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恋恋韶光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恋恋韶光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赶紧举起腕臂探看表上时间,低呼:“啊,糟了,我快迟到了,能麻烦你送我到这个地方吗?”

  她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凑到他眼前。

  他仔细端详,名片上载明一家颇为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姓名,律师楼刚好就设在两条街外的一栋商办大楼里,和陆家名下企业未曾有过业务上的交集,律师姓名很陌生,或许是新进律师,在业界尚未闯出名号。林咏南专程北上一趟,就为了见上律师?她生活单纯,性情恬淡明朗,能和谁产生法律上的纠葛?

  “方便吗?”她有些着急。

  “方便,就在附近。”他替她调整椅背,启动引擎,开上路中央。

  五点三十分,她约好的对象也许快下班了。

  车子准确停泊在大楼前,她匆匆下车,屈身从窗外再探头进去,一脸感激,“今天真谢谢你。”

  “需要等你吗?”

  “不用了,可能会耽搁不少时间,再见。”她挥挥手,转身小跑步奔进大厅。

  他注视着她的背影消失,蓦然发现,一整天的愉悦也随之消失了。

  茶凉了。

  她就这么呆坐了好一会儿,一口水也没沾唇。对方不遑多让,两人对坐了半晌,像是意志力的竞赛,完全不妥协。

  “咏南,你这样是没用的,张先生说过他不想再见你,我不能做这项安排。”对方大约三十出头,西装笔挺,样貌端正,聚拢的眉宇充分显现出难以动摇的执着。即使如此,他的劝说作用并不大,林咏南坐定后,反复重申她的请求,最后他不得不暗示他尚有下一个行程。

  “我有话想对他说,为什么不见我?”她执拗地紧盯他,双目灼灼。

  “我可以替你转达讯息。”

  “我想说的是私事。”

  这句话表达了她的见外,他愣了一瞬,依旧保持职业风度,“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无论如何请让我明天见他一面。”她挺直背脊,再次宣示。

  “你坚持的结果只会让你白跑一趟。”他忍不住呵了口气,暗地里佩服她看似无止境的耐心。

  连续几个月了,她有机会便北上约见身为律师的他,坚持要见他的委托人。

  她不无理取闹,更未惊慌失措,她一贯沉着稳定,出庭旁听诉讼过程,远远凝望着当事人。若被拒见,便托律师转交营养补充品或地方小吃,在旅馆静静等候对方回心转意,与她会晤。倘若希望渺茫,当天即搭火车返家,长路迢迢,没有埋怨。

  令他惊奇的是,那张年轻的脸蛋始终挂着坚毅的表情,完全拒绝陷入愁云惨雾中。她甚至不曾恼怒失控,偶而竟还自我解嘲,使他因三番两次摆出专业信条严拒她而耿耿于怀。

  “咏南,张先生个性你应该有所了解,他决定的事是不容置喙的,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他为难地启齿,“钱的事你不用担心,他应该都安排好了,有具体结果会通知你。”

  她半张嘴,露出荒谬的神情,“钱的事和我无关,以前没担心过,以后更不会,我现在过得很好,这点请他不用替我操心。”

  “……”他略停顿,万分不解地看着她,“无论是对是错,这都是他的选择,你是不是应该尊重他的意愿?况且,你多年来就和他很疏远,为何选在这种时候和他积极接触?如果你的目的和钱无关,那我就不懂了,你到底要什么?”

  她唇角微扬,若有所思,瞥了眼壁钟。算上等候的时间,她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宝贵的征询时间未被要求收费,这个一向懂得算计的男人已经很包容自己了。

  既然没有机会如愿,她提起脚边背包便站起身,对年轻律师道:“你的确不会懂,我不认为你会有兴趣知道,那不是你的工作重点。我相信事务所指派你是有原因的,你是个好律师,但不一定是好的谈心对象。不打扰了。”

  一转身,他唤住她:“咏南,如果没事,晚上请你吃个饭好吗?”

  她回首,倾着头笑:“不是还有贵客要见吗?”

  “再忙也不能饿肚子啊。”这借口太薄弱,他为自己的不够谨言微恼,刚才他分明间接地下逐客令,现在又提出共餐邀请,她会怎么看他?

