的只有她,愉快的源头自然来自于她。

  来往了两个月,即使不过是吃顿饭,喝个下午茶,而且师出有名,为的是工作上的必要接触,侈宽总是展现出一派欣然,乐在其中,没有半点勉强。他妙语如珠,懂得适时逗乐她,待人恒常温文有礼,让她不得不相信,以往那些蜚短流长不过是出自误解和吃味。他无意与人为敌,却有人眼里搁不下他,当然,谁都无法忽视他一身出色的形貌。

  “陆晋那件事,我爸有所耳闻,他和陆伯伯私下谈过,有人主张换下陆晋,陆伯伯好像不太同意。”两人结束了轻松的晚餐,回程中,她才若有所思地说起陆氏企业内部人事。

  他默思了几秒,平稳地转动方向盘,“他有他的考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