  “唔……我认为这不是好主意,你不会想吃饭时不得安宁的。不用觉得抱歉,我明白你的立场,保持联络。”她挥挥手,快步离开事务所。

  走出电梯,大楼玻璃门外已是一片暮色。这情景让她意识到该找歇脚的旅馆了,而旅馆让她联想到淋浴,淋浴和换洗衣物很自然地连结在一起。她看看空无一物的双手,感到有一点不对劲,除了身上的衣物,肩后装着平板计算机和两本书的背包,她身上再无多余障物——真糟!她浑忘了她的行李袋。

  艾伶想,她越来越不了解这个男人了。

  不单是那双有时显得遥远的眼瞳,更多时候从他优雅闲适的举手投足中,不经意散发着恹慵之气。即使在床笫之欢里,他也能在她还耽溺于尚未退却的肉体余韵中,不多一点眷恋,径自下床离开,独自在另一个空间啜飮威士忌或抽根烟,甚至开启计算机工作。

  但只要她一唤他,他总是回过头,微笑以对,展现令她不可自拔的温柔。

  她早该知道的不是吗?从她看见他的第一眼之际,情史丰富的她竟然心慌意乱起来,这预见了她将为他承受史无前例的心理折腾。

  如同此刻,他毫不犹豫答应与她共进晚餐。见了面,笑容依旧,绅士地亲吻她面颊,为她拉开椅子,替她斟上酒,逗趣但不着边际地聊上几句。接着,他的心思在某个症结点上飘远了,沈淀在不可捉摸之处。他的视线移开,不时落在无关紧要的一名女服务生身上,而那名只能算得上清秀的女服务生甚至激不起她的妒意,她知道他在掩饰自己的心不在焉。

  他的心不在焉让她心慌,而她必须努力按捺住心慌,因为接下来她将从他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即使她有预感这个男人不会轻易给出她要的答案。

  “佟宽,我已经和陆优谈过了,我要和他分手。”直截了当,她说出今天约见的目的。

  他缓缓看向她,俊美的面庞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只是微乎其微地轻笑:“我知道。”

  “你知道?”她相当诧异,多天来他竟只字未提?

  “他找上我兴师问罪了。”他直言,语气平淡,彷佛不认为那起小冲突有何大不了。“你提到我了?”

  “没有,他很激动,我想他猜得到。”

  “这样好吗?艾伶?”他好整以暇直视她,不见紧张。

  “……”她背脊开始泛凉,口干舌燥。

  “我是说,你要的,我不能给你,但陆优可以。”

  “我不需要那些——”她急迫得语无论次。“佟宽,你可不可以——”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举杯抿了一口红酒,“我们第一次单独见面的那一次,我就告诉你了,我身上不会有你想要的东西,我以为你了解,你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深吸一口气,面色僵硬,“……我只是想,也许这阵子你会改变想法——”

  “你不该睹上这一把的。”他抱着胸,表情淡然,“你希望我说什么?给你承诺?然后,为你和陆家闹翻?艾伶,如果你要的只是这些东西,在你之前,我早就为别的女人做了,而你,并不是不曾得到过其它男人的承诺,怎么非要现在认真起来了呢?”

  她该说什么?她哑口无言,能说她动了真情?能说她高估自己?

  “你想离开陆优,我没有意见,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感觉做任何决定,但艾伶,我不是你该考虑在内的人。”他温和地说,抚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你有没有……曾不曾……”沉默许久,她艰难地问,并非辞穷,是终究问不出口。

  “和你在一起很愉快。”他给了答案,一个仅止于此的答案。

  良好的教养和强烈的尊严使她克制住了口不择言的冲动,她不想失去他的好感,她清楚知道,他不欣赏任性妄为的女人。

  “我们……”她用力咬着唇,急切地想问出措辞稳当的问题,让自己在保有尊严的同时,得到他的确认,一个不破坏现有平衡关系的肯定,这是她唯一能确保的要求。

  “真巧,遇上两位,谈什么事这么严肃?”

  佟宽抬起头,和陆晋打了照面,他泰然以对,笑答:“谈误会。”

  大概没猜到佟宽竟毫不闪躲地回以敏感的答案,陆晋怔住,艾伶脸色煞白。

  僵滞片刻,陆晋巧妙地接口:“最近误会的确很多,有机会是该说清楚,只是不知道说得清楚吗?”

  “这就不劳您操心了。”佟宽笑,“这点小事我想陆优会想通的。”

  陆晋面色骤变,但毕竟城府甚深,不在言语上一时较量,他指指餐厅门口,“那就不打扰两位了,我有朋友在等。”

  艾伶不安地望着陆晋离开,一时语塞,鼓起勇气想说些什么,佟宽的手机响了。

  他未检视来电,随手将手机凑近耳畔聆听,仅接收一秒,一抹笑容轻轻从他嘴角漾开,再布满眉梢眼角,他朗笑一声,回应:“是,你在哪里?”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轻快。

  艾伶心沉荡了一下,不自觉竖耳倾听。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他说:“对,你很胡涂,东西在我这里,还放在车上,想拿回去吗?我替你送过去吧!”

  对方似乎有意见,说了一串,他一径含笑,也不坚持,应声道:“好,那你过来吧,刚好就在附近,我等你。”他念了餐厅地址,简短地结束通话。

  艾伶想,那也是要结束今晚约会的意思,而她只能被动接受,扮演一位知情识趣的女伴。彷佛成了一个循环,佟宽左右了她的快乐,她则影响了陆优,陆优加倍痛恨佟宽,而佟宽——以云淡风轻响应一切,不在乎吹皱了一池春水。

  “我们走吧。”他对艾伶说,动作虽然从容,却有了心事,他的心不在焉似乎找到了源头,有一种难以探究的笃定。

  “那是——”她忍不住探问。

  “一个朋友。”他模糊地回答,她知道他不会透露更多了,她向来也没有追根究底的习惯。从前是不担心,现在是不得不保持低姿态。

  两人并肩走出餐厅,站在走廊下,她主动握住了他的手,和往常一样,他顺应她的要求,不推拒,但也没有更多热情回馈。

  艾伶眼角往右端一扬,看见了一脸怒色,从跑车迅速跨下,大步走来的男人,立刻松了手,惊视对方。

  佟宽也察觉了,转身面向男人,依旧泠静。“果然是自家人,这么快就通知你了。”

  “这就是你回报陆家的方式?”陆优直指着他厉吼。

  “陆优,不关他的事——”艾伶靠过去,她没有经验过这样的场面,顿时手足无措。

  陆优一把推开她,“从小就是这样,老是偷我们陆家的东西,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小偷,永远偷不够。”

  佟宽眼神瞬息变得严冷,紧抿的嘴角却泛出异样的笑容,“你误会了,没有人偷得了陆家的东西,陆优,你该有点自信,否则一个劲把手上的东西拱手让人,怎么怨得了别人?”

  “你说什么?”陆优火冲向前,艾伶拽住他臂膀,低叱:“别这样,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等的人来了,你们慢慢谈吧,谈清楚了,再发火还来得及。”佟宽迎向一名刚下了出租车的女子,女子信步走向他,挂着友善的笑容。

  艾伶直勾勾看向女孩。

  女孩并不抢眼,一头浓黑素直的披肩长发,健康的肤色,渲红的双颊,五官明秀,神情俏皮,一双机灵杏眼透着坦率,穿着简单的窄衬衫,牛仔长裤,浑身是没有刻意打理的青春。那类大街上放眼可见的年轻女孩,却让艾伶形成一种直觉,让佟宽心不在焉的就是这个女孩,他在餐厅多留心几眼的女服务生就有着相仿的外型。

  “嗨,我来了。”林咏南自然地向佟宽扬手招呼,走近他时才发现周围还有一对神色各异的男女,他们站立的角度不同,但都同时盯着她打量。

  她敏觉地感受到自己涉入了不太对劲的敌对氛围,客气地向另两人点头示意,再看着佟宽,佟宽笑道:“正在等你,我们走吧。”

  陆优嘴一撇,脱口讥讽:“真有你的,你是怎么办到的?不愧是家学渊源。”

  佟宽面无表情,沉声道:“总之,不会是钱。”

  陆优所有的自制力再度崩解,他脸色激红,粗蛮地甩脱艾伶,往前跨两步,抡起拳头对准佟宽,艾伶尖喊:“陆优——”

  攻击发生在秒速间,连佟宽也没看清拳头模样,依稀瞥见距离陆优较近的林咏南突然侧身,张臂喊了一声:“喂你——”便斜倒在地,无声无息。

  三人大惊失色,佟宽箭步趋前扶起林咏南,拨开遮蔽面目的散乱发丝。她一边面颊迅速浮肿,嘴角擦破泛出血丝,不忍卒睹。刚才她承受了所有的拳头力道,脑袋正处于晕眩状态,眼皮无力睁开。

  佟宽悍然掀起一双厉目,怒视呆若木鸡的陆优,语气不再冷静,“你再出手,我绝不会善了。”他拦腰抱起林咏南,快步走向停车场。

  惊怒之际,一路回荡在他脑海中的疑问是,为何怀里的人无端为他挺身而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